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幼稚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7-08-10 13:58:31本章字数:2460字

    此次的粉丝见面会让电视剧《明夏之恋》的收视率再度爆表,也给味蕾咖啡馆做了一次强有力的品牌宣传,当天营业额创下近半年的业绩冠军。外界疯传靳鞅和刘燮,一个新生代导演,一个商界明星,两人此番强强联合,一时成为跨界合作美谈。

    粉丝见面会结束,刘燮因要赶回医院照顾刘启华提前离开。靳鞅邀请味蕾咖啡馆员工和他们的团队一起聚餐,庆祝活动圆满成功。咖啡馆员工原本哭丧着的脸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来劲,能和导演明星吃饭他们简直求之不得。

    七七不在,夏蝉落单,虽然和其他同事之间相处还算愉快,但始终没办法像和七七在一起一样敞开心扉叽叽喳喳聊个不停。

    拍完微电影,田七七婉拒了靳鞱的背包之旅,毅然坐上了前往S市的动车。这次的拍摄她既尝试了未曾接触的领域,也获得了打工以来的最高报酬,这让她很有成就感。拿到钱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S市,去见徐镜启,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和暖暖的拥抱。

    七七应该见到徐镜启了吧,夏蝉想着,脑子又开始在想像他们见面的场景了,掏出随身携带的简易纸笔,记录在脑中一闪而过的情节,自己不会是写剧本中毒太深了吧。这样想着,忍不住嘲笑自己,收好纸笔和包,夏蝉准备趁着混乱和众人不注意溜走,至于理由明天编一个就得了,反正没人会在意。

    “陆文卿”,离咖啡馆门口有一段距离的夏蝉还是听到了这个略带强硬的声音,她停住脚步没有转身。没想到靳鞅牵着赵绮雯的手走到她的面前,赵绮雯小鸟依人地贴着他,一脸娇羞,拿眼睨着素面朝天,T恤牛仔帆布鞋的夏蝉,一脸不屑。

    “赵小姐真漂亮,真人比电视还漂亮。靳导眼光真好。”尽管不知道靳鞅为什么又和赵绮雯走到一起,但不得不说,赵绮雯真的挺漂亮,她忍不住称赞她,顺带称赞靳鞅,希望他莫名其妙的怒气可以烟消云散,然后大人不计小人过,放她一码,那就谢天谢地了。

    赵绮雯并不买账,反倒越加高傲地睥睨着她。大概有男人在场,女人最大的敌意便是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长得不错的女人。

    “陆小姐,走得这么急,有急事?”靳鞅尽量说得不经意,又故意搂住赵绮雯的腰,做出亲密状。对于靳鞅的主动,赵绮雯在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呃...恩...家里...临时有事,我得先走。”夏蝉本来就不擅说谎,又看到面前两人像橡皮糖一样快粘到一起去了,有些失了神,理由也编得吞吞吐吐。

    碍于赵绮雯在场,她不好当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为什么手机关机?陆文卿这段时间隔三差五要见面细节,说家里催得紧,要她汇报,她言语中的急促,把夏蝉也搞得紧张兮兮的,生怕靳鞅不理她而搞砸陆家和靳家的关系。

    “那需要我打电话当面问问陆总,家里出什么大事了吗?”靳鞅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夏蝉一下急了,只好拆穿自己的谎话,“哦,现在没事了,里头太吵了,我出来透透气。”

    “哦?我还以为陆小姐不给面子不参加我们的聚会了。”靳鞅尖酸嘲讽人的功夫还真是与日俱增。

    赵绮雯也在一边冷冷嘲笑道,“这位陆小姐讲话可真有趣,一下有事,一下没事。”

    “夫唱妇随,你们果然登对啊!”夏蝉感慨道,论嘲讽功力她不见得会输,只是与人为善的她并不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伤人伤己又吃力不讨好。不过既然有人三番两次攻击她,她便像刺猬,竖起浑身的刺抵挡,保护自己。

    听到夏蝉的评论,赵绮雯反倒有些小得意,而站在身边的靳鞅却收回放在她腰间的手,目光似冒火一般直直地盯着“陆文卿”。他不喜欢她把他和赵绮雯视为同一类人,尽管她是被自己逼得说出那样的话。

    夏蝉并不理会靳鞅慑人的目光,转身径直朝咖啡馆走去,把一对璧人甩在身后。看似潇洒迈步,夏蝉的心里却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为什么没控制住自己?为什么要还嘴?这下肯定惹怒靳大少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怎么跟陆文卿交代?

    夏蝉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一鼓作气跑进咖啡馆。

    望着她奔跑的背影,靳鞅心底禁不住柔软了一分。赵绮雯伸过手搂住他的手臂,他并没有甩开,他还需要她的逢场作戏。

    饭桌上,赵绮雯时不时给靳鞅夹菜,并在众人面前做出恩爱状,靳鞅也难得配合,众人无比羡慕。夏蝉坐在角落,面前有菜吃菜,有肉吃肉,有饮料喝饮料,什么秀恩爱都不关她的事。

    谁说女人善变,看看靳鞅对她的态度,分明男人更善变啊!

    赵绮雯夹了一块牛肉喂靳鞅,夏蝉抬头恰好看到喂食的一幕,惊得被刚喝下的一口汤呛到,止不住咳了起来,眼泪都挂在眼眶里了,旁边同事看不过去,随手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夏蝉,你最讨厌情侣之间的什么举动?”八卦何惠蒲在大一入校的时候就在宿舍做了这个问题的调查,夏蝉还记得当时自己回答的是,“在公共场合互相喂食什么的最幼稚最恶心。”

    然后现在就在她的面前发生了这么恶心的一幕,而且还是发生在她认为最不可能发生的人身上。

    她咳得有些厉害,“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等她从洗手间磨磨蹭蹭回到饭席上,大部队人马又说要去溜冰。大夏天溜冰最舒服了,夏政天是溜冰高手,夏蝉从小深受他的指导和影响,也是溜冰的一把好手,舒展的四肢加上优美的动作,常常令她成为溜冰场的焦点。只是,这会儿,听到溜冰她却兴趣缺缺。

    她没有换装备进溜冰场,只是呆呆地坐在看台上。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掌声,原来是众人在围观靳鞅和赵绮雯的双人溜冰秀。帅哥靓女组合加上行云流水的动作和默契的配合,周边溜冰的人都停下了动作赶来围观,人群中不时发出艳羡的声音。

    一整天到现在,靳鞅除了威胁她参加聚餐参加溜冰,没和她再说过一句话,甚至故意不理她。夏蝉觉得莫名其妙,她不知道自己究竟什么时候什么事情得罪了他。她无心观看她们的做秀,于是掏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

    靳鞅的溜冰技术不赖,他一边配合赵绮雯的动作,一边关注着看台上的举动,仍旧博得个满堂彩。

    热闹是他们的,她什么也没有。

    活动结束,众人作鸟兽散。靳鞅挽着赵绮雯经过夏蝉身边,“陆小姐,不好意思,不能送你回家了。”旁边赵绮雯撒着娇催他快走。夏蝉没说话,只默默朝着公车站的方向走去,不禁觉得自己有些凄凉,她不知道背后一辆辉腾远远地跟着她。

    城市的夜空一片黑,没有闪烁的星,夏蝉站在空荡荡的车站,盯着面前的柏油路出神,以至于公车靠站离开才幡然醒悟,追着公车跑,靳鞅不禁为她捏了把冷汗。好在司机好心,停下来让她上车。他则开着车和公车并行,一路护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