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一叶障目

    更新时间:2017-08-21 14:47:12本章字数:7030字

    十四、顺者昌逆者亡

    前面我们讲过,老“暗棋”们的真实身份,往往连自己的孩子都隐瞒着。当然也有不隐瞒的。木摇就隐瞒了女儿,利用女儿骗取岿然的信任。却没有隐瞒儿子,儿子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和帮凶,并和他一起落荒而逃。

    所以不要认为“哥哥”很可靠,“弟弟”就一定一样可靠。“弟弟”并不代表“哥哥”。也许哥哥是好人,所以才英年早逝,而弟弟被很好地策反过来,并安排好了“仕途”。又比如弟弟坚持正确主张被诬陷入狱,哥哥却说:“这不重要”。这就说明“哥哥”是被“告知”被“争取”过了,而弟弟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被争取。或许某些真相一旦捅破,就暴露了另一件罪恶,比如:他们的妈妈是被出卖害死的。

    这就出现了许多“不听话”的孩子。有一个十分出色的男演员,正在事业、家庭、人生巅峰的阶段,却被拉进了吸毒的深渊。他的“朋友”还借此拍了与毒品有关的电影。其实电影中已经将他们变态的“亲情”,表现的很清楚了。他虽然有决心戒掉毒品,但只要他“不改变”,纵是朋友、亲人又如何?星光四溢只能是归顺他们的人,别人魅力无穷,他们会受不了的!

    还有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官员,一直热爱、拥护着龙殊国的一切,青霾千方百计拉拢,以假象引起他妻子的怀疑,最后导致离婚,再安排另一个女人与他结婚。但这个官员很有主见,并坚信岿然和无私党人的思想。他的旗帜鲜明衬托出青霾的含糊其辞。最终还是被青霾设计陷害入狱。当然,那个后娶的老婆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她虽然也进了监狱,但他们认为很值得,而且狱中也会安然无恙,因此她与同伙均有恃无恐。

    现在,依然凭借伪装活跃着的青霾们,虽然表面上坚持“无私党”的领导,因为他们不敢明目张胆亮出自己的身份。实际上是却在以各种借口,千方百计排斥岿然及老一辈“无私党人”的思想文化。就像老鼠怕猫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连成功饰演岿然的演员他们都惧怕,何况身处高位有一定影响力的官员?

    某个擅长警察题材的写手——当然只是傀儡写手,那些作品拍成影视。也是关于毒品。愚昧的效忠青石、青霾的奴才,暗中把大多数人的、自然美好的思想和立场,称作是“毒品”。这些作品往往含有暗示的作用,用于暗示他们想拉拢的那些人。

    相信在狱中这个官员就有时间欣赏专门为他摄制的作品,明白他们的暗示了。如果拉拢成功,他还有生的希望,而且大有用场,因为可以利用人们对他很信任。如果拉拢不成功……

    那个成功扮演岿然的演员猝死后,就没有像样的饰演岿然的演员了。青霾小人便争取到了饰演岿然的机会,有时他们的举动只是害怕他人得到这样的机会,当然貌似很虔诚很用心,实际上为了丑化岿然,在细微之处下了不少功夫。

    说的演员我们看到:某些男演员,演技没有多少却更热衷于追逐那些成功的女演员,追上之后再以各种卑劣手段遗弃、伤害。其实比他们优秀的人有很多,只不过因为他们别有用心更加主动大胆,才屡屡得手而已。可见利用色相拉拢苟引可不是女人的专利!他们背负“渣男”的名声也毫不在乎,因为他明白,同伙们正在暗中为他竖大拇指。即占有了美丽又不为美丽所动,而是毫不留情的伤害美丽。多有走狗血性,多为同伙解恨啊!是的,别人的美也是他们仇恨的理由,因为这不属于他们。不理会他们特立独行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这就是龙殊国怪景——网络水军连明星都要狂吠谩骂的背后原因。

