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散场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4:06本章字数:2381字

    七七回到P市,一边在味蕾咖啡馆继续打工,一边等考研成绩的公布。尽管成绩如何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但起码对得起自己半年的努力和花费的心血。

    回想这几年,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围绕着徐镜启,为了减轻他的生活负担,独毕业后留在P市打工;为了结束异地恋,拼命考研;为了他们未来的生活,她甚至兴致匆匆地做了规划。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没有了徐镜启的生活仿佛一下失去了努力的方向,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是每天茫然地上班,把自己弄得很忙碌。

    靳鞱每天都会到咖啡馆等她下班,带她去吃夜宵或者去他的微电影工作室,两人一边吃着泡面,一边看老电影,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

    两人默契地不再提关于S市的任何信息。靳鞱仍旧寻找各种机会表白,七七却害怕自己耽误了他,“靳鞱,说真的,我这颓废样,别把你的大好年华浪费在我身上。”

    “我愿意,你管不着。我就看不惯你离开徐镜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道一个人渣值得你毁掉自己的大好年华?”他就是不肯顺着她,非要和她对着干,原本他并不想在她伤口撒盐的,见她自暴自弃的样子,觉得必须好好骂醒她。

    “生而为人对不起,但起码要为自己而活。”靳鞱说这话时,表情从未有过的认真。

    七七怔住了,黑白老电影仍在不停地播放,几根方便面挂在勺子上因为重力而慢慢滑落到地上。他说得都对,可是她没办法一下子跨过心里那道坎,想着想着,鼻子一酸,眼眶便红了起来。

    靳鞱有些心疼,抱住她,轻轻拍打她的背,安慰她的情绪,自责自己太冲动。

    何惠蒲的相亲大获成功,正在和男友甜蜜热恋,无心期末考复习,夏蝉一边鄙视她见色忘义,一边帮着她打小抄。李淮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过她了,听刘晓琪说,他和李倩正在交往。这倒是出乎夏蝉的意料,想不到李倩这个一本正经的姑娘倒追起李淮来,势不可挡,竟让李淮节节败退,最后臣服于她的石榴裙下。所以,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有了爱情的滋润,李倩一改往日沉闷的学院风格,愈发清新靓丽起来。至于刘晓琪,最近好像和外系的一个男生一起泡图书馆复习,就剩夏蝉肚子一人孤零零地守着宿舍,想想,她无奈地笑了,只好埋头继续复习。

    过了一阵子,田七七等到了自己拼了命考到的成绩----专业第一名,没有半分欣喜,甚至嘲讽起自己来,觉得自己傻乎乎地为了和徐镜启在一起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那么可笑。

    她约夏蝉出来见面,告诉她自己的成绩,夏蝉高兴地祝贺她,她却摇了摇头,“我不会去S市读这个研究生的。”

    夏蝉当即劝她不要为了和负心汉赌气而赌上自己的前程,未来会有一个更加优秀的男生等她,请她善待自己。

    七七望着桌前冒泡地薄荷雪碧,决绝地说,“我没和他提分手,没当面拆穿他,没跟他告别,至少给我们的过往留个完满的记忆。他在北,我就往南,他在东,我就往西,总之,我要离他越远越好,直到有一天我要以漂亮的姿态给他一记重重的回马枪。”

    眼前的这个女生仿佛一夜成长了,不再如她初次见面时的单纯和容易轻信他人,她懂得权衡,懂得放手,懂得让自己变得更好。夏蝉在想,如果自己也遇到这般情境,大概不如她勇敢和干脆。

    “七七,虽然你放弃拼命得来的S大研究生我觉得可惜,但你现在的态度更让我敬佩,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在这里祝福你。”

    七七郑重地点了点头,露出了和夏蝉初次见面时的真诚笑容。

    “七七,无论开心不开心,只要你想找人说话,就给我写信吧”

    “对,没有微信,没有QQ,没有E-MAIL,没有电话,没有任何现代通讯方式。仅仅是一支笔,一张纸,一个信封,一枚邮票,回归最朴实的联系方式。”

    七七对夏蝉的提议欣然接受,写信虽然慢,却有现代通讯没有的期待。

    这是夏蝉和七七在P市见的最后一面,送走了七七,夏蝉不禁有些伤感,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只是离别总是不舍。

    恰逢期末考试,七七离开P市,刘燮出国,味蕾咖啡馆结识的朋友中,又只剩下夏蝉一人,尽管咖啡馆又招来了一批新员工,然而夏蝉却懒于主动交朋友,越发觉得待着没意思,最后索性在期末考前一天辞了工作。店长倒是再三挽留她,并表示只要她愿意,随时都可以来上班。

    走出味蕾咖啡馆门口时,她莫名地想起了第一次面试的情形,那也是她第一次和靳鞅狭路相逢遇见的地方,还有当时给自己定的学会煮咖啡的目标,好像她只学会了品咖啡,她回头看,门口那串风铃正随风摇摆,发出一阵清脆的“铃铃”声,她在心里默默说了声“再见”便头也不回地往车站走去。

    一周后,夏蝉结束了期末考试。宿舍其他三个人一提交完试卷就跑得没影了。学校洋溢着放假的气氛,寒假来了,校园恋人又要上演生离死别的戏码,夏蝉想想笑了,还好自己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还是回宿舍整理行李准备回家吧。每年寒假她都会回X市,今年也不例外。

    夏蝉在宿舍整理行李,反正其他人没回宿舍,她关上门,打开了音乐,一边翻箱倒柜叠衣服,一边合着节奏手舞足蹈,像个流浪的波西米亚人。

    翻到那条陆文卿送的黑色长裙,夏蝉手顿住了,尽管这条裙子就穿过两次,相比价格而言,利用率实在太低了,但两次都是与他见面,也算物尽其用了。如今,两人不再见面,这条裙子似乎也失去了穿着的意义。夏蝉到阳台拿了一个衣架,挂好裙子,再重新放回衣柜。

    她开始整理书架上的书,最上层的书架偏高了些,她踮起脚尖,勉强够到面前的一摞书,双手小心地捧住,却因为力道不够,一大摞书从中间那本开始以多米诺骨牌的姿势一本接着一本“啪啪啪”地滑落到地上,地板上的灰尘纷纷扬扬往上飘,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十分明显。她看了看双手抓住的书,左手拿的是一本《诗经》,右手拿的也是一本《诗经》。她不禁觉得有些神奇,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信物,当时他对她厌恶至极,最后他头也不回地走掉,她大饱口福后,收了桌上的两本《诗经》,一直放在宿舍书架的顶端,也没想着去翻。

    她慢慢坐到地板上,他的《诗经》是比较旧的版本,而她的纯粹是为了见面买的新版本,如此机缘巧合,倒让她饶有兴趣想翻翻两个版本的《诗经》,好好做个比对。她刚要翻开他的那本,却发现书页中夹了一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