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不为人知的优势

    更新时间:2018-05-14 08:51:13本章字数:4255字

    十七、 太多人知道不好

    近些天,好像在处理积案,投毒的、开车撞人泄愤的纷纷被执行死刑。也有声称错案放归的。或许这些本来维持现状的犯人,在势力范围之外,有人担心会有什么疏漏。

    话说青霾暗棋的小人伎俩得逞之后,迎来了他们渴望已久的“宽松形势”。所有的青霾喽啰都振作起来,按捺不住要放开手脚作恶了!因为人们彻底放弃了对青霾的警惕和斗争。因此青霾们畅通无阻,他们终于可以在不设防的世界尽情发挥他们的变态和邪恶了!

    虽然距离岿然时代几十年了,虽然社会环境达到了令暗中猖獗的令青霾“孤独求败”的宽松程度。但青霾喽啰们却依然对正气上升、邪气衰弱的岿然时代心有余悸。因此他们对大多数龙殊国人充满了仇恨。

    这些闭关自守,只剩下对主子的忠心和对众人仇恨的枯竭灵魂,丑恶生命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他们按捺不住,以仅有的丑恶特长显示自己的“价值”。

    愚蠢者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愚蠢当聪明的愚蠢者,更可怕的是抱成一团的、把愚蠢当聪明的愚蠢者。今天的柠檬星,科技迅速发展。物质生活逐渐丰富。可是享受着先进物质生活的人们,社会人文环境又是怎样的状况呢?让我们看一个实际例子吧!

    有一个几乎没有文化的劣婆,利用做保姆的机会,用自己的“土工具”,接连害死多位老人。而且从容淡定无所畏惧。毫无条理的言辞和肆无忌惮的态度,说明她的思想干枯素质低劣。但对杀人十分在行胸有成竹。看看她的言语就知道了。

    【上岗不到三天,她在凌晨4点给老太喂了勾兑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注射毒肉汤。2小时后见老太还没咽气,又用绳子勒脖。天亮后,她通知家属老太过世了,要求支付2600元保姆费。昨日上午,这个“恐怖保姆”犯故意杀人罪,在法院受审。

    离奇的是,除此命案以外,从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做保姆期间,另有9名老人在她上岗没多久就突然暴毙。警察反复侦查,让她做了22堂供述,她21次承认了杀害10位老人。

    庭审时,何天呆说起被抓的经过,称当时是她自己报案的“他们不给工资给我,行李翻了两三次,还想打我,我说我要报警,她媳妇说报警就报警,后来警察就来了。”

    法医发现被害人的内裤上有血迹,法官问当时注射有没有出血?她说:“我做这个,如果不想要命的就会漏出来给人家看,要是不想要命了肯定要小心来看清些,不可能有血在那里。”

    最后陈述时,法官再次问何天呆为什么要杀被害人?何天呆却顾左右而言他,“太多人知道不好,我不想说。”关于作案动机,她只承认:“就是为了早拿到工资。“

    逻辑混乱的疯子!但害人却安排的头头是道,目的明确。不是为钱也不为自己,只因为仇恨,不认识的无辜的人都是他们的仇敌!典型的被洗脑低劣的走狗。谁的走狗?大家想想吧!现在是这些低劣走狗最猖狂的时侯!他们都放开手脚发泄仇恨了,不加掩饰有恃无恐,就怕时间不够害人用!

    这个劣妇实在无法狡辩,所以青霾的叫骂水军们没有集结,不然早就一片助威、叫好、狡辩声了。由于他们是有组织预谋,因此足以压过正常的声音。

    不能为丑恶同类摇旗呐喊时,就会运用栽赃他人的惯用伎俩,把“一切罪过”都算在“破坏了传统文化的无私党人”头上。包括自己的恶行、忠实奴才的恶行。

    其实他们比谁都明白,那些疯狂的、扭曲的、邪恶的、无耻的行径正是他们这些“继承了传统文化”的青霾走狗所为。他们像畜生一样毫无顾忌发泄对无辜人们的仇恨,已经到了肆无忌惮令人发指的地步。但他们唯一的底线,所有的疯狂歹徒都自觉遵守的底线就是:不能承认他们的青霾身份!无论是开车冲撞路人的疯子,还是杀死数位老人的保姆,他们为什么失口否认、不敢提及他们对众人的仇恨呢?虽然他们的行动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为了维护、保持对他们有利的政治形势和主张。他们深知,如果一个人身份作恶,无论怎样变态疯狂,人们只能把他们当作是变态的疯子。但是如果人们知道他们的青霾身份。他们就会被视为卖身投靠、一文不值的走狗。

