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生活的黑色幽默

    更新时间:2017-08-10 13:42:12本章字数:2256字

    临下班,咖啡馆内的客人走光了,夏蝉走到门口望了望,明夏广场的露天小舞台刚刚还被一群小朋友挤得水泄不通,这会儿整个椭圆形的小舞台连同横幅和背景板都被拆去,孤零零地立在天地间。白天的热气早已散尽,夜风吹在身上凉凉的,夏蝉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昨晚写故事大纲写得有些晚。

    下班的时间到了,确定没有顾客进咖啡馆消费,几个老员工招呼了夏蝉和田七七搞卫生,他们被分配倒垃圾。两人把各处的垃圾集中到门口,再一人或拎或拖几袋垃圾送到广场的垃圾站。

    垃圾站在广场的外侧,步行需要十五分钟左右,咖啡馆的员工上班站了一天,腿又累又酸,都不愿意再多走路去倒垃圾,于是老员工总爱把这个活摊给新来的员工。

    夏蝉倒乐得去倒垃圾,呆了一天的咖啡馆,终于可以出去走动走动。她和田七七一人拎了几袋垃圾,并排往垃圾站的方向走。

    “夏蝉,我和徐镜启快一个月没见面了,每次约好的见面,最后总是因为他临时有事取消。”田七七的声音在夜色里闷闷的,有种小媳妇受了委屈的感觉。

    夏蝉并不喜欢对别人的感情指手画脚,对方愿意说,她就当个忠诚的听众,在一旁静静地听,偶尔附和两句。田七七愿意跟她说,大概也是苦恼了很久吧。夏蝉心想。

    “那之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吗?”

    夏蝉心知肚明其实一段感情里,哪有什么工作忙不忙,只有想不想见面罢了。想见面,再忙也有空,不想见面,再闲也没空。借口只是拖延和安慰的伎俩。她不敢直白地讲给七七听,怕给正在烦恼的她带来更多担心。

    “以前很少,你说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儿啊?”七七一双柳叶眉微微皱起,手中的几袋垃圾随着她的动作前后摇摆。

    “不会的。别瞎想。也许他真的有事再忙。”

    傻姑娘,不是想着徐镜启是不是真忙,还在担心他会不会出事。夏蝉觉得七七真是单纯得可爱,但本着劝和不劝分,她还是老套地说了善意的谎言。

    “嗯,那等我忙完这阵就去S市找他。”七七清亮的声音和甜美的笑容又回来了。

    两人扔完垃圾,挥手道别。

    夏蝉刚走到车站,公车就来了,跳上公车,她还在为自己的幸运沾沾自喜,包里的手机震个不停。她以为又是何惠蒲这家伙让她帮忙带夜宵,慢吞吞掏出手机,咦,不是自己的手机响。她想到了什么,脑袋的那根弦立马绷紧了,等她从包里的角落掏出陆文卿给她的那把手机时,振铃戛然而止。她打开手机查看,陆文卿给她手机的时候,她只是收了,并没有打开来看。这一看,可把夏蝉给看傻了,整个智能手机里的所有信息都是和靳鞅有关的,联系人也只有他一个,还真是靳鞅的专机啊!

    第一次见面的短信也还保留在手机里,那么刚才那个电话,是见面后的第一个电话,她竟然没接到。夏蝉有点慌,正思考着要不要回拨回去,电话又响了,她深吸一口气,按了接听键。

    “喂...”

    “陆文卿,刚才干嘛不接电话啊?”

    “大哥,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当我是24小时便利店啊!”

    “这个比喻挺好的,有自知之明。”

    如果靳鞅现在站在她面前,她一定用犀利的目光杀死他。

    “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夏蝉眼看公车到站了,准备挂了电话下车。

    “你现在过来欢唱KTV407包厢。”

    “喂...喂...”

    让我先挂电话会死吗。夏蝉还想讨价还价,被靳鞅挂了电话。她麻利地回拨,“对方在忙,不便接听”的固式女音传来,她再回拨,又是“对方在忙,不便接听”,夏蝉无奈地挂了电话,“好歹也发个地址给我啊”。

    在咖啡馆站了一天,跟陀螺一样转来转去,夏蝉在换黑色小洋裙的时候,觉得背酸得好像洒了一整个柠檬,原本她不想回宿舍换这套“必胜装备”的,但考虑到陆文卿的身份,还是赶回来了。

    一想到靳鞅随意使唤她的态度和自己莫名其妙就陷入随叫随到的被动局势,她就对陆文卿这个身份无望。本想好好体验陆家小姐名头带来的风光和权力,不曾想倒沦为富二代公子哥的真人玩偶,开心不开心,只要一个电话,她不去也得去,现在的情况不正如此吗?

    这个点已经没有公车了,然而出入学校的学生仍然三五成群,夏蝉走出校门的途中,不时能听到路过的男生冲她吹口哨。夜很黑,加上校道两边的路灯灯光黯淡,否则男生们会被夏蝉飞出的白眼和狰狞的表情给吓跑。

    年轻真好,没有经济的压力,没有家长里短职场前途的烦恼,没有身体健康的顾虑,可以肆无忌惮地挥霍青春。夜越黑,他们的精彩也才刚要拉开序幕。

    夏蝉站在路边,夜风微凉,吹起裙角,纵然她年轻,却不敢恣意妄为,她深知肩上的责任和对前程的企盼,每当羡慕的恶念升起,她总会从心底不断地暗示自己克制才是王道。

    来往的的士纷纷显示有客,整个城市在夜里鲜活了起来。她好不容易拦到一辆的士,便毫不犹豫开了车门坐进去,反正可以找陆文卿报销。

    “师傅,欢唱KTV。”夏蝉话刚落,就发现司机正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冤枉啊,她才不是网络上那些生活糜烂的大学生。

    “我朋友喝醉了,我去接他。”夏蝉下意识想解释,越解释越像掩饰。司机踩了油们,车子往前平稳地开去,她仍能感觉到司机时不时飘在她身上的余光。

    她忽然明白了司机的眼神,大半夜穿得这么整齐靓丽去接人这种鬼话谁会信啊!再仔细一想,自己现在不就是去KTV陪富二代公子哥吗?

    夏蝉笑了,笑自己的荒唐行为,笑生活的黑色幽默和徒劳没有意义的解释。

    夏蝉走进欢唱KTV,一阵又一阵狂吼从四面八方传来,耳朵还不能完全适应嘈杂的环境。服务员便礼貌地带她来到了407包厢。

    她在包厢外站了一小会儿,犹豫着要不要再打个电话通知靳大少爷她到了,让他提前做个心理准备,要不要礼貌地敲门,一个一个想法冒出来,然后又被自己一个一个否定掉,算了,简单粗暴,她直接推开门。

    她推门进去的一瞬间,整个包厢的人仿佛凝固了一般,暂停了手中的动作,在黑暗的环境中,一双又一双眼睛映着屏幕上幽幽的蓝光盯着她,阴森森地仿佛要把她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