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真假女朋友

    更新时间:2017-08-10 13:46:55本章字数:2453字

    “我找靳先生。”夏蝉并不习惯叫靳鞅的全名,觉得怪别扭的,反倒是“靳先生”,左一句右一句脱口而出,大概是“靳先生”这样礼貌的称呼,不至于显得他们的关系过于亲昵。

    屏幕的歌仍在肆无忌惮地播放,听到“靳先生”,有好几个男生转头往包厢的角落方向看去,夏蝉往里走,找了个位置坐下,斜对面的靳鞅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向后摊着,荧幕的亮光不足以照见他脸上的表情,坐在他右边的是一个身段妖娆,举止妩媚的女人,看得出来她对这种场合司空见惯,她扭头腑在靳鞅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他哈哈大笑。旁边的几名男生给夏蝉端来了小食和酒,让她自便,便唱歌去了。夏蝉掏出手机准备把在计程车上构思好的剧本情节写下来,鲁迅先生都说了:“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一样,只要你愿意挤,总还是有的。”

    肖媛从靳鞅身边站起,端了桌上的一杯洋酒,身姿婀娜地朝夏蝉的方向走去。即使是刚才在与肖媛的暧 昧互动中,靳鞅也不时朝“文卿”瞥上几眼。他原没有打算让她出席这样的场合的,肖媛挑衅地问他,有没有正在交往的女朋友,如果没有她要包 养他了。这话原是玩笑话,靳鞅听来却略微不舒服。别看他逢场作戏像模像样,其实在内心深处却相当排斥这样的场合。

    星空影视今年新增了“文化园区运营”的业务板块,靳方最近打算投资一个旅游景点的文化园区,靳鞅看秘书一天一叠文件、专业书往总裁办公室送,就知道父亲这次有多看中这个项目。随后P市知名规划院团队入驻星空影视,对项目作整体的规划。公司整个创意部被抽调随时配合规划院做第一轮的提案。

    由于是新开拓的业务板块,关系到公司下一个阶段的发展和转型,靳方希望两个儿子能成为他的左右护法和得力助手,日后能合力继承他的事业并发扬光大,便在公司宣布靳鞅和靳鞱为本次项目的总把控,自己则负责项目的总指挥。

    项目的第一轮提案顺利完成的时候,规划院团队和公司的创意部人员舒了一口气。经过一轮提案的磨合,他们对二轮提案的成功信心满满。哪知,二轮提案作了三次修正还是通过不了,项目的进度遇到了阻碍。

    靳鞅找父亲单独谈了项目目前的难题,靳方表示无论如何这个项目不能夭折,一旦项目流产,公司的整个转型规划也会严重受挫。他从父亲的言语和表情中看到了不可撼动的坚持。他的人脉和关系圈在同龄人中算大和广的,然而在这个项目面前还是无能为力。

    他偶然从规划院某个成员的口中听到,二轮提案通不过不是因为方案策划创意不够,其实是政府内部的潜规则,有政府高级官员把这个提案压下来了。

    靳鞅顺着这个路子往里扒,能用关系都用了,最终搭上了肖媛。

    眼前这个妖娆妩媚的女人竟是某政府高级官员的地下情人,为官员生了一个儿子后,吃穿不愁,只是始终没办法得到想要的名分。靳鞅想借助她与政府官员攀上关系,一举拿下园区项目的开发权。

    这也是靳鞅出现在欢唱KTV陪女人打情骂俏的原因,至于“文卿”的出现完全是他计划外的事情。他以为关于女朋友的话题,她只是说说就算了,便笑笑不作回答,没想到肖媛一发不可收拾,加上其他同行男伴的起哄,靳鞅只好临时给见过一次面的名义上的女朋友打电话。

    “你就是靳鞅的女朋友?”

    肖媛不管夏蝉是否同意径直坐到她的边上,嘈杂的音乐使她凑到了夏蝉的耳边说话。一股浓烈的香水味直奔夏蝉的鼻子,她皱了皱鼻子,把手机放进口袋里。

    这个陌生女人一上来就问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夏蝉也是很困扰。她不知道靳鞅叫她到这里所为何事?难道就是为了在她面前炫耀自己的风流韵事?还是担心第一次见面的威胁警告不够厉害,要给她一记实实在在的下马威?她朝靳鞅的方向瞄了一眼,这个人前绅士,人后百变的男子,她真是看不懂。

    夏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肖媛的提问,索性打哈哈,“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把问题重新推回靳鞅身上。

    听到夏蝉这样说,肖媛挑眉,“嗯”了一声,又袅袅婷婷地飘回靳鞅身边。下一秒她揪了靳鞅的领带,整个人坐到他的怀里,“你的女朋友真是可爱得有些迷糊,竟然和我说不清楚自己算不算你的女朋友,你看,你都没给人家安全感。”

    “有你在她心虚了。”靳鞅一句话既给足了肖媛面子,又圆了“文卿”的疑问。

    “那可不要给你们造成误会啰。”肖媛扯着靳鞅领带的纤纤玉手仍是没放开,另一只手擎着酒杯往嘴里送,一口闷了酒杯里的洋酒,姿势大胆风 骚,难怪能勾 搭上官员。

    夏蝉觉得这幕戏真是辣眼睛,更觉得靳鞅的口味太恶俗。她有些坐不下去,靳鞅从她进包厢到现在,别说打个招呼,理都没理她,她再没皮没脸地坐着耗时间看暧 昧的真人秀就显得不懂事了。

    算了,陆文卿,这次算你走运,我就报销打的费,其他费用就不报了。这么一想,既然大半夜跑来一趟,口干舌燥,怎么也得喝杯饮料再走。夏蝉随手拿了桌上的一个杯子,一口气喝光。

    “咳咳咳”她不知是酒,待酒下肚,才发现喉咙被呛得火 辣辣的疼。“咳咳咳”眼泪都被她咳出来了。她站起来拿了包就往外走,开包厢门的手被一只突如其来的手按住,整个人被圈在某人怀里。

    这又是什么情况?话都不肯跟她说一句的靳先生,抛了旁边的熟 女跑来抱住她又是打的什么主意?想到这,夏蝉后背发凉,本能地挣扎,大声叫“放开我”,包厢的其他人像幽灵似的飘荡来飘荡去,就是没人理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倒是那个女人又拿了一杯酒,站在他们的边上,看好戏似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靳鞅把“文卿”搂得更紧,她的鼻头像小狗似的蹭着他的耳垂。“配合我”靳鞅在她耳边轻轻说,语气不容反抗。

    配合又是什么鬼?完全状况外的夏蝉在下一秒被吻住了双唇,她被惊得瞪大了双眼,靳鞅的双唇软软糯糯的,在她的双唇上辗转,趁她不备,他的舌头侵入她的口腔,挑拨着她的舌头,洋酒的味道充斥了她整个鼻息。她感觉快呼吸不顺畅了,有点缺氧,脑袋一片空白。靳鞅仍捧着她的脸热烈地索求着。末了,他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将下巴抵在她柔软的发上,语气霸道地说“这样你总该清楚算不算我的女朋友了。”

    肖媛在一旁鼓起了掌,“没想到靳大少还有这么深情的一面,我服你,你的请求我会帮你带到”,说着转身和后面的男伴唱歌嗨去了。

    肖媛虽说是交际场合的风月老手,但身上仍不乏耿直的江湖义气,她说会帮他带话就一定会做到,靳鞅听到她的承诺,在心底松了一口气,总算没白忙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