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聪明与文化

    更新时间:2018-05-14 08:58:41本章字数:4124字

    十九、 聪明与文化

    因为住在高层,声音向上传的原因。前些天总是有小孩在很晚的时候哭叫。在半夜甚至下半夜,孩子还在玩耍吵叫,而且每天如此。反常的事当作正常发生。这就形成了一种扭曲的骚扰。因为大人没有理由这样吵叫。所以就利用孩子。

    今天他们似乎找到更好的方法了,现在接近凌晨两点了,还不时传来男女的叫笑。从窗户往下看,原来是六个人正在路边打牌。表面上不露声色,其实是不放过任何细小机会!

    后来打牌的撤了,孩子也睡着了,刚才又被吵醒了。因为电话突然响了,但马上又停了:1300523702。人们熟睡的时候正是这些败类最活跃的时候。趁人不备背后下手,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且它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昨天去问孩子转学之事。现在改政策了,只接待市民——荣幸之至。上次来是:一律不准进,有事在电话里说。保安还算耐心地解释说:“以前是可以进去的,后来,不是出了家长打人事件吗?”。

    这个信息让我马上明白:派一个或几个附附,借故上演打人丑剧,既可以教训一下他们的对手,又可以借此关闭接待市民的大门。这种事他们最拿手,并广泛应用。互相串通,解决问题就很容易!

    夜凌晨4点10分醒来,传来爽朗笑声。当然还是连夜打扑克的走卒们。这些天每当夜幕来临,就有男走卒清嗓子的声音“嗯!”。很轻但很近。它们竭力表现“青霾”的无赖十足。而我知道他们原本就是如此货色。特意表现强调自己是无赖,就赢了吗?

    昨天,随着楼上叮当响,B户老头尖利地清着嗓子,“嗯!嗯!”。这几天他都没动静。不像搬来时又敞着门听歌,又会客等那么大张旗鼓。嗯-嗯嗯-嗯。老附附不但叫甚至还吐痰呢!似乎有“青霾”的关系,他们这些走卒们也就有了价值。此老走卒很有“韧劲”。

    “青霾”的这些丑恶暗示和干扰,还有很多很多,而且每天都在继续着。他们似乎坚信:这些丑恶小伎俩能够摧毁我的意志,或者能够诱导我成为他们希望的那样。他们就是如此愚蠢、异想天开。

    8月15日星期天。

    今天,一上电梯一个六七十岁老头说:“流寇鬼子侵略我们是很聪明的!”电梯里有3女3男,他继续自编台词说:“龙殊国人也很聪明,我们那时候接受的教育可不是现在这样子,自从“健康民心”到现在就越来越坏越来越坏。”

    我们都笑了,一个女子客气地问他:“你信什么大爷?”他马上说:“我什么也不信!就信现实。龙殊文明全没有了!”一楼到十几楼数秒的时间,老头不遗余力做着他的宣传工作。

    其实他在撒谎,他的潜台词是:流寇鬼子和我们的主子,也就是那时候的统治者是很聪明的!我只信我们主子。虽然主子暗藏在背后。

    他们没有勇气直接否定“无私党人”,但找到一个很好的借口和代名词:“健康民心”岿夫曾经倡导和领导“健康民心”,但由于山羽之流抓住机会害了很多好人。后来这一“错误”被纠正了。走卒们就纷纷借机污蔑岿然和无私党人,挖空心思利用一切机会宣传他们的主子“过去的人”是“很聪明”的。他们认为能抓住岿然的失误,以纠正“错误”为名逐步否定岿然。达到善恶不分的宽松环境,都是他们的主子“聪明”所致。

    他们到处谩骂那些为岿然辩护的人是“奴才”。他们都不曾想:他们崇拜的主子,因为把希望寄托在阴暗手段上,给他们带来了不可逆转的失败,对流寇鬼子不抵抗等一系列狡猾政策,给龙殊国人民带来那么深重的灾难。他们还那么地崇拜他。还有谁比他们更是奴才?

