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小人开会

    更新时间:2018-11-28 13:33:25本章字数:3164字

    “现在看来,在当时的背景下,《班主任》的要害在于写了个谢敏,作为一种诉求的载体,她的存在非同小可……坦率地说:《班主任》的确算不了什么,多年来我写了许多文字,但在许多人心目中,不管我后来写了如何不错的小说,他们只知道我是写《班主任》的那个人……遮蔽了此后几乎所有的创作成就,这成了最大的心病。”

    以上引用了网上一段文字。一篇作者都认为实在算不了什么的作品,却被高高地定位。这恰恰说明“它”对政治阴谋的重要。“它”的重要意义就在于:把伪装小人的罪恶,转嫁、栽赃到了别人——也就是伪装小人的对手头上。

    日前学校家长会,请来搞讲座的,声称:“孩子教育不能靠学校,靠社会更不行,社会是个大染缸,离得越远越好,对不对?只有家庭教育……”,

    且不说这些论调如何站不住脚,单说:“社会是个大染缸,离得越远越好”,却是他们自己都承认的事实。

    那些认为“年轻人搞不清楚好书还是坏书,听了宣传就认为好书是禁书”的现象,就是“残害和毒害了青年的社会”的文人,身处对孩子有害的“大染缸”、校园欺凌、流氓教师层出不穷的当今社会,却感觉非常自然和坦然,这不是咄咄怪事吗?

    今天我还分享了一个有关“文化大家”的文章,比如质疑他曾参与“似人帮”写手班子“石一歌”,比如他前妻揭露他信奉“只求一世富贵,不求流芳百世”,揭露他流氓前夫的真面目。一个极左派的帮凶,却及时地摇身一变、反咬一口成了“反专横”的急先锋。

    其实不管“班主任”也好,“多余的秋雨”也好,我们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蛛丝马迹,比如“班主任”里一共五个人物,却又三个人物名字中带有“石”,“石红”、“俊石”、“达磊”。

    还有“似人帮”的写手班底“石一歌”。都对主子“青石”念念不忘吧!而且起到暗示同伙尤其是因伪装需要而步入“歧途”的同伙的作用。当然,溜须拍马的虚伪小人,其实时刻都想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表明自己正是为了“破坏”才违心、委屈、被迫伪装自己的。

    原来青霾败类小人帮,是靠着笔杆子、嘴皮子冲锋陷阵取得“胜利”的。相比之下,大多数诚实善良光明磊落的人们,却太过于沉默和不善言辞,比起凭三寸不烂之舌颠三倒四、油嘴滑舌、谎话连篇、含沙射影的青霾小人,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即使有名言古训都曾说过,卑鄙小人总是善于诡辩,正人君子却不喜欢多言。但当诡辩成为小人的武器时,反戈一击是多么地重要!当然见不得人的小人最害怕的就是“实话”,所以他们会千方百计封锁压制诚实正义的声音。

    今天傍晚接孩子回来,电梯间有一男两婆子,婆子分别牵着狗,小狗见了另一个“金毛”,就兴奋地叫起来。于是婆子就说:“别叫了!”另一个婆子说:“你再怎么叫,俺都不吭声!

    这场表演无非是说:你说这么多,我们都没有反驳!比如我还提到的名人作家。

    可以想象当时的伪装小人阴谋家,一定纳闷:“我们仰仗着趋炎附势和完好的伪装,打着旗号暗中做了那么多坏事,害了那么多好人,尽其所能绞尽脑汁捣乱破坏,连进步书籍都封为禁书,为何没有人站出来控诉呢?那好吧!我们就只好自己站出来,胡编滥造含糊其辞反咬一口、栽赃污蔑了!”

    比如“文化苦旅”,通篇绕开现实,避开真正的思想文化,提出所谓的“生态文化”,却格格不入、好不负责地插上一句关于政治的定论,轻率地口出狂言称:真正结束“革命文化”的是那场大地震。把毫无联系的事物硬扯到一起,歪曲事实也在所不惜。目的就是将阴暗小人的阴谋诡计、费尽心机、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的卑劣伎俩,归结为“自然和上天”的力量。那些借景生情的“山河文化”,恐怕也是久别故土对山河充满想往的人,才能写出来的吧!”

    不管这些无耻败类如何卑鄙龌龊、虚伪成性、巧舌如簧,真与假、善与恶、明与暗,都是他们无法编造的。现实会给虚伪无耻的卑鄙小人响亮的耳光。

    假、恶、丑不仅不能给“生态文化”半点益处,而且只能预示着一切都将步入残酷的严冬。

    小人的心机、无耻的谎言、卑劣的手段可以扭转和掌控时局,但却无法扭转和掌控事实与真理。

    在阴间小人帮成员:康隶、狄桥、章元、夜见、阴武、刁力还有几位戴面具的“夫人”与主子青石见面了。“天老爷!终于见到了!这些年我们闭关自守,唯一的信念就是迎接主子!带着面具演戏,千方百计使面具更逼真!都是为了主子为了今天啊!”

