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护理店

    更新时间:2017-08-13 13:05:19本章字数:4162字

    来这里已经半个月了,沈夏抬起手看看手表,三点零五分二十八秒,真无聊,这么冷清的店怎么看也不可能会发生有意思的故事,钱老头就会忽悠人。

    “肖师傅,你来这个护理店多久啦?”沈夏剥着指甲,满心焦躁地看着桌面上两条金鱼在透明水缸里游得欢快,而水底的乌龟一直假装是块石头,龟壳上的水藻也不客气满满覆盖了全部。

    肖师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往沈夏的工作台方向看了一眼回复她:“将近两年了,刚开业的时候我就来了。”这个老实的师傅有点担心沈夏会祸害这几个小东西,毕竟老板特别交代过要像对待自己爱人一样照顾这几个非哺乳生物。心里想到“一定要盯牢这个活泼分子,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姑娘真的太可怕了,招惹老板的后果真的不想再看到。”

    “诶呀,肖师傅这么年轻真的看不出还是一个耐得住寂寞的人啊!”沈夏习惯性的开始戏弄人,这种怪癖也只是针对长得清秀又比较沉默的人,不论男女。挑软柿子什么的,沈夏最拿手。

    肖师傅鼻梁上的眼镜被窗口透进来的光线照得发亮。“事实上,应该是这家店离不开我的缘故。”回答这种没营养的话题,肖师傅很无奈,不过他的目光还是紧紧黏在沈夏不停搅动鱼缸的手指上。不过他好像低估了沈姑娘的大条神经,这个角度的目光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也是,整家店只有靠你挑大梁了,能者多劳,而且像咱们做奢侈品保养的是很考验技术的,加油!”沈夏头都没有抬,直接说道。多年以来的经验告诉她多夸一个人没有坏处。而且,以她目前观察的事实来看,一点也没错。沈夏看着水底的呆乌龟有点手痒了,重度洁癖患者表示好想把龟壳上的水藻刷洗干净呢。

    每当沈夏夸完一个人后就代表这个话题结束了,显然她对肖师傅的经历并没用探究的兴趣,而且,一整天都没有顾客,终于有人到访,作为一个积极热情的营业员怎么可能忽视客人,沈夏不动声色地打量门口这个穿职业装的女人,心里想道“这种场合穿职业装来我们护理店的很大几率不会是顾客。”虽然有疑惑,但是绝对不耽误她迎接顾客的热情“你好,有什么可以帮助您吗?”

    “你好,我是文迪,是这样的,钱经理介绍我过来工作,不知道你们经理有没有和你们说。”文迪慢慢走进店里,快速环视了整个店铺,最后把目光放在墙壁展示架上一系列货品,爱马仕CD菲拉格慕RV等等鞋子或者包包摆满了货架。

    “我……不好意思,您坐,我先接个电话。”沈夏刚想说话却被桌子上不停震动的手机打断,只有对这个刚来的新人歉意地笑了笑。沈夏一边接听一边给文迪倒了杯温水。然后走到隔间,原来是钱老头打过来的。

    坐在墙角洗护操作台的肖师傅加快了给皮具消光的速度,看得出他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了许多,这个一向不爱搭理陌生来客的皮具师傅破天荒地站了起来对新来的同事投去万分感激的目光,也有可能只是坐的时间太久了,站起来解放一下臀部。

    “喂,钱老头。”

    “小沈啊,不是说好了吗,你要叫我钱经理或者钱叔都没关系,叫我老头真的不服气,我也才三十出头。”钱药的语气很无奈。

    “好了好了,说正经事,店里来了一个女人说是你介绍来上班的是怎么回事?”