    不是很早就出现过利用“外遇假象”逼死自己年轻妻子,撇下年幼的孩子的实例吗?。没有尝过背叛感情羞辱的人,不会理解这种痛苦和折磨。如果是一般的出轨者,有了外遇还会设法掩盖,而他们的“用爱绝杀技”却相反,即使没有出轨也要设法给对方暗示、展示、强调这种“背叛”,故意让“爱人”领略羞辱和残忍。以情伤人,爱得越深、越纯洁、越专一受伤越深。而他们还会一脸无辜地说对方小心眼,精神病。他们就是这样的灵魂扭曲、没有良知和人性的奴才。

    其实这些人也不难看出破绽,比如削尖了头顶去饰演伟大的人物,其实是为了丑化歪曲伟人。青霾小人惯用的就是“竭力伪装、取而代之、口是心非、歪曲篡改”的手法,而不是光明正大的表达他们的真实立场和意图。

    但是,如果原配是他们一伙的,倒霉的就是“小三”了。即使原配再不堪,小三再“出色”,同伙的身份绝对比所谓的“爱情”要“铁”!

    利用“爱”,骗取感情再以所谓的“爱”进行精神上的伤害。也是青霾最擅长和惯用的“秘密武器”之一。相信青霾女将们在此方面更是业绩非凡!他们不论男女,首先挖空心思大胆地苟引对方,等对方接受了他们的“爱”,他们马上就会利用起来,成为左右、刁难和逼迫的砝码,如果你不想改变,他们就会恼羞成怒,以处轨、跺落、勾结等无耻伎俩,对“爱人”进行无情伤害和打击,把所谓的“爱”马上变做极具杀伤力的武器。这就是青霾不择手段之“用爱绝杀技”。

    还有一个生活中的实例:一个品学兼优的男孩,虽然父母在“文化革新”运动中受到打击,但是他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并坚信自己受到的教育和看到的善恶美丑。于是在工作上、家庭中受到种种刁难,最后被当作“精神病”关在家中,靠药物维持,宠物一样地养着。

    有一本关于“文化革新”运动中,描写内心自白的作品。从中可以看出,那些“自白”多半是“哥哥”的创作,但哥哥却被家长严厉管束压抑起来。“哥哥”变成了精神病患者,而弟弟凭借这本经过加工的著作,一跃成为作家。这就是“听话”与“不听话”的区别。

    另一个最好的例证就是两个“功夫明星”迥然不同的命运了,一个因为有正确的“尚武精神”,对利用武打电影传递敌对和仇恨信息,表示反感。对青霾以武打电影为政治手段,不予赞同和配合。因而他英年早逝,因血液凝固而猝死。而另一个功夫演员,虽然形貌武功都逊色不少,但就因为完全顺从和配合而得宠,被塑造和包装,成为不可一世的“功夫明星”。

    奇怪的是那个英年早逝的功夫明星的儿子,在成年之后意外地死于“道具手枪走火”。父亲去世时,他已经八、九岁,是否记住了某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并因此招致祸端?

    又有多少优秀的演员,娇好的生命,遭遇他们的暗算,香消玉损悄然殒落?某个“球岛纯情女作家”,她的作品红极一时,拍成系列影视作品,奇怪的是:出演她的作品的演员,有数位都死于绝症!

    对于青霾成员来说,唯一的要求就是“顺从”,死心塌地做喽啰就是明智。有思想、见解就是“中毒”大逆不道,会遭到残酷的对待,哪怕是最亲、最爱、最有恩、最优秀、最珍贵……,再美好的生命他们也不珍惜,他们珍惜的只有对主子的忠心,和抱成一团的决心。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是青霾集团的基本准则。

    十五、一叶障目

    有消息披露:青石离世之前的晚年,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失策,并称自己有罪,对不起岿然。可能看到流寇鬼子当年在龙陎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给平民百姓造成的深重灾难。而作为执政者的他,一心只想对付无私党和岿然,对百姓的死活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感到无法逃避责任,因而有所醒悟吧!当然可能这只是我的“妄想”,但在策略上重用叛徒小人和阴暗的伎俩,不惜以战场上的失利为代价,而且对表示质疑的将领进行封锁打压。这方面的悔悟肯定是有的。

