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见面的前奏

    更新时间:2017-08-10 13:37:46本章字数:2634字

    “喂,夏蝉,我,陆文卿,你快下班没?”

    “快了,再半个小时,怎么啦?不会是有任务吧?”

    “对。我在明夏广场麦当劳等你,下班了直接过来找我。”

    “行。”

    这个秘密交易,该来的还是来了。

    “刘燮?”

    尽管她和刘燮见面次数有限,但那件骚气的红色外套,夏蝉还是印象深刻啊。

    站在吧台点单的刘燮转身,“夏小姐,这次总算记得我了。”

    “你爸还好吧?”

    “说到这个,他回了P市,常常有念叨到你,说你怎么没有去看他?”

    夏蝉鼻子微微发酸,赶紧略抬了头,陌生人竟然能挂念自己那么久,她心里很暖。

    又有人进来了。

    一身白T牛仔装扮,一副干净随性的模样,往吧台方向走过来。来人高大的身材,经过夏蝉身边停住了脚,落在夏蝉身上的灯光被遮挡了一半。

    “刘总,这么巧。”

    “靳导,合作愉快。”

    靳鞅和刘燮握了握手。

    刘总?夏蝉还在想刘燮和靳鞅是怎么认识的。

    刘燮便侧身和她说道:“那要不下班了和我一起回去看他?”言语很轻。两人靠得很近。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刘燮说话的气息。

    “下次吧,我今天约了人。”夏蝉来不及细究两人之间的关系,赶紧跑开了。

    靳鞅倒是对这个女人刮目相看了。两次在味蕾咖啡馆碰见。两次身边都是不同的男人。前一个公开说是她男朋友。这一个和她说话姿势暧昧。

    果然看似单纯无害的外表下,潜藏着叵测的野心和手段。

    夜晚九点钟的麦当劳依然人头攒动。年轻的情侣相对而坐,互喂着情侣甜筒,顺便享受第二个半价的优惠。半大的小孩吵嚷着要吃巨无霸,被大人训斥了一番。夏蝉往里挤了挤,向四处张望。靠窗的位置,陆文卿低头看手机,偶尔打几个字回复信息。夏蝉走到陆文卿对面坐下。

    “你来了,要点个东西吃吗?”

    夏蝉晚饭吃得早,又站了一天,肚子早饿得咕咕叫了。

    “给我来个香芋派和红茶。”

    陆文卿起身点餐,夏蝉也就不再客气推辞了。

    看夏蝉吃得有些急,陆文卿不禁关切问道:“咖啡馆工作很辛苦?”

    “还好。就是肚子很快饿。”

    夏蝉拿起桌上的红茶,捞起吸管,一口喝光。

    “不好意思,我真饿了。”

    “还要再吃点什么吗?”

    夏蝉打了一个饱嗝,摆摆手。

    “任务的时间地点人物呢?”

    讲任务前,陆文卿让夏蝉站起来,转一圈,夏蝉不明就里。

    “怎么啦?”

    “清汤挂面,甚至有点邋里邋遢。”陆文卿评价夏蝉现在的形象。

    “放心,跟富二代见面我会收拾好自己的,不会让你丢脸。”夏蝉打包票。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陆文卿更加确定自己不虚此行,为了让见面顺利,让了让夏蝉更好地应付这周六的见面,她决定帮她改头换面,重新装扮下。

    陆文卿拉起夏蝉往商场走,一边走,一边挑了衣服在夏蝉身上比对,来来回回,她已经脱了换换了脱七八趟了。

    “服务员,这个款式的裙子红色和黑色帮我各拿一条中码的。”

    陆文卿拿了红色裙子,把黑色的塞给夏蝉,两人进了试衣间。

    两人走出试衣间,服务员殷勤地上前又是夸赞合身,又是夸赞二人身材好,把裙子都衬得更高贵了。

    “再配上这双黑色的高跟鞋就更完美了。”服务员拿了鞋子给她们换上。

    陆文卿拉着夏蝉的双臂,左看右看,频频点头,一副十分满意的样子。

    “服务员,这两件都要了。”

    “服务员,就要这件红的就好。”夏蝉补充道。

    陆文卿还是把两件裙子的钱都付了,夏蝉拎着袋子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让你破费了。”

