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心碎之行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1:14本章字数:2374字

    七七大概也到S市了吧。研究生考试刚结束,七七就打电话给她,声音兴奋地向她宣布,夏蝉,我解放了,我现在就去S市找徐镜启,等我回P市再约,信号不好,七七挂了电话。原本想告诉她,靳鞱今天到咖啡馆找她了。算了,等她回来再说吧。

    夏蝉爬上床,闭上眼睛躺了一会儿,睡意全无,床头的那把靳鞅专机幽幽地发出红光,又在提醒她该充电了。夏蝉明知他不会再打电话过来了,却仍旧像在坚持心里的梦想一般,坚持给手机充电。都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一天实现了呢。就是啊,万一哪一天他误点了她的手机号,打电话过来呢,她可不想因为手机没电这样的小事,错失他的任何一个电话。

    凌晨三点钟,七七在S市火车站徘徊了良久,还是没打到计程车,手机的电量早已被她在火车上看剧给消耗光了,无奈只好用街边的公共电话打给徐镜启。他说过担心她的安全,不许她事先不说一声,就跑来看他,火车站那么乱,只要她来,他就会到火车站接她。

    电话很快接通了,然而却传来一个女声,七七屏着呼吸,一声不发,眼里闪烁的期待的光芒一下黯淡了。

    “昕,这么晚,谁打来的?”七七最不想也最不愿听到的声音还是出现了,带着慵懒和被吵醒的烦躁,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打错电话的。大晚上的,吵人美梦,真缺德。”许昕嘟嘟囔囔地抱怨了一句,便毫不留情地挂了电话。

    七七挂上电话,蹲在街角大哭,街面上冷冷清清的,偶尔会有一辆车经过。想到这几个月拼了命地复习,一结束考试就跑来见他,结果他竟然和许昕在一起。依着电话里的对话,七七猜想徐镜启八九不离十早就背着她和许昕同居了。想到这儿她索性坐在街边,不顾形象地放声大哭起来,把心里的委屈和辛酸一次性哭干净。

    没有人给她厚实的肩膀依靠,没有人站在身边安慰她,只有背后的行李箱在瑟瑟冷风中陪伴她。都说没有在深夜里痛哭过,就不足以谈人生。她断断续续地哭着,后来哭累了,便哼哼唧唧起来,她必须给自己制造出一点声音,噪音也无所谓,否则安静会令她再次崩溃。蹲的时间长了,她觉得两脚发麻,猛地站起来,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扶着旁边的行李箱才缓过来。整个脸的皮肤紧绷绷的,泪水流到脸上,被夜风风干了。她拖上行李箱,走回火车站大厅。

    大厅内仍旧灯火通明,有人站着说话,有人坐着打游戏,有人躺着呼呼大睡,只有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末了,她决定去厕所就着水龙头的凉水,洗干净脸上的泪水。

    打开水龙头,水哗哗往外流,她还想哭,却怎么也挤不出眼泪来,手刚一碰到水,就被冷得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她干脆低下头任哗哗的流水冲刮自己的面庞,冰冷的水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她不能白白在街边哭了一个晚上,不能来了S市却窝囊地缩在火车站再灰头土脸地滚回P市,不能凭着一通电话妄自揣测,事情总得有个了结,她抬起脸,冰冷的水早把她的双颊冻得通红。她拉上行李箱,往外面望了望,天快亮了,索性出门吃个丰盛的早餐,再去S大。

    S大的男生宿舍楼,她来过三回,每回都是在门口格格不入地站着。吃早饭的时候,她事先给章欧打了电话,先问清徐镜启的事情,没想到章欧还在睡梦中,只敷衍地“嗯嗯”了两声便挂了电话,无奈她只好到宿舍楼等他,幸运的话,遇见徐镜启也未可知。

    “章欧”,田七七冲着一群男生嘻嘻哈哈走出宿舍楼的其中一个男生叫道,旁边的男生立马眼神暧昧,会意地拍了拍章欧的肩膀先走了,留下七七和章欧互相对站着。

    “七七,这么早啊,你给我打电话那会我睡得迷迷糊糊。”章欧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对了,阿启知道你来S大了吗?”

    七七摇了摇头,“他是不是不住宿舍了?”语气有些逼人。

    章欧看了看她,头发有些凌乱,眼眶有些发红,双颊也被冻得通红,一脸严肃,不似从前笑意盈盈,不禁有些心疼,“我带你先吃早饭吧,关于阿启的事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七七苦笑着摇了摇头,章欧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但话中已经透露出她的猜测是对的,“章欧,你现在就告诉我吧。”

    章欧清了清喉咙,不是故作姿态,而是不知从何说起,不管怎么说,不管说什么都会伤害到眼前的这个姑娘。

    “之前有一次,阿启去P市看你,回来就和许昕闹分手。他不接她的电话,不理她,甚至走路都躲着她,她也不死心,天天往宿舍打电话,天天在宿舍楼下等他。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一阵子。”

    七七想起了前阵子手机里的莫名其妙的短信,不出意外的话也是许昕的手段,一边死死追着徐镜启,一边给她发威胁短信,双管齐下。

    章欧顿了下,继续往下说,“后来,两个人又出双入对地出现在学校。前阵子阿启回宿舍收拾行李,说要搬去外面住。夜晚我们拎了啤酒花生到楼顶聊天,庆祝他在宿舍的最后一夜。几瓶啤酒下肚后,他扶着栏杆,背对着我,和我说起,说起...”章欧轻轻叹了口气,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七七也不出声发问,只一脸询问地目光看着章欧。

    “他说,他说许昕勾引他开房,他没忍住诱惑。”章欧说完,皱着眉看七七的反应。

    “不过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已。”七七冷笑地说,她的内心开始瞧不起徐镜启,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事后还要推说对方勾引。

    章欧看着七七的脸由平静到不可置信到复杂的眼神到鄙夷再恢复平静,他有些担心她受不了,情绪会当场崩溃,听到她客观到冷漠的评论,仿佛事件里的人与她不相干时,章欧明白了她在听他说这一切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无论怎样的情况她都能承受。

    “许昕就是个骚浪贱,水性杨花的女生,就算和阿启在交往也没停止和其他男生暧昧。我劝过阿启冷静,不要为一时的女色迷惑,他反倒数落我是个旁观者,不懂就别指手画脚。毕竟是朋友一场,他这么说有他的道理,我只是替他感到可惜,替你感到不值。”对许昕的不自重,对徐镜启做法的不理解,对七七感情的遗憾让他愤愤不平。

    “不必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七七过度平静的表现让章欧有些愕然,难道是所谓的哀莫大于心死,越是难过越是不吵不闹?

    “他们果然同居了,最后还是背着我在一起了啊。”七七喃喃自语道,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然而在章欧的眼里,却是比哭还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