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宏山派

    更新时间:2017-08-10 18:32:37本章字数:2239字

    船渐渐靠岸,太阳已从东边的湖水里升起。此刻正是卯时,也就是5点左右。

    张少均刚从船上跳到岸边,身后的湖水开始翻腾,而且越滚越烈。

    突然,从湖里腾起一条百米长龙,龙鳞上泛着青光,毛发皆是红棕色。

    它威风凌凌,下半身潜在水中,上半身探过岸边,在张少均身边闻了闻,之后又附身去闻沈皓寒。

    可它刚探过头,见是韩光君抱着,直接扭头,趴在博叔身边。

    张少均从震惊中缓过神,看了眼被‘冷落’的韩光君。

    对方则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

    通过这么一点时间的相处,这个博叔就是外表长得吓人些,其实性格是极好的。

    博叔看着上岸的青龙,笑骂道“你这乖乖,又背着凌云道长偷偷出来玩。天已经亮了,还不赶紧回去,小心又被关禁闭。”

    青龙极通人性,俯下身,趴在他身边,尾巴欢快的拍打着水面,溅起大大小小的浪花。

    博叔拍了几下它的脑袋。

    它高兴地长啸一声,晃动着身子,腾云驾雾,朝着一处山峰飞去。

    张少均兴奋地看着眼前的青龙,血气翻涌脸都激动红了。真的看见了龙,忽然就涌上了来自身为中国人的骄傲。

    不过,张少均以前在书本里见过龙。

    青龙是雎鸠家的标志,无论从画上还是族徽上都是短胖的龙看上去有些臃肿,像是炎黄时代的图腾。而眼前的龙,细长优美,更像是隋唐时的龙。

    难道龙还有不同品种?

    张少均还是疑问慢慢,韩光君已经对着博叔微欠身子“博叔,我们就先走了。”

    博叔颇为不舍,“记得给掌门真人说一下啊。”

    韩光君一手抱着昏睡的沈皓寒,一手牵着张少均,顺着石子路离开。

    先开始的路极宽,十辆马车并行都不是问题。

    走了约莫二十分钟,有一石柱门,其旁是一块一人高的大理石。

    石头上用朱砂之类的红色染料,写着宏山派三个大字。

    门后是不见尽头的石阶,不知通往何处。

    “走吧”,让张少均欣赏够了,韩光君拉着他继续赶路。

    石阶被打扫得很干净,连落叶都没有。

    石阶两旁,高大的常青树,枝浓叶翠,偶尔还会有松鼠,或是奇形怪状的鸟停留在上面。

    韩光君带着小孩,步伐走的很慢,他担心张少均会跟不上。

    张少均心思倒不在周围景色,他现在恨不得一步就能走到头。

    “我们要走多久。”

    “路很远,照我们这个速度,最起码得走半天,估计午时就能到了。”

    “什么”,张少均一脸卧槽,“走那么久。”

    “本来是可以御剑的,但介于你年纪太小,所以。”

    “御呀”,张少均打断韩光君。

    韩光君看着张少均着急的模样,笑道“你确定,有的人都到中年了,也不敢御剑。”

    张少均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道“那是他恐高。”

    韩光君没太听懂,但还是认真的看着张少均的眼睛,问道“你确定?”

    “当然。”

    “那好,一会儿可别吓的哭鼻子。”

    说着,一甩袖子,飞出一把碧光闪闪的宝剑。

    白色的剑柄简单大方,就是一圈一圈的圆形。

    在剑口处,刻着双煞二字。剑身流畅,剑刃锋利,看着就是削铁如泥的料。

    双煞浮在离地面一尺的地方,静静地悬着。

    韩光君抱着沈皓寒,脚摆成丁字,随即转身去看张少均。

    张少均还在纠结,究竟是自己站在他前面还是站在他后面。

    前面没有手扶着的地方,总不能让他搀着自己吧。可站后面,既不能有自己御剑的那种爽感,还得抓着人家的衣服,怎么感觉都像个娘炮。

    韩光君以为是张少均不敢,含着笑,道“要不我抱着你吧。”

    怎么可能,你让我张少均以后的面子往哪儿搁!

    张少均被刺激到,毫不犹豫的站到韩光君前面。飞机都做过,怕他个毛啊。

    “那我们就起飞了。”

    话音刚落,脚下的剑立马向上升。

    张少均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掉了下去。还好韩光君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右肩。

    韩光君干脆把手直接放在张少均的肩膀上。

    先开始张少均还没什么反应,直到身处青云端时,他才知道有的13就TM不该装。

    张少均紧紧地抓住韩光君的手,冷风让他睁不开眼睛。

    韩光君似乎故意逗他,竟然加快速度。

    “慢点!”

    张少均耳边全是呼呼地风声,连自己喊出的话都听不清。

    直到落地,张少均都是紧紧地抱着韩光君的胳膊。

    御剑果然快,本来需要半天的路程,短短一盏茶就已经到大殿口了。

    雍华殿。

    这名字,很power呀。

    张少均觉得这里很符合自己的审美。

    大殿宽敞阔气,前有百层台阶,台阶下是可容万人的平台。

    平台四角,各立一个龙头牛身的东西,都是铜制的。

    它们身披铠甲,脚踏铁蹄,威风凛凛。

    张少均正欣赏着,从台阶上面匆匆忙忙跑下来一个侍从,朝着韩光君深鞠一躬,道“大师兄,掌门真人与各位峰主正在商量今年的招生事宜,此刻不便召见你。掌门让我先寻间住处,供他们休息。”

    “我知道了,辛苦了。”

    那人向前一探手,对着张少均道“这位小公子跟我来吧。”

    “哦,好。”

    张少均走了两步,发现韩光君并未跟来。

    侍从见他不走了,立马解释道“那位公子凌气过盛,又发生不幸,怕见到你会忆起旧事。为此,秦峰主特意吩咐,让我将你二人分开侍候。”

    张少均叹口气,算了,毕竟秦斌是张少均的亲舅舅,这么做应该是为了他着想,便跟着侍从走了。

    韩光君目送张少均离开,才抬脚往自己的住处走。

    在经过大殿外面时,正巧碰上了路过的楚萧林。

    若是张少均在旁边定能一眼认出,他就是当日制服野猪精的那个。

    韩光君对来人微点头,“二师弟。”

    结果楚萧林就像是没看见他一样,径直走了过去。

    韩光君觉得好笑,心里却有些无奈,毕竟那个人当了五年的大师兄,居然因为闹出了人命让自己给代替了。

    在这宏山派,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这三个职位,代表的是职责,权责和力量。

    好比金银铜奖。

    只要是有能力之人,皆可当选。

    剩下的就按照进入派别或进入师门的顺序来定。

    至于为什么这么规定,就好比学校为什么要设立三好学生一样。

    韩光君是宏山派大师兄,自然不会跟众弟子住在一起。

    他走到一处云深的竹林里。

    一个小别院,里面立着一个三层的阁楼。

    最顶层建成一个小亭子,四周通透。

    邀月当歌,最是雅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