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李婕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7-08-10 13:50:33本章字数:2622字

    靳鞅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保姆苏妈看到久未归家的靳大少异常激动,“老爷,夫人,大少爷回来了。”

    李婕心中咯噔了一下,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前一刻,她还在和靳方商量,靳鞱留学归国,是否让靳鞅也出国深造,总不能两个儿子厚此薄彼了。靳方听得有道理,毕竟他不能再亏欠靳鞅了。然而,靳方最近正为文化园区项目忙得焦头烂额,“靳鞅出国的事情,过一阵的再安排吧。”李婕张口打算继续说服靳方,却听到苏妈在外面叫,大少爷回家了。

    李婕知道靳鞅最近夜不归宿,是在忙着打点项目,她在这个时候提出国深造的事情,是不想他在这个项目上比靳鞱捷足先登,让靳方对他更加看中。倒是靳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也一周未归家了,不知道是不是又和一群狐朋狗友在外边四处晃荡了。在李婕的眼里,靳鞱始终是个还未长大的孩子,还不能独立承担责任,还需要她不断操心。

    靳鞅来到父亲的书房,见李婕在内,礼貌地称呼了一句“二妈”,便跟父亲使了个眼色,靳方随即会意,支走李婕。

    “爸,这次的文化园区项目,我打听到的内幕是吴娱影视势在必得,他们在政府内部有人。”靳鞅警惕地压低声音。

    “吴娱?竟然是吴娱影视!吴锦城果然是个老狐狸。”靳方怒喝,面庞因为生气变得通红。

    门外的李婕被支开并没有离开,隔着紧闭的门探着耳朵偷听,显然她也被靳方的怒喝吓了一跳,匆匆转身闪入卧室。

    “吴娱影视”李婕并不知晓,但要说起吴锦城,她还是很熟悉的。她万万没想到那个当年追求她的穷小子如今已飞黄腾达,足以和靳家抗衡。

    莫欺少年穷。

    知道内幕的靳方,在书房来回踱步,面对靳鞅透露的重要消息,在商场打拼了二十多年的他竟然还是束手无策,这令他整个人焦躁不已。靳鞅本打算将肖媛这条线索说给靳方听,几番思量后,决定藏在肚里,等项目成功拿下再说也不迟。

    尽管吴娱影视与政府有内部关系,但关系硬不硬,准不准还需另当别论;相反靳鞅找到的肖媛,尽管是社交场合的交际花,但她的秘密情人就是该项目的总决策人,相比吴娱影视,虽然没有内部关系,但打入内部的外部关系打点好了,效果一样,甚至事半功倍。

    靳鞅劝说父亲总会有办法的,孝顺地陪着父亲和二妈吃晚饭。

    “靳鞅,你和陆家小姐进展怎么样了?”李婕饶有兴趣地问。

    “见了两次面。”靳鞅如实奉告,并不夹带任何感情色彩。

    这令李婕有些着急,“你觉得文卿怎么样?”

    靳方在一旁说,“年轻人的事还是让年轻人自己做主吧。”

    “要多相处才知道,现在不好说。”靳鞅学着打太极,敷衍李婕道。

    “听对方父母的口气,好像对你很满意呢。”李婕兴奋地看着靳鞅说。

    “哦。”

    “哦”是什么意思?李婕不依不饶,直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行了,吃饭。”靳方听得不耐烦了。

    李婕脸面有些挂不住,只好低头吃饭。

    吴锦城在办公室和吴韵庭交代公关时要注意的问题,甚至连细节都没放过,她一一记下,并在心里默念。她心底紧张的情绪开始在全身大肆蔓延,大概是父亲的情绪感染了她,抑或因为又要和他见面了?她理不清,继而在心底鄙视自己公事和私事不分。

    自从上次他询问她关于夏蝉的下落未果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她曾想主动联系,但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只好按兵不动等待良机。吴锦城办公室内线电话想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喂,总裁有一位自称李婕的李小姐想见您。”

