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试灵珠

    更新时间:2017-08-10 18:34:28本章字数:3877字

    张少均跟着仆从,来到一栋有着小花园的雅舍。

    花园中间有一石制的茶棋桌,两个石凳对立而放。

    园子角,一棵刚发了新芽的柳树,柳枝随着春风随意飘摆。

    仆从把张少均引了进去。

    一进房门,正对着是一个大堂,物品一应俱全。

    从大堂两侧绕进去,各是一个卧房。

    仆从将张少均引至右侧卧房,道“公子便先在此安顿下来,每日,我都会来给公子送餐的。”

    “哦,好。”

    仆从转身准备出去,却在半路又折了回来。

    “公子这几日,就将就着在房子里待着。宏山派地广,你又对此处不熟,若是走丢了,我还真不好向掌门真人交代。”

    张少均急忙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乱走的。”

    仆从见张少均信誓旦旦的答应了,才放心离开。

    张少均把这里转了个遍,最后满足的坐在榻上。

    别说,就一个字,爽!

    仅仅是一人住的地方,卧房,书房,练功房,连洗浴室都有。

    张少均是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留下来。

    就这样,他每天睡到自然醒,在草丛里斗斗蛐蛐,和树上的长尾巴鸟对歌,喝茶赏月,日子过得不亦乐乎。

    直到第五天,韩光君一大早就由仆从引着,来到张少均房前。

    张少均睡的正香,突然觉得周身一冷,感觉床头有人一直盯着自己。

    他费力地张开眼睛,韩光君正坐在他床边。

    张少均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来,道“你怎么来了。”

    韩光君摸了摸他鸡窝般的脑袋,道“自然是来接你的。”

    张少均混沌的脑袋慢慢转醒,看了眼韩光君,吓了一跳,“诶呦卧槽,吓死老子了。”

    随后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急忙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来了。”

    韩光君突然哭笑不得,这句话不是问过了么,看来刚刚是没睡醒呀。

    “我是来接你的。”

    张少均哗把被子一揭,“皓寒呢?”

    “我就是为他而来。”

    韩光君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给张少均说了一遍。

    原来,沈皓寒昏迷了三天三夜,还连发高烧。

    秦斌用守灵石治好了他,可他醒了之后,一句话也不说,谁也不理。

    看来这孩子还没从阴影里走出来。

    张少均忧心忡忡的洗漱,忧心忡忡的吃了早饭,忧心忡忡的站在双煞上。

    等他好不容易见到沈皓寒,对方除了在他进门那一刻给了一个眼神,之后就在没拿正眼看过他。

    张少均让韩光君回避一下,说自己有话要单独讲给沈皓寒听。

    等韩光君走了,张少均在沈皓寒旁边坐下。

    “皓寒,你瘦了。”

    不动。

    “皓寒,你吃早饭了么。”

    不动。

    “皓寒,你知道我是谁么。”

    肩膀微不可见的晃了一下。

    “皓寒,你打算一直这样么。”

    不动。

    “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娘亲么。”

    沈皓寒抬起头,眼眶通红,却没有一丝泪。

    张少均见有戏,再接再厉道“我知道那种感觉,无助痛苦,甚至会想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会恨不得杀了凶手,更想杀了自己。若不是自己无能,定不会是这个下场。”

    “但是一切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浑浑噩噩的那段时间,我醉了醒醒了醉,花天酒地,以为酒精能麻痹自己。大家都说我无药可救,不配活着。可他们不知道,梦里,我还是那个我,她还是那个她。我会烦她约束我管教我。也会想念她唠唠叨叨。”

    他把手搭在沈皓寒的肩膀上,“你娘若是见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她会伤心也会难过,她甚至会后悔,后悔把生命浪费在一个窝囊废身上。”

    沈皓寒嘴唇微启,唇瓣抖了几下,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

    “你会忍受其他人再次在你眼前消失么,你不会。但你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会重演。”

    张少均说这话本是无心,他只是想让沈皓寒振作起来,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一天终会来临,而始作俑者就是他自己。

    这是后话,现在的他依旧担心守护着这个弟弟。

    张少均关上门出去,立马被等在门口的韩光君拦住。张少均抬起手挡在额前,故作姿态道“今天的太阳有些刺眼呀”,顺便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

    韩光君想进去看看,被张少均拦在门口。

    “心病还要心药医。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韩光君还是不放心了向里面望了一眼,门栏挡着,并无所获。

    两人便在大堂候着。

    张少均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不知道这种感情牌,到底打不打得赢。

    他喝了一壶又一壶的水,从来时到现在,已经有三四个时辰了,早就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张少均肚子饿得咕咕叫,用手指敲着桌子,心里又烦又燥。

    突然,门口出现一个瘦小的身影,正是沈皓寒。

    “我饿了。”

    一句话,短短三个字,却让张少均终于有了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安心。

    韩光君大喜,说了句稍等,立马御剑离开。

    沈皓寒坐在张少均的身边,虽然一言不发,但两只眼睛肿的像个桃子,直直的盯着水壶。

    哭出来,就好了。

    这顿饭张少均吃得格外香,因为沈皓寒亲自给他夹了菜。

    两个人正吃着,门外进来个中年男子。

    韩光君急忙起身,双手抱拳,躬身道“师父。”

    沈皓寒虽然很久没有进食,吃饭依旧细嚼慢咽。见有人进来了,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

    张少均什么都不管,天大地大五脏最大。

    秦斌见沈皓寒已经自己主动吃饭了,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继续吃吧。”

    见秦斌这么说,沈皓寒才重新拿起筷子,给张少均又夹了一筷子菜。

    等两个人吃饱喝足,韩光君把碗筷收拾了,秦斌才道“我已经向掌门师兄禀明了,你们会跟着这次招收的新生一起参加殿试。至于能不能留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张少均一听这话,立马端正了态度。

    想想自己将来打遍天下无敌手,揽尽佳丽三千万,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本以为殿试的日子还早,没想到第二天就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

    张少均看着这几天一直照顾他的仆从,眯着眼睛,道“让我再睡会。”

    “若是以前,可以。但今天是你殿试的日子,若是错过了,可是要再等上整整十年。”

    张少均哗的一下坐了起来,惊讶道“今天考试!”

