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继续发酵的感情

    更新时间:2017-08-10 13:49:19本章字数:2439字

    田七七这半个月跟陀螺一样忙个不停,白天在味蕾咖啡馆上班,晚上下了班,还要和靳鞱研读剧本对台词。她没有任何表演经验,比专业演员多花一倍甚至两倍的时间学习再正常不过。这倒要感谢靳鞱,对她的包容和耐心。

    饶是她的学习能力不错,光熟悉台词记台词就常常弄得靳鞱要陪她熬夜。有一幕戏,以七七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死活理解不了,为什么女主角会做出那样的行动,会说出那样的言语,她只能遵照字面意思直观理解去记忆。靳鞱严肃地和她对台词,她却总笑场,靳鞱告诉她,这段台词字面上看好笑,然而女主在说这话的感情是笑里有泪的。他努力地向她解释,给她举例子,她听得一愣一愣地直点头,似懂非懂。再对台词,还是忍不住笑场了,她有点心虚和不好意思,这幕戏已经对了三个多小时了。

    靳鞱盯着剧本,手扶着额头,眉间微皱,他在想是自己没解释到位呢,还是七七还没领会角色 情感。七七以为靳鞱终于对自己失去了耐心,她怯怯地道歉,“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在他面前认错,偶尔抬头偷偷瞄他一眼,见他没反应,又低下头去。靳鞱见七七求饶的可怜样,忍不住揉乱了她的头发。

    “诶,君子动口不动手。”七七笑意满满地说。

    靳鞱一听,把她头发揉得更乱了。

    “有两种男生,一个是你的男朋友,一个是经常陪在你身边的好朋友。你很爱你的男朋友,并且认为他也很爱你;你的好朋友喜欢跟你斗嘴,有时你会觉得他很胡闹,但你不讨厌他,也不知道他其实暗恋你很久了,只不过看你现在幸福的样子,不忍打扰,只是静静守候。有一天,你意外发现男朋友移情别恋,伤心痛苦,好朋友仍陪在你身边,你会选择他吗?”

    靳鞱和田七七并排坐在地板上,靳鞱平静地和她说了这番话,七七有些消化不了。

    “幸好,我们感情很好”,七七嘴里说的“我们”指的是她和男朋友徐镜启。

    “如果,我指的是如果,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田七七的内心其实是抵抗做出选择的,她相信徐镜启,相信自己,相信他们的感情。

    “我不会做选择,我会逃走,在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

    这样的答案令靳鞱出乎意料,“你不愿意给好朋友和自己一个机会?”靳鞱很疑惑。

    “这样对好朋友不公平。”

    田七七起身,拿了桌上的剧本继续练习,她得加快进度了,毕竟她还有研究生考试要复习。

    “我倒宁愿你不公平。”靳鞱在心里想,他看着一边记诵,一边来回走的田七七皱了眉头。

    靳鞱负责导演的微电影很快开拍了,田七七向味蕾咖啡馆请了一周的假,全身心投入拍摄。

    与靳鞅自学校门口匆匆一别,夏蝉不知自己怎么了,每晚躺在床上,脑子里总会浮现在欢唱KTV的那一幕。他忘情地吻她,紧紧地拥抱她,说她是他的女朋友,她似乎有点想念他的深情。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会惊慌地从床上爬起,到阳台去洗个冷水脸,逼迫自己认清现实。

    何惠蒲这个大八卦,在宿舍窝了近一个月,还没等到她追捧的《明夏之恋》粉丝见面会举办,就因家里老奶奶生病住院临时打道回府。夏蝉的满腹心事现在不知对谁倾诉。

    那晚她醒来,发现靳鞅在车外抽烟,高大的背影没有平日里凌人的气势,倒显得有些落寞和颓废。是人皆有烦恼,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然而,世上本也无事,只是庸人自扰之,欲望的力量强大得超出想象。

    夏蝉看着他的背影,究竟是什么样的烦恼,让平日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傲娇鬼借烟消愁?她想得出神,他转过来,都没及时发现。

    “什么时候醒的?”他低头看手表,“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宿舍。”霸道的语气不容夏蝉反对。他在前面走着,夏蝉不敢和他并排走,刚刚发生在欢唱的插曲,让她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好,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于是画面变成了高大俊朗的靳鞅在前面走,夏蝉在后面低头跟着。

    “陆小姐,你不带路吗?”

    “啊?...啊!”

    夏蝉差点忘了自己“伪文卿”的身份,她“蹭蹭蹭”路过靳鞅继续往前走。

    这个迷糊鬼平时厚脸皮这时候竟然害羞了,靳鞅嘴角绽出了一抹常人难以察觉的微笑。他迈大了步伐,上前搂住夏蝉的肩,嘴角得意地上扬,心里甜甜暖暖的。夏蝉的肩被搂住的那一刻,她惊得全身僵硬,瞪大了眼睛。

    她有点混乱,内心凌乱地和靳鞅并排往宿舍方向走。这段路是夏蝉在校有史以来走得最长最不自然的一段路。终于挨到宿舍楼楼下,夏蝉觉得自己的肩都僵硬了,她走到门口,靳鞅还站在原地看她。

    “靳先生,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夏蝉说着和靳鞅比了比手表,示意他时间很晚了。“我看你进去再走。”夏蝉无奈,只好往楼道走。

    通过了长长的楼道,要拐进电梯的时候,夏蝉突然转身往外跑。靳鞅已经离开宿舍楼有一段距离了。

    夏蝉冲着他的背景大喊,“靳先生,谢谢你送我回来。路上开车小心。”说完,没等靳鞅转身,一溜烟跑回电梯内。电梯到达时“叮”的一声,就如她忐忑的心情。靳鞅听到夏蝉的声音,猛的转身,看见往回奔跑的夏蝉,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月光下显得特别美好。

    他有多久没这么开怀大笑了?

    好像自从遇见她以后。

    夏蝉盯着桌上红色的手机,已经整整一周了,靳鞅好像人间蒸发,突然无声无息。

    李茹打来电话,告诉夏蝉,李淮的妈妈来杂货铺买酱油的时候透露,这个暑假要安排李淮相亲。

    李茹言语中带笑,“李淮妈妈真是太着急了,自家儿子,有才有颜,还怕讨不到老婆。”

    夏蝉听着,妈妈虽然讲的是李淮的事,但怎么听都像拐弯抹角地说她。她有些心烦意乱,“妈,那是别人家的事,与我无关。”

    “哎,你这孩子,好歹李淮跟你青梅竹马...”李茹说了一长串,夏蝉压根没心思听,只回了一句,“妈,注意身体,快要补考了,我先复习。”然后挂了电话。

    凭着肖媛的帮助,靳鞅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在外面奔波,赴饭局送礼陪酒。得知本次与星空影视争夺文化园区策划运营的公司竟是刚刚与星空影视签约合作的吴娱影视。星空影视二轮提案不被看好是因为吴娱影视在政府操作方面有强大的后台。如果没有了解到这些内幕,任规划院团队和公司创意部没日没夜加班改方案、做方案也是徒劳无功。

    靳鞅猜想此次吴娱影视如果一举拿下开发权,在和星空影视签订的合作中会更硬气,有利于扭转被动局势,为他们的实力注入一剂强心针。靳鞅越想越觉得星空要抓紧时间采取行动,出奇制胜,否则这个项目只怕要流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