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重逢

    更新时间:2017-08-10 14:28:44本章字数:1310字

    夏蝉被靳鞅拉着往前跑,等到她理清状况,人已经被塞进车里,而车则汇入了城市街道的车流中,两旁的街景和表情鲜活的人群一一从车窗掠过,她和他都无心顾及。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夏蝉想起过年时不下十个未接的电话,每次电话响起,她都会看着接听键,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打了这么多个电话,会不会真有急事,但转念想起他同样不接电话,甚至她跑去等他,好不容易等到他,区区几分钟说话的时间他都不屑给予,任由吴韵庭对她指手画脚,说尽刻薄之语。现在他倒来质问她不接电话的缘由,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她也没有义务回答他的问题。

    她静静地看着挡风玻璃上的年检证明说道,“你找我无非是要那张照片,我的包还在教室,你放心,回去我便快递到你公司,现在可以放我下车了吧!”

    靳鞅并没有停车的意思,反而加重了油们。“所以,那天你来找我,是为了搞清照片的事,还书只是借口。”

    两人的对话牛头不对马嘴,夏蝉对他突然找她的举动,突然转变的态度和现在的问话感到莫名其妙。时间这么久了,“伪文卿”的风波不是应该过了吗?他究竟又想做什么?

    “你要把我带到哪里?文卿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你让我下车吧。”夏蝉有些惶恐地哀求道,靳鞅则眼角带笑看着被蒙在鼓里的她。

    车驶入一个高档的小区,她死活坐在车上不下车,靳鞅只好俯身打横抱她往电梯里走,她刚想挣扎大喊救命,电梯里便挤进来几个人,时不时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在靳鞅和她身上逡巡,她羞得耳根子发红发烫,只好把脸埋到他的胸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所在楼层到了,靳鞅抱着她走出电梯。刚出电梯,夏蝉便急着要摆脱他的禁锢,不曾想他把她箍得更紧,“靳鞅,这是什么地方?你究竟想做什么?”他没有理会她的焦虑,反倒心情越发得好,把她轻轻地放在公寓的灰色沙发上。

    夏蝉紧张地环顾了四周,不断在心里自我安慰,暗示自己靳鞅是绅士,那些影视剧的画面却还是不断地浮出脑海,她还是忍不住多想了。

    “夏蝉。”

    “在。”

    因为过度紧张,夏蝉在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的时候,便下意识地回应,等她抬头发现是靳鞅在叫她,又是一脸愕然,除了“伪文卿”的身份,他竟然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你成长了不少。”

    “嗯?”从车上的对话一直到现在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令她深感疑惑。

    靳鞅突然俯下身,双手轻轻抓着她的双肩,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各自的气息都清晰可闻。他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黑色的颈链,底部露出一只微微掉钻的天鹅饰品。靳鞅看着她,笑意更深,他这样提醒她,她该不会还不知道他是谁吧?

    这个天鹅饰品夏蝉再熟悉不过,那是她刚学芭蕾舞时央求李茹给她买的黑色盘头皮筋上的天鹅装饰物,因为丢了自己喜爱的天鹅皮筋她伤心了好一阵子,都把芭蕾舞课程落下了。

    “你...这个天鹅...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夏蝉看了看靳鞅,把天鹅饰品捧在手心,连同他书中夹着的照片,让她心中的疑惑更大,“你认识夏天?”夏蝉终于说出了埋藏在心中的疑惑。

    靳鞅点了点头,辛苦地忍住笑。

    “那他现在在哪里?”夏蝉望着他,巴巴地问,热切地企盼得知夏天的下落。

    “他就在你面前,夏知了。”靳鞅咧开了笑脸。

    夏蝉一把抱住靳鞅,生怕他再像小时候一样消失,靳鞅也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相别十年之久,有误会有错过,终于再度重逢,彼此更加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