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摊牌

    更新时间:2017-08-10 14:04:57本章字数:2200字

    “你主演的微电影在网上挺火的。”两人沉默地各自吃着饭,不免略显尴尬,徐镜启主动打开了话题。

    “我忙着复习,拍完自己也没看过。”七七并不知道自己成了网络红人,倒是想到徐镜启和许昕,想到自己还在为他们的感情拼命复习,声音里不免带了些委屈的腔调。

    “七七,我也看了微电影,还把网上关于你的评论翻了个遍,都说你有表演天赋,都说你镜头感足。我觉得P市的电影学院也许更适合你。”抛开感情不谈,凭心而论,徐镜启并不想埋没了她的才华,尽管他也希望她考S大。然而,他的诚恳建议却使七七炸毛了,她碗筷一推,“嚯”从座位上站起,指着他大声质问道,“徐镜启,你是不是怕我到S大妨碍你?!”

    那通电话,已经把她见到他的惊喜一扫而光,现在他又来说这种话,她的坏情绪一下子不受控制地泛滥开来,心情完全跌落谷底。

    “七七,你到底怎么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担心你对未来后悔。”徐镜启拉住他,把她哄回了餐桌上。

    “我的选择,我不后悔。只要你等我。”关于等待的字眼,她不止一遍地跟他说过,希望他真得如自己承诺得那般。

    尽管见面相处得并非完全开心,第二天七七陪徐镜启到车站,看着他上车离去的身影,仍旧依依不舍。

    为避免事态不可控制,徐镜启还是关了手机,直到上车后才开机。一个未接和一个已接,两个电话均是许昕打来的。七七接完电话情绪异常,他也大概猜到了原因。既然她说是打错电话的,给足他面子没有揭穿他,他也该良心发现,做个了断了。

    关机期间电话并没有记录,但以许昕的性格,估计会一阵夺命连环Call,就算是关机,她也会坚持打,直打到手机没电,然后抱头痛哭。她是那种太缺乏安全感的女生,对他也是过分依赖。有趣的是,徐镜启竟然喜欢上了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女生。

    他给许昕回拨了一通电话,在电话接通的“嘟嘟嘟”声中,他在脑子里又酝酿了一遍要同她挑明的话。徐镜启在内心权衡了良久,继续保持这样的三人关系,对七七是不公平的,和许昕分手对她是残忍的,无论怎么做,总是有人要牺牲要付出代价。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许昕带着哽咽的声音询问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理她,为什么手机关机了,为什么这么久才回她电话,什么时候回S市,什么时候和她见面。她就像个十万个为什么,一股脑问了一堆问题,忍着鼻塞说很担心他。徐镜启在电话的另一头静静地听着她说话,听她哽咽的声音。他突然觉得喉头有些干涩,鼻子有些发酸,先前酝酿的那番话到嘴边竟说不出一个字。

    他安慰她不要担心,马上就回S 市。末了,伴着一声咳嗽,声音有些喑哑地说,“许昕,我们到此结束吧。我不能辜负七七。”

    听到他马上就到S市,许昕情绪平静了不少,然而他的下一句话,却让她的情绪再度崩溃。“徐镜启,你没有良心,田七七不能辜负,那我就可以随意是吗?”她不依不饶的质问后,终于爆发出一阵凄厉的痛哭。徐镜启将靠在耳边的手机稍稍拿远了,耳朵仍嗡嗡作响,他的眉禁不住拧在了一起。他知道脆弱如她,肯定一时接受不了,却没想到她会有如此大的反应。

    他在心里不停地暗示自己,即使回到S大,也要避免任何和她见面的机会,长痛不如短痛,对他们三人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自那晚后,靳鞱很少再主动联系七七了,也许在她背后默默关注就是对她最好的方式,他一门心思钻进了倒腾微电影工作室上。对于母亲鼓励他和吴娱影视的吴韵庭来往的建议,他还是持“不排斥不主动”的态度,既不会完全激怒李婕,也不会令她对自己奢望过大。

    倒是田七七偶尔会给靳鞱打电话,有时是复习得烦躁的时候,有时是被客人苛责的时候,有时是被莫名其妙的短信激怒的时候,靳鞱会静静听她的烦恼,给她安慰,替她护短。徐镜启回了S市一段时间后,她开始接到一些匿名简讯,一开始她以为是有人发错了,随着每天简讯的轰炸,文字的不堪入目,甚至厚颜无耻的威胁,她无法再将此事理所当然地归结于一个出错的陌生人,分明就是蓄意的挑衅。

    是谁呢?她在心里猜测,有过几个答案,却没有真正深入调查,迫于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她只好置之不理,一段时间后再统一选择集体删除便是了。

    徐镜启仍旧经常会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干嘛,吃了吗,睡了吗,工作辛苦吗,这些例行关心后,两个人的交流好像不像以前那样随性舒服,想到什么说什么了,双方都觉得对方说话变得小心翼翼,好像生怕一不小心触碰到什么雷点,他们的关系会突然轰然崩塌。

    夏蝉和靳鞅的关系和缓之后,在接二连三被外人认为是情侣关系后,夏蝉对这桩交易从开始的隐隐担心到现在必须逼迫自己正视和靳鞅的关系,然而逼迫归逼迫,却没有得出任何有效结论。人和感情摆在一起,问题就变得错综复杂。

    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是接受和靳鞅的交往,这些时间的相处,让她对他的好感不断上升,但一想到他们的关系是建立在她和陆文卿的金钱交易上就心烦意乱。她思考了良久给陆文卿打了电话,陆文卿那头声音很吵。

    “夏蝉,我在外面,对了这次见面的钱还没给你。”陆文卿几乎是一边声嘶力竭地喊,一边快步向前走。

    “文卿,你在哪里,我们见个面吧。”夏蝉决定见面讲清楚,并停止她们之间的交易。

    “夏蝉,我和司哲正在拍摄,今天剧组拍大夜,休息的时候我再回电话给你吧。”眼见着导演喊了“action”,全场安静下来,演员们开始了剧本里的爱恨情仇,陆文卿“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协助姜司哲拍摄。

    夏蝉话没说完,应该说重点都还没说到,就被挂了电话,她只好无奈地摇摇头,原本鼓起勇气想说的话,又被塞回肚子里。

    不是说心事藏久了会烂在肚子里吗?为什么她觉得自己快藏不住了?

    她看了一眼桌前的日历,补考的日子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