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沈府

    更新时间:2017-08-10 17:52:00本章字数:1409字

    似乎是那个医者老头的作用,大家对张少钧失忆这件事,毫不怀疑。甚至有家仆带着他,对家庭成员,社会环境进行指导学习。

    至此,张少均已经大致掌握了沈家的社会地位。

    沈家,家底丰厚,身后有朝廷支持。和金家联姻之后,也算有了社会支持。

    总体来说,可称得上‘地方诸侯’。

    沈府并没有在帝都长安,但离长安也不过隔了两座城池。

    至于张少均,他一直以为自己也就是个小家仆。

    没想到,他还担任着沈皓寒的伴读书童,这么一个及其重要的地位。

    要知道,沈老爷沈千秋目前最看重的,有两个人。

    大儿子沈皓丘和小儿子沈皓寒。

    沈皓丘是将军,光宗耀祖。沈皓寒是爱子,望其成龙。

    老二就是个纨绔子弟,不提也罢。这个时代,大户人家的女儿基本上就是联姻的工具。

    书房里,张少均站在椅子后面,盯着沈皓寒手里的书本,直打瞌睡。

    他左摇右晃,脚下发虚,仿佛回到了高三的数学课堂。

    沈皓寒放下手中的书,看着把口水滴在自己肩膀上的张少均。

    “少均,先生布置的功课做完了吗?”

    自从张少均占领了菖蒲的身体,他就让沈皓寒喊自己原名。

    听见有人叫自己,张少均急忙抬起头,一副我没睡我很认真的表情。

    他低头见沈皓寒抬着的小脸,一副担忧的表情,急忙道“怎么了,我给你倒水。”

    沈皓寒拦住他,“我不渴。我是想问你,先生布置的功课你做了没有?”

    功课!对,你没有听错。

    张少均是个伴读书童,就是说他也要学习。

    本以为就是学些诗歌,国学就行了。

    可他进入课堂,看见先生手里的戒尺的那一刻,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比繁体字还要繁体的字,他只能从字形猜意思。

    要是连起来组成一句话,他就当场傻了。

    若是看书看久了,只觉得上面有一群蝌蚪扭来扭去的。

    见张少均呆滞的模样,沈皓寒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会是没写吧,你忘了上次先生打你屁股的事了!”

    听到这儿,张少均的屁股突然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上次他没写作业,先生居然让他趴在桌子上,当着全班人的面,打屁股。

    虽然周围都是小孩,可他自己已经是个实打实的成年人。

    这一顿打下来,屁股,脸面都是火辣辣的疼。

    张少均浑身颤抖了一下,急忙趴在沈皓寒身边,“快借我抄一下。”

    沈皓寒哭笑不得,“这次是赏析,你要怎么抄呀。”

    “赏析题!”张少均徒然拔高嗓门,惊讶的看着沈皓寒。“你早说呀,胡扯我最在行了。”

    遥想当年八百字,我撒了多少谎,生了多少病,忘带几次伞,吃了几顿妈妈做的饭。

    沈皓寒摇着头,一脸无可奈何的把自己一米长的卷子拿了出来。

    纸上的字,有楷书的端正规整,又有行书的肆意洒脱。颇有文学欣赏性,倒不像是个5、6岁的娃娃写出来的。

    可张少均已经没心思管这些了,他拿过这米长的卷子时,已经合不拢嘴了。

    “这尼.玛写了多少字?”

    “先生说了,最少一万字。”

    看着沈皓寒一脸认真的样子,张少均分分钟想死的心都有了。即使多年之后,他还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些年被戒尺支配的恐惧。

    他盯着题目,咬着上等的狼毫笔。

    这笔用的是梅花枝作笔杆,写出来的字,墨香中夹带着阵阵梅香。

    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

    虽然心中感慨万千,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戒尺,不对,是作业。

    卷题是一句意味深长的词,让人对其进行解析。

    “这,我都不认识呀。”

    张少均苦大仇深的看着沈皓寒,对方轻叹,拿过毛笔,坐得端正。

    沈皓寒抄起张少均以前写的东西,端详之后开始下笔。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洋洋洒洒万字,只在半个时辰就完成。

    张少均感动的拿着墨痕未干的答卷。

    “上学去喽。”

    “等等。”沈皓寒伸着一只手,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人影。

    自己还没有告诉他,刚刚写的是什么,先生要是问起来那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