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戏剧性的重逢

    更新时间:2017-08-10 13:30:05本章字数:2560字

    十年后。

    夏蝉把课本、笔装进包里,就等下课铃一响,飞奔出教室。

    她刚又找了一份兼职,是某购物广场味蕾咖啡馆的服务生。地点离学校不远,公交车半个小时。她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再点开掌上公交,公交车十分钟后发车。只要一下课她飞奔到车站,就能搭上这班公车,准时到达味蕾咖啡馆。她正陶醉在自己的计划中不可自拔。

    “夏蝉,老师叫你。”舍友李倩推了推她。

    夏蝉愣了几秒,猛然想到要站起来。她感觉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让她有点招架不住。幸亏李倩的提醒,按着她的口型,大概猜到了老师问的问题,她迅速总结了几点作答,还好搪塞过去了。课堂也刚好结束。

    等她再打开手机看时间,下课时间早过了五分钟。欲哭无泪说的就是她现在的心情。公车是指望不上了,就破财消灾奢侈地打个的士吧。毕竟第一天上班,迟到给人的印象总是不好的。

    然而,破财消灾却抵不过祸不单行。打个出租车还碰上堵车。

    “师傅,麻烦您能快点儿吗?”夏蝉有些坐不住了。

    “小姑娘,这刚好下班高峰,车流量大,开不快啊!我......”司机师傅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夏蝉早已无心听了。渐渐地路上的车排起了长龙,夏蝉心都凉了半截。

    “师傅,这是给您的车钱。停车。”夏蝉决定了,与其在车里干着急地等,不如靠自己的腿来得快。她用尽力气狂奔,把长长的车流甩在背后。

    味蕾咖啡馆已经开始营业了。夏蝉没有多想就直冲厕所跑去,准备换了制服再跟店长道歉说明情况。

    厕所正常是男左女右,她习惯性地往右进。抬头看镜子,确认狂奔后妆容有没有花得吓人,毕竟她的化妆品都是便宜货。

    她往洗手台倾了倾身子,对着镜子,用小指拨了拨眉毛,仰头,转头,左脸,转头,右脸,还好粉还在脸上。她轻轻拍拍脸颊,有点小得意,眼角瞟到了身边的轮廓,再看向镜子,旁边的大哥恰好同时看镜子,两人对视数秒。这种情况承认自己跑错厕所,简直太尴尬了。将错就错吧,夏蝉急中生智说了句:“啊!你穿红色衣服好像女生哦!”然后迅速捂脸逃窜。

    等到夏蝉到前台,已经过了半小时了。没人理她,客人多,大家正忙得不可开交。

    “店长,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路上堵......”夏蝉找到店长打算讲明今天迟到的原因。

    “不守时的员工我们不用。”店长留下这句话,继续招呼客人去了。

    夏蝉在原地站了几秒,索性到吧台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她总觉得人在难过的时候,味觉会变迟钝,这时候来一杯重口味饮料简直就像拨云见日。于是,走进这家咖啡店的客人会看到一个奇怪的画面,穿工作服的员工在上班时间喝咖啡玩手机,更诡异的是,角落有个男士一直盯着她。

    “秘书,咖啡。”

    放下电话,靳鞅走进浴室。为了今天与味蕾咖啡馆谈电视剧播放宣传场地的合作,靳鞅昨晚在办公室加班研究粉丝见面会该以一种怎样的形式举办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味蕾咖啡馆是电视剧《明夏之恋》剧情发展的主要场所,鉴于很多观众会有电视剧情结,会想置身于拍摄场所,所以靳鞅决定在电视剧开播一周后,在味蕾咖啡馆举办粉丝见面会,让观众和主创来个零距离互动,再度掀起一波《明夏之恋》的宣传热潮。

    毕竟前期宣传已经放话《明夏之恋》将成为暑期收视率收割机,靳鞅不希望这是对外界放出的大话。当然,这也是靳鞅初入星空影视的试水之作,成功的话,不仅能在公司树立良好的威信,不负父亲的期望,还能堵住二妈的嘴。