    岿然领导人们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人们当然拥护爱戴他,他们却污蔑人们是“奴才”。可见他们是多么的“聪明”!

    他们的聪明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圆的说成方的、正的说成歪的;魔鬼说成天使、天使说成魔鬼;别人的功劳也是自己的、自己的罪恶也是别人的。伪装天衣无缝,不但别人看不出来,就是自己都信以为真。这是多么绝顶的聪明啊!

    他们的“文化”就是抛弃一切道德良知、君子之道、仁义廉耻的不择手段!

    他们挂在嘴边的的那些错误和罪恶,其实都是他们的同伙败类干的。依靠伪装打扮,在主子精心安排下混入当人队伍,“健康民心”中又大显身手。凭借伪装不但害人保全自己,而且把一切罪恶倒扣到好人头上。

    他们制造机会大肆作恶,然后再把错误和罪责推到岿然头上。无耻小人终于“大获全胜”。以至于今天人们再也不敢强调青石一伙的存在。以防伪装的小人借机害人!他们迎来了可以为所欲为的大好局面。可以一边作恶一边唱着和平颂歌,一边贪污腐败一边大言不惭地污蔑否定开创者。

    这几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城市妇女对着镜头神经兮兮说:”经常和你斗嘴的人,是喜欢你的人,经常说你傻的人,是在乎你的人“。然后她转为狂怒和变态:“经常说你胖的人,你弄死他!弄死!……必须弄死!弄死!”。反正我看到这个视频了。似乎是被揭露的小人们的疯狂叫嚣。

    另外我的网络不正常,有几个网页怎么也打不开,电脑检测说:网络服务器的原因。我看也是网络的问题。因为用其他设备上网也是如此。只有这两个链接打不开,多数网页都正常。于是我在“服务大厅的自助服务”投诉问题,这时输入法又不能用了。终于发送成功。然后网页竟然马上回复正常,都可以打开了。

    1998字16年6月1日15:

    二十、对付幼小

    说到人才,不择手段的青霾小人还会有什么选择呢?对付弱小?是的,就像人们想不到他们会利用医生的手段一样,另一个不易察觉的有效手段,就是对付弱小的孩子。因为孩子幼小可欺同时表达能力有限。方便隐蔽和掩盖。

    对付幼小与利用医生身份一样,这些手段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运用了!早在“无私党人”与青石的战争年代,就出现过一则凶杀案,一个战场上屡建奇功的将领,他的小女儿,在幼儿园里,夜深人静之时,被凶手抛开肚子挖走了心脏。此案至今未破。可见伪装的恶人即凶残又狡猾!

    战场上的失败,却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向幼小的孩子报复,而且还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这种卑劣懦夫行径,恐怕只有青霾败类干得出来!

    心怀仇恨又要装模做样的,不择手段的丑恶“暗棋”,赖皮狗懦夫和赖皮狗懦妇们,很自然就把目光落在孩子们身上!而且这种卑劣手段被她们一直保留传承下来。“岿然时代”也许她们不敢轻举妄动格外小心。“断臂”之后,人们不再轻易提及对青霾的警惕,他们就无所顾忌放开手脚地为恶了!

    每当听到、看到有那些“自闭症”的孩子,我的心里就一阵沉重,这些孩子里,有多少是天然病患,又有多少是不择手段的恶魔人为造成的?每当看到有的孩子哭诉被同学欺负殴打,我就知道:如果没有老师、家长的教唆,孩子为什么这样邪恶和猖狂呢?

    品学兼优的乖巧小女孩每天被一个同学欺负,终因击打头部造成的脑出血而死亡,家长说老师曾经让学生购买外国的直销产品;教师让同学自打耳光一百下,要高高举起重重落下,母亲教儿子打同学:“要打出血”……这些现象难道都是正常的吗?

