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花边新闻

    更新时间:2017-08-10 13:34:35本章字数:2166字

    夏蝉在医院呆了半个月,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刘庆华恢复得不错,医生说再过半个月就可以拆石膏了。刘燮则因为临时有事,呆了一个礼拜就提前回P市了。

    期间李淮隔三差五地打电话给夏蝉,问她出了什么事,需要帮忙吗,什么时候回学校,要不要他回P市找她。夏蝉很感激李淮,只说忙完了事,就回学校。

    舍友何惠蒲一帮人也打来电话,叽叽喳喳抢着要跟她说话。学校期末考试开始了,他们专业已经考了两门公共课,警告她再不回来连专业课考试也要赶不上了,提醒她记得再跟老师请假,让她不要担心,补考申请会帮她填好,甚至还说要不要投机取巧让李倩一个人做两份卷子,一份署名她自己名字,一份署名夏蝉。

    夏蝉被这群人的馊主意逗得哈哈大笑。

    这个世界有人等着看你落魄,落井下石;也有人希望你越来越好,雪中送炭。

    夏蝉要回P市的前一天专程去医院和刘庆华告别。

    “刘伯伯,拆线那天一定打电话给我。”

    刘庆华点点头,与小姑娘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感受到了家人的温馨。

    “还有,刘伯伯您住院的所有费用,精神损失费和后续的营养费以及其他您觉得需要赔偿的费用,我爸妈会跟您确认清楚,把钱打到您的卡上。”

    刘庆华的赔偿费用,夏蝉和父母商量了很久,一致决定,就算花光家里目前所有的积蓄也要把这件事情解决清楚,毕竟对方能同意私了就是最大的让步。

    “夏蝉,你们的钱我是不会收的。我并不缺钱,相反我缺少的是家人的关心。这段时间,你和你家人的陪伴,早已超过了这些钱。”

    夏蝉很感激刘庆华对他们的肯定。

    “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夏蝉的态度很坚定。

    刘庆华知道再继续推辞反倒过于矫情了,“行,那依你们。”

    刘庆华从床头的抽屉拿出卡包,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夏蝉,“姑娘,这是我的名片,往后有什么事情尽可以来找我。”

    夏蝉接了名片,和刘庆华告别。

    回到学校,夏蝉马上投入了紧张的复习中,每天宿舍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何惠蒲笑她是“拼命三娘”。即使在缺考了一门公共课,两门专业课的情况下,夏蝉仍旧希望其他科目能高分通过,毕竟申请学院里的学年奖学金成绩占了一大部分。

    靳鞅与赵绮雯深夜吃宵夜的事第二天就上了热搜头条。

    两人之间亲密互动的画面曝光无疑,一时间满城尽知星空影视靳大少与清纯玉女赵绮雯正在热恋中。吃瓜群众有说靳鞅是名副其实的花花大少,换女友比换衣服还勤;有说赵绮雯胃口好,吃定小鲜肉;还有的开始扒靳鞅和赵绮雯的感情史。

    靳鞅正在办公室看娱乐新闻,看微博网友的评论。

    “经理,总裁有请。”秘书进来通知他。

    靳鞅起身往靳方办公室走去。

    “靳鞅,你在搞什么?这电视剧还没开播,就跟女星闹绯闻。”靳方有些恨铁不成钢。

    “爸,您放心,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戏子无义。这是爸给你忠告。”靳方不喜欢像个娘们似的啰啰嗦嗦地说教。

    “我知道。”

    看着靳鞅离开办公室的背影,靳方忽然觉得对这个儿子有些陌生。

    “哎呀,不得了了,我老公上微博头条了。”何惠蒲一骨碌从被窝钻出来。

    正在看剧的刘晓琪和正在刷题的李倩还有洗完澡刚从浴室出来的夏蝉被何惠蒲突然的举动给唬得愣了一下。

    “我们要听八卦。”三人齐齐看向坐在床上的何惠蒲。

    “电视剧《明夏之恋》未播先火,导演靳鞅和玉女赵绮雯因戏结缘,目前两人正在热恋中。底下还配了两人同坐一辆车,同吃宵夜的照片。”

    她们围着何惠蒲看照片,唏嘘不已,何惠蒲则心碎不已。

    “啧啧啧,这什么情况啊,潜规则吗?”夏蝉说。

    “不许这么说我老公,他才不是这样的人。”何惠蒲护短地说。

    “也可能是玉女借靳少上位。”刘晓琪分析得头头是道。

    “我比较关心《明夏之恋》什么时候开播。”李倩推了推眼镜。

    “你们这帮没良心的人,不安慰我,还在八卦,心好累。”何惠蒲一副夸张的心痛状。

    “那么,祝你失恋快乐!”夏蝉做了个鬼脸去阳台洗衣服了。

    刘晓琪继续看剧,李倩继续刷题,毕竟明天还有最后一门考试。

    “老师,我想在学校办一场电视剧宣传活动,想征求下您的意见。”

    “可以,太好了。考试?我最近一直在忙电视剧开拍的事情,没办法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八月中旬工作少的时候再抽空回学校参加补考。”

    “嗯,我会好好复习,谢谢您的理解。”

    靳鞅挂了电话,松了一口气。苏老师是父亲的好友,也是靳鞅最尊重的老师,曾经手把手教他拍电影,给了他莫大的帮助。

    即使拥有现在的家庭背景和身份地位,靳鞅对自己的定位仍是很清楚的,他有机会提前离开象牙塔体验社会生活,并不代表他可以不用继续学习,毕竟他不是所谓的天才,他也需要和旁人一样努力。

    靳鞅放消息给媒体,电视剧第一波宣传将在母校P市电影学院举行,届时欢迎前来捧场。

    消息一出,夏蝉等人刚好结束了最后一个科目的考试。

    “夏蝉,暑假我留下来陪你。”何惠蒲殷勤地说。

    往年暑假夏蝉也是没回家,留在P市打工,赚来年的生活费,今年也不例外。

    “少来,你心里的如意小算盘我们会不知道。”刘晓琪朝何惠蒲挤眉弄眼。

    “那也总比你们回家强。”何惠蒲不服气地反驳道。

    放假后,夏蝉四处找工作,投了几份简历,还是没有进展,何惠蒲整日宅在宿舍刷剧。

    电视剧《明夏之恋》宣传活动当天,夏蝉和何惠蒲兴致冲冲地跑去围观。

    除了记者,P市电影学院的学生可以自由通行。

    主演介绍和简单的寒暄后,娱记开始了问题连环问。

    “靳导,您和赵绮雯小姐的恋情进展如何?”

    “靳导,有没有考虑结婚的事?”

    “靳导,您还会继续完成学业,还是继承星空影视?”

    “靳导,听说你弟弟靳韬现在也在P市电影学院?”

    ……

    原本是电视剧的宣传,所有矛头却指向了靳鞅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