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冒名顶替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5:13本章字数:2272字

    打开车门的一瞬间,靳鞅猛然想到了什么,往大楼方向跑,不顾吴韵庭在身后拼了命地喊他,等到前台,地上的那本《诗经》早已不在了。

    “Amy,地上的书呢?”靳鞅凌人的气势,让她不禁紧张了起来。

    “靳总,书...书被刚才那位小姐扔到旁边的垃圾桶去了。”Amy指着旁边的垃圾桶战战兢兢地说。

    下一秒,靳鞅的举动让Amy大大吃了一惊,她心目中高高在上的总经理竟然不顾形象地跪在地上翻垃圾桶。翻出的那本《诗经》被剩余的饮料打湿了封面,Amy识相地递了纸巾给靳鞅。他把封面反复擦了几遍,来回翻了几遍,也没找到夹在书里的照片。

    “Amy,刚才那个女生呢?”靳鞅起身逼问道。

    “走...走了。”Amy指了指大门的方向。

    这时,吴韵庭行色匆匆地赶来,Amy觉得今天简直是个奇迹,一场又一场的闹剧就在自己眼前发生。星空影视上下员工对吴韵庭的了解仅限于吴娱影视的公关部经理的身份,但这段时间她和靳鞅形影不离,公司上下便不断揣测,靳家和吴家是不是想搞企业联姻,两人是不是好事将近了?鉴于此,一众员工对吴韵庭都表现出毕恭毕敬的姿态。Amy礼貌地向吴韵庭打了个招呼,吴韵庭只点了点头,并没有理会她。

    “靳鞅,你捡这破书做什么?”吴韵庭从包里掏出手巾打算帮靳鞅擦袖子上的污秽物,却被靳鞅一手推开,“我的事不用你指手画脚。”留下吴韵庭呆立在原地,潇洒地扭头就走。前台的Amy一脸震惊,只好转头假装做事,以免让吴韵庭更加难堪。

    靳鞅一边大步往车子所在的方向走,一边掏出手机给夏蝉打电话,他要要回书里的照片。连播了几通电话都提示关机,他驱车前往她的宿舍。

    彼时,夏蝉已离开学校,坐上了回X市的飞机。

    靳鞅火急火燎地赶到学校,却被保安告知,学校一周前放寒假了,今天是清校的最后一天,学生都已经走光了。

    今年,靳家一点过年的气氛也没有,保姆苏妈在一周前休假回了老家。除夕夜,李婕一人在厨房忙活,靳韬没回家,她也忙得心不在焉。那小子离家快半个月了,上个礼拜才打来电话报平安,让家人不要给他打电话,国际长途电话太贵,他保证十天半个月会打电话回家报平安,靳方听了大怒,“你个臭小子到底玩够了没有!公司的事你当甩手掌柜,有你哥给你撑着,快过年了,你跑国外去做什么?”

    靳韬嘻嘻哈哈地说道,“爸,妈,关乎我婚姻和你们儿媳妇的大事,就原谅儿子没回家过年哈。”他看着一旁正在舀水给大象洗澡的七七郑重地说。

    靳方和李婕听完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靳鞅,靳韬谈女朋友啦?”靳方打探道。

    靳鞅耸耸肩感叹道,“没听说,也没看到,靳韬挺厉害啊,不声不响就捷足先登了。”

    李婕更是莫名其妙,靳韬不乖乖接受她的安排,和吴韵婷交往。这会儿无形中就跑出个儿媳妇把她给惊到了。

    李婕走神了一会儿,锅里的红烧鱼变成了黑焦鱼,她忙不迭关了火,唉声叹气,转念一想大过年的不能愁眉苦脸。靳方在客厅看体育节目,闻到一股烧焦味,踱步到厨房,见李婕忙着刷锅,又见垃圾桶里黑乎乎的鱼,心下了然,便招呼着靳鞅穿好衣服,干脆三个人到外面吃年夜饭。靳鞅在房间打电话,只是始终没有打通,便拿了大衣往外走。

    万家灯火,阖家团圆的大年夜,靳方、李婕和靳鞅三人坐在酒店的豪华包厢,望着满满一桌的美味佳肴,却没人动筷子,三个人满怀心事,随后烟花在天空绽放的炸裂声此起彼伏地在耳边响起,三人才慢慢开动了。外面烟花绽放,包厢里三人沉闷地吃着年夜饭。

    吃过年夜饭,老夏围着电视机准备看春节联欢晚会,李茹则在厨房忙着洗涮,夏蝉拉了拉袖子,准备帮忙,李茹非让她到一边休息。夏蝉退到门边,扶着门框,和妈妈聊天。

    “妈,您以前可一点家务活都不干的。有时老夏让您煮个醒酒茶,您都会说,我这双手是用来搞艺术创作的,哪能用来干这些粗活,您看您现在还不是家务样样干。”夏蝉有些心疼地看着忙碌的母亲。

    “小蝉,此一时彼一时。”李茹并未表现出沮丧的神情,反倒有些自得其乐的味道。

    老夏公司出事,家里背上一笔庞大的外债,母亲也没抛下他们不管,一家人虽然生活拮据,也有为钱发愁的时候,可还是和和乐乐在一起,夏蝉心里很感恩。她陪老夏看了一个小品,走到屋外,烟火灿烂,映照得整个夜空也跟着亮了起来。邻居家的几个孩子拿着仙女棒转圈圈,互相追逐打闹,年少总盼望着过年,过年可以穿新衣,可以放烟火,可以领压岁钱,长大了总觉得过年过节失去了一番乐趣。她抬头望着忽明忽暗的天空,在这个阖家团圆的日子,难她想起了夏天。

    整个寒假,夏蝉除了看书,看店,几乎没有其他活动,李淮邀请她参加初中同学聚会,被她委婉拒绝了,一来她懒得社交,二来初中家庭变故身边同学朋友的态度和举动令她印象深刻。

    寒假的末尾,何惠蒲打来电话,“喂,夏蝉,星空影视创作部负责人联系我,说投稿的剧本入围了是什么情况?明明投稿的人是你。”何惠蒲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哦,我不是跟你家靳大少有过节吗?我担心写了真名留了电话他会趁机打击报复。”夏蝉觉着自己这样解释没毛病。

    “夏蝉,我就说你行,你看现在入围了,毕业找工作就不愁了,说不定还能碰上好的导演相中你这匹千里马呢!”

    “喂,夏蝉你在听吗?”

    “在啊。一直都在啊。”

    “那你怎么都不激动?我都比你激动。”辛苦创作了几个月的剧本入围了,夏蝉自然欢喜。

    “我和你激动的方式不同。” 夏蝉内心激动,表面却故作淡定。

    “对了,星空影视那边约见,面谈剧本修改的事情,看来拍电视剧有戏哦,你还有机会和靳大少待在同一个剧组哦。”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何惠蒲已经在展望美好的未来了。

    “何八卦,你替我去吧。我跟你家的靳大少八字不合,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你又不是不知道。”夏蝉央求道,并慷慨地答应把同待一个剧组的机会让给何惠蒲。

    何惠蒲一听,喜滋滋地一口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