    “哦 ,她已经到店里了?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差点被你气糊涂了,她是我新招的店长,以后就和你们一起工作了。”

    “太好了,你是不是不来店里了?不过话说回来你就这么放心一个不知底细的女人帮你打理这家店,哦哦,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的某某吧?”沈夏的八卦细胞开始蠢蠢欲动。

    “你少自说自话吧,脑补真的不是好习惯,你的脑细胞已经严重偏离了正常轨道了,作为长辈有必要提醒你。还有,我最近要去欧洲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是很确定。”

    沈夏抬头看了看杂物间各种箱包首饰皮鞋皮带,静静的摆放在高高的铁架上,长时间没有主人来取,就好像失去了色彩。表面的隔离纸也蒙上了一层灰。

    “钱老头,恭喜你埋汰人的功力又上一层楼。行了,店里就交给我们吧,你放心做你的大事去吧。和你说了这么多没用的,我还是出去好好巴结一下新店长,也不能长时间冷落她”

    “你呀,就应该改名叫沈人精,嗯,以后工作上的问题就靠你们配合了,好好努力吧,我先挂了。”

    “拜了您嘞!”沈夏果断挂掉电话,心里默念“唉,这个磨叽的老头”

    在这个封闭的隔间呆久了,怎么感觉闷闷的,可能是光线不够亮,这些杂物居然显得更加寂寥。沈夏挂完电话立马走了出去,呆久了胸口要透不过气。

    文迪饶有兴趣地站在肖师傅身边,看着他拿着一瓶消光剂对这皮包表面喷洒均匀,然后快速地拿绸布擦拭,这个BV的小羊皮亚光公文包在他手里变得焕然一新。

    “肖师傅手艺太赞了,没想到这个原先脏旧兮兮的包还能这样大变身。”

    对面的肖师傅矜持地笑笑,看得出来他也是这么认为的,真的一点也不谦虚。

    沈夏站在隔物间门口看着他们的互动感觉有点好笑,不过看上去这个女人并不难相处,这家店里肖师傅看人的眼光最准,一向远离陌生人的肖师傅居然没有抵抗文迪的靠近,就连干活的动作都这么自然,沈夏摇摇头感到不可思议。

    “肖师傅,老板最近要去欧洲了,刚刚他打电话过来都和我交代过了,还有文迪姐,以后的日子还望多多照顾。我就厚脸皮代表这家店对你的加入表示热烈欢迎。”沈夏走道文迪面前,满脸真挚伸出双手打算给这个新店长留下好印象。同时用不带审视的目光默默打量这个女人。精致得体的着装,还有她身上素雅的芳香给好感加分。

    文迪大大方方伸出手,紧紧握住对方的双手“照顾谈不上,还是咱们共同配合,努力工作。不过,我虚长你几岁,所以这声姐我就厚颜担下了”文迪也充分表达她的礼貌,热情大方不逾矩。

    这是个滴水不漏的女人,进退得宜不漏破绽,沈夏暗暗在心里给她打上这样的标签,还真的是个难缠的女人,沈夏开始有危机感了。钱老头降不住她就给她找来的对手?有挑战了,这个小姑娘居然隐隐感到一丝兴奋。

    肖师傅看着沈夏,从她脸上露出的情绪来看,果然是令人头疼啊,可以预想到以后店里是有的热闹了。真不知道这样的姑娘是那里冒出来的。

    沈夏搬了一条椅子放在离门口不远的工作台边上,动作利落,把桌上水缸里的小鱼吓得没有方向感,到处乱转,沈夏鄙视地看了看这两条低智商小鱼,好像是错觉,它们居然镇定下来了。

    “文迪姐,来这边坐。”

    “听钱经理说咱们店里还有两个师傅?”

    沈夏回头看了眼文迪说道,“是这样的,店里还有一个裁缝刘姐和一个珠宝师傅孙师傅。不过,今天他们休息没来,你明天可以见到他们。”沈夏想想就知道钱老头肯定和文迪说过店里情况,至于具体的性格方面就让她自己相处几天就知道了。有时候太积极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反而显得不稳重。

    文迪捧着温水静静坐着,听完沈夏的话微微点头表示了解情况。窗外也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光线变得暗了下来,沈夏从位置上站起来,将店里所有的照明设施打开。

    江南的梅雨季节总是特别漫长,而苏城传统建筑又是比较娇小婉约,在绵绵细雨中显得更加朦胧。店里所有的灯光都亮了,这时候从外面看过来特别显眼,聊天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六点零七分,夜晚开始来临,这条特色商业老街也开始热闹起来,护理店的左右两侧紧紧挨着一家清吧和一家中药店。清吧说白了也还是酒吧,拜地段所赐,生意确实不错。沈夏走到门口,看街上人来人往,深深呼吸了口雨中清新空气。