    “夏蝉,虽然我们是雇佣关系,但我也把你当朋友。”

    陆文卿大概地把家里的情形和自己的基本信息跟夏蝉说了一遍,嘱咐她见面千万别说漏了嘴。

    靳鞱走进味蕾咖啡馆,一眼看到正在角落收拾桌子的田七七。客人刚走,余下的咖啡尚留一丝余温。七七端了杯子,准备往厨房走。靳鞱从身后拍了一下七七的肩膀。

    “呀!”田七七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杯子晃了一下,余下的咖啡借着惯性撒到她的手背上。

    靳鞱急忙掏了口袋里的手巾给七七擦手,边擦边道歉。

    “咦,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上次的咖啡事件后,靳鞅已经快一个礼拜没来味蕾咖啡馆了,不是他不想来,是一直在忙一个微电影的筹备工作。

    刚才的惊吓在七七看到靳鞱的一瞬间变为惊喜。欠的人情总算可以还清楚了。

    “今天喝什么,上次说好我请你。”

    靳鞱没回答,径直到前台点了两杯咖啡,和店长说了几句话。

    七七低头看着被咖啡渍洇染出一大片褐色的浅灰手巾,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明明是她倒了咖啡,手巾才被弄脏的。

    靳鞱找了个位置坐下,喊七七过来一起坐,七七笑着摇了摇头,“我还要工作。”他只好站起来,拖她坐下。她担心地朝店长看去,只见店长和其他服务员看着她的方向窃窃私语。

    “我还在上班,这样不好。”七七皱着眉头说,对他突然的举动有些反感。

    “我跟你们店长说了,下午给你放假。”

    靳鞱和刘燮在国外曾经是关系很好的校友,靳鞱搬出刘经理,店长自然不敢再说什么。

    田七七还想再问什么,热腾腾的咖啡端到了她的面前。以往都是她服务别人,现在也享受一次被人服务的感觉。她索性不再理会工作的事,心安理得地拿起了盘里的方糖,丢了一块进去,拿了勺子轻轻搅了搅咖啡,没有纯咖啡完全的苦涩,也不会因更多的糖而甜腻,她觉得咖啡放进一块方糖的味道刚刚好。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靳鞱看着七七调咖啡的一系列动作,饶有兴趣地问。

    “田七七。田七是中药名,后面再加个一二三四五六七的七。”

    “我爸说这个名字不为难我写字,也没有特别的寄望。”

    “那我也自我介绍下,我叫靳鞱。现在是P大电影学院导演专业的学生。我和几个同学准备拍一部微电影,发现你身上的气质很符合我们微电影女主角的设定,所以...”没等靳鞱说完,田七七就已经摇手说自己没有任何表演经历,肯定演不了,请他另外选人出演。

    “七七,先别这么急着拒绝我。没有表演经历,也许在镜头下会更真实。不要限定在固定的思维里,大胆尝试也未尝不可。”

    大胆尝试。田七七想起自己身上对未知的畏惧和怯懦,使她活到这样的年纪,生活依然一层不变,仿佛只是为了活而活。这样一眼望得到尽头的生活和她内心渴望的一切有着天壤之别,一切只在于她害怕改变,不敢尝试。

    “如果你真的没办法表演到位,我们会有人接替你的。你只管大胆尝试就行。”

    “好。”她真的想跳出自己的井看看外面的天了。

    “那这手巾,我洗干净再还你吧。”

    听到她答应,靳鞱很兴奋,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手巾,拿出剧本就要给她讲情节。

    田七七的电话响了起来。靳鞱伸手示意她先接电话。电话那头,徐镜启低沉的声音传来,“七七,这周末导师临时找我们开会,不能去P市看你了。”

    “好吧。那你好好照顾身体。”田七七嘟哝着嘴巴,声音里满是委屈,也只能无奈地接受。

    “你也是。”

    然后,徐镜启就没再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上周也是这样。说好了,他来P市找她,一起吃饭看电影,临到周末他来电话说有个论文要赶,没时间来看她。

    说好的见面呢?

    靳鞱感觉七七情绪有些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