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更新时间:2017-08-10 13:33:38本章字数:2435字

    “爸,妈,你们先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把杂货铺开了,医院这边我会看着,放心。”

    “夏蝉,你先回家吧,坐飞机肯定累了。”李茹心疼女儿。

    夏政天正要开口劝夏蝉。

    “爸,妈,虽然刘伯伯伤势不重,但我们肯定要赔人家一笔钱,你们回家赚钱,我在医院看人,这是目前最好也是最合理的办法。”夏蝉说得头头是道,夏政天也不好再说什么。

    “刘伯伯,我扶您去上厕所。”夏蝉见刘庆华要下床,便起身扶他。

    “这护工的服务还不如你。”

    “护工出去打热水了。”

    “小姑娘,我有个儿子,年纪跟你差不多。”

    “那他没来看您?”

    “我想让他接我的班,毕竟我也上了年纪,他不肯,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俩常常为此吵架。他离家出走,我刚好在X市有个案子要谈,算算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那您跟他说了车祸的事吗?”

    “昨天打了电话。”

    “刘伯伯,放心,他会来看您的,怎么说也是父子一场。”

    傍晚,护工陪着刘庆华,夏蝉正好回家煲鱼汤,顺便冲个热水澡,再带点衣服回医院。

    夏蝉往病房方向走,看到不远处刘庆华坐在轮椅上,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推着他散心。

    她不打算妨碍父子俩的独处时间,转身走进病房,把保温杯放好,顺手整理了床头桌,坐着等他们回来。

    夏蝉扶着刘庆华往床上躺,站在一旁的刘燮上下打量着她,已经认出她来了。

    “你好,我是刘燮。”他主动打招呼。

    夏蝉紧接着把刘庆华打了石膏的脚固定好,“你好,夏蝉。”

    “你不认得我?”

    “我认识你?”

    “味蕾咖啡馆。男厕所。”刘燮说着模仿起了夏蝉拨眉毛,扑粉,捂脸逃窜的动作。

    夏蝉恨不能找个地缝钻,简直不能再丢脸了。

    “你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女生?”夏蝉恍然大悟。

    这回刘燮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你们俩认识?”刘庆华看着儿子和夏蝉一来一去的互动,忍不住问了一句。

    “现在认识了。”夏蝉说。

    夏蝉喂汤,刘燮则在一边讲笑话,连进来的护士都说,“你们这一家子好温馨。”

    刘庆华喝了汤睡了,刘燮看着忙着洗保温杯的夏蝉,心生好感。

    “所以你后来在那个味蕾咖啡馆上班?”

    夏蝉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夜晚仍旧灯火通明的医院,“没有,我丢了那份工作。”

    “你很想要那份工作?”

    “嗯。”下一句我很需要钱被夏蝉生生噎在喉咙里。

    “你怎么会想到来看你爸?”

    “毕竟他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再怎么任性,也不能赌气。”

    “对不起。”夏蝉轻轻说,她并非有意要戳他的伤心事。

    “没事,我没那么脆弱。”

    “听我爸说,你在P市电影学院读书。”

    “嗯。我想当编剧。”

    夜晚的风吹在身上微微发凉,夏蝉抚了抚手臂。刘燮脱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谢谢。”

    两人顺着医院的小道往前走。

    此次《明夏之恋》,靳鞅亲自上阵导演。

    外界对这位靳大少的身世颇为津津乐道,有说他是靳方前妻的儿子,有说他是靳方培养出来辅佐儿子靳鞱的得力助手,甚至谣传靳方与现妻李婕关系恶化,靳鞅将取代靳鞱继承星空影视。

    面对媒体的捕风捉影和恶意揣测,靳鞅并不打算出面澄清,事实上也没必要。他反倒希望媒体对他的关注持续发酵升温,侧面为《明夏之恋》的开播大肆宣传。

    经过将近三个多月的剪辑配色,青春爱情轻喜剧《明夏之恋》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筹播阶段。这期间大家常常忙到深夜,众人散去,靳鞅独自留在会议室审定宣传海报。此次饰演女一号的演员是新近在圈内的话题人物赵绮雯,赵绮雯凭借清纯的外表和不俗的演技跻身热门“新四小花旦”之列。男一号则是全民公认的“青春小王子”徐毅。女二号和男二号虽然是新人演员,但定妆照也不逊色于男女一号。靳鞅对剧中的人物形象和表演功底还是颇为满意的。

    他一直在盘算着除了大众化的宣传方向和套路,以什么形式发布更新颖,更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口味。年轻人?他忽然觉得好笑,自己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人。

    他这个岁数可算是青春无敌,现在的家室背景可算是前途光明,如果这次电视剧热播,可算是年轻有为。外人眼中的他意气风发,只是独处时他审视自己,青春外表的掩盖下,却是过早被生活磨练成熟的内心。

    他有坚定的目标,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处在怎样的境地,甚至有一天现在的一切消失,他仍能谈笑风生,卷土重来。所以,同龄人身上的任性、浮躁、自负,在他身上不见一分,取而代之的是克制、自律、沉稳。

    “靳导,方便一起吃个宵夜吗?”灯光照得赵绮雯更加清纯动人。

    赵绮雯的突然邀约令靳鞅楞了一下。关于电视剧的发布会,靳鞅召集了剧中的男一女一号,还有重要的工作人员一起开会讨论,会议晚饭前就结束了,他倒是很惊讶她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怎么,靳导连个宵夜也不肯赏脸吗?”

    靳鞅用把玩的眼神看着赵绮雯,嘴角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

    “怎么会,我只是在想去哪家吃?”

    “靳导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来带路?”

    清纯外表下裹藏着的不一定是颗单纯的心,就像面前的赵绮雯。

    两人有说有笑地离开办公室,赵绮雯坐上靳鞅的车,直奔P市某个私房夜宵店。

    私房夜宵店在一条不知名的深巷巷尾。巷子的路灯年久失修,只发出哑淡的黄光,照得路面隐约可见。

    “靳导该不会介意这种小巷里的宵夜吧。”

    “酒香不怕巷子深,这个夜宵店在这么深的巷子还能经营,可见食物美味程度。”

    前面的一盏路灯坏了,赵绮雯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没留神踩到一个石子,崴了一下脚。

    在一旁的靳鞅出于本能地扶了她一把,没想到赵绮雯整个人往他身上倒。

    “靳导,我脚崴了,走不动。”赵绮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靳鞅这时要撇下她自己走掉,未免有失绅士风度。

    “上来,我背你。”靳鞅蹲下身。

    “可以吗?”赵绮雯的声音透着惊喜。

    靳鞅背起赵绮雯,继续往前走。

    “哥哥,等等我嘛,哎哟。”

    小夏蝉摔在地上,膝盖破了皮,血一丝丝往外渗。

    小夏天蹲下,皱着眉头,自责地问“一定很痛吧?都怪我,我背你去诊所包扎。”说着背起她往诊所方向跑。

    “哥哥,你慢点,我不疼。”小夏蝉趴在哥哥因小跑而起伏的背上说到。

    他对这个冒失鬼夏蝉真是生气不起来,都流血了,还要忍痛安慰他。

    赵绮雯兴致勃勃地说着圈内的各种新鲜事,靳鞅只偶尔敷衍附和。

    “靳鞅,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赵绮雯趴在他耳侧轻轻地说。

    靳鞅没回话,末了,走到私房夜宵店门口,“下来吧,还是叫我靳导,我们没那么熟。”

    两人心怀鬼胎一前一后走进店里吃夜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