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祸不单行

    更新时间:2017-08-10 13:32:26本章字数:2696字

    P市电影学院门口永远车水马龙,夏蝉好不容易穿过“车林”,直奔教学楼。

    “夏蝉,这里,这里...”舍友何惠蒲、李倩、刘晓琪一起召唤她,她朝挥手的方向低头走去。

    这节课是艺术概论,是公共课,同年级文学系、导演系学生合并在一起上课。

    夏蝉刚坐定,便开始四处张望。

    “李淮,来了吗?”她估摸着自己刚才的态度,会不会令李淮难堪,以至于不来上课。

    “夏蝉,你关心隔壁班李淮干啥?你跟他是不是在交往?快从实招来。”何惠蒲对八卦的嗅觉灵敏得连狗都要自愧不如了。

    “不过李淮挺帅的,和我们夏蝉挺搭的。”刘晓琪一副妈妈挑女婿的口吻。

    “李淮是我从小长到大的哥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别瞎说。”夏蝉一口否认。

    “那就是青梅竹马啊,李倩,你说是不是?”何惠蒲拉帮结派企图越描越黑。

    “嗯。”李倩只随口附和了一句,朝李淮的方向看去。

    夏蝉拿出课本看书,表示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夏蝉,你看没看宿舍微信群的信息?”何惠蒲转了话题,坚决不能错过向每个舍友普及最新八卦的机会。

    一听这个,夏蝉抬起头。

    “何八卦,拜你所赐,我丢了工作,还被人找茬。”夏蝉回想刚发生的一幕,心里还是有些忿忿不平。

    “什么情况?”刘晓琪忍不住好奇。

    “第一天上班堵车迟到丢了工作,回来路上顾着看微信,撞到了人…”

    “所以你看没看完我发的八卦?”何惠蒲还是一心只关注八卦。

    夏蝉算是服了她了,“看了…没看完。”

    何惠蒲有点失望,不过没关系,她可以现场直播的。

    “告诉你,靳家二少转来我们学校导演系,刚好今天和我们一起上公共课。真是好运气,可以一睹传闻中靳二少的美颜!”

    “那祝你们好运。”夏蝉今天的坏运气让她心情欠佳。

    “靳二少不仅人帅还才华横溢,他执导的作品《哪吒传奇》刚获得东京海外动画优秀奖,就是那个号称动画界“奥斯卡”的大奖。我看新闻上说他转校是为了和他哥一起接手靳家企业。”刘晓琪花痴地补充道。

    “靳家?靳二少?你们说的是不是星空影视的靳家?”夏蝉突然又有了兴趣。

    “对,星空影视P市就只此一个靳家。”

    “夏蝉,你已经有李淮了,就不要跟我抢靳二少了吗?”

    “对,也不要跟我抢靳大少!”

    “靳大少、靳二少我可没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星空影视…招不招实习生,刚好专业对口啊。”夏蝉对工作的渴望和对金钱的热爱胜过了一切。

    何惠蒲和李倩白了她一眼,“跟她没共同语言。”再看李倩,她正埋头在书上勾勾画画。

    下课了,学生三三两两的走出教室。夏蝉跟着舍友往外走,何惠蒲、刘晓琪拉着李倩在讨论如何和靳二少来个华丽丽的偶遇。夏蝉翻出手机,好几个家里的未接电话。她回拨回去,接电话的是李茹,“喂,妈妈,刚才上课,手机调静音了。”

    李茹抽泣的鼻音顺着电波清晰可闻,“妈妈,你在哭吗?怎么了?”

    “夏蝉,对不起,对不起。”

    李茹开口就道歉,夏蝉快被急死了,“到底怎么了?”

    “夏蝉,你爸刚才去送货不小心撞了人,现在对方在医院做检查。”李茹说完又小声地哭了起来。

    在夏蝉中学的时候,夏政天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夏家也因此家道中落。那段时间是夏蝉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经历没了锦衣玉食,没了保姆,一家人要省吃俭用的日子;第一次听到父亲低声下气地到处求人;第一次看到他没了往日的神采,沮丧得要借酒消愁;第一次看到母亲一边洗衣服一边偷偷落泪;第一次在学校受人排挤;第一次朋友没有邀请她参加生日派对。

    生活真是一出恶作剧,可以让你众星捧月,也可以让你被众人唾弃。

    也许是夏蝉年轻,对变化的接受能力更强,在沉沦了一段时间后,对于周遭的变故,她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对生活,对朋友,对目标都有了新的认识和定位。

    事情已经坏到这样的地步,再坏又能坏到怎样?

