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美人如玉

    更新时间:2017-08-12 22:22:16本章字数:2680字

    四月中旬青天如盖,江畔桃林花光四射,一艘乌篷小舟缓缓荡出了船坞。

    木浆摇动搅动涟漪,一双白嫩如玉的小手攥着桨柄,皓腕上配一对玉镯。

    清波荡漾间船已发力,向江东顺流而过。咯咯一声娇笑,却是从船尾处传出,乃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所发,音如金石袅袅婉转,竟回荡在江面之上,同木浆拍击江水之声混合一处端得好听。

    “你这小妮子又偷乐什么?”是一声清亮悦耳的少女声音自船舱中传了出来,看来是这个荡舟女子的主人,她话音柔和中透露一股铿锵之力,比适才那荡舟少女的笑声更加动听了五分。荡舟少女在船尾处哼了一声:“没有啊……倒是主人姐姐此番出来,可有什么新奇见闻说说?”

    船舱中少女声音再度响起:“仙儿最是乖巧了,你常常攀着我说故事你听,今天也该你倒核桃了。”舱中少女说完便不再说话,那个被她称为仙儿的少女嘟嘴笑了笑:“我哪有核桃可倒嘛?”

    她不轻不重的抱怨了一句,荡着木浆向东驶去,两岸桃林灼灼其华,日光洒在两岸桃林及江面泛起阵阵金芒,更鸟声嘤咛,如梦如歌。

    那船头微微一滞,却是舱中少女缓缓走出,一袭白衣随风轻摆,她一头乌发自然的披在背后,脑后一对束发金环被日光一照更加炫目。

    那少女身材高挑,鹅蛋脸形,肌肤白皙中暗透红润,一双闪亮的杏眼遥望江天。身后那个叫仙儿的少女笑了:“主人姐姐想是坐乏了。”

    白衣少女微微颔首:“果然乏了,我在船舱中做了大半日,这船才出来多久?”说着她微抬娇颜,目光似乎凝了一下,却没说什么。仙儿似乎对这个白衣少女颇为惧怕,更似乎很明白白衣少女的心思,更不敢多话,只是扳动木浆顺流而下。白衣少女右手紧握成拳,左手却自然的垂放在身侧。

    忽然,她扭项一笑:“仙儿,你觉得师父料定之事会否有假?”白衣少女陡然发问,令仙儿有些错愕,她手臂滞了一下:“主人姐姐又多想了,圣君功参造化神目如电,怎会料事不准?”她有意无意的摇了摇头,作无奈状。白衣少女哈的一笑:“师父为人随和,平素不喜弟子腐板,你有什么就说什么。”白衣少女说完之后,自顾自的摇摇头,知道仙儿虽然和自己要好,但终究不敢背地里对师父有所不敬。她微微低头,秀眉微蹙似乎在沉思什么,仙儿自然不敢打搅于她。

    白衣少女玉手一翻将船舱中的一张小小竹椅凌空引了出来,略整裙裾轻轻坐下,仪态朴素大方。仙儿一语不发默默摇桨,一时间只有风声桨声鸟鸣声。白衣少女坐在船头以手支颐盯着眼前碧绿的江水,看她神态虽然恬静,但眉宇间自有一股说不出的淡淡的愁闷,鼻中悠悠的叹出一股气息来。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古津……

    白衣少女神思正凝,陡然间她咦了一声。这一声突如其来,仙儿听得明明白白,她把头扬起来正想问白衣少女。

    ……

    嗖嗖……一道白炽光芒竟自北向南坠落——

    仙儿哎哟一声,在船尾处跳了起来:“瞧啊。”咚的一声,震得小舟微微晃动着,白衣少女嗔道:“做什么?这不就是有人御剑而来么?”

    在白衣少女眼里,这御剑飞行自然是平淡无奇不足以让她心里哪怕起一丝涟漪,今见仙儿如此,不由好笑。

    但她一张娇颜刚刚泛起一丝冷笑,那笑容竟在一刹那僵住了,她樱唇微张,向着光华坠落处看:“不对……这不是御剑飞行啊……”说着,白衣少女目光渐渐凝重起来,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船头处已然旋起一阵淡淡的旋风,那旋风逐渐变大,也就呼吸间,白衣少女身前二尺处一道银亮光痕骤然出现。

    仙儿且不去管木浆,钻过船舱走向船头来:“姐姐,您这是?”

