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家里来了个哥哥

    更新时间:2017-08-10 13:26:42本章字数:2223字

    “妈妈,妈妈,快点过来帮我编辫子。”小夏蝉穿着粉色公主裙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右比比。这件粉色的公主裙是她的心头爱,只有在重要的日子,才会拿出来穿。她拿着小梳子,笨拙地理了理额前的刘海,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妈妈编个漂亮的辫子。

    “夏蝉,叫李阿姨帮你,妈妈这边花还没插好。”李茹最近迷上了插花艺术,整日在房间里研究。

    “不嘛,不嘛,我就要妈妈编。”小夏蝉使起了性子。平常她的辫子都是李阿姨编的,只是今天是特别重要的一天,她觉得多少要有些仪式感。

    眼见李茹没回应了,小夏蝉使出了哭闹的招数,李茹一个不留神剪坏了手中的百合。罢了罢了,夏蝉的哭闹声实在让她没办法继续静下心来练习插花,索性起身帮她编辫子。

    “好了,好了,那我的小公主今天想编什么样的辫子呢?”

    小夏蝉眼眶红红的,歪着小脑袋陷进思考中,“就编个可爱的。”

    李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小年纪就懂得要臭美。

    “今天打扮这么漂亮有什么高兴的事情啊?”李茹看自己女儿的高兴劲儿,忍不住问了句。

    “妈妈,这是一个秘密,昨晚爸爸偷偷告诉我的。我偷偷告诉你。”小夏蝉一脸神秘,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惊天秘密。

    李茹配合的把耳朵凑到女儿嘴边。

    “爸爸说,今天家里会来一个哥哥。”

    “哥哥”李茹迟疑了一下,想到了夏政天前些日子跟自己商量要领养一个孩子的事情。

    关于领养孩子,李茹并没有绝对地反对,但没想到他行动这么快。

    小男孩自从进入孤儿院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有人带他离开这里。

    那个男人又来了,他预感这次自己会被领走。

    “夏先生,谢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孤儿院的支持。手续到目前为止已经办齐了。”院长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说。

    “好。那我就带他回家了。”夏政天温和的脸上浮起一丝慈爱的笑容。

    “来,小天。”院长冲小男孩挥了挥手,“这是夏叔叔,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他好好生活吧。”院长抚摸着小男孩的头发,眼神有些不舍。

    小男孩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夏政天,眼神笃定。

    夏政天没有躲避他的眼神,嘴角露出温和的笑容,伸出手牵住小男孩。

    “我们回家吧。”小男孩跟着夏政天往孤儿院的大门走去,院长望着两人一高一矮的背影,流下泪来,是高兴,也是难过。

    就在要走出孤儿院大门的一刻,小男孩突然转身,“院长妈妈,你放心,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夏政天忽然发现,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孩子,尽管不苟言笑,却是有一颗柔软的心。

    小夏蝉吃过早饭,早早地站在大门口张望。她早就期待能有一个玩伴,陪她一起玩,一起闹。

    “夏蝉。”夏政天带着小天下车,看见家门口蹦蹦跳跳的女儿,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爸爸。”夏蝉几乎是冲过去抱住了夏政天的双腿。

    她微微扭头,看到了站在爸爸身边的小男生,穿着格子衫牛仔裤运动鞋,但是看不到他的脸,这让她有些懊恼,自己比他矮。

    “好了,我们回家吧。”夏政天一手拉着夏蝉,一手拉着小天走进家门。

    “你们是算好时间,踩着饭点回来的吗?”李茹假装生气地质问道,李阿姨在一边摆碗筷。

    “这是小天,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人了。”夏政天向家人介绍。

    “小天,这是妈妈,这是夏蝉妹妹,这是保姆李阿姨。”夏政天拍了拍小天的肩膀,希望他尽快融入这个家。

    李茹和李阿姨停下手头的活儿,和小天打了招呼,他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夏蝉,你有哥哥啦!”李阿姨随口附和了一句。

    “哥哥。”小夏蝉静静看着小天,轻轻呢喃了一句。

    陌生让彼此都有些尴尬。

    “夏蝉,你带哥哥去洗手,然后过来吃饭。”李茹吩咐着。

    两个不熟悉的小孩一路默默走到洗手间,夏蝉显得比平时拘谨。

    “哥哥,你先洗。”

    小天并没有谦让,拧开水龙头,让水淋在手心上。他知道过多的谦让反倒会显得矫情。

    “抹点洗手液吧。”夏蝉看着小天的脸,有些紧张地说。

    洗手液是普通的按压式瓶子,就在小天伸手准备按洗手液瓶子时,夏蝉抢先一步,按了一下瓶子,洗手液没有跑出来,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加大了力气,使劲一按,这回洗手液是出来了,但却以弧线的方式喷到了小天的胸前。

    “呀,对不起。我帮你擦掉。”夏蝉手忙脚乱要帮小天擦干净。

    “不用了。”小天面无表情冷漠地说。

    收拾干净后,小天径自走回客厅,留下夏蝉孤零零在卫生间。

    “这下他肯定讨厌死我了,不和我玩了。”夏蝉难过地想。她满心期待的小玩伴可能会被自己气走了。

    所以啊,越期待的事情,越容易搞砸。

    席间,夏政天突然提议关于小天更换名字的问题。

    “小天,我领养你的时候,孤儿院提供的资料不全,只有你的乳名。现在你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我就帮你取个名字吧。”夏政天看着小天,目光带着询问的意味。

    小天点点头,仍旧不言语。

    “我们家姑娘叫夏蝉,你叫夏……”夏政天陷入思考中。

    “不然就直接叫夏天,乳名也还可以叫小天。夏天夏天叫起来也顺口,小天这时候来我们家刚好是初夏。”李茹兴奋地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夏天”,夏政天看着小天轻轻叫了一声,小天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全家人也很高兴,尤其是夏蝉。

    夏蝉在房间里涂鸦了一会,觉得很无趣,原本以为家里来了个哥哥,会变得好玩,没想到日子跟从前没什么两样。

    夏天在干嘛呢?

    夏蝉坐不住了,偷偷溜出房间,提着鞋蹑手蹑脚地走到夏天的房间门口,脑袋悄悄往里探。

    夏天正在专心地看绘本。看绘本是他和妈妈睡前必做的事情。妈妈总会一个人分饰好几个角色讲绘本里的故事,听完故事他才能满足地入睡。后来他被送到孤儿院,院里的绘本数量有限,在孩子们手中传阅一圈,要很久才传得到他的手中。现在他一个人坐拥这么多绘本,高兴得简直要飞起来了。

    夏蝉站了一会,头也探得很酸了,夏天还是没发现他,她有些挫败。“看来得搞点动静”,夏蝉小脑袋瓜晃啊晃,一丝狡黠的笑滑过嘴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