    而且一旦人们团结起来,对这伙邪恶之徒提高警惕。他们背后下手还会这么方便吗?更失去了互相勾结、互相关照的强大后盾。如此以来他们这些恶徒还会这么猖狂、这么有胆气吗?

    虚伪小人是尝到了“嫁祸好人”的甜头了。把自己的肮脏、丑恶、凶残、无耻一股脑都推到“破坏了传统文化”上。撒谎狡辩已经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他们比谁都明白:他们的同类、同伙正在以各自方式、手段、身份害人。现在又有报案者称还要其他的“毒保姆”存在。连90岁的老人他们都要害。“毒保姆”决不是一个人!他们不为钱不为利,就是为了害人。这样一伙心怀仇恨素质低劣的垃圾却还自欺欺人地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既作恶又充当民族英雄,是何等厚颜无耻啊!

    其实一切丑恶都来自于自以为“有传统文化”的青霾败类。如果在“破坏了传统文化”的岿然时代,这些野蛮败类敢这么疯狂吗?恐怕连一半的胆气都没有!

    喽啰们作案手段也模仿主子,比如:凌晨4点、注射、喂食。还有关于“传统文化”的狡辩。

    最近有一个优秀的交警被女子开车撞死。那个路段我之前刚走过。是车辆稀少地带。正常人怎么会毫不戒备地直接从立交桥上冲下来?这种“事故”多选用女人而不是男人来做。当然,那些“高难度”的车祸,或许就要男子出场了!事先在僻静处买好了新房。虽然车祸也给自己造成一定伤害,但却完成了清除目标的任务。因为和被害人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不会引起什么怀疑,当一般的交通事故处理。可以住在新房子里清静修养。

    今天有开车撞人的,似乎证明好人都要倒霉!明天有劫持并杀死医院护士的事件。似乎对“毒保姆”的声援。人为何能疯狂到如此程度?这是个人情绪、个性心理、个人仇恨能够解释的吗?

    走卒们深知,做坏事有不担负名声,被众人忽视偷偷作恶,对他们多么有利。所以她说:杀人的原因”太多人知道不好”!

    2634字12月26日21:38

    2753字12月28日9:10

    2882字12月28日10:3039字12月29日9:55

    3079字12月30日10:46

    2283字16年5月31日15:07

    十八、手心与人心

    人所需要的不是三尺土地,也不是一个庄园;而是整个大自然。在广大的天地中,人才能尽情发挥他的自由精神的所有品格和特点。

    作家王波的遗作《跳出手掌心》指出了有两种知识分子,“这两种知识分子的形象可以这样分界:前一种是,一世的修为,是要做个如来佛,让别人永世跳不出他的手掌心;后一种是想在一生一世之中只要能跳出别人的手掌心就满意了。我想说的就是希望大家都做后一种知识分子,因为不管是谁的手掌心都太小了。”

    这两种知识分子,其实是指出了龙殊国的两种观点、两种生存哲学、两种主张、两种人和两个对立面。

    一种仅仅把金钱看作是生存的需要,是共同前进,共建共享美好生活的保障。另一种把金钱看作比生命还重要,因为这将决定他在社会中的地位,决定他是否可以成为“人上人”、是否能驱使和支配别人。金钱能满足他们的贪婪和霸道。因此他们坚信“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一切争夺中财富的争夺是最根本的,于是某些想走捷径不义之徒,为了得到高于常人的好处。往往甘做有权、有钱、有势人的走卒,