    夏蝉的乐观和表面的不以为然,影响了父母。夏政天渐渐不再成天地酗酒、怨叹,他用手头仅剩的一笔钱,盘下一个店面,开了一个杂货铺,李茹当老板娘,他负责日常进出货。

    杂货铺的生意不咸不淡,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绰绰有余,但要有额外大笔的开支就显得捉襟见肘了,因此夏蝉也懂事地不再学芭蕾舞。

    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富裕的物质,也少了多余的人际交往,夏蝉更是专注学业,连课业外的时间也花在了读书买书上。她憧憬有一天自己也能写出好作品。

    她整个高中奋斗的目标就是考入P市电影学院的编剧专业。

    拿到P市电影学院的入学通知书时,一家人满心欢喜,夏政天直夸女儿有出息,李茹更是热泪盈眶,夏蝉高兴之余,考虑起了学费和往后的生活费问题。她不想父母太累太操心,入学前就萌生了半工半读的计划。

    夏政天更加努力地经营杂货铺,想让远在P市的女儿无忧无虑地读书,不曾想却发生了撞人的事。

    “妈,先别急,你先跟爸去医院,有什么新的消息再打电话给我。我明天就回家。”

    夏蝉挂了电话,何惠蒲等人关切地问她,“家里发生什么事,要不要帮忙?”

    “我要回家一趟,需要帮忙再跟你们说。”

    说完,夏蝉火急火燎地往宿舍跑。整理行李,订车票,她真的有点慌了。动车票售罄,火车太慢了,飞机,她看了一眼P市到X市的往返飞机票价,那是她三个月的生活费啊,不管了,咬牙预定了。

    X市是南方的沿海城市,五月末的天已是艳阳高照,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每一寸土地,人群像路边的野草被晒得耷拉着脑袋,提不起精神。

    夏蝉拉着简易的行李,走出机场,离家越近,心情越起伏不定。她站在路边,一手挡着头上的大太阳,一手招呼着来往的的士。

    “姑娘,来X市旅游吗?”司机企图打破车内沉闷的气氛。

    “不是。”然后就没下文了,夏蝉被燥热的天气弄得更加烦躁了。

    车内又恢复沉闷的气氛。

    直到夏蝉下车,司机还是觉得这小姑娘心事重重。

    夏蝉回到家,夏政天和李茹正拿了行李准备往外走。

    “爸,妈,你们去哪里?”

    李茹惊喜得看着夏蝉,“我的乖女儿,你回来啦!让妈看看瘦了没。”

    夏政天则沉默不语地低着头。这让夏蝉不禁又回想到了那年。

    “爸,妈,我跟你们一起去。”夏蝉放下行李和父母一起出门。

    车是开往市中心医院的方向。下了车,三人直奔住院部,找到病房。病房内早已挤满了人,夏蝉隐约觉得被父亲撞到的人来头不小。趁着人多,夏蝉先找了医生询问病情。

    “病人刘庆华小腿骨折,由于上了一定年纪,小腿愈合周期要更长,其他就是一些皮外伤。”夏蝉舒了一口气,所幸没有危及性命的大问题。回到病房,人群正好散了,父亲直跟对方道歉,母亲在一旁削苹果。

    “刘伯伯,喝点汤吧。”夏蝉拿了母亲带过来的保温杯,打开,大骨汤香味四溢,打了一口,送到刘庆华的嘴边。

    刘庆华带着狐疑的目光看着夏蝉,“不用,我有护工。”

    “哦,刘伯伯,自我介绍下,我叫夏蝉,是他们的女儿。”

    “护工刚出去了,我猜您也饿了,喝点汤吧。”说着,夏蝉把汤又往刘庆华嘴边送了送。

    刘庆华略显尴尬地张嘴喝了一口,有了第一口接着喝第二口第三口,夏蝉一边喂,一边说起学校的趣事,气氛早已没了先前的别扭。夏政天和李茹总算安心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