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玄蟒

    更新时间:2017-08-10 18:05:09本章字数:3408字

    果不其然,先生今天只表扬了两个人。

    一位是沈皓寒,另一位。

    张少均在心里默念,不要是我,不要是我。

    先生慈善而又欣慰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菖蒲。”

    还好,还好。

    等等,菖蒲就是我吧。

    张少均看着先生和善的目光,脚下如灌千金,一步一挪的往先生跟前走去。

    “大丈夫,磨磨蹭蹭的,成何体统!”

    张少均有苦不能言,他连卷子上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先生把试卷往他手里一塞,道“来给大家好好讲讲,你为何会有如此超凡脱俗的想法。”

    张少均攥着卷子,嘴里这呀那呀的,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似乎看见了先生藏在身后的戒尺,他脚下生风,头也不回,一溜烟窜出了学堂,三下两下爬上外面的大枣树。

    先生留了句“其他人乖乖地给我抄书”,随即抄起戒尺追赶出去。

    张少均在大枣树上呆了整整一个早上,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可先生竟然拉了张席子,坐在树荫下,品着茶,看着古书,时不时还要咏叹几句。

    吓得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睡也不是醒也不是。

    最终,还是沈皓寒走到先生身边,双手抱拳,深鞠一躬。

    “先生。这卷子是我写的。菖兄的病刚好,我不忍打搅他休息,擅自模仿他的笔迹。不料,竟酿成今日之大错。若让他一人受罚,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而今,他身子未得痊愈,还请先生连他的责罚一律算于我,皓寒定不会有半分怨言。”

    先生听了他的话,差点让一口茶呛着。咳了几下,笑道“好小子,年纪不大,字迹倒是练得极好。若不是那小崽子几斤几两,我心知肚明,否则还真被你们耍了去。”

    说着他指了指树上的张少均,道“既然你愿意为他担责,那好,他的戒尺数,统统算在你头上。”

    先生正要拉着沈皓寒的手打下去,树上突然掉下来三四个青色的酸枣。

    这些酸枣有的砸在先生脑袋上,有的打在他手背上。

    先生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全然不顾儒生仪态。

    他手持戒尺,指着还在摘酸枣的张少均,吼道“老夫我不敢称桃李满天下,但也教书育人四十五载有余。从来没有那个学生像你这般,如此放肆!”

    张少均把一大把酸枣往怀里一塞,道“他可是我们老爷的心头肉,虽说您是他的先生,但若是真打了他,沈老爷还管您是谁,分分钟拆了这私塾。”

    沈皓寒小小的年纪,跟个小老头一样,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少均,快别说了。”

    张少均不依不饶,道“先生,我也是为了你好呀。”

    先生气的拿着个戒尺,打也不是放也不是,只能威胁着树上的张少均。

    “你是沈少爷的伴读书童,你不好好督促他学习,每天还要他跟着你欺骗夫子。你说说,我要是把这些告诉了沈家三夫人,你的刑罚可比我这戒尺好受?”

    张少均没想到平时看着端庄的夫子,竟然还学会了班主任那一套。

    想告家长,没门。

    “三夫人自然不会怪我。小公子每天刻苦勤学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哪里有半分被我影响到的迹象。再说,他这么小竟有如此舍己为人之胸怀,怕是三夫人高兴还来不及呢。而且,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他们现在不玩不乐不疯,难道留着到您这个年纪么。”

    见先生又要发作,张少均急忙稳住他的情绪。

    “别生气,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被我气病了,我心里得多过意不去。”说着还捂住胸口,做出一副心痛的样子。

    先生从不会说脏话,脸涨得通红。一甩袖,憋出一句“黄口小儿。”径直朝着书房走去。

    张少均见先生走远,才从树上溜下来。

    他从怀里取出几颗酸枣塞进沈皓寒手里,认真道“我以前也有兄弟,他就每次主动给我背黑锅。但我张少均绝对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你这情我记住了,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说完后还为表诚心,咬了一口酸枣,结果被酸的五官都皱在一起。

    沈皓寒不太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但还是很开心的笑了。

    张少均在混吃等死中,光阴早已从雕花窗前溜走。

    年岁在手指尖一晃而过,又是一朝春暖花开,按照惯例,春游的日子到了。

    张少均把自己裹得严实,所有屋子都把火炉撤了,只有他还留着。

    靠在榻上,烤着火。看着侍女左右忙活,给他收拾这几天出行要换洗的衣服。

    远远地,就听见沈皓寒一路跑来,脚下发出的啪踏声。

    两年时间,沈皓寒个子足足翻了一番,可还是比张少均矮一个头。

    他拿了不知名的鸟模样的风筝,欢脱的跑了进来。

    “少均,明天就要去踏青了。我专门找人做的风筝,现在就等着上天了。”

    张少均连眼皮都懒得抬,“我就不去了吧。”

    以前总是宅在家,偶尔会陪着母亲去公园转转。除了学校,他几乎就没怎么出过门。

    “当然不行。娘亲说了,你,必须去。”

    张少均翻了个白眼,无力的躺在床上,道“那你就赶紧出去,我要睡觉了。”