    经过“岿然时代”之后,青霾小人反咬一口把责任推给好人,青霾们更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因此他们更加仇恨和疯狂了!他们也更加看好孩子这块“阵地”。心怀仇恨的败类,却削尖了脑袋往教师、幼教行业里钻。于是就不断有虐童、变态老师事件层出不穷。更多未曝光的变态行径,大量的、更隐秘地存在着。

    他们的工作往往做得很细,想达到一个目的,就先放出谣言。比如:有几年一度传出教师待遇如何不好,师范院校没有人报考,师范生补贴等。这样选择师范的人就会更少。而这正是他们最渴望的热门行业。最近几年似乎又在制造:高考、公务员考试很多人弃考的言论。无非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放弃,他们却削减头顶往里钻。又比如:他们想得到某区教育局长位置,但是从基层一步步努力不够资格,要空降就必须找到理由,于是某京城官媒记者前来增援:一篇吹捧的文章,就为空降此局长找到了借口。

    如果你的孩子有幸落在正常老师的手里,你的孩子就会正常发展。如果不幸落在青霾老师手里,甚至落到青霾笼罩的学校,那可就倒霉了。“对付你们的手段很多”。她们在课堂上对孩子说。

    就像一位因腐败落马的校长,为减轻惩罚表示“真切的忏悔”时吐露的心声一样:“有人送礼行贿我心里才踏实”,这是大实话,不仅是钱的问题,而是他们的心理需要。青霾们就是这种变态心理:如果今天他或者她,让别人难受了,让学生难受了,他们就会感到很踏实,如果今天他们没有刁难到孩子,而是像正常老师一样。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他们就会很不踏实。

    正常的老师对待孩子,就像阳光和空气一样自然。青霾老师们对待孩子:连阳光、空气都变成了奢侈。这些见不得天日的败类,把“赢”的希望寄托者扼制其他人,使自己保持优势,而不是正常的成长和竞争上。青霾笼罩下的教育,会出现多数孩子学习滞后,教育质量差等一系列不正常的现象。

    记得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说过:她发现一个千真万确的规律:家长文化程度高的孩子学习就好,相反,家长教育程度低的孩子学习要差一些,这是普遍规律。但是在“青霾”笼罩的地方,这种正常的规律就不会存在:好的家庭环境孩子也不会学习好,相反某些低素质家庭反而孩子学习优秀。因为他们只对培养“自己人”的孩子感兴趣。现在没有任何政治因素,而是青霾们在暗处以卑劣手段作祟。

    当然也许在教材编写上,青霾势力就用了一些心计。比如小学语文,不但内容庞杂,而且有很多不常用的生僻字。而常用字、基本的语文内容却被省略了。还有必背的古诗词等艰涩的内容,让孩子不堪重负。

    关于教育的话题,以后再详细介绍。他们盯住幼小的孩子这块“决胜之地”,从幼儿园就开始,把孩子分出阵营,纵容一些的孩子欺负另一些孩子。不论地位只要是同伙的孩子,都得到很好的发展。正常人的孩子却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击,甚至虐待。

    仅我了解到的情况就有:某空军医院幼儿园有关孩子的小黑屋,孩子被领到那里,阿姨就走了。一片黑暗中孩子哭睡了,梦见妈妈的脸。后来阿姨就来了。某智慧树幼儿园不让孩子上厕所说:最讨厌上厕所的孩子了!某街道幼儿园,午睡的时候小男孩打小女孩耳光,小女孩也不敢哭。这些都是冰山一角,而且没有一个“出事”,一直掩盖万无一失。

    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个老邻居的外孙女就在那个幼儿园工作。当我因琐事提出退园时,这个本来应该照顾的“熟人”,却毅然给我办手续,好像赌气,但已经很不符合常理了。他的外婆、外公都是“秘密部门”的老资格,盘踞很久的样子。父母好像也是那个军队“几局”的。

    最喜欢争斗、争夺的正是这个邪恶的青霾集团!因为他们始终坚持“人上人”的邪恶立场,把自己的幸福和希望寄托在对大多数人的压迫、利用、驱使和统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