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相信我

    更新时间:2017-08-10 14:06:04本章字数:2620字

    多亏了暑假时间的合理安排,临到考试,夏蝉反倒更轻松了,当时回X市缺考了两门专业课《中外电影史》、《影片分析》和一门公共课《毛 泽东思想、邓 小平理论》。三门课程分摊到每一天复习,夏蝉早已把课本来回翻了不下十遍。

    她翻出剧本继续写,起初只是抱着尝试和练习的心态,觉得能写完一个完整的剧本,不管好坏,都会让她有成就感。现在每天不间断地写一小节故事,日积月累竟也有上万字了,更让她感到惊讶的是,现在一日不写,反倒浑身不自在,竟然会有负罪感,这大概就是坚持和习惯的力量了。

    桌上的闹铃响了,她有条不紊地保存了剧本,拿了包就往指定的补考教室走。教室里已经聚集了一部分补考的学生,男男女女聚在一起聊天,有个长腿妹子不满地抱怨道,“这么热的天气,还没开学,就通知我们先来学校补考,真是没劲。”

    坐在一旁的男生嬉笑地答道,“怪自己考试不合格咯。”

    长腿妹子娇嗔地锤了一下那男生,“那你要帮我,我可不想今年再重修。”

    另外几个长发飘飘,手指甲涂着娇艳欲滴的玫瑰红指甲油的女生低声地商量着什么,夏蝉大概可以猜到他们是表演系的学生。由于补考人数不多,学校把文学系、导演系和表演系三个系别的学生共有的课程《毛 泽 东思想、邓 小平理论》组织在一起补考。

    夏蝉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拿出手机看。补考过后不到一个礼拜学校就开学了,何惠蒲在微信宿舍八卦群里问其他舍友几时回学校,众人纷纷表示可以不回吗?放了个暑假,原本燃烧的斗志被安逸磨得所剩无几,胸无大志了。何惠蒲强烈要求各位舍友提前三天回学校,庆祝夏蝉补考顺利结束,取得高分。能不能高分通过,夏蝉自己都不敢保证,何惠蒲这个大嘴巴已经帮她立了一个flag

    “不跟你们瞎聊了,我准备考试了。”夏蝉关了手机,补考老师一副便秘脸,拿着补考名单,一边点人头,一边懒懒地问,“参加补考的同学都到了吗?”谁也不知道参加补考有多少人,于是大家识相地缄默不语。

    “还差一个人呢?”监考老师喃喃道,准备一一点名确认没来的人到底是谁。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

    熟悉的声音,夏蝉抬起头,一脸不置信,心里狐疑道,“他也参加补考?”

    班上其他人看到靳鞅的出现,开始叽叽喳喳地小声讨论了起来,更有妹子直接从包里拿了化妆盒开始补妆。

    靳鞅环顾了班级一周,夏蝉紧张地赶紧低下头,虽然身边没有认识她的人,她还是隐隐担心身份暴露。他朝着角落的方向走去,选定位置落座,然后眼角眉梢带笑地看着她,低声说道,“同学,你也参加补考?”

    夏蝉侧过头对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不要对她说话,她惊惶地发现班上女生十几双大眼正死死地盯着她。靳鞅猜到原因,却故作不解,“你眼睛怎么了?”说着抬手要摸她的眼睛。夏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坐在座位上不敢动弹,幸好前桌往后传了试卷,靳鞅只好伸手去接,才解救了她尴尬的局面。她接过靳鞅递过来的卷子,拿了笔,低下头,在试卷反面的空白处,迅速写了一行字:“请装作不认识我,求你了。”推给一边靳鞅看,他只随意一瞥,并不理会她,反倒拿了桌面上她的笔就开始作答了。夏蝉气结,这人分明是得寸进尺,耍无赖。她只好掏出另一只笔,也开始做题。

