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认识新伙伴

    更新时间:2017-08-10 13:27:51本章字数:2149字

    去年万圣节,幼稚园举办了变装舞会,小朋友造型各异,见了面互相取笑,打打闹闹,大家玩得很开心。夏蝉想如法炮制,吓一吓哥哥。

    服装上身,再涂个脸就大功告成了。夏蝉拿着从妈妈房间偷来的粉饼,往小脸上扑粉,脑补哥哥被吓得花容失色的场面,偷偷笑出声来。

    夏天一连看了五本绘本有点疲倦了,起身洗脸。

    小夏蝉蹑手蹑脚地潜伏到他的房间。绘本被整齐地叠放在书桌上,咦,哥哥呢?就在她准备搞清状况时,后背被人点了一下,她吓得“啊啊啊”抱着头蹲下,夏天被她过激的反应搞得哭笑不得。他蹲下来看她,“噗嗤”笑出声。

    “哥哥,你笑什么?”夏蝉声音闷闷的,一脸茫然。

    “你的考拉造型很丑。”这是他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平平的,飘在空气中,带点疏离感。他并没有像幼儿园其他男孩儿一样为了照顾她的情绪而说好听的话。

    夏蝉有些伤心,抬头,看到夏天灿烂的笑容,心情忽然也好了起来。

    “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夏蝉定定地看着他。夏天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知说什么好。

    “夏蝉夏天要不要跟爸爸去钓鱼?”夏政天的声音打破僵局,拯救了尴尬的俩人。

    “要要要。”夏蝉欢呼得要跳起来,无奈考拉服装太累赘。

    夏天在一旁,被夏蝉滑稽样子再次逗笑。

    他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有钱人家的乖乖女,被父母捧在手心。相处下来,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她不娇气,没有小脾气,反倒会替人着想,关键竟然跟男孩子一样喜欢恶作剧。

    夏政天把自己的钓具往后备箱放,夏天在一旁帮忙。

    “小天,你钓过鱼吗?”夏政天随口一问。

    夏天想起第一次钓鱼的情形,按着妈妈教他的方法,很快便钓到了一条鱼。他觉得太简单反倒有些兴趣索然,于是开始在河边抓蚯蚓。他太调皮了,不顾妈妈的提醒,结果鞋子掉进河里,为了让他记住教训,妈妈让他光脚回家。

    “钓过一次”,夏天回过神来答道。

    “爸爸,哥哥,你们看我的装备...”夏政天和夏天一起转头,又一齐笑出了声。

    “我的乖女儿,我们是去钓鱼,不是去潜泳啊!”

    夏蝉穿了一身潜泳装,甚至还让李阿姨去找氧气面罩。

    “爸爸,不许笑。”夏蝉撒娇地说。

    夏天用手挡着嘴巴,做出一副咳嗽的样子,但眼角早就笑成弯弯的月牙形。

    钓鱼园是专门的钓鱼场所,里头有一应俱全的渔具屋;有远近闻名的全鱼宴;有志同道合的钓鱼发烧友自发组织的垂钓俱乐部,夏政天正是俱乐部的成员。

    垂钓俱乐部正在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垂钓大赛,奖品是俱乐部限量版渔具,并免费享受全鱼宴。夏政天这个点到钓鱼园,正好赶上垂钓大赛,一听奖品更是摩拳擦掌要参加。

    “先生,请填写垂钓大赛的报名信息。”夏政天低头填信息。

    “爸爸,我和哥哥也想参加。”夏蝉撒娇地扯了扯夏政天的衣脚。

    夏天算是看出来了,夏蝉想看热闹,还得拖他下水。

    “让你们参加可以,可不许给我捣乱。”夏政天先给两个孩子打了预防针。

    “ok,成交。”

    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跟在夏政天后面到处转到处看。

    “哟,老夏,还带了两个兵过来。”

    说话的是吴锦雄,是夏政天当年当兵的战友,两人在军营就是铁哥们,退伍后双双下海经商,从战场转战商场,一样混得风生水起。

    “老吴见笑了,你不也带了一个兵。”

    吴锦雄身后的小姑娘扎着双马尾,一身公主裙,见人有些害羞地躲在父亲身后。

    “Hi,我是夏蝉,这是我哥哥夏天。”夏蝉主动打招呼。

    双马尾姑娘看着年纪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两人,仍然没有勇气跳出来打招呼。

    吴锦雄为自己女儿解围,“那我来介绍,小女吴韵庭,初次见面估计害羞了。”

    说起当年,两个大人有聊不完的话,三个小孩被撂在一旁。

    夏蝉看看夏天,他一脸没我事的表情;再看看韵庭,因为过度紧张涨红了小脸。

    “那我们开始钓鱼吧。”夏蝉故作轻松地提议。

    “可是...”韵庭吞吞吐吐,有些窘迫。

    “可是什么?”夏蝉不解。

    “可是我不敢弄鱼饵。”韵庭看着棕色扭身体的蚯蚓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我以为是多大的事儿,没事,包在我身上。”夏蝉拍胸脯保证。

    话刚落,夏蝉就开始啪啪打脸了。她卷起袖子,试图抓住蚯蚓,才刚摸到就忍不住“哇啦哇啦”大叫,引得钓鱼池内人的不满。

    夏天不想成为人群的焦点,只好伸手帮忙,三两下搞定两把钓竿。

    “行了。”夏天不屑一顾。

    “哥哥万岁!”夏蝉一激动,没控制声音,差点被赶出钓鱼池。

    韵庭虽然没说话,但是望着夏天崇拜的小眼神早已出卖了她。

    鱼漂动了,鱼上钩了,夏天抓紧收线。

    钓上来的鱼虽没有很大,但夏天运气出奇的好,竟然是第一个钓到鱼的钓手,夏政天因此又被恭维了一番。

    日子一天天过去,夏天也越来越适应夏家,放下了心中的戒备,尤其对夏蝉这个淘气又鬼马的妹妹真是又爱又恨。他喜欢她做事的专注和执着,喜欢她善良中带点锋芒,喜欢她大大咧咧没有公主病,也恨她馊主意一大把,老在他身上恶作剧,带着他往火坑跳。

    夏蝉呢。对这个新哥哥无限欢迎,虽然哥哥明明还是个小屁孩却总是摆出一本正经的严肃样,有时冷漠,有时毒舌,甚至不爱搭理她,但她还是喜欢他。毕竟有个大哥哥罩着,偶尔人来疯也不用怕。

    新学期开始了,夏天的小学生涯,夏蝉的幼稚园大班生涯就此拉开序幕。

    所幸小学和幼稚园在同一个校区,离得不远,夏蝉和哥哥又可以一起上下学了。

    上学的前一天晚上,夏蝉跑到夏天的房间。

    “哥哥,我们约定大课间休息在操场见面好不好?”夏蝉双手合十拜托道。

    “不要。”夏天一口回绝,操场那么多人,他跟女孩子见面会被嘲笑的。

    夏蝉低着头沮丧地走回房间。其实,她是想在大课间和他分享点心,想让他尝尝自己最喜欢的朱古力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