    仆从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还不赶紧洗漱去。”

    张少均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打扮好之后,跟着仆从来到了之前来过却未进去的雍华殿外。

    今天的雍华殿,门外早已排起了长龙。

    仆从把张少均带到队尾,让他跟着大家,也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张少均左右瞭望,想找到沈皓寒的身影。

    果不其然,韩光君带着沈皓寒也在找他。

    韩光君让沈皓寒站在张少均的后面,道“你们跟着队伍就行了,我在里面等你们。”

    韩光君刚走,站在张少均前面那个人就转过身。

    他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张少均和沈皓寒,然后开口问道“刚刚那个人可是宏山派的光君师兄。”

    张少均点头。

    “你们认识?”

    张少均又点头。

    “那你经过初试了么?”

    张少均摇头,他根本不知道还有个初试。

    那人哼了一声,转过身去。

    张少均觉得自己被人瞧不起了,他不会以为自己是走后门的吧。不过,他确实走了沈皓寒这么一个后门。

    长龙般的队伍,骚动着。

    有的人面色发白,紧张不已。

    有的人信心十足,开始和周围人高谈阔论。

    张少均本来很紧张,但他等了好久发现队伍依旧老长,也就不那么紧张了。

    和沈皓寒说了几句话,但见他气色不是很好,说话有气无力的,就闭嘴了。

    张少均是个闲不住的人,没有人聊天,干脆左右乱看。

    雍华殿是宏山派最高的建筑。

    四下望去皆是浮云,其他四座山峰藏在云里,若隐若现。时不时的,会有些仙鹤之类的窜梭于云中。

    还真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张少均看得出神,突然从空中飞下一只青龙,是在湖边见过的。

    它长啸一声,擦着雍华殿前的平台,一晃而过。

    不少人都被他带来的劲风扫倒,还有的人直接吓晕过去。

    大家正纷纷议论着这只发疯的青龙,秦斌从雍华殿走了出来。

    “安静!”

    他站得高又离得远,可声音极具穿透力。就像是在平台四角按着扩音器一样,震得人耳朵发疼。

    有一个衣着华贵,拿了把纸扇的公子哥,耐不住性子,喊道“大太阳的,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呀。我可是丞相之子。”

    秦斌眼皮一抬,看了眼飞扬跋扈的丞相之子。

    “若是觉得太阳太晒,那就请回吧。”

    说完一卷袖子,转身入殿,丝毫不理会底下嬉笑的人群。

    那人怕是从来没受过这种气,但又舍不得这成仙成圣的机会,只得闭嘴。

    张少均虽然面不改色,但心里早就笑翻了天。果然是苍茫大陆的985,说话就是硬气。

    时间说快也快,转眼间,张少均已经排在大殿里面了。

    大殿之上,摆放着一麒麟首浮云案的金丝绒长椅。

    周围放了四个半米高的小桌子,桌子底下是兽毛编制的毯子。

    掌门真人坐于正殿之上,听说年近三百。一头白发,皮肤保养极好,一个褶子都没有,看上去最多四十。

    他左手边,第一个人,坐的最为端正。一把剑平放在腿上。

    再往边是一个男装女子,虽略施粉黛,但还是盖不住俊气。

    右手边起,第一个人斜倚在桌子上,手里转着一只玉笛,表情洒脱,和对面那个形成鲜明对比。

    而他的旁边盘腿坐着的就是秦斌了。

    秦斌看了眼进来的张少均和沈皓寒,随即转开了视线。

    韩光君拿着一个卷轴,喊一个名字,就会有一个人上前。

    “楚绍齐。”

    张少均前面那个刚刚还对他走后门这件事嗤之以鼻的人,就被叫到殿前。

    他抱拳态度恭敬的把上面五位都叫了一遍。

    张少均赶紧在心里默默地记了下来,不然一会等他上去之后,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开始吧。”

    随着韩光君一声令下,楚绍齐上前,走到一个水晶球前。

    这水晶球,正是上古神石,试灵珠。

    他把手轻轻放在上面,等了几秒,试灵珠里面突然出现了红色的电光,随即消逝。

    “属火,红色衣”。

    说完,韩光君就让他在旁边的桌子上取了件红色的长衫。

    轮到张少均,他学着人家的样子,抱拳作揖。

    “在下张少均见过掌门真人,各位峰主”,说完看向韩光君。

    韩光君朝着他微微点头,“把手放在试灵珠上吧。”

    张少均心脏狂跳,他不知道自己把手放上去会是什么样子。若是什么都没有,他这辈子的修仙梦就算是废了。

    他缓缓抬起手,指尖微颤。

    刚摸到试灵珠,立马感受到有巨大的电流流过周身,打得他手指发麻。

    张少均猛地缩回手,一脸惊恐的看着韩光君。

    韩光君有些奇怪张少均夸张的反应,以为他是害怕,安慰道“没事,你把手放在试灵珠上就行了,它会判断你资质如何。”

    张少均用食指轻轻地戳了几下,在确定这次真的没电了,才把手放在上面。

    等了快半分钟,可试灵珠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都快放弃了,刚准备把手抬起来,试灵珠里突然有了些蓝色的电光。

    韩光君见状,立刻道“属水,蓝色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