    有一个例子形成鲜明的对比:战争年代,流寇鬼子攻克著名的城市,城防很快失守,只用一天时间就攻占了整座城市,守军群龙无首惨遭杀戮尸体堆积如山。“司令部?没有司令部了!”青石政府早已离开了这个政府所在地,躲到别处去了。然而在另一场“无私党人”军队攻城战役中,青石军队严防死守英勇顽强,双方拚得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打了八天八夜才攻破城防。

    这一明显的对比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对于旧的统治阶级、习惯势力来说,失去颐指气使作威作福的地位比被外寇侵略更可怕;让他们收敛一下横行霸道与别人平等相,给穷苦百姓一点权利和地位比遭受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更可怕。让受压迫受剥削当牛做马的穷人抬头做人简直是奇耻大辱灭顶之灾。

    青石的罪过和失败并没有改变“青霾”们对他的崇拜,因为他代表了“最坚定的邪恶派”。邪恶小人坚信青石的不择手段和卑劣伎俩才是最高明、最强大的。他们要用事实证明他们是最坚定的邪恶的信徒,也是最坚定的愚忠愚孝的奴才!

    其实,岿然逝世之后的朴良时期,是龙殊国最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时期,即摆脱了伪装的小人干扰,又承接了岿然的思想和事业,人们团结一心,各项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然而夜见、鼓彦、丙昆之流怎么会甘心呢?他们处心积虑精心伪装,花费毕生精力就是为了完成青石的小人计划。他们的目的是借所谓的“错误”彻底否定岿然,彻底否定“无私党人”。走上他们所期望的:永远不再提倡对邪恶的斗争,永远不再提与“青霾”斗争的道路。也就是默许邪恶、庇护“青霾”的道路。

    于是,他们又暗中策划,挑拨不明真相的人们起来反对朴良的领导。其中不乏正直的群众,因为他们都是岿然的支持者,对“断臂”以及后来的方针路线表示怀疑。因此阴暗小人再次跳动他们,其真实目的正是使这些岿然的支持者再次“犯错”,以便他们借机进一步否定他们。况且,现在“暗棋”们与主子取得联系,整个青霾势力可以联合行动了。

    有一件令善贝感到后悔的事,就是在当时一场风波中,曾经对那些参与行动的人表示不满,并且对他们说:这样影响了人们正常的生活。这是因为她知道,这是“青霾”的阴谋,但她不知参加者大部分是不明真相拥护岿然的好人。

    事态的发展果然是恶化而不可收拾,混在无辜群众中的青霾罪恶分子,趁机暗中作恶:用残忍手段杀人、害人。又一次使岿然的支持者蒙受不白之冤。夜见等“暗棋”得到了进一步否定岿然、否定过去一切、对过去的一切严防死守不再提一个字的借口和机会。他们不是清查作恶分子,而是强调群众的行动造成了恶果。好像只要提出正确的主张就会天下大乱。他们找到了压制多数人的最好借口,那就是“稳定”。其实不稳定和暗中作祟的正是他们一伙。

    然后这帮挑起“运动”在“运动”中害人,又在“运动”中被巧妙保护的小人,利用一切手段窃取权力,例如:逼迫朴良退休、干部年轻化、抛出某某思想理论充实理论空白(当然可能无偿奉献以当权者的名义发表),让当权者佩服他的“才能”,使他们的人“脱颖而出”等手段。一步步爬上最高权位。从此,形成了一个“大多数人沉默,任由小人颠倒黑白、万马齐喑的、只有青霾奴才叫嚣狂吠”的局面。小人和青石喽啰们终于可以肆无忌惮行使丑恶了!

    善良、正直、伟大的无私党人,在青霾势力的重重围剿和挖空心思的破坏干扰下,领导人民开创了龙殊国伟大的复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山羽、夜见等一班小人、叛徒、败类认为他们也取得了不俗的胜利。引起内部矛盾、暗中杀害了不少无私党人、把责任推到无私党和岿然头上,保全了自己又做尽了坏事,还落得不错的名声全身而退!