    他话音刚落。两眼一翻,睡着了。

    沈皓寒鼓着小脸,自言自语道“可是你刚起的床啊。”

    张少均说要睡觉,除了中午起来吃了个饭,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清晨的霜露还没有化开,昨日又下了场雨。

    张少均裹了一层又一层,把自己捂得更严实。

    沈皓寒和老爷夫人们同乘一辆马车。

    那马车,四角各挂一个翡翠琉璃香包,周边有金色垂帘,朱红色的顶棚,吉祥喜庆。

    马车跑起来时,伴着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路上的人老远就能听到这声音,早早避让开,谁都不敢得罪了大家世族。

    马车里面,海棠木的四方桌上,景德镇的陶瓷杯,青花单墨,古朴大方。

    顶头坠着一颗鹅蛋大的夜明珠,一到夜晚,照的整个车厢,光亮如昼。

    沈皓寒本想让张少均和自己同乘一辆,可三夫人不同意。

    他颇有歉意的看向张少均,随后又道“那我和他一起。”

    三夫人拍掉了他指着张少均的手,道“娘知道你们感情好,但你始终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个下人。”

    三夫人说话也不避讳,当着张少均的面,可能觉得他是个孩子,更是个下人。

    反倒是张少均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本来对这个三夫人印象还挺好,原来她是这么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不过也对,在这个人分三六九等的时代,她又是大家闺秀,从小就被灌输了高人一等的思想。

    可张少均是个实打实的现代人,思想开放是一大特点,无论再怎么为她辩解,心里还是有些介意。

    还好沈皓寒这个乖孩子没有被荼毒,张少均下定决心,定不会让他落得如此世俗的境界。

    最终,张少均和几个女家仆坐进了一辆马车。

    这马车窄小,里面就铺了一层硬垫子,坐着直硌屁股。

    女仆里不乏样貌姣好或是身材火辣的,张少均本应如狼似虎,但哪个大男人会忍受被说可爱,然后不停的被捏脸蛋。

    张少均脸颊通红,看着这些个喜笑颜开的女仆,心里不是滋味。

    你们捏的时候能不能轻点,实在不行咱换着捏,你捏我,我捏你(痴.汉脸)。

    当然,美好的愿望没有实现。

    张少均实在是忍受不了,他一个人抱着膝坐在角落,一副受尽欺凌的样子。

    马车左摇右晃,他又困得不行,脑袋邦邦邦的,往冰冷的车壁上撞。

    忽然,坚硬的车厢换成了柔软的棉花枕。

    他靠着舒服,便睡死过去。

    恍惚中,冷冷的冰雨往脸上胡乱地拍。

    他一睁眼,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身处一片荒凉的谷壑之中。

    天空黑云压顶,不断有墨红色的血雨,从天而降。

    幽深的谷壑之中,躺着一条玄色巨蟒,身长足足四百来米。身上鳞片各个都有手掌那么大,但多半都散落在周围。

    黑红色的鲜血从蛇皮下冒出,土地尽染,就像是躺在血河中。

    要不是尾巴还有微弱的摆动,还以为是死透了的。

    张少均觉得自己浮在空中,身体一点知觉也没有,只有眼珠子可以四处乱转。

    那玄蟒头顶悬着一鱼骨样的宝剑。

    剑柄纯黑色,离得远看不清上面的花纹,只能看到一扎宽的剑身两边,皆是锯齿状。

    再往上一点,悬空站着一个人。

    红袍加身,其上绣着一朵黑色的莲花占据半个衣摆。

    那人一头墨色及腰发,身材修长,样貌看的不清,好像被故意糊上了一层马赛克。

    他忽然转过头,看向这边。

    张少均紧张的不敢呼吸,等对方把眼神移开后,他才狠狠地抽了一口凉气。

    那身披红袍之人,手一张一合间,剑已收回袖中。

    地上奄奄一息的玄蟒,在剑收回的那一刹那,浑身一抖,尾巴翘起后又直直摔落在地上,仿佛那剑之前一直插在他身体里。

    玄蟒身上原本已经结了血痂的地方,又开始重新往外冒血,空气中弥散着腥臭的血味。

    悬在空中的人,看着挣扎着想爬起却一次又一次徒然的玄蟒,轻笑一声。

    原本应该是很小的声音,却一下子传遍了整个谷壑,魅惑而低沉。

    他见玄蟒终不再动弹半分,嘲笑道“可怜呀可怜,都说得上玄者,天下必得。你说,若是这可得天下之物死伤殆尽,这天下岂不是再也得不到了。”

    玄蟒嘴角微动,却不再反抗,只是嘴里不知在嘟囔些什么。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红衣之人瞪大眼睛,两指一并指着地上的玄蟒,“你疯了不成!”

    话音刚落,天摇地动。有流石从山上落下,惊起走兽鸟虫。

    红衣人惊慌的看着四周,丝毫不见刚刚的猖狂之态。

    他迅速以手掩面,另一只手向身后一推,快速飞走。

    这时,已经半死的玄蟒腾空而起,身泛红光。

    七寸里好像有一团火,越来越亮,最终砰的炸开,就像枚原子弹。

    张少均看着冲来的气波和火焰,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