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不欢而散

    更新时间:2017-08-10 14:07:02本章字数:2155字

    在何惠蒲一而再再而三的召唤下,舍友们一致提前三天回到了P市。

    一个暑期互相不见,除了夏蝉更瘦些,李倩、刘晓琪、何惠蒲三人的体重以递进的方式增长。夏蝉幸灾乐祸地嘲笑他们,放假回家养肉。三人看看自己身上的肉,又看看夏蝉的,气得直跺脚,追着喊着要挠她痒痒,尤其是何惠蒲,一脸愤世嫉俗,说要挠死夏蝉这个小婊砸。

    夏蝉像个神经病,哈哈哈狂笑个不停,再笑下去双颊的肌肉都要僵硬了,她连连向各位有分量的女侠求饶,“女侠手下留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女侠饶命。”

    李倩、刘晓琪、何惠蒲一听夏蝉求饶,挠的更加起劲,夏蝉无奈,只好使出杀手锏。

    “我有电视剧《明夏之恋》粉丝见面会现场的录像,满屏都是靳鞅的脸。”没想到一听到靳鞅,一听到《明夏之恋》,三人挠得更凶了,“在哪里?在哪里?”夏蝉感觉自己再笑下去会断气。

    “你们放开我,我才能去拿。”夏蝉急了,三个人一下松开了手。

    “靳鞅和《明夏之恋》是我整个暑假的精神食粮,电视剧里头的台词我都能背下来了。”何惠蒲感慨地说,脑子里浮现的是自己一手西瓜,一手勺,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瓜,一边看电视剧,一个月增重十斤简直轻而易举,不在话下。

    粉丝见面会的录像是夏蝉专门找店长拷贝的,就是想让错过见面会的何惠蒲一饱眼福,拷贝后一直存放在U盘里,夏蝉也没想过打开来看,恰好现在和这三个花痴一起看,电话就响了。

    原来李淮也提前回了P市,刚下火车,就打电话约她见面。夏蝉表示和舍友早已约好聚会,他们改天再约,李淮竟死皮赖脸地说要加入。夏蝉有些勉为其难,征求其他舍友的意见,没想到三人都点头同意。何惠蒲和刘晓琪仍被靳鞅在粉丝见面会上与赵绮雯的暧昧互动咬牙切齿,不说靳鞅是花心萝卜,反倒咒骂赵绮雯是绿茶婊,李倩则开始对着镜子化妆了。

    李淮早已在校门口等候多时,看见他,何惠蒲、刘晓琪冲夏蝉不停地眨巴眼睛,一副八卦兮兮的表情,李倩则走在一边,一言不发。

    李淮是夏蝉舍友众所周知的青梅竹马,从大一到现在,有事没事就找夏蝉。大家调侃他们,毕业可以直接结婚。李淮露出腼腆的笑,并不推辞,只看着夏蝉说,“那要看她的意思。”夏蝉被众人起哄着说答应他,不知为何提到“结婚”这样的字眼,夏蝉脑子里浮现的竟然是靳鞅的面孔。她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结果,这个动作又被舍友拿来寻开心,他们叫嚣着说,“李淮,我们夏蝉摇头不同意哦,看来,你还要多加把劲儿才行。”

    李倩在一旁偷偷看着李淮,并没有和何惠蒲、刘晓琪一起起哄。眼前的这个男生脸上还带着羞涩的表情,仍在不断找机会和夏蝉说话,只是她回应得并不热络,他问一句她才答一句。算起来,李倩是宿舍里除了夏蝉以外,和李淮接触最多的一个。

    她算不上宿舍最聪明的人,却一定是最勤奋的。她每天早起,在舍友还在睡梦中就已经带着课本和试卷到食堂,一边吃油条喝豆浆,一边看书复习。一段时间后,她发现每天晚她十分钟总会有一个高个子T恤男出现在食堂买早餐,而且是买两份早餐,每天如此,风雨不断。

    她很好奇,在印象中,男生都爱睡懒觉,不到上课时间不起床。这个男生大清早买早餐,而且是双份,她猜他一定是在追求某个女孩,其中的一份早餐正是买给女孩的爱心早餐。这种言情小说和偶像剧里的情节在现实中被她撞见,令她不禁对这个陌生的男生有了好感。

    有一天,她吃完早餐,低头看书,发现有一个阴影落在书上,抬头迎面对上的正是天天看到的他。她有些讶异,他们没有说过话,没有打过招呼,甚至他可能都没有留意到自己。

    “你好,我是文学系一年级的李淮。”这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她到现在想起,脑子里仍能浮现他当时的表情和阳光里温暖的面庞。

    原来,李淮突然找她是得知她是夏蝉的舍友,想请她以后帮他把买好的早餐带给她,并监督她吃完。她的猜测是对的,然而猜测里的幸运女孩竟是自己的舍友,这让她有些嫉妒。最终,她答应帮他当早餐搬运工,这个工作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

    随着和李淮接触的次数增多,对他了解也加深,她对他的好感也不断累积。如果有个男生,每天坚持为她买早餐送早餐,她一定会被感动得痛哭流涕并且毫不犹豫地接受对方。每当看到夏蝉对李淮的态度,她都觉得她是恃宠而骄,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把喜欢他的心意放在心里,并不断鞭策自己变得更好,才能看起来更配得上他。至于何时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意,她给自己的期限是毕业前。

    聚完餐,何惠蒲提议不如去KTV唱歌,趁着开学好好放纵一把,夏蝉连连摆手,说自己晚上另外有约。

    李倩看到李淮脸上有一瞬间失望的神情掠过。全程几乎沉默的她,突然走到李淮的身边,抬起头看着他说“夏蝉有事,我们还是欢迎你一起去唱歌。”

    夏蝉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不想这个动作又引来何惠蒲的八卦之心,她抓着夏蝉的手腕,“夏蝉,看不出来你会戴这么名贵的表,以你辛苦打工赚的钱,你肯定不舍得买。快说,是谁送的?”何惠蒲的的眼神在放光,仿佛她又能有一番八卦的新作为。

    夏蝉支支吾吾敷衍着,李淮的脸一下沉了下来,他无法想象她会沦为那种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人。直到夏蝉坐上公车离开,何惠蒲仍喋喋不休。李倩忍不住说了一句,“何惠蒲,你有完没完?”

    听到李倩这么说,何惠蒲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她说的是夏蝉,人家当事人都没发话,她这个旁观者反倒先冲她发起脾气来。

    “李倩,你吃炸药了吧,你凶我干嘛?!”何惠蒲也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生怕她们两个真的吵起架来,刘晓琪和李淮一人拉着一个,KTV之行就此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