    两种生存哲学:前一种侧重于:做些什么?不仅为自己也为他人,做点工作。另一种却是侧重:争夺些什么?即在人类创造的成果中为自己争夺一份,以便让别人为自己服务,使自己成为拥有特权的“人上人”。

    两种主张:一种是主张平等,追求自由和真理,探索和创造幸福。反对压迫和邪恶思想。因为这将决定人们共同的幸福和进步。他们的目标是做一个自由平等的人,成为拥有真理和正义的人。即“一生一世之中只要能跳出别人的手掌心就满意了”的人。

    后一种主张榨取、掠夺,主张一部分人控制另一部分人,为另一部分人服务。把凌驾于别人之上当作唯一的途径。反对平等友爱和崇高思想。即“一世修为是为了让别人跳不出自己手掌心”者。

    两种人:有人虽然处境艰苦但却依然憧憬美好和理想,坚韧地开创幸福和希望。有人虽然处境优越但却并不满足,为了满足自己的邪恶和贪婪,获取更大利益而费尽心机,一心探究如何压迫人、趋使人、利用人、控制人、陷害人、制服人、钳制人。

    两种截然相反的主张,形成了两个尖锐的对立面。这不仅是阶层的对立,也是一种品德人性的对立。并不受身分、地位的限制。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富家子弟,却成为倡导平等自由的革命者,而有的贫穷之人却充当了剥削阶级、习惯势力的忠实信徒的原因。

    在这种对立中,往往是主张邪恶、压迫的一方占上峰。而主张善、平等的一方遭受挫折。因为前者把精力全都放在:征服、控制或篡夺上。把一切心血都用在对付“人”上。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无所顾忌。也用不着追求真理、追求创造、追求建设。他们采取更有效的捷径,那就是邪恶、阴谋、欺骗等一切卑劣的手段。

    掠夺,并不择手段维护这种掠夺的高手和代表,莫过于青石了。在遭到挫败逃亡之时,他还不忘将巧取豪夺的黄金全部运走。

    控制人、整人,当属“康隶”等龙殊国小人最拿手。戴英的遗作《诗人之死》有一段精彩的记述:“狄化桥一口气从嘴里拉出这些话来之后,好像和谁生了气一样滚动地站起来在房里兜了一圈,又气乎乎在沙发上坐下来骂道:“这些混账王八蛋,就希望我们当傻瓜,我们才不上这个当!我们要告诉这些老爷们,我们岂止要占领几个房间,还要占领整个社会大厦呢!现在是一九七零年的春天,再过十年我们再看吧!……夺权要夺人,夺人心,我们要在斗争中尽可能把群众争取到我们这方面来。特别要争取那些能够有些影响和作为的人,我们的人可不多呀!……我劝你们把自己手下的兵将排排队,看看可以跟我们走到底的有多少?可以跟我们走一阵子有多少?不会跟我们走,但能够在某一方面为我们所利用的有多少?必须彻底打倒、打跑、打死的又有多少?”。

    看到这些,真是不寒而栗。龙殊国人如果克服不了人云亦云、人为亦为而不是诚实、认真、坚持原则的习惯和风气,是多么容易被诸如“狄化桥”这样的“高人”和小人们利用啊!。

    而老一辈“无私党人”领导下的龙殊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克服自然和人为的阻碍,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取得的令人瞩目的成就,则是主张真理,主张平等,激励向善、创造幸福的最好例证。

    王波说得很对:不管谁的手掌心都太小了。即使他的伎俩再高深莫测,手腕再阴险狡猾,心肠再毒辣凶残。在正义面前也逃脱不了失败的下场。因为人心永远大于手心,邪恶隐藏得再深、再巧妙也终将被识破,被唾弃!

    这两个作家都是有思想、有见地,并能看透某些人或事的优秀作家。他们也不列外地英年早逝!王波在深夜猝死,戴英被熟人以“盗窃”为由杀害。可见那只看不见的躲在背后的黑手,一直存在着!

    1885字12月30日14:35

    1880字1月7日9:45

    1819字16年6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