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来者不善

    更新时间:2017-08-10 13:59:18本章字数:2667字

    七七在S大的男生宿舍门口没等到徐镜启,却从他舍友章欧的口中得知,学校里有一个叫许昕的女生对徐镜启一见钟情,公开大胆地追求他,每天为他做爱心早餐,给他买衣服,约他看电影,甚至当着班级同学的面跟他告白。

    起初,许昕来一次,徐镜启拒绝一次,并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没想到,许昕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对他发起了更猛烈的追求。时间一久,徐镜启慢慢被许昕感化了。前两个星期发生的一件事,更是推动了他和许昕的关系。徐镜启熬夜帮导师做项目,整个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累得时候他给七七打过电话,奈何七七正忙着拍摄,没办法听他细说烦恼和疲惫,更没办法给他安慰。他打开办公室的门准备到过道抽根烟解解乏,却被靠在门口睡着的许昕给吓了一跳。许昕被他的大动静吵醒,摸了摸身边的饭盒,早已凉了,她着急地说,“徐镜启,你等我,我很快热了饭回来。”她转身就要跑,却被他拉进怀里。此刻,他想要从七七身上获得的安慰和温暖,全部转移到了她身上。或许是许昕长久的坚持融化了他的心,或许是他和七七异地的距离冲淡了他们的感情,却加深他和她的关系。

    总之,徐镜启的脑子有些乱,之前的所有克制,在这个拥抱后全部瓦解。他接受了许昕的追求,接受她的爱心早餐,接受她的关心,并默认了他和她之间没有说出口的关系。那段时间,他开始找各种理由拒绝和七七见面,但他尚且没有足够的勇气对七七坦白一切,和七七理清感情。

    章欧所说的话,七七全都听到了,只是内心天然有拒绝感,仍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她要听他说。听他当面亲口对她说。哪怕是解释也没关系。

    原本计划在S市呆两天的她,更改了行程,决定在S市呆五天。

    她终于等到了徐镜启,和他见了面。他一脸惶恐,完全没有七七想像中的惊喜。

    “七七,你来S市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惶恐之余他不忘质问她的自作主张。

    “想你了,就来看你呀。”七七仍旧带着灿烂的微笑。

    徐镜启捏捏她笑靥如花的脸庞,装作生气的样子,“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不告而来,万一你在混乱的火车站有个意外,那我会哭死的。”

    看着他宠溺的眼神,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相信他一次,毕竟他们在一起已经三年了,难道三年的感情抵不过一个月?

    她在S市的几天,徐镜启当着她的面关机,她说不用,他坚持关机好好陪她。他带着她走街串巷,吃遍路边有名的美食;和她一起看午夜场的电影,连着三场,场内只有他们两个,他们互相打趣自己运气好,连着包场看电影;他还带她参观本地有名的名声古迹,手机里满满地存了她的照片。她说想要礼物,他立马买了一条手链送给她;她半夜肚子饿,他为她煮鸡蛋面;她说不想回P市了,他沉默了一会,鼓励她加油备考,他一定会在S市等她。

    他送她到车站,临上车的一刻,七七对他说,“阿启,我一定会拼命考上S市,排除我们的异地距离,你一定要等我。”田七七说这话时,下了所有的决心,再不似平时那般嬉笑。

    徐镜启握着她的手,郑重地点了点头。七七刚回来上班,夏蝉便告知他,靳家二少爷每天都到咖啡馆,点一杯咖啡,顺便问,田七七在吗。

    “他是不是喜欢你啊?”夏蝉揶揄道,七七一脸茫然,神情有些失落。

    “靳家二少爷是谁啊?”七七并不知道靳鞱的身份。

    “铃铃啷啷”,门口的那串风铃响了,夏蝉抬头看了一眼,推了推七七的肩膀,“喏,就是他,他又来了。”说着便闪到一边接待其他客人。

    “你终于回来了,片子剪辑好了,等你一起看。”靳鞱喝了一口咖啡,脸上难掩喜悦。

    “嗯。”

    “那我们约个时间?”靳鞱询问道。

    “嗯。”

    七七无心回答他的问题,他也发现了她敷衍的态度和略微沮丧的心情。

    尽管不甘愿,担心她的安全,那天靳鞱还是开车送她去车站,在车里她兴奋地和她说S市如何好,她在准备S大研究生,感谢他带她尝试拍摄,和她现在的状态截然相反。

    靳鞱猜测七七在S市可能遇上了不开心的事,“和男朋友吵架了?”

