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误会加深

    更新时间:2017-08-10 13:55:53本章字数:2406字

    尽管身体累极了,她的脑子却无比清醒,今晚又是一个不眠夜了,她从床上爬起,打开笔记本电脑,继续写剧本。

    宿舍 日内

    陆文卿从图书馆借了一摞书回到宿舍,舍友神神秘秘地告诉她有惊喜,她往阳台一看,一大束玫瑰花,娇艳欲滴。她皱了皱眉,问谁的?舍友投来羡慕的眼神,我们系的才子送的,指名送给你,你不在,我们帮你接收了。陆文卿所在的表演系,人才济济,所以表演系才子具体指的是谁,她完全没概念,倒是对摄影系,尤其是姜司哲所在的班级了解得比较多。说起姜司哲,说好的给她发照片,都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声没响的。第一次有人对她的事情不上心,陆文卿一想到就不禁烦恼得叹了口气。

    “有人送花示爱也烦恼,那我们没人送花岂不是要痛哭。”舍友揶揄道。

    陆文卿有些按捺不住了,她给姜司哲发了一条微信,“记得把照片发给我哦。”等了一会,信息仿佛石沉大海,对方没有回音。手机突然提醒有新信息,陆文卿精神振奋,结果一看是文艺部通知她面试合格,恭喜她成为文艺部的一员,她颓废地躺在床上。

    再见到姜司哲是文艺部和摄影部联谊会上,陆文卿原本没有去的想法,奈何看到“摄影”二字,还是心动了。

    联谊会上,无论学长学姐学弟学妹大家说着段子笑成一团,陆文卿一眼就看到了一脸沉静,低头忙着摆弄相机的姜司哲。她无心联谊活动,却偏偏被众人推上台,和一个男生互动。男生全程红着脸,她却一脸无所谓。好不容易挨到活动后半段,终于有机会和姜司哲讲话了,却被一个学妹捷足先登。看着姜司哲和学妹聊得有说有笑,陆文卿黑着脸趁众人不注意溜了出去,毕竟再待下去会把自己逼疯的。

    到了室外,耳根子一下子清静了下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平复平复心情,就听到背后有人叫她。她转身,黑暗中看不出姜司哲的表情,只隐约看到他背着摄影器材。

    陆文卿只看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自作多情久了,连自己都会讨厌自己。

    “陆文卿。”姜司哲又叫了一遍。

    她纯然当作未听见,只顾低头继续往前走。

    “嘭”的一声她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手里被塞了一叠照片。

    “你要的照片。”陆文卿终于停下了脚步,顺便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

    姜司哲见她没反应,继续补充道:“我去云南拍摄一周,刚回来就被拉来参加联谊会。”

    “哦。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多。”

    “怕你误会。”

    陆文卿突然跑过去抱住他,带着哭腔说,“我以为你不想理我呢。”

    姜司哲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黑暗中,两个颀长的身影紧紧抱在一起。

    夏蝉保存了文件,总感觉情节不够生动,文字幼稚肤浅,烦躁地关了电脑。

    夏蝉以为她会坐到天亮,没想到专业书看着看着不知何时就睡着了,醒来时,刺眼的眼光透光窗帘把整个宿舍照得亮堂堂的。她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想起昨晚靳鞅的事,赶紧播了电话,只可惜对方仍处于关机状态。

    倒是田七七给她发了短消息,“夏蝉,我请假去S市了,等我回来再联络。”

    难得一家人一起吃顿早餐,靳方连日忙于文化园区项目,现在项目尘埃落定,不禁松了一口气,心情大好。李婕察言观色,试探项目目前的进展情况,并表示靳鞱正在努力为项目出力,说着在桌下踢了踢靳鞱的腿。如果他不配合,李婕会无休止地逼他到星空影视上班。他只好硬着头皮配合,“这个项目我们的最大竞争对手是吴娱影视,我已经和吴总的女儿吴韵庭在来往了。”他说的是“来往”而非“交往”,事实上他并不想和吴韵庭扯上任何关系。

    靳鞅仍旧不动声色地吃着早饭,在他为项目找关系奔波的时候,除了得到吴娱影视有政府内部关系的内幕外,还得到了一个令他吃惊的信息:吴锦城和李婕在年轻时曾有一段情感纠葛。

    他猜测李婕会有所行动,果不其然,靳鞱说的话,已经暴露了。

    靳方更加高兴了,“项目靳鞅已经拿下了,靳鞱有这份心我很欣慰。”

    李婕一听,脸拉了下来,斜了靳鞅一眼,又看了靳鞱一眼,靳鞱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此事。

    “苏妈,晚上加餐,庆贺大少爷拿下项目。”尽管心里有十万个不舒服,李婕还是忍了下来。

    “谢谢二妈好意,今天我要忙电视剧粉丝见面会的活动,已经定好晚上和他们聚餐了。”靳鞅的婉拒既保留了李婕的面子,也避免了假惺惺的关心。

    夏蝉刚到味蕾咖啡馆,就被门口的阵仗给震住了。占据咖啡馆半个大门的落地展架上,电视剧《明夏之恋》的巨幅海报迎风招摇。夏蝉心里“咕咚”一下,难道靳鞅今天会在咖啡馆出现,想到这儿,她就莫名的紧张。粉丝已经在门口举牌排起了长龙,可惜何惠蒲来不了。

    她才走进咖啡馆,店长就急急忙忙走过来给她安排任务,七七今天请假,本来人手就不够,加上举办活动,人多事多,大家忙得焦头烂额,店长火急火燎,一会跑厨房监督点心,一会跑吧台查看咖啡制作。夏蝉在后厨打下手,忙着将点心装盘。

    外头的活动早已开始,夏蝉隐约听到了主持人的开场白和粉丝的尖叫声。有人点了一下她的肩膀,回头一看刘燮正冲着她笑,“店长对你不公平,发配你到后厨看不到热闹。”

    夏蝉一边小心翼翼地摆放糕点,一边回到,“那我乐得清静呀。”

    刘燮帮着夏蝉把装饰好的糕点端到外面,两人边走边聊,撇去刘燮那天的话,他们的相处还是蛮轻松的。刘燮不知说了什么,惹得夏蝉追着他打。

    靳鞅正在台上和粉丝互动,眼眸低垂,却将一切尽收眼底,他的回答惹得台下粉丝哄堂大笑,谁也不曾注意到他眼里闪着微微怒火。

    夏蝉被笑声吸引得停下了脚步,站在角落看着台上对答如流,幽默风趣的靳鞅,他对粉丝尚且如此,对她却不曾好脸好言。

    有粉丝问靳鞅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沉默了几秒,笑笑答道,“没有固定的标准,比如我旁边的赵绮雯小姐我就很欣赏。”听到靳鞅点自己的名字,还说欣赏自己,赵绮雯不可置信地抬眼看她他,两人四目相对,外人看来,脉脉含情,举止默契,冷不丁吃了一口他们现场撒的狗粮,他们的甜蜜互动,令粉丝尖叫连连,早已没人再提起上次靳鞅说的交往了十多年的女朋友。夏蝉配合着现场的气氛鼓掌,只是没有多少表情。

    尽管靳鞅不想让外界觉得他是个风流的花花公子哥,也不想让靳方指责他的感情生活混乱,但在刺激下,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做出了这样的举动,自欺也欺人,然而他只在乎这一刻报复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