    下一步再把无私党人和人民创造的一切窃取过来,设法把人们头脑中对无私党人的认可拥护等思维加以去除和改变,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稳坐王位,成为名副其实的大王了!他们明白:下一步他们的敌人,就是所有“不属于一伙”的,自然状态的龙陎国的民众了!

    他们以为掌握了各种阴暗手段,加上窃取了权力,对隐藏在背后的青霾采取庇护政策,就事论事,只看表面,背后的黑手一律不予追究和打击。他们就可以无往而不胜了!

    十六、恶人的兽性 

    梦境:一个很老的陌生老妪,似乎老的分不清性别了。他目光游移,但似乎对善贝说话:

    知道吗?果蝇经过死亡—蜕变—再死亡—再蜕变,已经具有了抗药性,也就是说他们的伪装和防御已经达到完美,几乎连自己都难以辨认,更不用说别人了。你更不了解,这个世界不论怎么变化,到什么时候也是适者生存!只要有计谋、够狠毒、有手段,邪恶、残忍、阴谋、暗算永远是最强者!多少人都是因为所谓的真理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的人连自己怎么死、为谁死都不知道,有的人死了还落下莫须有的罪名!还不仅仅是死,就怕死得很难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因为邪恶的手段多得很!

    他所指的是什么:比如一个著名将领被子弹击中,而那颗致命的子弹不是来自别处而是朝夕相处的“战友”。比如历史上的“叛徒事件”,只不过是找了个外貌相仿的人做的假象,真正的叛徒怎会又被杀害,真正的叛徒另有其人。还有那些被他们以各种罪名陷害的人,确实到死也不知道是这些阴险的小人在作梗。

    老妪继续说:人都会犯错误,只要时机到了被我们抓住小辫子就会置他于死地。“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阿谀奉承之术,虽然心有不甘但确实帮了我们大忙。

    所以同样是犯错有的人被整死,有的人则安然无恙,有的问题被忽略,有的问题则被深挖、硬套?

    ”这恰恰说明做下可耻坏事的不是别人,正是你们自己?“善贝说。

    老妪继续说:“现在用不着小心的伪装自己了。一切变得更方便了!因为我们把“他们的错误”扩大、夸张,直到把他们整个变成谬误。我们竟然达到了目的,我们现在是孤独求败啊!这么好的形势,还用得着明火执仗和拼命吗?我想消灭他,我只要一脸热情地送去糕点。不出一年他就会发觉身患绝症。我不但不会被怀疑,反而可以撰文表扬我联系群众,与这些优秀作家、民间艺术家关系密切!”

    老妪对一个年轻人说:“今天你被执行死刑,明天就会有他们的同乡因蹊跷车祸而亡,我们可以暗中出一口气。但别人只是觉得蹊跷又能奈何?”。旁边年轻人对“蹊跷事故”不解。老头就手朝下做了一个动作。我立刻明白,他是意思是要在道路上倒点油滑东西,使经过的车辆出事。

    “现在科技发展同样给我们的阴谋手段提供了方便!这叫“生命科学”,我们的盟主早已练就了高超的招数。所以,不仅是挡道的人,哪怕是有个人见解不会与我们苟同的人,最好不要乱吃东西、也不要接受邀请、或者独居。一切都将神不知鬼不觉。那些了解底细的,才华出众而无法操纵无法超越的,甚至品学兼优的无辜的人都可以‘定点清除’而不引起任何怀疑。”

    “这些新手段比起‘依靠伪装,借刀杀人’更为方便有效,不是吗?要善于暗算、暗杀而不是明斗!我们今天的胜利都是靠这些小人伎俩得来的!”你们没有发现吗?许多年富力强、品学兼优的人都在猝死或者患上绝症英年早逝?而我们的人即使腐败堕落被查被抓了,只要做出真心忏悔的样子,最好是痛哭流涕继续伪装扮演,就会得到从轻处罚,即使入狱也会安然无恙安享晚年!

