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停止交易失败

    更新时间:2017-08-10 14:05:37本章字数:2200字

    星空影视自从拿下景点文化园区开发权后,在P市乃至全国的文化传媒中知名度再上一层楼。该项目也成了当前媒体的关注焦点。靳鞅为了项目的启动仪式已经开启了加班模式。

    傍晚他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告知他要记得回学校参加补考,否则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和地位,到时一样不准予毕业。靳鞅早把补考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了,现在经老师这么提醒,恐怕又要像去年那般临时抱佛脚。学校同学都把他当神一样的人物,每学期出勤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考试却都能高分拿下,殊不知,他私下用了多少功,努了多少力,才能在人前看起来毫不费力。

    每个光鲜亮丽的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汗水。

    陆文卿回电话给夏蝉了,夏蝉坚定地表示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她面谈,在电话里讲不清,请她无论如何要排出时间和她见一面。夏蝉突然提出要见面,让她不禁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们约在了学校附近的饮料店,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达成交易的地方,夏蝉选择这里的本意是事情在什么地方开始,也让它在同一个地方结束。

    “夏蝉,不好意思。”陆文卿背着个黑色的帆布大挎包,一副干练凌厉的样子,不再是第一次见面时娇气又讲究的女生。

    “很忙?”

    陆文卿点了点头,姜司哲在外面接了个剧组摄影的活,这个暑假都要跟随剧组东奔西跑,她则跟在姜司哲身边,当他的摄影助理。为了当好名副其实的摄影助理,她除了每天在实际拍摄中现学现卖,一天工作结束后,姜司哲忙着整理照片,她则在一旁啃着厚厚的摄影理论,有时剧组拍大夜,结束拍摄已经筋疲力尽,她也会小声抱怨辛苦,抱怨剧组不把人当人使。这个时候,姜司哲就会拉上她去吃路边的夜宵,再配上小酒,一边吃一边给她讲解摄影知识。他从未因为她的抱怨而产生烦躁的情绪,而是带她去吃好吃的,分散注意力,事后,陆文卿想来,总是很感激他的包容和安慰,更觉得自己没有选错人。

    “文卿...”夏蝉欲言又止,在脑子里思考着怎么表达更委婉。

    她没有打趣地叫她“陆小姐”,反倒是一本正经地叫她“文卿”,这让她更觉心里不安。

    “夏蝉,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能接受。”

    “停止我们之间的交易吧。”夏蝉表示她不再需要因为她跟靳鞅见面而支付她费用,这会让她面对靳鞅时有更大的负罪感,且她真心希望陆文卿和她约靳鞅见一面,把她伪文卿身份的事情当面解释清楚,至于结果如何,她都愿意接受,总比将来的某一天靳鞅发现她们之间的交易,而觉得被欺骗和玩弄来得强多了。

    陆文卿有些着急和烦躁,想到一旦停止交易,家里的压力和靳家的鄙夷会冲垮自己,冲垮她和姜司哲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感情,冲垮陆家的事业。有人羡慕她是陆家大小姐,一出生便含着金汤匙,养尊处优,可笑的是,她恰恰最憎恨自己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阻碍了她想追求的一切。

    陆文卿一时语塞,她在乎的根本不是钱,“夏蝉,你就再帮帮我吧。再过一段时间我会主动找靳鞅解释清楚的好吗?”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拖延,能拖一天是一天。也许她也需要跟姜司哲坦诚地聊聊他们感情的现实问题。

    陆文卿恳求的语气,皱紧的眉头令夏蝉不忍拒绝,“那就再过段时间吧,但一定要说话算话。这段时间你就不要给我打钱了,你现在和姜司哲赚钱也不容易。”

    事情到这个地步,夏蝉仍旧替她着想,陆文卿很是感激。

    文化园区项目的启动仪式终于召开了。台上吴启华和靳方友好地握手,并一起进行剪彩,搏个好彩头。台下吴锦城和女儿吴韵庭作为嘉宾也被邀请到了现场,吴韵庭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台侧的靳鞅,一段时间未见,听说他最近又和新生代女星赵绮雯混在了一起。他是想借用赵绮雯的幌子来打消她对他的追求吗?想到这儿吴韵庭露出了一丝了然的微笑。

    照例是一轮记者问答,主持人宣布启动仪式结束。靳鞅跟着靳方向前和吴锦城打招呼。

    “这次能拿下项目,还承蒙吴总谦让。”靳方虽这么说,眼神却带着骄傲。

    “哪里哪里,还是令公子年轻有为。”

    面对吴锦城违心的称赞和吴韵庭灼灼的目光,靳鞅只报以浅浅一笑,随后转身跟着靳方和其他合作伙伴打招呼去了。

    吴锦城在背后愤愤地说“靳方,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趾高气扬到什么时候?”

    为了应付补考,靳鞅参加完项目启动仪式,推掉了公司聚会,马不停蹄地赶回家窝在房间复习。他要补考所有课程,幸而平时有空专业书顺手已经看过几遍。

    李婕已经快一个礼拜没见过靳鞱了,每天早出晚归,她没起床就出门,她睡着了才回家,心里琢磨着他究竟在忙什么,便想探探靳鞅的口风。

    见靳鞅房门并没有关紧,她便推门而入,只见他在桌前认真地看书,笔在纸张上飞快地记录着什么,如果不是靳鞅特殊的身份,令她想起靳方和陈牧歌的感情,想起她对陈牧歌做的事说的话,她大概会很喜欢眼前这个高大沉稳的年轻人,喜欢的程度与靳鞱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靳鞅抬头喝咖啡时,才发现李婕站在门前,目光呆呆地看着自己,“二妈,找我有什么事吗?”

    “呃...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最近公司很忙吗?已经连着一周没见过靳鞱了,也不知道这个臭小子在忙些什么?”

    最近公司很忙,因为园区项目启动的缘故,各部门全身心投入,忙得人仰马翻,然而也没见到靳鞱的身影,为此靳方曾在他面前感慨两兄弟性格和事业心差异太大。靳鞱和他明确表明心思不在继承父亲的公司,他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并拜托他这个大哥替他多担待。他知道就算靳鞱不去公司上班,以他的性格也不会不务正业。

    “二妈放心,靳鞱最近和同学拍摄的一部微电影在网上大热,有很多人想请他当导演。”

    听到他这么说,李婕总算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是没办法了才来问他。靳鞱估计被她天天念叨和安排人生给弄烦了,故意躲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