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群雄逐鹿

    更新时间:2017-08-17 10:06:46本章字数:3550字

    而此刻,这个突然半路杀出的年轻人居然如此了得,也当真出乎三人意料,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宗师高手的风范,其气势实在不在无天山脉剑帝之下,因此令三人震骇。那年轻人见他们捉住叶芒,因人质在手反不好过分为难,只得勉强忍怒取出一块白光大盛的玉牌缓缓递了过去。姬海棠想来个独占鳌头,捞取头功,哪知那释瑯渐和万天扬心生不满,各个是虎视眈眈。

    叶放天和江云翎心疼着儿子,知道这个年轻人强悍无比,自然要多多依仗,因此对他押了宝。

    桃林上空剑鸣森森,那是浑身陷入烈焰包裹的秘凰仙剑,此刻受到主人心念感召,凌空飞舞。

    轰隆……一声巨响……秘凰剑凌空刺落……如急电奔雷,这一出手,秘凰剑受主人感召,挟怒而发委实势头迅猛,秘凰剑剑身尚在半空,但剑灵吞吐间早将方圆数十丈内桃树压得枝粉花碎,阵阵浓烈的桃香铺天盖地,席卷大江两岸,当真令人沉醉了。江云翎心中暗暗吃惊,她努力以剑诀操控秘凰剑,但此仙剑居然傲怒不闻,对着无天山脉三人狂攻猛打,几近疯狂。

    姬海棠释瑯渐和万天扬见状竟无不震惊,纷纷驭剑凌空搏击,刹那间四柄仙剑如生死仇敌纠缠不休,叮当之声震天动地、直冲九霄,那向南七十多里地便是灵界山地界,山中高手如云,这一火并,自然要惊动他们,谁知过了老大一会却鸦雀无声。陌生年轻人冷冷的观望,手一缩,将遮天令送回胸衣,无天山脉三人兀自裹挟着叶芒对付秘凰剑,哪有心情去看陌生人的举动。释瑯渐红色仙剑势头较为猛恶,剑灵狂怒不休,打头冲击着秘凰剑,而释瑯渐本人,早已浑身热汗,周身上下如云雾蒸腾。另外姬海棠主要负责制住叶芒,万天扬帮扶释瑯渐。

    俄顷,江云翎清啸一声,纵身而起,双手凌空舞动,结水平剑诀,双手四指相对,指间金光燃烧,想索性打服对方,再救儿子。哪知对方以三敌一斗志旺盛,叶芒裹挟在阵阵剑灵剑魂之中,当真如受烈火烹烤,早已昏了过去。江云翎暗自叹息一声,向丈夫哪里望了一眼,满眼的凄苦:“天哥……我……”

    她心念受到情亲的冲击,当时功力不纯,一口浓浓的鲜血又喷出来了,整个人如同断线风筝遥遥坠落,叶放天飞身而起接住了妻子:“翎儿……你……”嗡嗡……一声惨叫,秘凰剑大震,轰然坠落,剑尖朝下插入地中直没至柄,释瑯渐哈哈大笑:“咋样?雌儿还是不成啊……还是你这个雄的试试……”

    他口出污言秽语实在难听,叶放天比江云翎冷静多了,竟不生气,只是冷冷的看着半空中三个敌人。哪知释瑯渐嘲笑女子的话音刚落,陡然间觉得三人所操控的三柄仙剑光圈一阵颤抖,一股排山倒海般的能量如同开闸洪水汹涌倾泄,一时间竟无可阻遏,像他们这等修炼仙剑剑魂达五级以上的高手,对于这种能够顷刻间化解自己三柄仙剑合而为一能量的可怖神威当真从心底里害怕,竟呆住了。

    三柄仙剑光团刹那间被那股力量击得摇摇欲坠,像是一颗燃烧殆尽的流星,将扑向黑暗的大地。与此同时,姬海棠手中一空,不由得惊叫一声:“哎哟……谁?”他本来抓着叶芒的身子,以挟制叶氏夫妻,而此刻居然两手空空,当时便吓得魂飞魄散,以为是那个陌生的年轻高手所为。却一转念道:“不对……”忽然听那陌生高手拍手称赞道:“好……紫微大师不愧是灵界山首徒,贫道佩服。”

    此言一出……姬海棠释瑯渐和万天扬还未回神,那股可怖的力量又凌空涌来,只听天际之上如同奔雷滚动,无边剑灵漫天而下,如狂风瑞雪般飘飘降落,整个南岸桃林,苍茫的夜空,彻底陷入一片雪亮的剑影中。

    在场众人无不震骇,叶放天江云翎神思回转,见儿子叶芒已然被人救下,半空上狂风呼啸,铺天盖地的雪亮剑灵刹那间化作一片银色的光海,那个神秘的年轻高手满脸的敬畏之情,只见他哈哈一笑,单掌合十念了一声道号。就在这时,姬海棠释瑯渐和万天扬三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仙剑,啪啪之声划破夜空,三柄仙剑如同废铜烂铁般扑落地下,断成了无数的碎片,三人大怒,狂呼怒骂来人。

    同时纵身而起,但来自天际的那股剑灵神威实在难敌,转眼间三人身上早被剑灵划得伤痕累累鲜血暴流。神秘莫测的年轻高手一张俏脸嘿然一笑,向叶放天道:“瞧……这是灵界山头等绝技炎黄斩,万一击中九死一生……紫微大师看来动了真怒……”说着,右手手指轻弹,划出一片光海,罩住了夫妻。