    善贝想:其实他们指责别人的罪过,还不到他们自己罪恶的白分之一,因为他们的主张就是邪恶,信仰邪恶!什么使他们成了可悲的邪恶、卑鄙的化身?是失败吗?他们全力以赴的破坏,破坏一切!还自以为高明引为自豪,其实是无能的小人,破坏比建设容易多了!

    老妪又说到:“笑到最后才是胜者!虽然失败,但坏事一点也没少做,所谓的“好人”也没少受罪!嘿嘿!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老妪得意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你们做那么多坏事,制造那么多假象,说那么多假话,无非是想把无私、优秀的人们的伟大业绩抹掉。但历史是抹不掉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人民心中的威望是涂抹不掉的!”善贝说。

    他有些无奈地走开。好像在打电话:“怎么样?对就是要抓住一点否定全盘,要破坏抹杀掉一切!形势一片大好!好像常人社会没人管了,哈哈!谁还管啊!这正是我们所要的“和谐世界”。现在有人抱怨了?那些怨声载道也可以利用一下:人有脸树有皮,可你们尽可以去做那些不要脸的事,就是要丢龙殊国的脸!因为我们可以把一切的丑恶都推到“无私党人”头上啊!一切仇恨、丑恶、邪恶、肮脏都可以栽赃给他们!这是我们的法宝!他们不是提倡舍己救人大公无私吗?你可以去佯装落水,估计那个一贯积极的人肯定会下水救人,到时候他就别想再上岸了!

    老妪对旁边的年轻人说:你们可以大显身手了!有学业的先把学业完成,现在急需的就是人才,那么多权位等着我们就怕人手不够啊!没有学业的——恐怕你们多数是不学无术,没办法这是现实!你们这些人可以各自发挥啊!比如多交女友,反正男孩子不吃亏!可是有一旦惹出麻烦,不要暴露你的真实身份,会有人暗中帮你!有暴露组织的危险时,需要立即灭口,这是冒着杀头危险的!

    老妪转向一个瘦巴巴卑躬屈膝的人说:老年人也可以行动起来,他们不是也按耐不住了吗?过去受到限制压抑,现在终于可以释放了!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摔倒了,有热心帮忙就诬赖讹诈他一番,让那些想做好事的人,瞧瞧自己有多难堪!公交车上利用让座、抢座撒野打骂,到游泳场门口摸一摸耍耍流氓。越龌龊丑恶越好,然后我们的喽啰们就可以散布说:“坏人都老了!”,同样可以达到污蔑、攻击岿然时代的效果,反正没有人对这些喽啰隐晦的以淫加以追究的!

    老妪得意洋洋地坐在旧木凳上。周围是那么的荒凉、简陋,一切都被遮挡、掩盖着。虽然失败,但却更加怡然自得。我想一个曾被压抑的、阴暗的、垂死的灵魂,会包含着怎样的恶毒呢?我不禁毛骨悚然!

    以上的梦境,让我们看到邪恶是多么的“非凡”,事实上他们比我描述的还要“卓越”!

    少年的时候,对于那些勇敢的英雄人物,充满佩服和敬仰,但也听到一些冷嘲热讽的声音。好像对这些英雄人物的英勇精神很不理解。现在善贝知道了,那都是青霾喽啰们在做怪。其实他们为主子牺牲得不是更多吗?包括良知,和做人的美好品质。

    现在则完全能够回答这种疑问:那些英烈为什么放弃安逸的生活、浪漫的爱情,甚至美好的生命,去做英勇地斗争呢?因为丑恶思想、邪恶势力太”卓越“了!正义善良的人们的英勇斗争,恰恰是因为邪恶者、邪恶势力的存在!面对如此“卓绝”的丑与恶,有良知、真正的人都会选择斗争而决不是妥协!善良人们必须与邪恶者、邪恶势力坚决斗争,才能赢得美好的明天。为了正义、自由和美好而死,死得其所,而为了得到好处和个人私欲,卖身投靠,丧失做人的基本良知,那才是可耻、可悲的!

    年少的人回答不了这个疑问,对英雄人物感到不解,是因为他们还没有见识到邪恶的狰狞面目。面对卓绝的丑恶、邪恶、黑暗、肮脏……与它们做斗争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