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悲伤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7-08-10 13:59:59本章字数:2228字

    文化园区的项目最终花落星空影视,激怒了原本胜券在握的吴锦城。吴韵庭跟父亲汇报当晚细节,叙述过程中,她自然隐去了靳鞅和吴局厕所里的秘密交谈,事实上她也不知道靳鞅究竟和吴启华交涉了什么。吴锦城照着自家女儿的面劈头盖脸地发了一顿脾气,送咖啡的秘书刚把咖啡放在办公桌上,就被吓白了脸,急急退出了办公室,吴韵庭是见惯了父亲发脾气的样子。

    小时候,父亲的生意刚起步,恰逢经济不景气,生意一落千丈,小韵庭见爸爸下班,便巴巴地走过去,拉着他要他陪自己玩积木,吴锦城正因为生意赔钱,心情低落,没心思管其他事情。小韵庭又撒娇地要他陪她玩,他一烦躁,冷不丁把整盒积木扔出门口。小韵庭看着心爱的积木散落在门前的台阶上,急得大哭,一边哭一边拍打吴锦城,哭闹着说“爸爸,你坏,你赔我积木。”母亲听到她在外面的哭闹声,从厨房急急跑到客厅,只看了父亲两眼,一声不吭地抱了她到门口的台阶上,和她一起把积木一块一块捡起来,擦干净,再放到盒子里。

    记忆里,别人家的爸爸都会接送女儿上学,接送女儿上芭蕾舞课,而她的爸爸永远在外面忙。她上高中某一天放学到家,听到父母亲在卧室里激烈地争吵,在她的眼里母亲温良贤淑,父亲说什么她便做什么,父亲不管怎么做,她都会顺从,甚至有些过分的逆来顺受。这次的争吵,母亲据理力争,父亲甚至动手打了她。她想不通他们的争吵究竟所为何事?她不明白都说婚姻是公平的,她在父母亲的身上却看不到一点影子,她也不明白父亲对母亲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差。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吴锦城的生意渐渐做得风生水起,在P市创立的吴娱影视也占据了市场一席之地。那时,父亲总是满面春风,总会问她,“韵庭,你想要什么,爸爸都可以满足你。”她提的心愿,无论大小,吴锦城都言而有信,尽可能满足她。然而,那次争吵过后,母亲便更加少言寡语,即便吴韵庭说什么,也并不爱理睬,每天闷闷不乐地待在家里。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最希望父亲善待自己的母亲,一家人幸福生活,然而这样普通的愿望却成了吴韵庭的奢望,她不敢说,生怕激怒父亲,更怕父亲把气撒在母亲的身上。

    母亲渐渐消瘦,吴韵庭哄着她看医生,却总被她拒绝。高考的前一天,父亲来电告诉她,母亲吞安眠药自杀了。她疯了一般冲出教室,不管身后的同学和老师怎么叫她,她一边跑,眼泪便顺着脸颊往下滑落,越来越多,整个脸颊沾满了泪水,那个她记事以来便郁郁寡欢的母亲永远离开了,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会如她那般真切地爱自己,包括自己的父亲也做不到。

    她没有参加高考,在母亲丧礼结束的当天,便请求父亲送她出国念书,她要立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否则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大概是因为内疚,吴锦城马上帮她订了第二天飞往英国的机票。

    没有人知道她独自一人在人生地不熟的英国度过了怎样艰难的日子,吴锦城倒是每月定时给她打款,期望她吃穿用度不愁,在他的概念里她出国,权当是到国外散心一阵,他并不求她学业有成。

    在国外的日子,她把自己每天的形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就连一丝喘气的机会都是难得的。她想利用忙碌麻痹自己的神经,忘记正在经历的痛苦。这样的安排让她轻松完成学业,只是想忘记的痛苦,偶尔想到,仍会心痛。她服从父亲的安排,毕业回吴娱影视帮忙。原本父亲的所作所为,她可以撒手不理会,大概是她骨子潜藏着和母亲一般的懦弱。

    吴锦城怒气渐渐散去,转怒为笑,“拿下这个项目,星空影视也未必能做好它。人人都以为这是一块肥肉,只要到手,便可以心安。想得太简单,煮熟的鸭子还不一样飞了。幸亏我深谋远虑,留了一手。”

    吴锦城怒极反笑,嘴里反复喃喃“留了一手”,吴云婷不禁后背发凉,她知道父亲又在打什么算盘了,而且八九不离十是针对星空影视。

    项目虽然落空,但园区开发涉及的施工方,正是吴锦城在军营里的部下,当年两人退伍做生意,吴锦城接济了他一大笔钱,眼下在园区建设上让他帮忙做点手脚也是小菜一碟。他要的不是李婕和他合作,而是要她跪着求他,承认当年嫁错人。

    李婕结婚当天,他到酒吧买醉,一身酒气,满嘴胡言,被一名好心的女服务生送回家,然而神志不清,加上对李婕的求而不得,令他完全丧失理智,他强迫了那名女子,女子终是有了身孕,责任的驱使,他被迫与她结了婚。

    婚后,女子生下一名女婴,原本她以为幸福才刚刚开始,不想,吴锦城总是推脱工作忙,成天不见回家。偶然他回家,她便欣喜地做饭烧菜,他却始终没有好脸色,就连自己的女儿也懒得看上一眼。

    她偷偷翻过他的皮夹,里头有一张女子的照片,明艳照人。她似乎明白了他态度冷漠,不爱回家的原因,和他大吵一架后,心里便始终有个疙瘩。除了操持家务,照顾好女儿,再没有其他奢望。随着吴韵婷上高中,课业也越来越重,晚自习回家时间也晚了,常常和母亲道一句晚安便回房睡觉。丈夫不回家,女儿陪伴时间少,加上结婚多年原本的朋友也分散到各地。人到底是群居动物,孤孤单单一个人,偶尔自言自语,时间久了,渐渐地她连话也不爱说了。看着电视机里的肥皂剧,她常常暗自抹泪,觉得自己像是被遗弃的人,最后她忍受不了内心的孤寂,自寻短见,一了百了,她唯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女儿。

    吴韵婷决定开始留心父亲的一言一行,至少她可以时不时给靳鞅一些信息,提醒他警惕和戒备,在出事前让星空影视备下紧急预案,相信凭借星空影视的实力和靳鞅的聪明才干一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她被自己的决定吓了一跳,父亲和靳鞅之间,她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助靳鞅。如果父亲知道哪怕是她的一点小心思,一定不会放过她,别说在吴娱影视的位置保不住,甚至直接把她扫地出门,她大概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