• 1. 吴馨馨

    更新时间:2017-08-07 16:22:02本章字数:3011字

    “我二十岁,时间刚好,梦想还没有被现实击碎,总是早起晚睡,贪玩任性,敢闯敢拼,总是在成熟和幼稚间来回徘徊。长辈总说不要在奋斗的年纪选择安逸,道理都懂,但我还是选择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我哪怕后悔一辈子,也一辈子不会屈服的事情,那才是我二十岁该面对的对手,不走自己的路,又怎么能知道,到底是撞到南墙,还是展翅高飞。二十岁,我告诉自己,活给自己看,不要去在意自我世界之外的目光,我在努力的做二十岁的自己,足矣。”

    前奏

    我叫吴宇,凰城人,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会唱两首破歌,弹一下吉他,今年20的我,即将踏入大家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说实在的,我心里还有那么一些小期盼,寒窗苦读十几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在大学校园里长大成人。我考上了鹿鸣师范学院,鹿鸣师范学院在鹿鸣市,那可是鹿鸣市的头牌大学,我学的是汉语言文学专业,运气略好,高考考得不错,可把我爸妈给高兴坏了,硬是大摆了十桌酒席,给我庆祝,这段时间,他们走路都昂首挺胸的,特有面子。因为爸妈都是做小生意的,日子过得很一般,有时候也会有瓶颈,一切都要看市场行情,所以他们就把希望寄托在了我这个独苗身上,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小学初中,骂没少挨,打也没被少打,标准的一个熊孩子,可是到了高中,情窦初开的时候,我万万没想到,遇见了一个能改变我后半生的女孩——我的初恋。

    我的初恋和我一个姓,这也是导致我们认识的原因,她叫吴馨馨,白白的皮肤,挺挺的鼻子,大大的眼睛,总是扎个马尾,看着十分清新可爱,她也是凰城人,家里老有钱了,她爸爸是凰城最著名的西餐厅的老板,所以后来和我爸妈闹别扭离家出走的时候,多靠了我这个土豪初恋。我和吴馨馨相识于凰城一中,相识的原因是因为一个玩笑,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和寝室室友张胖子一起在吃饭。张胖子这个人,是我们班上的百事通,什么小道消息他都会比我们提前知道,也难怪他后来当了凰城电视台的首席狗仔,哦不,首席记者。我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鸡腿,张胖子嘴边还挂着米粒。推了推我的手臂,鸡腿“啪”一声掉在地上,我脸色瞬间就变了,委屈的看了看鸡腿,对着一脸懵X的张胖子说:“胖子,你有什么毛病啊,你有事说事啊,干嘛要跟我的鸡腿过不去啊,我这么穷,好不容易买一个鸡腿,我容易嘛我?”张胖子马上用手来抚摸我的背,一脸的欠揍,假装安慰我说:“没事没事,我的宇儿,待会儿再给你买一个。”我差点把昨天晚上吃的饭都吐出来,马上拍掉他沾满油的手:“胖子,你是不是又想被揍了,在我背上擦手呢还是再给我陪不是呢?”张胖子一脸猥琐:“你猜呢?我的宇儿。”我实在忍不下去他这幅表情了,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你别再这么恶心了行不行!”张胖子一边叫着疼,一边抓下我的手,知道我和他在开玩笑,一本正经的给我说:“其实刚刚把你鸡腿弄掉是我的错,我那是有事情告诉你。”我白了他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他把他的大臀向我这边移了一点点,凑到了我的耳边,我瞬间躲开:“胖子,玩笑归玩笑,我可告诉你啊,我取向是正常的啊!”胖子冲我招了招手,叫我把耳朵凑过去,我不情不愿的“从了”他,胖子一字一句给我说:“你知道我们学校的校花吗?”我摇了摇头,没答话,继续吃着饭,胖子继续说:“我们学校的校花在我们班隔壁,叫吴馨馨,长得那叫一个清纯。”我鄙夷的看了一眼胖子那“丑恶”的嘴脸,怼了他:“那和你有什么关系?”胖子连忙继续说:“虽然我不能触碰她,但是,我可以欣赏别人的美啊。”胖子顺手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我一声叹息,怎么会有这样的室友,胖子咽了咽口水:“我已经打探清楚了,吴馨馨每天会在那桌吃饭。”胖子用沾满油的手,指了指我左边空着的餐桌,我回头望着他:“难怪你小子今天要到这儿来吃饭!”胖子摇了摇手,冲我撒娇:“哎呀~宇哥,待会儿我们换个位置呗!让我欣赏欣赏美景?”我毫不犹豫的说:“不换!”胖子这下不得了!抓着我的肩膀和我对视:“你小子这就不够道义了,我们同甘共苦一个多星期,你就这么绝情,无情冷酷无理取闹啊!”我实在是受不了胖子的“谴责”,起身和他换了位置。

