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相见不如怀念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2:28本章字数:2218字

    周末,夏蝉好不容易跟咖啡馆店长申请到一天的假期,她拿了书,准备去图书馆复习,何惠蒲撒娇打滚非要求着她陪自己去逛街买衣服。

    “算我求你了,我的大小姐,你找其他人陪你好吗?我真的想去图书馆看书复习。”遇到这样的舍友,夏蝉也是很无奈。

    “夏蝉,这一年到头就求你陪我一次,你又不是不知道前段时间我和李倩闹不愉快,再说了我这也是为了相亲做准备。”何惠蒲突然心血来潮想到买衣服做头发的根本原因原来是相亲。

    “相亲!”夏蝉惊讶地叫了出来,何惠蒲生怕隔壁宿舍同学听到赶紧蒙住了夏蝉的嘴巴。

    何惠蒲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里帮忙找的。”

    夏蝉根本想不到平时潮流时尚的何惠蒲竟然会接受家里安排的相亲。

    “既然关乎你的人生大事,我陪你去吧。”

    周末的明夏广场比平常更加热闹,上班族趁着周末,带上孩子,约上三两个好友,在广场玩,累了就到电影院看看电影,饿了就到餐厅吃吃饭,方便自在。何惠蒲拉着夏蝉往商场的服装区走去。

    “夏蝉,快看,快看...”何惠蒲的声音透着兴奋和激动,仿佛看到了埋藏千年出土的宝藏。

    “嗯?什么?”夏蝉环顾了四周,到处是人,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何惠蒲继续拉着她往前走,“何小姐,你不是要看衣服吗?这边就是服装区了。”

    夏蝉不知道何惠蒲拉着她到底要走哪儿去,被她拉着走,让她有些厌烦。

    金银首饰区,各式造型独特,做工精细的首饰在强白光的照射下,更显得熠熠发光,令人忍不住冲动的购物欲望。他们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挑选首饰,靳鞅对首饰不甚了解,便任由吴韵庭挑选。在工作人员的介绍和推荐下,吴韵庭看中了一条四叶草白金手链,工作人员帮她取下手环带上手链,她转着手腕看了一圈,有些拿不定主意,便抬起手,扬了扬手链,问靳鞅好看吗,靳鞅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随意看了一眼她手腕上的链子,略微敷衍地说道,“你喜欢就好。”

    吴韵庭已经习惯了靳鞅冷淡的态度,甚至认为这就是他一贯处事的风格,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便愉快地让工作人员包起来。

    看到那个熟悉的侧脸和身影还有身边婀娜的女子,夏蝉已经明了何八卦在兴奋什么了,她甩开她的手,往回走,边走边小跑起来,何惠蒲不知道夏蝉怎么了,顾不上找靳鞅合影,就转身追夏蝉。她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的时候,靳鞅的内心波澜起伏,这么长时间刻意躲避与她有关的一切,在深夜失眠时克制自己不要想起她。然而,从她进入商场的一刻,他的目光便控制不住地追随着她。她还是老样子,清汤挂面,T恤牛仔小白鞋,只是更加消瘦了些。她不是陆文卿,那么她是谁?靳鞅无数次想查她的身份,然而知道又能怎样?并不会改变两人现在尴尬的处境,索性当她是个陌生人,时间久了,也就忘了。

    何惠蒲在试衣间换衣服,夏蝉则在服装区帮她挑衣服,她一件一件衣服认真看着,怕自己走神,脑袋又瞎想刚才看到的一幕。

    “夏蝉,这件怎么样?”何惠蒲站在全身镜前左看右看,又转过身问夏蝉。

    夏蝉摇了摇头,“这件显得你的身材比例不好。”说着递给何惠蒲另一条米色的连衣裙。

    夏蝉挑了一些衣服递给何惠蒲一并试穿,自己便坐在一旁的等候区,旁边服务员拿了一条明黄色的裙子,“小姐,这条裙子很适合你,你试穿看看。”

    夏蝉摇了摇头,尴尬地笑笑说,“我陪她来的,我不买衣服。”

    服务员直说不买没关系,只想让她试试,这条裙子不是随便哪个顾客都合适穿的,再说了试穿又不收费。服务员过分热心推荐和殷勤服务,让夏蝉不好意思推辞,便勉为其难地去试穿。

    吴韵庭拉着靳鞅进服装店,靳鞅坐在等候区看手机,服务员热情地为吴韵庭推荐衣服试穿。何惠蒲开了试衣间的门出来不见夏蝉,倒看见了靳鞅,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完全是得

    来全不费功夫啊,便喜滋滋地向前求合影。夏蝉换好了裙子,小露背更托得她背挺颈长,亮眼的明黄色和她白色的肌肤互相映衬,更显得她素雅如菊。她走出试衣间,四处环顾,寻找何惠蒲,不想却与他四目相对。

    “夏蝉,你穿这裙子太漂亮了。”何惠蒲向她的方向跑来,站在一旁的服务员也附和道,“小姐,你是目前为止试穿这件衣服效果最好的。”夏蝉脑子仍然一片空白,面对何惠蒲的赞美和店员的恭维,她不知如何礼貌地回答。

    只见,他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都重重地回想在夏蝉的耳旁,她很想快步跑开,却因为过分紧张,迈不开步伐,何惠蒲还在兴奋地说什么,她完全没听进去。他走近了她,那一刻她紧张地低下头,他不曾在她身边停留一秒,直直地走向走出试衣间的吴韵庭,“你穿这件很美。”他的声音略微低沉,吴韵庭有些娇羞地低下了头。

    夏蝉转身回试衣间换衣服,她瞥到了吴韵庭鄙夷和傲慢的眼神,她并不想跟她计较什么,只拉了何惠蒲往外走。何惠蒲以为她还在为上次签名的事情闹别扭,“夏蝉,那条裙子真的很适合你,买下来吧。”何惠蒲一边走,一边说。夏蝉听而不闻,反倒加快了脚步。

    “何惠蒲,我很累了,你另外找人陪吧。”夏蝉不等她回答,径直走向了商场外的公交车站。

    店员重新把那条明黄色的裙子挂上货架,吴韵庭偏要拿了试穿,店员不好意思阻拦,等她换好裙子出来,店员只敷衍地说,“小姐,这条裙子很衬你肤色哦。”然而吴韵庭略宽的肩膀却破坏了整体的美感,“靳鞅,怎么样?”她抬头问,靳鞅并不评论,只意思地点了点头。

    吴韵庭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让店员包起来,夏蝉的一切她都想拥有,包括这条不适合自己的裙子。

    等车的乘客挤满了公交车站,夏蝉缩在人群中,用高领毛衣覆盖住自己的下半部分脸取暖,只有这样她才感到安全。回想刚才的那一幕,她一点也不怨恨靳鞅,真的,她反倒很感激他假装没有看到她,避免了一场注定尴尬的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