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旧照片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4:23本章字数:2332字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舞服,笑容灿烂,动作搞怪。夏蝉急忙把照片从书页中抽出,再仔细认真地前后看了一遍,除了因为时间的缘故,微微有些褪色,照片上的人物依旧清晰可见。这个小女孩,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几乎完全呆住了,想像不出为什么靳鞅的书上会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她上完芭蕾舞课,老夏和夏天哥哥接她时,她央求夏天哥哥帮她拍的。她仍能记得当时夏天一脸不屑的表情,冷冷地举着手机,她故意摆了个搞怪的造型,企图逗乐夏天,谁知他根本不买账,只动作随意地“咔擦”了一声。夏蝉打闹着要看照片,夏天却说没拍到,她气鼓鼓地“哼”了一声。

    现在这张照片就在眼前,哥哥当时说谎骗她,只是靳鞅为什么会有这张照片,她皱着眉头想,

    决定在回家前把这件事搞清楚。

    她拿了靳鞅专用手机,因为久不用的缘故,手机屏幕上早已蒙上一层细细密密的灰尘,她点开手机联系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下了拨出键。

    靳鞅看到来电显示,皱了皱眉头,挂掉电话。刚挂了,电话又马上响起,来电显示还是同一个人,靳鞅随手又挂了电话,如此反复了几次,靳鞅有些不耐烦。在一旁的吴韵庭觉得奇怪,“靳鞅,怎么了?是不方便接的电话吗?”

    “嗯。”

    她以为他会跟自己多解释几句,没想到又是一个简单的语气词。他们在一起,靳鞅说话并不多,她为了不让气氛太过沉闷,总是搜肠刮肚地找话题,而靳鞅却总是不冷不淡地附和,时间久了,她总有一种自说自话的感觉,倒羡慕起身边煲电话粥的热恋情侣。

    夏蝉连拨了六通电话,每一通都被靳鞅挂掉,她有些挫败和焦急,在宿舍不停地来回走来走去。

    他坚决不接她的电话,她就算打到手机没电也于事无补。她想了想,手指微微颤抖地在手机上打起短信来:“靳先生,您好,您的《诗经》在我这边,方便约个时间见面把书还给您吗?”打完,她在心里默念了几遍,确认没问题才点了发送键。她一边等待他的回复,心里紧张得双手大拇指不停地敲打手机屏幕。良久不见手机屏幕再亮起,也没有听到短信铃声。大概又是石沉大海了,他是彻底不想理她了。无论如何,她都要争取和他见上一面,为今之计只能去他公司楼下守株待兔了。

    夏蝉把手机放在桌上,蹲下身慢慢整理落满一地的书籍,何惠蒲推门而入,满面春光地看着蹲在地上的夏蝉问,“怎么了,宿舍遭小偷啦?”

    “你们再不回来,迟早要遭小偷。”夏蝉没好气的说。

    “你这是赤 裸裸的嫉妒。”何惠蒲也蹲下身子一边帮夏蝉整理书,一边不忘打趣她,趁着好春 光不谈恋爱,白浪费了一副好皮囊,还撺掇着要帮她介绍对象。

    “别别别,千万别乱来。”一听何惠蒲要给自己介绍对象,夏蝉吓得直摇头,求她放过自己。

    等她们差不多整理好宿舍,李倩和刘晓琪也回来了,再过三天她们就要各自回家过年了。

    夏蝉在靳鞅的公司楼下守了整整两天,连个人影都没见着,进了大厅找前台妹子打听靳总在公司吗?前台妹子像受过了特训一般,清一色回答,您提前预约了吗?不管靳总在不在,只要提到,就问预约了没,不说话或者回答没有,前台妹子便不再理人了。夏蝉索性在前台站着,打算用苦肉计博取同情,让妹子帮忙通传一声。谁知,站了老长时间,也没人理她。旁边过来咨询的客人,一听是有预约的,立马殷勤地指路。夏蝉没办法只好哀求道,“美女,求你帮我通传一下吧!”

    妹子拿了化妆盒扑了扑粉,傲慢地说道,“小姐,请不要在这儿碍事,否则我叫保安了。”

    夏蝉刚凑前还想再说点什么,前台小姐立马大叫,“保安,快来,这里有人闹事。”

    话音刚落,几个穿着安保服装的健硕男子冲着夏蝉的方向跑过来,这可把夏蝉吓坏了,她想也没想就往大楼外跑,保安见她跑,以为她偷了什么东西,心虚逃跑,几个人加紧脚步,追上她,两个保安一人一边拉住她,几乎是连拖带拉带回前台。夏蝉从没见过这么大阵仗,吓傻了,等到她反应过来喊救命的时候,人已经在前台了。另外一个保安在和前台小姐了解情况,其他两个保安拉着她,生怕她溜走。

    夏蝉欲哭无泪,她这完全是现实版的“出师未捷身先死”,“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大公司就是大公司,连前台都这么目中无人,肆无忌惮。

    就在她等候这场乌龙事件如何处置之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发生了什么事?”

    夏蝉抬头愣愣地看着他,身边的吴韵庭衣着光鲜,外表靓丽地搂着他的手臂。

    “靳总好。”前台小姐和几个保安向他大声问好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狼狈的处境,尴尬地低下头看自己的鞋子,有些脏,有些旧了。

    前台小姐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夏蝉仍旧低着头,依着她往日的性格,早把睁着眼睛说瞎话,胡乱栽赃责任的前台妹子臭骂三百回合了,谁也没有办法骑在她的头上欺负她,不知为什么,也许是顾虑到靳鞅的出现,也许是担心靳鞅掉头走掉,她竟一句话也不辩驳,任凭旁人瞎说。

    靳鞅冷冷地瞥了一眼前台小姐,对她说的话并没有表示赞同,对她叫保安的行为也没有表示赞赏,只命令式地叫保安松开夏蝉,放她走。

    夏蝉双手刚被松开,就从包里掏出了他的《诗经》,双手递到他面前,“书还给你,能单独聊会儿吗?就三分钟,行么?”她眼神恳切,巴巴地望着他,话语里是乞求的味道。

    她的双眸幽深,靳鞅只淡淡瞥了一眼,便不再看她。他承认看到她被保安拉着,一身狼狈样,内心禁不住愤怒起来,她的恳求让他动容,他不敢看她的眼睛,生怕控制不住自己而理会她。

    “拿本破书就想和靳总见面,这不会又是你欺骗的套路吧?”吴韵庭伸手把夏蝉递过来的书狠狠地摔在地上,语气刻薄地羞辱夏蝉。她必须马上立刻把她赶走,甚至要拿出把柄威胁她了,否则她的身份一旦说破,靳鞅就会弃自己而去。

    “靳鞅,我们走。”吴韵庭拉着靳鞅往外走,背后的前台妹子看了一场热闹,更是被吴韵庭的态度传染,没等他们走远,就态度恶劣地赶夏蝉走。

    事情这么一闹,她总算看透了靳鞅对她的态度,她发誓不会再来找他,她的夏天哥哥才不会这样对她。照片的事情适可而止,在她心中靳鞅可能是夏天的想法被彻底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