    白衣少女用手一拦:“可能有事,仙儿妹妹在这里等我就好。”叮嘱完毕,白衣少女身随剑起,已然稳稳站在剑身之上,右手并指如刀剑诀一引,银色仙剑破空疾驰,向着光痕坠落处去。

    一路之上风声飒然,牵动桃花,落英缤纷……

    光痕坠落处在北岸半里地外,这里桃林依旧浓密着。

    白衣少女身在桃林枝桠之上,精准无误的找到该处。

    呼,一阵清风过处,白衣少女飘然落下来……

    在桃林浓浓的光焰和香气中迈开脚步,花衬人影、人比花娇,她缓缓走过去……以她目力见识,绝不可能判断错误的。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再走一截,桃林渐渐稀疏,北岸桃林外有一片小小村庄,名叫石塘村,这个村子是离自己师门最近的村子了,她来过。

    今日故地重游却也是意外之举。白衣少女的身影刚刚出现在村口,就被村中村民看了个真切,无不吃惊,慑于其美貌。

    汪汪汪……一阵犬吠声传来,一阵稚嫩的少年呼喝随之响起:“小黑子……你给我站住了……”汪汪汪……汪汪汪……

    村子街道深处,零零散散的村民人影中,一个粗布麻衣的少年一脸惶惑奔走而来,在他身前不远处,一条浑身黑毛的小黑狗四蹄翻飞奔驰而过,少年气的在后追逐,但却怎么也追不上,那黑狗似乎对于自己的奔跑速度十分骄傲,边跑边叫,令少年越发气恼。

    黑狗汪汪跑来,少年双臂晃动如风车,可可的撞向白衣少女这里,黑狗收不住脚,差一点一头碰在白衣少女双腿上,吓得黑狗汪的一声,斜刺里窜过,少年气的怒骂:“野狗,有种永远不回来……呃……快帮我堵住它呀……”

    少年陡见白衣少女拦在前面不远,黑狗就要绕过,周围村民一阵哄笑。

    白衣少女年纪不大,她童心忽起,哈的一声笑了:“小狗别跑了……”

    说着,左手轻轻一扬不知使用了什么法子,黑狗如受电击,汪汪叫了两声咕咚栽倒。少年大喜冲过,一把抱在怀里,向着白衣少女躬身道谢:“真谢谢姐姐……”

    他抚摸一下黑狗的脑袋,忽然变色:“小黑子……”白衣少女一惊:“怎么?”少年缓缓抬起头,鼓着腮帮瞪着眼睛:“你……你杀了小黑子。”说着,少年一跺脚,将黑狗放在地上怒目而视。白衣少女一脸茫然道:“不,我没使劲啊。”她拼力解释,但少年不依不饶,可又看白衣少女气质不俗,一时间也不敢过分无礼对待。

    周围几个村民忙来劝解,无非是说一些意外之事不必当真,一只狗也算不得什么。少年虎着脸双眉紧皱:“这位姑娘你哪里来的?我们村里可没你这么俊俏的人。”白衣少女见他称赞自己俊俏,脸颊上陡起红晕:“我是山里来……”

    少年掐着腮帮:“山里?你刚才怎么弄得?打死我的狗?你知道这只狗陪我多久?你得赔我……”少年语气颇为急促,本来是赔偿的赔,但少女一时间茫然无措,以为少年言下之意是陪伴之陪,不由得怒从心起:“小小年纪……”

    少年哼了一声:“你杀了我的狗难道不该赔我一条?”他跟风解释的到也快,少女恍然大悟:“哦哦……是这样……”

    村民们都当成无稽之谈:“算了吧……一条狗不算啥,人家姑娘也不是有意。”

    少年噘着嘴望着狗尸体:“我找爹爹妈妈去……看你怎么办……”

    少年也不多说,扭头就往村里走,不多时人影消失。白衣少女一脸愕然无助,没想到居然惹了这事儿……

    她默默望着黑狗,听对面村里少年的声音再次响起:“爹爹……就是这个姑娘杀死了小黑子……大家伙还说不让赔……”少年吆吆喝喝的拉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走来,不多时来到少女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