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正式交锋

    更新时间:2017-08-10 13:40:14本章字数:2414字

    “陆小姐,听家母说你喜欢日料,我一个月前就订了这里的包厢。”

    “有劳靳先生费心,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站在一旁的服务生正是先前为夏蝉领路的那个,听到两人的对话,不禁莞尔,真是一对过分礼貌的恋人。

    服务生知趣地离开,屋内又重新回到了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情形。

    “陆小姐,我不知道你在有了男朋友的情况下,还去咖啡馆充当服务生接近老板究竟有什么企图?我更想不到你还有勇气和脸面来和我见面?”面对夏蝉滴水不漏,克制有礼的对答,靳鞅终于忍不住想要揭发她,让她难堪得一败涂地。

    男朋友?咖啡馆老板?勾搭?企图?喂!你他妈的以为在演电视剧啊!夏蝉忍不住冲着面前一张俊美的脸庞腹诽道。

    她来不及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不打算多费口舌做无用功的解释,反正他不会听,就算听了也不会信;反正她现在扮演的角色是“陆文卿”又不是“夏蝉”。管他呢。

    夏蝉笑了笑,停下翻阅《诗经》的动作,轻轻合上书,仍旧放回原来的位置。

    “靳先生的想象力真好,难怪年纪轻轻就是业内有名的新生代导演。”

    靳鞅等着看夏蝉无言以对,无地自容的难堪样,没曾想她竟不以为意,让他看好戏的心思落空。

    服务生小心翼翼地将菜一样一样上齐。礼貌地道了一句请慢用“ごゆっくり召し上がってください”,轻轻关上门离开。

    望着面前丰盛的菜色,夏蝉在心底由衷地感叹了一句,陆文卿真是好口福。

    “这些都是这里出了名的料理,尤其是这盘刺身,绝对是不可不试的美味。”

    听着靳鞅平易近人的介绍,夏蝉以为这场没有硝烟的口角之战终于要偃旗息鼓了。她拿了筷子,伸手想要夹一片刺身尝尝,靳鞅一筷子横过来,那张俊脸再次靠近她。

    “无论你之前三番五次不怀好意地靠近我,还是接下来带着目的假惺惺和我见面,我都不会买账,都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记住,我愿意见你,只是迫于家里的安排。你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否则下场就和这盘刺身一样!”

    一番恶狠狠的警告和威胁,令靳鞅原本冷静俊美的面庞变得扭曲丑陋。他夹起一片刺身,大口吃了起来,仿佛很解气一般。

    “那很好啊!要不是我父亲的公司资金周转困难,需要靳家的帮助,我也不会来赴这场约!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既然他觉得她是带着各种目的和企图来接近他,既然他有被害妄想症,既然他都当着面警告她,她干脆成全他,大家把目的摊开来说,不过就是做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

    “各取所需?!陆小姐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是陆家想攀附靳家吧?”靳鞅冷哼一声,语气极尽嘲讽。

    话既然讲到这个份上,夏蝉原本在心里盘算着把靳鞅从敌对阵营变成同一战线合作伙伴,以后见面互相合作,双方开心,完成任务,皆大欢喜的计划落空了。

    “你认为是怎样那就是怎样吧。”想到接下来不愉快的见面,夏蝉有些颓然。

    都说人言可畏,但有时不是不愿解释,而是身上有一千张嘴解释,对方也不会信你时,就干脆成全他恶毒的臆想,他开心,她也落得自在。

    “是你的心思被我全部看穿,没话说。”靳鞅有些得寸进尺,咄咄逼人了。

    “那现在能休战一会儿吗?”夏蝉望着面前的美食小心翼翼地问。

    “休战?”靳鞅愣了一下,被夏蝉跳脱的脑回路搞蒙了。

    “我肚子饿了。”夏蝉一副“食者为大”的可怜样。

    “嗯。”靳鞅不好意思继续发火,只好坐了下来。

    “终于可以不用在紧张的气氛下品尝美食了。”夏蝉小声嘟囔着,趁这个机会,要好好改善改善自己的伙食。

    “紧张的气氛?你紧张吗?”靳鞅看着不顾形象大快朵颐的夏蝉反问道。

    “我只知道我的胃现在很紧张。”

    靳鞅倒是被夏蝉这句话给逗笑了,看着她吃得很开心的样子,他出了神。

    那时,他拉开门,一眼就看到是她,淡淡的灯光照着她的侧脸,盘起的发髻,合身的黑色洋裙,让她在秀气上更添了一抹优雅和明艳,这样动人的她让他也不禁多看了几眼。大概是被突然的拉门声吓到,她紧张地把手机塞回包里,就连这个紧张的小动作落到他的眼里也显得别样的可爱,可转念想到她的企图,想到味蕾咖啡馆她的男朋友和蓝颜知己,他便觉得她面目可憎,令人恶心。

    “美食当前,你竟然在发呆。”夏蝉不解地吐槽道。转念一想,也许这些个万恶的富二代公子哥早就吃厌了呢。

    “你是想说唯美食和美人不可辜负?”靳鞅只是想趁机开她一个玩笑。

    “嗯?”夏蝉皱着眉看他,“什么?”

    “没什么。”没听清楚就算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走了。”

    “可是你都没怎么吃啊!”夏蝉替那些美食感到心痛。

    “你自己留着慢慢吃吧。”靳鞅头也不回走了。

    等到夏蝉准备离开时,发现靳鞅没带走他的那本《诗经》,她顺手把它塞回了包里。

    “喂,夏蝉,见面还顺利吗?”夏蝉接起电话,陆文卿没等她反应是谁,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这才刚结束,先让我缓口气儿再说。”夏蝉踩着高跟鞋站在大马路边等车。

    “行行行,我的夏大小姐,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到十五分钟,陆文卿开着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宝马停在了夏蝉面前,陆文卿从驾驶座上下来,殷勤地打开副驾的车门,请夏蝉入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夏蝉,我就服你的伶牙利嘴。这才刚见完面,靳家大少又约了下周溜冰。啧啧啧,看来靳大少是要对你展开追求的攻势啊!”陆文卿坐上驾驶座,一脚油门,车往前冲去。

    “还展开攻势?我没被玩死就万幸了。”夏蝉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不会吧,靳大少是出了名的有绅士风度。”

    陆文卿还在替靳鞅说话,夏蝉在心里鄙视了无数遍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女人。

    “跟我聊聊见面的细节,我等下还得给我爸打电话回复呢。”

    夏蝉言简意赅地将见面的情况和陆文卿说了一遍,当然她和靳鞅见过面的事就略过了。

    “总而言之,就是一场鸿门宴,还好我机智,不然连饭都没得吃。”

    陆文卿听完,拍了拍夏蝉的肩膀,“好样的,我果然没看错你。”

    陆文卿掏出一把手机递给夏蝉,“拿着,以后你跟靳大少单线联系的工具。”

    “所以你要撒手不管?”夏蝉觉得陆文卿也太信任自己了吧。

    “你办事,我放心。钱已经打到你的卡上了,记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太累了。”

    夏蝉不想让陆文卿看到自己感动的傻逼样,只生硬地回了一句,“算你有良心。”

    她央求陆文卿跟她讲她和摄影系才子的进展,让她起码有点成就感。两人在车内有说有笑,陆文卿把她送回了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