    换了位,我继续吃起了饭,正当我看见一大片小炒肉,要把它送到嘴里的时候,胖子又来摇我的手臂,肉又掉在了地上,这次我忍不住了,筷子“啪”拍在餐盘上:“胖子,我跟你有仇吧,我没亏待过你吧,你到底要干嘛,你不买两个鸡腿给我……”,我正在骂他,只见胖子一直盯着门口,丝毫没听见我的话,愣了一两秒,胖子才答:“买……买……”,我顺着胖子的目光看去,看见了一个扎着长长的马尾,白白嫩嫩的一个女孩,端着餐盘,一脸微笑着和旁边的人打着招呼,我心里情不自禁的赞叹:“哇!果然清纯!”,这应该就是胖子口中说的吴馨馨了,的确很清纯,可爱,可是谁也料不到,我会和她牵扯出那么多事情来。吴馨馨和同学打完招呼,端着餐盘大步地走向胖子刚刚指过的那张桌子,胖子已经看呆了,这时吴馨馨发现有两道目光注视着她,她转过头来,微微一下,哇!春暖花开啊!胖子已经迫不及待要冲上去跪舔了,胖子这时低下头,脸红到了耳朵根,在那莫名其妙的傻笑,我也收回了目光继续吃起饭来,毕竟两个男生注视着一个女生,多少有些不大好,别人以为我们图谋不轨呢。

    这时,走过来一个垮着校服,在理发店用三块五吹过头,喷啫喱水喷到头发可以开搬砖的男的也走向了吴馨馨那桌,餐盘一放,一脚踏在凳子上,对着吴馨馨一脸猥琐说:“吴馨馨,好巧啊,你也在这儿吃饭呢!”吴馨馨大大的眼睛一瞪,拿起餐盘,向我们投来一个求助的眼神,走到了我们这张餐桌坐下了,胖子这下更把持不住了,咽了咽口水,抬起头,朝着吴馨馨挥了挥手:“嗨。”打完这个招呼,胖子的脸已经和猴子屁股一样了。那杀马特男生见吴馨馨不理他,两眼一白,不依不挠地朝我们走了过来,对着我们说:“让开,我要和我女朋友吃饭!”我揉了揉鼻子,最受不了这种感觉哪里都是他家的人:“凭什么?”那个男的一转头:“哟呵,还有个不怕死的啊,小子你是谁啊,知道我是谁吗?还不让开。”我当时也不是那么勇敢:“我,我,你谁啊?知不知道我是谁啊?”那男的走到我旁边,敲了敲桌子:“记好了,我叫胡迪,在高一3班,和这个女孩一个班,是吴馨馨的男朋友,学校里的人都尊称我一声迪哥,你是哪位?我劝你快点让开。”我看了看吴馨馨无助的表情,心想这肯定是一个骚扰吴馨馨的人,横了横胆子:“我叫吴宇,外面的人尊称我一声刀疤宇,高一4班,这个女孩的哥哥。迪哥?没听过!你多久成了我妹妹的男朋友我也不知道,劝你别再YY了,回家把枕头垫高点你就是我妹妹的男朋友了!”我也不知道我哪来的勇气和脑子,编出“刀疤宇”和哥哥这两件事。吴馨馨一脸尴尬,胖子悄悄给我点了个赞,现在旁边围着的人越来越多,男子听到我是吴馨馨的哥哥,马上一脸恭敬:“哟,原来是大哥,失敬失敬,刚刚是我不对。”我一看胡迪相信了,心里忍不住想笑出声,其实这也不怪胡迪智商低,我和吴馨馨一个姓,给别人说一声我是她哥哥,她不出来解释,十个人至少有九个是相信的,我挥了挥手:“快走吧,快走吧!别影响我们吃饭了。”胡迪低头哈腰,特像抗战时期的翻译官:“好的迪哥,那我下次再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来3班叫我,我会照顾好你妹妹的,那,吴馨馨,明天中午再一起吃饭吧!”胡迪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我心想这次危机算是解除了,心里叹了一口气。

    可是后来,胡迪知道我骗他,和我展开了一场两年多的斗争,但是现在,我和胡迪阴差阳错成了很好的朋友,还经常用这件事打趣他,他也说我福气很好,大概就是不打不相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