    青石却一脸僵硬怒斥:“你们是谁?还不离我远点!”小人帮一脸蒙圈。

    “让你们伪装,娘的你们装得比任何人都有水平,有创意!谁能赶得上?我都自愧不如!伪装得你们就是那个伪装了!成就别人的好帮手!又跑来向我道喜吗?”。

    夜见说:“可是我坚持到了最后没暴露,这已经很不易了!熬到最后就是胜利,才能得到梦寐以求的大权!为了权力不竭尽全力伪装是绝对不行的!”

    “写文章还用什么“石一歌!用我名字有什么用?让人家都知道我利用小人手段取得胜利!娘希的真丢不起这个人!当初就不该听信这帮小人,还损兵折将配合你们这群笨蛋!走夫人路线?安插或攻克几个贱女人不起啊?古话怎么说的?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你们算是占全了!”这话让在场的伪装完好“夫人”有些不自在。

    阴武上前说到:“可是我们伙同兄弟们暗中害了不少人!这给日后的‘清算’和反戈一击埋下了伏笔啊!伪装得太像,实为迫不得已,不逼真不会受到信任,不受信任就没有权,没有权怎么阻挠破坏和害人呢?”

    “我知道你们害人!不害人还能干啥?但是人家的成果摆在那里,你能全部抹杀掉吗?现在谁还敢说、敢承认自己的本来面目,谁?你吗?”青石怒问。

    “不敢说,有不敢说的办法!这个我们擅长!从现在起就可以透露风声、慢慢转向了,在他们还没有察觉我们的罪恶阴谋时,就反咬一口先下手为强,把一切罪责栽赃到他们头上,就可达到彻底否定和根本转变的目的。”康隶阴阴地说

    “对,把你们几个伪装过于逼真的牺牲掉、抛出去,才能达到贼喊捉贼、反咬一口、根本转变的目的,这一招叫做自断其臂。”夜见说。

    “这没问题,到时候在法庭上我就一言不发,让他们猜去吧!”带着近视眼镜的狄桥说。

    “这个……还要从长计议,成绩是抹杀不了,但是可以窃取啊!有了权力还不好办吗?只要继续高举伪装的大旗。”阴武捋着胡子说。

    “既然是窃取,就要偷偷进行,人不知鬼不觉。窃取成果最重要的是窃取功劳和名声,既不坏我们名声又能得到一切。”

    “要继承小人伪装,把伪装的旗帜打到底,绝不能承认我们的真面目。利用人们的“绝对信任”,暗中向我们的同伙倾斜,只要过渡到“和邪社会”,你们会有意外的惊喜,只要掌握了权力,确保善恶不分、颠倒混乱的路线方针。即使我们在暗处,不是同样为所欲为畅通无阻吗?到那时再说:“一切成果都是我们的成果”,人们也只好麻木地接受。这样既窃取了成果,又不毁名声,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幸好你们互相保护伪装完好!”

    “报告长官!我们都伪装得很完好!包括下一代,也都伪装好了!”刁力打了一个标准的敬礼说。

    “红色招牌尤其珍贵,将来会派大用场。一旦大权在握就不要再旁落了!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甚至第三、四、五、六梯队都要准备好。”青石的一个随从说。

    “都听好了,千万不能说出自己是谁,忍住想认主归宗的欲望,到死都不能说,谁说,谁暴露,谁负责!”夜见狠狠地说。

    还有件“小事”,昨天放学孩子说:“把我的杯子好好刷一刷,某某用我杯子喝水,她感冒了。”她还总是乱拿别人的东西:“有一次上课也拿我东西,我不理她,老师却说:‘你两个怎么回事?把桌子分开站着!’,孩子就站了一节课。这个同位,还总是喜欢说:“你妈有毛病!”如果孩子说:“我妈说不能乱用别人的杯子”,她就会说:“你妈有毛病!”

    不要小看“孩子”,她背后可是隐藏着老走狗。我在中学时期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再也找不到童年时期自然而有趣的生活,其实就是因为周围充满了“非自然”的被大人教唆的孩子。

    “毛病”,由于有“毛”字,目前大概也在网络、孩子之间广泛被喽啰走狗利用,当做攻击的武器。和主子一样,鼠类们就喜欢这种“含糊其辞”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思想和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