    从前都是他追着她跑,他主动约她见面,他还记得自己在班级毕业手册的留言:追到李婕。没有前程似锦的祝愿,没有友谊长存的祝福,仅仅是四个字。追、到、李、婕。代表了他的决心和坚持。只是他信誓旦旦的留言在毕业典礼那天就被击垮了。

    那天,李婕拉着靳方,他第一次看到她主动,看到她眼里的爱慕,尽管靳方面无表情,似有不悦,她仍旧卖力地制造气氛,央求身边的同学帮他们拍照。那一刻起,他发誓迟早有一天要让她主动来找他,主动来求他。

    毕业一别,再听到她的消息便是,她和靳方结婚了,当晚他醉得一塌糊涂,满嘴胡话。这么多年过去了,李婕这个女孩,这个名字在他心底始终占有一个位置,他甚至在梦里无数次想像有一天她来找自己的情形。

    “请她上来。”声音平静得仿佛不带一丝情绪。

    “爸,那我先出去了。”

    吴韵庭关上门,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和一个身姿绰约,仪态端庄的女人打了个照面,她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她,两人只相视一笑,便擦身而过。

    李婕抬手又放下,抬手又放下,如此反复了几次,仿佛下定了决心,抬起手郑重地敲了两下门。

    “进来。”

    吴锦城看着进来的女人,一如当年的模样,岁月这把杀猪刀,在她身上仿佛不适用。

    李婕仍旧落落大方立在一旁,双眼直视吴锦城。

    “请坐。”他指了指旁边的沙发,并叫秘书送来一杯柠檬水。他知道她爱美,注重养生,不喝刺激性饮料,独爱柠檬水。

    李婕喝了一口柠檬水,并没有理会对方过分的客套,开门见山,“锦城,聪明如你,应该知道我冒着风险找你所为何事?”

    “老朋友叙旧?还是你终于良心发现?”吴锦城装傻问道,并不想真如她口中的那般聪明和心领神会。

    “锦城,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你我都是有家庭的人,又何必耿耿于怀。在来和你见面的路上,我碰到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眉宇之间和你很像,我猜她是你的你女儿。”

    见吴锦城不说话,李婕继续说道,“我也知道吴娱和星空最近在争一个大项目,无论吴娱是否拿下案子,与星空签约合作的你们都可以从中分一杯羹,但如果星空失去了这个案子,企业转型失败,日后的道路必然艰辛。”

    “你来这里就是帮靳方当说客?!就是劝我不要和星空争?!”吴锦城憋着一口怒气,她来见他,还是为了靳方。

    “我知道吴娱有关系,但靳鞅又何尝肯服输,他多方走动,寻找门路,想必已经有克制你们的办法了。你知道的,靳家的事业,李家出了力,怎能到头来被一个私生子夺了去!”

    “所以,你希望?”

    “交易合作。”

    吴锦城调整了情绪,开始关注李婕所说的“合作”。如果此番吴娱拿下案子,赠与星空,并冠以靳鞱之名,李婕愿将自己在星空影视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分一半给他。她还将极力撮合靳鞱和吴韵庭的婚事。

    如此生意,何乐而不为?吴锦城爽快答应。李婕以柠檬水代酒以示合作愉快。

    李婕到家发现靳鞱卧室房门打开,走入一看,靳鞱匆匆把一摞照片合入相册内。

    “妈,你怎么走路悄无声息的?”靳鞱余惊未定,嘟囔着抱怨道。

    “什么照片?”李婕想一探究竟,靳鞅紧紧抱在怀里。

    “妈跟你说个事儿。”

    李婕把吴韵庭的相貌学历统统说了一遍,还拿了一张照片给靳鞱看,奈何靳鞱完全没兴趣,只敷衍道,“妈,我年纪还小。”一脸不高兴地把李婕请出门外。

    关上门,靳鞱取出相册里的一大摞相片翻看。照片上田七七对着镜头生涩的表情,浅浅的笑容,令他动容。

    “这才是我喜欢的女生。”他对着照片轻轻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