    背水一战,全力以赴。

    靳鞅对着镜子整了整领带,掏出胸前的天鹅项链祈祷,想像夏蝉给他勇气和信心。

    他还记得被绑回靳家的当天晚上,一个人坐在陌生的床上,恐惧包围着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伸进口袋,摸出了一条皮筋。是夏蝉的天鹅皮筋。原本打算大课间休息还给她。估计再也没有机会了。他看着皮筋上的小天鹅,在黑暗的房间微微发亮,也许自己也能像这只天鹅一样在陌生恶劣的环境发光。他把天鹅皮筋带在手上,好像夏蝉还陪在身边一样。后来他越长越大,手腕也越来越宽,就把皮筋改成项链戴在身上。

    靳鞅喝过咖啡吃过早饭,带上合作方案,直奔明夏广场,他和刘总就约在味蕾咖啡馆。

    夏蝉喝了口咖啡,被窗外的一幕吸引了。一个小女孩揉着眼睛哭鼻子,才刚舔了一口的雪糕掉在地上,化成一滩雪糕泥。旁边的小男生,一边安慰她,一边把自己的雪糕递给她。曾几何时,自己也为了掉在地上的雪糕哭鼻子,哥哥不但没有安慰她,反倒心疼摔坏的雪糕,她又气又觉得好笑。

    又想到哥哥,夏蝉晃了晃神,看了眼手表,得赶回学校上课了。

    她拿了咖啡往外走,微信提示有新信息。

    夏蝉掏出兜里的手机看,点开918编剧狗群。

    “来来来,亲爱的舍友们,给你们爆个八卦。”

    发信息的是舍友何惠蒲。典型花痴八卦女一枚,校园八卦百事通。入学在宿舍发誓不虚度美好的大学时光,要认真学习,报效祖国,然后却投身校园八卦不可自拔。

    “靳家二少…”

    “砰”,夏蝉还没看完信息,额头一阵痛感传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坎坷,走错洗手间就够丢脸了,迟到丢了工作就够伤心了,现在还撞到人。

    她手脚麻利地往后退了两步,恭恭敬敬地给对方鞠了一个躬,然后转身,准备溜之大吉。

    “小姐,撞了人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想跑啊。”靳鞅整了整领带,不紧不慢地说。

    李淮在不远处看着,本想出面帮忙,一想到夏蝉知道他跟踪她,肯定没好果子吃,决定把握好时机再露面。

    鞠躬道歉还不买账。夏蝉皱了下眉头,转身,对上靳鞅的目光,忽然嬉皮笑脸起来。

    对付这种假正经的人就要耍赖。

    “你该庆幸是我的额头撞到你,不是我的咖啡泼到你。”逻辑没错,夏蝉抬头,目光直视靳鞅的眼睛,显得有些咄咄逼人,要在气势上压过对方。

    “所以,你撞人还有理了?”靳鞅冷笑了一声,最讨厌这种不讲理还自以为是的女人。

    “我…”夏蝉撩了撩袖子,准备跟靳鞅讲一番大道理,话没说完,手被拉了一把。

    “李淮?”夏蝉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正在生我的气,说话比较呛人。”李淮圆场道。

    靳鞅意味深长地看了夏蝉一眼,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转身走了。

    “松开。”夏蝉甩开李淮的手,掉头准备走。

    “你去哪儿?”

    “我说李淮,你一大好青年,不去挥霍青春,跟我这儿瞎掺和什么。”夏蝉一点儿也不嫌弃李淮,甚至感谢李淮对她的不离不弃,但她不想耽误他。

    家里出事后,她身边的好朋友没剩几个,李淮算是最仗义的了,只要她开口,李淮愿意两肋插刀,只是夏蝉自尊心作祟,没办法没皮没脸地接受他的帮助。

    李淮一下子被她的话噎住,不知说什么好,呆呆地站在原地。

    夏蝉向车站跑去,正好赶上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