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七七的来信

    更新时间:2017-08-10 14:15:59本章字数:2137字

    开学后的一个星期,夏蝉收到了七七从尼泊尔寄来的信,别具地域特色的信封和邮票令她爱不释手。她一边低头拆信封展开信纸读信,一边往宿舍方向走。

    亲爱的夏蝉:

    展信安好!

    你大概猜不到我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做着什么事。因为现在发生的一切也完全出乎我自己的意料,我好像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想爱的人。

    看到这里,夏蝉嘴边忍不住也勾起了一丝微笑,知道七七现在过得很好,走出了感情的阴霾,她也替她开心。

    离开P市,我参加了一个国际义工的活动,到尼泊尔保育大象,到斯里兰卡保育海龟。飞机到加德满都已是深夜,我在朋友圈发了一组加德满都机场的照片,便坐上了前往“大象之城”奇特旺的巴士,山路颠簸,整整六个半钟头,才到达目的地。拉开车门,走下车,深深吸了一口气,天早已大亮,眼前鸡鸭成群,牛羊在绿地上散漫地行走,偶尔低头啃啃青草,趴在家门口晒日光浴的狗们,见到我这个远道而来的陌生人并没有一跃而起狂吠不止,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懒散地爬起,慢悠悠地走到我的脚边,轻轻地嗅了嗅我的脚跟。一路上的奔波和风尘仆仆被眼前漫不经心又自然纯粹的画面一扫而光。

    当地接待我的人随即带我去见了“藏巴高丽”,“藏巴”就是我要保育的大象,她是只母象,体型庞大,我站在她面前简直渺小得不值一提。我小心翼翼地抚摸藏巴的大长鼻子,轻轻和她说话,培养感情,请她在接下来的日子多多指教。

    第二天一早,吃过简便的早餐带上手套,出发帮藏巴清理住所,等我到大象保育中心,其中的一个管理员上前和我说有人找我,在这个陌生的环境,竟然有人找我,我很吃惊也很疑惑,在脑袋里搜寻了一圈除了自己还有谁这么巧也在奇特旺。

    等我看到他的时候,头发有些凌乱,眼眶因为熬夜而泛红,眼神却直直地落在自己的身上,我几乎是飞奔过去抱住他。你能想象吗?靳鞱他竟然凭着我在朋友圈发的那组图片,请身边的朋友帮忙查出我的行程,然后毅然放下一手创办的微电影工作室,跑到奇特旺找我,我们尽情拥抱,在异地没有旁人古怪的目光,只有欢呼的掌声和口哨。他也带上手套,和我一起清理藏巴的粪便。我们各自拉着藏巴的耳朵,和她亲密合照,互相取笑对方宽大的手套,一起嘻嘻哈哈地吃饭。

    在饭馆里,我们遇到了一对来自博卡拉的新婚夫妇。姑娘告诉我们,在尼泊尔的习俗中,姑娘的额头点上一个红点就代表已婚,和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一样的寓意。他们大方地把结婚照给我们看,并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靳鞱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说快了,还邀请他们参加我们的婚礼,我羞愧地不知如何反驳,也就任凭他瞎说八道了。

    我们每天的生活安排很简单,一日三餐,保育大象,然后穿街走巷,我喜欢收藏当地的特色礼品,靳鞱则忙着拍照。半个月后,我们离开了奇特旺,前往斯里兰卡。

    清晨六点,我们拦下两辆Tuktuk车,体验当地的渔夫生活,一路晨风凉爽,我下水不久便吊上一条鱼,旁边出海的渔夫冲我笑说,“You are so lucky.”靳鞱则把鱼线远远抛出,鱼竿放在高地,拿着相机在一旁拍照。我们帮海龟洗池子,在海滩挖沙,到海里运水,像两个天真爱玩的孩子互相比赛,累了就靠在一起吃带来的干粮,一起静静地看着身边的自然美景。对了,我给你寄了明信片,从斯里兰卡有名的粉色邮局寄出,大约半个月你就可以收到啦!

    我们坐上高山小火车去努沃勒埃利耶,徒步到Horton Plains“世界之尽头”,有好些路不好走,却很好玩,登上尽头,体力几乎耗尽,两个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欣赏美景,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充盈。靳鞱在“world’s end”的指示牌下,往我右手中指套了一个戒指,美其名曰“在世之尽头宣告他对我的所有权”,并许诺他日定会给我的左手无名指也套上一枚戒指。夏蝉,上天对我不薄,离开徐镜启,给我派来了靳鞱,我很感恩。

    我们一路回到加德满都,我在宾馆的天台看完落日,靳鞱还在睡梦中。清早加德满都的唐人街已经隐隐传来了小摊的叫卖声,我跑到街道边买早餐,摊边的小哥在做卷饼,这种当地卷饼类似肯德基的老北京鸡肉卷,里头夹的却是蔬菜。我问了小哥卷饼的价格,要了两个卷饼。等到付钱时,一把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全部叠加起来才九十卢比,而两个卷饼要一百卢比,我犯了难,只好硬着头皮重头数了一遍钱,巴望着第一遍是自己数错了。小哥在我面前挥了挥手,把两个包好的卷饼递到我手里,用带着当地浓重口音的英语对我说,九十卢比便宜卖给我,祝我今天过得愉快。异乡街上浓浓的人情味就这样在心中漫开来了。

    我一边吃着卷饼,一边给你写信,靳鞱起床看我在写信,一直追问收方是谁,一副打翻醋坛子的介怀样,很是可爱。

    钱钟书先生说:“如果可以和相爱的人一起长时间旅行而不互相厌倦,那就可以托付终身。”以前我总是替徐镜启着想,生怕旅行耽误他的时间,现在想来,当时害怕耽误他的时间,反倒变成了他耽误了我的大好青春。

    信的末尾,附上一张靳鞱帮我拍的照片,我们很好,希望你也越来越好。我们会在加德满都呆上半个月,我的地址写在信封上,如有变动会再来信告知,我们准备去杜巴广场了。

    盼君来信,再祈珍重!

    七七

    2015年2月22日

    夏蝉连同书信末尾的署名和日期一并认真读完,又拿着照片反复端看,七七穿着当地女人的特色长裙和丝织披肩,整个人笼罩在橘色的斜阳下,笑意盎然,很有别样风情。

    “终于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祝福你。”夏蝉在心中默默为七七祝福,为她和靳鞱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