    听说,隔壁酒吧的来头不小,原址本来是一家有历史底蕴的茶社,自明末年间就在这条老街扎根了,当时苏城可是全国最繁荣的地方,随之而来的各地的富商在此地扎根。谈生意聊家常,必去的地方就是这些大大小小的茶社。而当时,这家作为整个苏城最豪气的茶社,就是用上百种茶点牢牢吸引了各路来客。

    想到点心,沈夏有点饿了。

    “我去隔壁买点吃的,马上回来。”沈夏回头和店里打声招呼,没有等他们回答,就有点迫不及待走出门口,奔向这家GD酒吧。

    就算茶社改成酒吧,主打点心却没有改变过,沈夏第一次看到酒吧的客人用红枣糕配香槟酒是不相信自己眼睛的,和早餐店的红枣糕不一样,几乎透明的暗红色糕点有着近乎妖冶的色泽,标准的菱形小块,一口就可以全部吃进嘴里,让人特别满足。当初就是在好奇心的促使下,沈夏尝过一次就被打着酒吧名头卖糕点的创意折服了,不是谁都可以将枣香和米香融合得那么完美的。

    “沈姑娘又来买点心啊?跟上次一样?”窗口的阿婆满脸笑意,沈夏看着张阿婆满脸褶子,真的担心褶子把阿婆眼睛都挤没了。

    “是呀,晚上都没有吃,就是留着肚子吃点心呢。”沈夏笑眯眯回答道,看着柜台各式各样的糕点心里蠢蠢欲动,真的好想一次性尝完呢,不过怪老板定了规矩不可以一次买三种以上。沈夏最近只有这个烦恼,越尝不到越吊人胃口,而且店里员工都没有见过老板,看来是连套交情套近乎的机会都没有,不然真想蹭蹭关系一次的多买几种尝尝,沈夏咽了咽口水。

    红的三楂糕枣糕苹果糕看上去很诱人,而雪白松软的定胜糕看上去更加香甜,还有八珍糕酒酿饼芝麻酥,沈夏暗地里下决心,一定要和糕点师傅打好关系。

    老阿婆的动作有点慢,沈夏就穿过窗台往里走,又看到那个奇怪的盘着头发的女人了。明明一身皮肤白皙水润润的,偏要穿得暗淡真浪费这个好脸蛋,就看到她静静坐在吧台角落,听台上民谣歌手哼着无味的歌曲。

    “阿婆,这个女人每天都来这里吗?”沈夏接过酒酿饼,有点好奇问道。

    “也是最近才来咱们店里的,不过就是来得频繁了些。每次听完歌都带些点心才离开。”

    “哦,难怪最近老是看到她。阿婆我先回店里了。”沈夏挥了挥手走出酒吧。外面的雨水柔柔的,不像是下雨倒像是水分大些的雾。迷迷蒙蒙地遮住了心扉。

    刚走到店里,伞还没有收,就看到后面追上来一个年轻小伙子,高高瘦瘦带着眼镜,看起来特别斯文。“夏姐姐,这是我们糕点师傅做的新品,其实也不算啦,最近在店里捡到了本无人认领的食谱,赵师傅仿着做的,送你们尝尝。”

    “都是好邻居,谢谢你啦,那就不客气了。”沈夏站在眼镜少年遮挡的阴影下面,有点不自在,不过更多的是对少年送吃的行为感到满意,嗯很好,真是个可造之材。沈夏抬着头笑眯眯地看着这个穿黑色西装一脸正式的男孩子。眼里的开心都要溢出来了。

    “不客气,好邻居嘛,以后有新品还是第一个给你尝。”男孩矜持说道。沈夏听着他温柔的声音,好感度立即提升了好几个台阶。

    “不着急回去来我店里坐坐?”沈夏感觉不能亏待这个好邻居,决定邀请他到店里和同事们一起聊聊喝点茶。毕竟这个时节还是有点凉意的。

    “不了,我还要回去做事。回见。”说完,他抓过沈夏的胳膊,把手上点心盒交给她,回头走了。

    “诶,怎么忘了问他叫什么了,还有这个不会是梅花糕吧?”怎么不说明白就走了呢?难道是糕点师傅的徒弟?糕点师傅穿西装?沈夏站在门口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