    见她连敷衍的“嗯”都没回,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要难过啦,你还有我这个备胎。”

    七七忍不住噗嗤一笑,“这种玩笑不能随便乱开,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靳鞱仍旧嬉皮笑脸地说,“你有男朋友是你的事,又不妨碍我当你的备胎。”

    “等等,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是靳家二少爷?本市有名的星空影视靳家?”和靳鞱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甚至还拍了他的微电影,她知道他叫“靳鞱”,却从未想过要深究他的身份。要不是夏蝉提醒,她也不会想。

    “你才知道啊!我一直以为你知道的。”靳鞱一脸吃惊的表情,他以为凭着“靳鞱”二字和靳家在P市的知名度,她应该会知道的。

    “很有名吗?”七七的反问再度令靳鞱无言以对。她告诉靳鞱接下来自己要拼命学习和复习,她一定要考上S大的研究生,不能和他经常见面了。靳鞱耸耸肩,死鸭子嘴硬地回她,“本少爷也很忙的,没空和你经常见面。”

    “铃铃啷啷”,门口的那串风铃又响了,来人先点名要找夏蝉,然后才点了一杯咖啡。靳鞱走出咖啡馆回神打量了那个女子一眼。

    夏蝉上前和女子打招呼,并礼貌地询问她需要什么帮助。那女子一改傲慢,叫出了夏蝉的名字。夏蝉一脸诧异地看着她,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美丽的姑娘。

    “夏蝉,我是吴韵庭,你不记得啦?”

    夏蝉不敢置信,眼前的姑娘是当年跟在她和夏天后面害羞的吴韵庭。她的出现又再次让夏蝉想起了夏天。当年的“黄金铁三角”,早在时间的洪流中分散。

    “韵庭,你变化太大了,我真的认不出来。”

    吴韵庭简单地和夏蝉提起自己出国留学,参加国际芭蕾舞交流赛,最近刚回国在家里的公司当公关经理,托朋友打听到她的下落,就过来找她了。听到她丰富的经历,夏蝉暗暗羡慕。她也问起她最近的情况,夏蝉显得有些为难,只略微提起家境不如从前,现在勤工俭学,便不再多说。

    吴韵庭托朋友打听到夏蝉在P市时,想到同在P市的靳鞅,想到他们可能遇见过,她立马有些恐慌,她要亲自出面会会十多年未见的她。

    “夏天怎么样了,好久没见过他了。”吴韵庭试探地问夏蝉。

    “还没有他的消息。”讲这话时,夏蝉眼神茫然地盯着咖啡馆墙壁上的装饰画,时间太久了,久到夏蝉渐渐不再想念夏天了。

    听到夏蝉对夏天信息一无所知,也没见过他的话,吴韵庭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放松了,幸好他们还未见面。小时候,她比自己更早遇见夏天,长大后,自己比她更早遇见靳鞅。说到底,吴韵庭认为夏天不喜欢自己的原因是夏蝉的先入为主,现在她已经赢在起跑线了,但仍需好好把握。她对自己和靳鞅未来的关系发展充满了信心。

    “夏蝉,别沮丧,只要夏天还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见面的机会。”吴韵庭安慰夏蝉道。

    只是道理都懂,难过还是难过。

    吴韵庭临走时给了夏蝉一张名片,让她有空可以随时约她。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七七评论了一句,“感觉这女人来者不善啊!”

    “感觉?”夏蝉疑惑地问。

    “对,女人的第六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