    “那边女同学,考试开始了,不要再东张西望了。”监考老师突然大声提醒道。

    只听得几个女生期期艾艾地“哼”了一声,整个教室便安静地只剩下“刷刷刷”的答题声。

    半个小时后,夏蝉已经答完了卷子,并检查了一遍,她收拾好包,靳鞅侧过头冲她比了个“等我”的嘴型。夏蝉并不理会,拿了包和试卷,侧着身从他后背溜出,在众目睽睽之下提交了试卷,并挺直了腰板走出教室。就在她刚走下一级台阶时,手被紧紧拽住,她转过身央求道,“靳鞅,你放手。”她担心被教室的其他同学看到,其实大学生恋爱太普遍了,反倒没谈过恋爱的可能会被耻笑,只是如果被认为恋爱对象是靳鞅这种校园风云人物,自己跟着也会成为人群的焦点,众矢之的,夏蝉想想后背就一阵发寒,毕竟人言可畏。

    靳鞅并没有因为她的央求放手,反倒拉着她往外跑。前段时间忙园区启动仪式和复习考试,他几乎没和她见过面,本打算这波事情忙完再找她,没想到在考场见到她,吃惊的表情,迅速低下头的动作,让他不禁想笑。

    坐上车的夏蝉,才完全放松了戒备的状态,又恢复了往日的伶牙利嘴,“想不到你这种天才也会参加补考?”

    “想不到你这种鬼灵精也会参加补考?”

    靳鞅以牙还牙,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从前排的柜子里取了一个长条形的深蓝色毛绒盒子递给夏蝉。

    夏蝉一脸狐疑的目光,“这是?”

    靳鞅努了努嘴,示意她打开。

    一个线条简约却不失奢华的女士手表映入眼帘,“送给你的。”前方红灯,靳鞅踩了刹车,转头对她说。

    有句话这么说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夏蝉愣了一下,合上盒子,摆手道,“靳先生,无功不受禄哦。”

    “难道陆小姐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

    听到“生日”二字,夏蝉心里一惊,陆文卿都没跟她交接生日这种事,他倒是很有心。“那你说一句生日快乐吧。”夏蝉贼贼地笑着看他。

    “生日快乐。”

    就等他这句,夏蝉把礼物推回给他,“我已经收到礼物了,至于这个贵重的礼物,我心领了。”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收下这个手表,想到他还蒙在鼓里,自己就过意不去,良心不安。

    绿灯亮了,人行道上的人一下清空了,靳鞅接过盒子,她不接受礼物是他意料中的事,毕竟经过一番相处,他大概能摸得到她的性格,独立不依赖,这也是他欣赏的地方。

    “交往的事你还没回复我。”他提出的交往要求,她并没有正面的回应。他担心她仍是碍于家庭和父母的关系才和他还保持见面。

    “我没有资格回复。”想到自己假冒的身份,夏蝉不敢奢望。

    靳鞅以为她是介意他们之间的背景、身份差距而说出那样的话。

    “我们还是保持双方约定的见面就好,任何关系的进展都会让我们受伤害。”夏蝉盯着前挡风玻璃呆呆地说。

    靳鞅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番话,以他的认知,只要他肯抛出橄榄枝,女生基本都会接受,有些故作姿态的,半推半就也就接受了,以她的性格,靳鞅并不觉得她看得起欲擒故纵的套路。

    “你是对感情没信心还是对我不信任?”

    夏蝉摇了摇头没说话,车内一阵尴尬,车子靠边缓缓停下,夏蝉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她张了张嘴,打算解释。下一秒,她的嘴被堵上,靳鞅侧着身低下头吻她。软软密密的吻袭来,让夏蝉脑子一下子空白一片。他扶着她的脸,忘情地索要,如果说在KTV那次是两人的初吻,双方都有些生涩,那么这次靳鞅明显更加熟门熟路了,让夏蝉不禁有些沉醉,自觉地回应着他的吻。直到车喇叭声响起,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靳鞅额头顶着夏蝉的额头,低低地说了一句,“相信我”,轻轻地把手表戴在她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