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 夏知了

    更新时间:2017-08-10 14:27:52本章字数:1623字

    靳鞅在办公室翻阅入围的校园爱情剧本,创作部主任请他在入围的作品中选出前三名约见作者,推进剧本改编工作。靳鞅漫不经心地翻看着,粗粗看一眼剧本梗概便心中有数。翻了几本他有些烦躁,确切地说,整个春节因为一张照片,拨不通的电话和吴韵庭频繁的约见,他心里早压了一肚子气。

    他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重新坐回办公椅上审阅。看完剧本梗概,他倒没有直接甩到一边,反倒翻开封面看作者的名字,封面上三个小小的黑字跳入眼眶的那刻,他愣住了,再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看过,“夏,知,了。”任他多看几遍,也还是“夏知了”三个字。他匆忙喊了创作部主任,询问关于作者的信息,他能感觉到太阳穴因为激动而“突突突”作响,询问未果,要求马上约见夏知了,并推掉了其他剧本。

    何惠蒲再次接到星空影视的约见,遵照夏蝉的指示,冒名顶替前往。坐在星空影视接待室她有些小雀跃,或许运气爆发还能碰到靳大少。创作部主任亲自带她到靳鞅办公室,她推开门见到靳鞅的那刻,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原本以为在公司偶遇已经很幸运了,没想到靳鞅单独和她约谈,倒让她有些小紧张。

    靳鞅看到何惠蒲一脸不敢置信,眼前这个先前千方百计找他签名合照的花痴女会是夏蝉?带着疑问他决定试探一番再做定论。

    “如果没记错,我们有过几面之缘。”靳鞅交叉双手放在办公桌上。

    何惠蒲听到大少还记得自己便欣喜地狂点头。

    靳鞅说明了约谈的目的后,指着剧本上“夏知了”三个字试探何惠蒲,“你叫夏知了?”

    “嗯。”

    “这个名字有点意思啊...”靳鞅说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对,我妈生我那会儿正是大夏天,屋子里又闷又热,我刚出生,只会哇啦哇啦大哭,我妈又累又烦躁,说我就像屋外的知了肆无忌惮,鸣得震天响。后来开出生证明,我妈随口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说到底,我妈还挺记仇的。”何惠蒲瞎编乱造的功力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靳鞅配合地笑了下,她的回答不是他想要的。在后续的剧本讨论中,何惠蒲的表现和对答让靳鞅疑心剧本究竟是不是出自她手。何惠蒲被问得额头直冒汗,考试也没这么费脑筋,被夏蝉坑惨了。离开星空影视时,何惠蒲一脸惨兮兮的神情。

    靳鞅心下有了主意,既然她是P大影视学院文学系戏剧影视剧本创作专业的学生,比自己小一级,那就好办了。

    “喂,苏教授能麻烦您帮我查个人吗?对,戏剧影视剧本创作专业,12级的,叫夏知了。”

    “我看了入学名单,没有这个名字,倒是有个相似的,叫夏蝉。”苏教授扶了伏鼻尖上厚重的眼镜。

    “苏教授,能麻烦你再说一遍后面的那个名字吗?”靳鞅有些不敢相信,如果真的是夏蝉,为何同在P市,自己却从来不知。

    “夏蝉。这蝉不就是知了的学名么?”

    苏教授这么一问,令靳鞅觉得剧本上署名的“夏知了”极有可能是夏蝉的笔名。问了苏教授戏剧影视剧本创作专业明天的课程,挂上电话,靳鞅决定明天回校亲自调查清楚。

    中国电影史课上,教授放完一段视频,请人就视频的内容发表相关见解。台下的学生低头玩手机的玩手机,看小说的看小说,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学生真正在认真听课做笔记。

    夏蝉记完笔记,单手撑着下巴在思考视频里画面要传达的内容和感情。不想却听到教授点了自己的面子,她蹭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教室外的靳鞅看到她站起来,更是目瞪口呆。他不敢相信假装陆文卿和自己见面,常常让他有错觉感的她,竟是他长久以来在找的那个人。

    她是夏蝉,毫无疑问,难怪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不管她如何嚣张放肆,他总能笑着包容。靳鞅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推门而入和苏教授说明了来意。看着夏蝉错愕的神情,一路从讲台走到她的座位,拉起她的手径直往外走。夏蝉完全愣住了,任由他牵着往外走。

    临到教室门口,靳鞅回身致歉,“各位同学,不好意思,我先带女朋友先走,请继续上课。”说完两人消失在教师门口,留下身后同学的一片哗然。何惠蒲和其他舍友在靳鞅走进教室时,已经犯了花痴,直到他牵住夏蝉的手,说她是她的女朋友的时候,她们才回过神,意识到这其中包含的巨大信息量。很快,靳鞅和夏蝉的教室牵手照和文章就充斥了校园的各大论坛微博微信,这事够何惠蒲八卦整整一个学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