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莫名其妙的工作

    更新时间:2017-08-10 13:35:42本章字数:2337字

    “夏蝉,我要跟你换包。”何惠蒲一路缠着她。

    快到宿舍楼楼下,夏蝉再也不能忍受何惠蒲的无理取闹了,“何惠蒲,你再这样做事没谱儿,我们就绝交。”

    晚上,夏政天打来电话,言语中带着喜悦,上次撞人的风波过去了,病人也健康出院了,赔了款后,家里虽然积蓄所剩无几,但是杂货铺的生意在他和李茹认真打理下,渐渐好起来了。夏蝉听了,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那样9月份开学的学费总算不用太愁,这个暑假她只要把生活费赚足就会轻松很多。

    “夏蝉,你暑假留在学校打工会不会太累?老爸老妈担心你的身体吃不消。”

    “老爸,我这年轻人难道回家享福,让你们辛苦干活?放心啦,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你猜今天老爸出门遇见谁了?”

    “猜不出来,谁啊?”

    “我遇到李淮那小子了,他跟我说了你在学校的情况,说你一边学习,一边在外面四处打工,很辛苦。”夏政天言语中透着心疼。

    “老爸,别听李淮瞎说,他老以为读书打工会很累,那成天读书不成书呆子了。再说了,我以后可是夏家小当家,迟早要混社会的,现在先攒点经验。”

    夏政天实在辩不过女儿的伶牙俐齿,知道再劝无益,干脆随她去。

    夏蝉挂上电话,打开电脑,搜索P市的暑期兼职信息。其实兼职并不难找,只是她给自己设定了要求,所找的兼职工作尽量避免纯苦力,要有一定的学习空间,当然钱多事少她也不介意。哈哈,就是这么没原则。

    何惠蒲走进宿舍,把一盒便当放在了夏蝉面前。

    “夏蝉,就当是我赔罪的,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嘭嘭嘭”,一阵敲门声传来。

    “我去开门。”何惠蒲一副狗腿子模样。

    “夏蝉...”

    “嗯...”正在吃便当看电脑屏幕的夏蝉抬起了头。

    “怎么不请人进来?”夏蝉纳闷。

    “她请你出去。”何惠蒲转身对夏蝉说道。

    夏蝉起身往门外走,经过何惠蒲身边时,何惠蒲补充了一句“是个大美女哦”。

    “有我美吗?!”夏蝉故意双手捧脸。

    “额...你少臭美。”何惠蒲说完一溜烟跑回床上。

    夏蝉关上宿舍门。眼前的女生五官精致,略施粉黛,朱唇微启,的确是个大美女。

    “你好...”夏蝉怀疑她是不是找错人了。

    “你是夏蝉对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在学校论坛有贴出找兼职的信息。”

    “所以,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嗯。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陆文卿。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聊。”

    两人走进学校附近的奶茶店,一边喝饮料,一边聊。

    “你找到兼职了吗?”陆文卿带着点试探的意味。

    “还没。”夏蝉有些烦恼。

    陆文卿喝了口饮料,思考着怎么开口比较不容易被拒绝。

    “我喜欢学校摄影系的一个男生。大一新生文艺晚会上,他负责全程的摄影,当时我在台上跳舞,被他专注的神情吸引。后来再见到他是在学校的部门联谊活动中,渐渐地有了交集和交流,我更加确定自己喜欢他。我甚至主动追求他,后来他也承认一开始就喜欢我,故意对我表现得平淡只是在试探。”讲到自己喜欢的人,陆文卿愈加生动美丽。

    陆文卿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最近家里非逼着我跟他们看中的富二代见面,说是为我好,对家里的生意好。”

    “好狗血的套路。”夏蝉心里想,甚至开始怀疑陆文卿是不是在自编自演了。

    “他们约好见面时间,通知我去,我没去,被我爸痛骂一顿,说我任性自私。只要我一回家,他们就轮番上阵做我的思想工作,苦口婆心威逼利诱就差下跪求我了。我知道我爸的生意遇上了困难,可我真的不想为了生意牺牲掉自己。”

    夏蝉咬了咬吸管,如果当初父亲为了挽回生意,拿自己当筹码,她大概也会和陆文卿一样反抗。

    “我好像可以理解。”

    陆文卿忽然抓了夏蝉的手,“我不想失掉爱情,不想让家人伤心,我也知道你需要钱,所以想拜托你一件事。”

    夏蝉有点懵,难道自己能救她?

    “这个事情我已经想了一个多月了,后来在学校论坛看见你的帖子------打工皇后求工作,你花钱,我办事,友好合作,非诚勿扰。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说到学校论坛的求职帖,当时不知道父亲撞人要赔偿多少,她一急就在学校论坛上发布了求职帖,希望学校师兄师姐能多多介绍工作给她。

    “什么办法?”夏蝉隐隐有一种被带入坑的感觉。

    “我雇你去帮我和富二代约会。”

    “什么?!”夏蝉眼睛差点掉下来。

    陆文卿并没有理会夏蝉震惊的表情,继续说道,“只要对方有提出见面,我会把行程告诉你,你伪装成我的身份赴约就行,至于见面后怎么互动,你自己掌握。哦,对了,见面费用按小时支付。”

    “等...等一下,我没答应哦。”夏蝉觉得自己必须打断一下,理一理头绪。

    毕竟这个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夏蝉,你就当成全一对苦命恋人嘛。”

    看来这个陆文卿还有点自来熟。

    “不好吧,做这种骗人的事情。”虽然夏蝉很想见钱眼开,可是赚这种昧着良心的钱,晚上睡觉也不会心安吧。

    “那你看我失恋会心安吗?”

    这是什么话?夏蝉感觉自己会被逼到无路可退。

    “你就把这份工作当成偶尔陪有钱公子哥聊聊天。没有上升到骗人那么严重啦!而且,这份工作薪水丰厚。”

    哼!金钱诱惑,美色诱惑什么的最无耻。

    刚才还正义凛然的夏蝉内心已经开始动摇了。

    “见面次数不会很多,就是需要时,帮我应付一下。当然,除了见面费,每个月还会给你一笔额外的薪水,里头有你的生活费、时装费、化妆费等额外支出。”陆文卿开出了优越的薪资条件。

    “条件这么好,我担心有诈。”夏蝉实话实说。

    “夏蝉,你要相信我,我找你这个人选也找了很久。又要相貌身材,又要踏实稳定,又要机智伶俐,你全都符合,所以绝对对得起这份工资。”陆文卿暗地里调查了一段时间夏蝉的日常生活,确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靠谱人选。

    夏蝉还是有点犹豫。

    “如果你应付得好,我会再加钱。”陆文卿继续加码。

    “不是这个意思,我还是有点过不了心里那关。”

    “不要想那么多,这只是一份工作。”

    在陆文卿不断的洗脑,金钱不断的诱惑下,夏蝉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陆文卿语气放松了下来,夏蝉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小疙瘩。

    两人互存了电话号码,互加了微信,方便工作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