    姬海棠大怒:“什么人?敢杀无天山脉的弟子?你活得不耐烦了?”他话音刚落,眼前天际一片剑影之中,忽然一个身影如凭空出现,御风而下……她清丽绝伦的面容之上冰冷如霜,右手二指指天颂咒:天炁为气、雷炎为刃、禁断诸鬼、斩伐邪神。颂咒声雍雍穆穆如纶音佛语敲打众人心扉回荡不绝。那个美丽绝伦但又崖岸自高不可逼视的身影缓缓的踏风而下,右手剑诀自上向下一划,天际之上顿时传来一阵洪涛巨浪般的咆哮声,那声音竟绵绵不绝,滚入众人耳中。姬海棠大怒:“释瑯渐……你是头儿……剑帝交代,打不过了赶紧发信号,你还傻么?”说着怒目而视。

    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白衣女子双目一蹬:“妖孽……胆敢来灵界山撒野……”说着咒语一动,漫天剑影瞬间如受召唤,顷刻间凝合一处,组成一个巨大的白色光柱,那光柱竟通天彻地,七八个人合抱不住,委实有震慑苍穹之威。白衣女子功法一成,那巨大的白色光柱瞬间收缩,与此同时,只见那个美丽女子缓缓抬起右臂,一只玉一般的手掌轻轻伸出,稳稳地拿住光柱深处的一道细细的光痕,被她拿定,光柱瞬间消散。澄净的夜空下,但见有一柄三尺五寸长的银色长剑,横在这江畔桃林上空。

    剑身银亮光润,剑柄则是闪烁淡淡金芒,呈金龙昂首之形。剑柄末端悬着一挂苍青色的剑穗,剑尖处如点珍珠,一团白光、幽幽闪烁。

    陌生年轻人仰面观看如睹神佛:“紫微大师这一手帅得很,那个孩子被你救了?”白衣女子淡淡一笑,那一张明艳的面容如雪色百合绽放于星空之下,一头秀发随着她功法飓风凌空飘舞,那绝世之姿当真惊天动地,竟不回答陌生年轻人,他只是用右手拿住那柄银光闪耀的仙剑。叶放天着实敬佩,此刻他还在年轻高手的剑灵保护之下,这江湖之上当真日日翻新,这是年轻人的大好江湖,自己又算什么人呢?

    突然,释瑯渐从怀中摸出一管竹棒般物事,凌空挥舞一下,然后拔掉盖帽,嗤的一声便是一大团烟花排空而起……和白衣少女手中仙剑的光芒交相辉映,在半空中出现了一排玉色大字:无天山脉……四个字久久不散凝于半空。

    呜啊……一声惨叫传来,却是那个陌生年轻高手发出,众人一惊,纷纷注目,只见他浑身衣袍鲜血淋漓,颓然的坐倒在地,护着叶放天江云翎的剑灵顿时消散。悉悉索索……一阵轻响……自桃林四外传来……白衣少女大惊:“你们小心……”与此同时,无天山脉三人同时起在空中,向北岸窜去,不多时没入黑暗中。

    嗖……一阵清亮的笛音传来,寂静的夜空顿时显得妩媚万分,那个年轻高手盘膝坐在地上双手分置膝盖两侧,努力运功抵御身上伤势。

    叶放天江云翎急忙过去查看,年轻高手慌忙拦住:“小心……大罗木针……”这一句话说出口,吓得叶放天江云翎魂飞魄散……是大罗木针。白衣少女也感到棘手,凌空怒啸一声:“你是无天山脉请来的帮手么?”只听黑暗中一人哈哈大笑:“姑娘慧眼如炬,敝人当真失敬了……在下游龙涧殷千秋是也,大均族族长座下无名小卒,辱没姑娘慧眼了。”白衣少女冷冷一笑:“大罗木针熬炼困难,举世之上只有三枚,你却用来偷袭这位小哥,看来是对他十分忌惮?”殷千秋哈哈大笑道:“你说得对。”

    白衣少女不敢去看年轻高手的伤势,生怕自己也着了道,因此凝神戒备。殷千秋在暗中忽然道:“银河神剑果然非同小可,今夕何夕……”白衣少女淡淡一笑,脸上浮现起一片浅浅梨涡:“你认得就好,本姑娘就不和你多说。”

    啸……笛音再起,绵绵不绝,如静好女子丝丝缕缕的发丝缠绕心扉,此人笛中暗蕴摄魂之力,端得厉害无比。江云翎心脉受损不轻,一时间招架不住脸上紫气一闪,当即竟又吐血一口。

    “娘亲……娘亲……”一个稚嫩的少年声音响起,叶芒从白衣少女背后窜出来,扑向了母亲。江云翎见儿子安然无恙,当时喜极而泣,一把搂在怀里:“芒儿……你……你没事就好……”就在此时,白衣少女忽然冷笑了一声:“殷千秋前辈你果真要和我放对么?怕你的本事还不够格,聪明的就退回去,否则你可是自取其辱。”说着,白衣女子踏前一步,手中银白色仙剑凌空画圈,淡淡的银亮光潮如同漂浮在空气中的涟漪轻轻荡开,紧接着,白衣少女左手并指如刀,二指毫不犹豫的直刺而出,波的一声轻响,银色光圈轰然放大,向前滚滚推去。

    桃林中悉悉索索的响声虽然连绵不断,但随着白衣女子银色光圈的放大而逐渐被压制下去了。只听不知何方殷千秋忽然哈哈大笑:“这一手幻月仙咒可当真了不起,紫微大师对症下药,在下佩服佩服……”言毕,殷千秋鼓掌一轮。

    叶放天忽然道:“你大均族地处西南蛮荒,素来与中土毫无瓜葛,怎的也为无天山脉助拳啊?”殷千秋冷哼一声:“我只是奉命办事,至于其他嘛……我一无所知。”言毕笛音又起,此次音质与前者略有不同,笛音音量明显弱了许多,但其中所蕴含的魅惑之力却又大了何止一倍?桃林中悉悉索索的响声如爆竹般连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