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再见,混账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1:24本章字数:2128字

    七七在S大附近找了个小旅馆住下,决定等到徐镜启,和他当面说清楚。无奈,整整一天也没见到他的影子。她只好再次麻烦章欧,让他帮忙落实徐镜启的住处,没有亲眼见到她是不会死心的。

    她按照备忘录找到了地址,躲在拐角处整整等了四个小时,终于看到徐镜启和许昕相拥着走进小区,两人有说有笑,举止亲昵。

    在等待的漫长的四个小时内,她无数次在脑海里想像许昕的长相,究竟怎样的女生会让徐镜启抛弃她?漂亮?性感?聪慧?知性?

    她仔细地看着许昕的面容,长相很普通,身材微胖,甚至有些丰满的女生,走在大街上就是来往的路人甲乙和她想过的任何一种形象根本沾不上边。徐镜启居然会跟这样的女生在一起,七七感到万分不可思议。

    是忍受不了长距离的恋爱,还是喜新厌旧,七七想不出别的原因。

    望着两人的背影,她拿出手机给徐镜启打电话。

    没有咄咄逼人的质问,没有歇斯底里的指责,只平静地问,“徐镜启,如果我排除所谓的异地因素,那我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她最后让他做一次抉择。

    徐镜启的后背震了一下,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因为紧要牙后跟,整个腮帮子的肌肉很紧张,手指微微颤抖起来。许昕大概意识到了什么,女人的第六感总是莫名的强大,下意识地攥紧了他的手,附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阿启,我怀孕了。”然后一脸可怜样,无辜地看着他。

    徐镜启的脸一下失去了血色,田七七的探询和许昕突如其来的消息一下子让他陷入了感情的两难,无论回绝哪一个,都会有人受伤害,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说不出话,三人僵住了。

    七七觉得马路上的风再怎么凉飕飕也凉不过心底的悲凉。他不说话,不敢做抉择,又无法承担双重责任,简直是十足的渣男。良久,她对着电话的另一头说,“徐镜启,我看不起你。你连自己到底要什么不要什么都不敢说出来。”说完,利落地挂上电话,她终于下定决心,退出他的人生,告别这场混账的爱情。

    她拉上行李箱,潇洒地转身,在街边拦了辆的士赶往火车站。她要立刻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在靳鞱的死缠烂打和软磨硬泡之下,夏蝉抵不住还是把七七的行踪透露给了他。靳鞱知道后,第一时间赶往S市火车站,并调用关系,请在S市火车站工作的朋友留意一个叫田七七的女孩,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他。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如此上心。他见过形形色色的女生,金发碧眼的,长发飘飘的,理智严谨的,浪漫可爱的,然而,这些所谓的迷人之处竟不及她的缺点来得吸引他。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对她念念不忘,大概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无论身旁有多绚丽多姿,眼中始终只有一个她。

    她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都能牵动他。上次,七七从S市回来,心不在焉,时不时发愣失神,靳韬默默关注着,并从夏蝉的口中得知徐镜启这个名字,请S大的朋友帮忙打听,得知徐镜启背着七七和其他女生同居,愤怒之余,决定追回七七。

    火车站一如既往地人声嘈杂,人群拥挤,广播在播放着列车行程表,七七手上抓着票,顶着凌乱的头,鼻尖被冻得通红,嘴唇却像失了血色一样泛白,目光无神地往前走,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旁边的乘客看着这个面容清秀却十分憔悴的姑娘穿过人群,默默在心底揣测她是不是失恋了,抑或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拥挤的人群中靳鞱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萧瑟的身影,他一边急急地穿过人群往前跑,一边喊着她的名字,声音却被广播覆盖。她总算停了下来,站在一个队伍的尾巴排队等着安检。靳鞱一把从背后抱住她,她转身,愣愣地看着他,没有任何表情,良久,好不容易憋了许久的眼泪禁不住扑簌簌地往下落。

    她眼眶盈满了泪水,带着浓浓的鼻音说,“他们同居了。”

    靳鞱把她的头轻轻地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拥抱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给她抚慰。

    “你们男生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吗?”

    “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喜新厌旧啊?”

    “为什么我和他几年的感情敌不过她和他几个月的同居?”

    她的问题没头没脑,靳鞱倒不介意,一边掏出口袋里的手巾帮她擦眼泪,一边耐心地回答道:“你不能因为一个渣男而一竿子打死一船。还有他不识货,我识货,你就安心当我的女朋友就可以啦。”说完轻轻摸了摸她凌乱的头发。

    七七苦笑着说“靳鞱,这种时候就不要再开玩笑了,我会把你的同情当真的。”

    靳鞱巴不得她当真,他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认真地看着她,“首先,这不是同情;其次,我没有开玩笑,巴不得你当真呢。”靳鞱认真的目光,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她躲闪着,回身拉了行李,岔开话题道,“你看,快轮到我了。”说完,才发现她和靳鞱早已成为了人群的焦点,不少人一副围观小情侣闹别扭的幸灾乐祸样。

    七七拉了拉靳鞱的手往前走,轻轻地说了句,“谢谢。”

    靳鞱不禁失笑,又一副开玩笑的样子,“大恩不言谢,那你就以身相许吧。”

    七七背过身去不理他,被冻红的脸颊显得更红了。

    徐镜启的背叛和靳鞱的及时出现,一个雪上加霜,一个雪中送碳。她很感激靳鞱在她难过的时候跑来找她,陪在她身边,还向她告白,只是刚刚失恋的她,不敢再随意踏入一段新的恋情,这就好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难说下次被抛弃的时候,还会不会有人陪在她身边。

    再见,S市。再见,徐镜启。再见,混账的爱情。

    坐在开往P市的列车上,她在心里默默告别。连日来的疲乏、焦灼不安和全身心戒备在这一刻统统卸下,困意袭来,她竟然安静地睡着了。看着她熟睡的脸庞,靳韬低头轻轻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抚了抚散落在她脸上的头发,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