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线索

    更新时间:2017-08-22 23:17:28本章字数:3019字

    住在F市的叶文昊,在冷冷所在的小区里买了一套房,成为了那个小区的业主。房子的装修偏古典风,两室一厅那种,安娜作为叶文昊的故友,也搬了进来,双方成了同一屋檐下的室友。

    对于叶文昊搬到冷冷同小区的事情,温温是完全不知情的,他只知道,在误会还没有解开之前,叶文昊肯定会一直关注着他,调查他的行踪。

    坐在书房里查阅资料的叶文昊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前世自己爱的人,与今生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难道自己要帮叶天继续完成封印温温的使命吗?眼见不一定为实,可事实摆在眼前,也不得不否认,花期当时确实是死在温温怀里的,温温又跟羽树相交甚好,会不会有伤人性命的动机?而花期又是叶天的助手,此仇该不该报? 

    如果能看到温温的前世就很好了,那样就能知道花期究竟是重伤身亡的了。

    安娜的前世安然那时候是自刎身亡,醒来之后花期已经化成一朵仙人球花了,显然她对花期的死也是不知情的,她只知道,她心爱的羽树,为了救活她,已经永远的变成了一颗死树。

    正在叶文昊纠结之时,安娜看出了他眉宇间的忧愁,她拿出了塔罗牌,在干净的桌子上放了一块桌布,熟练的洗好牌,切牌三次之后,呈扇形摊开在桌上,让叶文昊选三张牌,分别代表着过去、现在、未来的三张牌。

    叶文昊坐在安娜对面,放空了自己的脑袋,用左手抽出了三张牌,横向翻开第一张牌,那是一张星币三的逆位,第二张是魔杖骑士的逆位,第三张是圣杯国王的正位。

    安娜分别拿起这三张牌进行了解析,看起来有几分神秘,她的眼神深邃,透出一股智慧。

    “星币三的逆位代表着你和所想之人的关系在过去不和谐,可能是敌对的关系,魔杖骑士的逆位说明你们现在的关系也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及时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的话,你们的友谊将很难维持,可能会反目成仇。圣杯国王的正位代表着未来,你们的矛盾还是能得到化解,能够重归于好的,只是会付出一些代价罢了。”

    叶文昊听的雨里雾里的,“那有什么化解我们之间的矛盾的好办法吗?”

    安娜让叶文昊抽了一张指示牌,那是一张倒立的世界,安娜看到这张牌时,脸上多了一丝忧郁,她将牌正过来对叶文昊说:“你看,如果这张牌是正过来的话就会好很多,你可以选择相信你的友人,那样你就可以在自己打造的美丽世界中,寻找到幸福与快乐。可偏偏,这张牌是倒过来的世界,说明你判断模糊不清,善良的你还在纠结着该不该去维持这样一段友谊,总之,决定权在你自己身上,不过你要考虑清楚下一步该怎么做,我只是给你一个建议罢了。”

    叶文昊好似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

    “这张牌,你可以倒过来选择世界大战,当然,你也可以做好你世界里的领导者,选择世界和平。”

    听完安娜的塔罗牌的解析之后,倔强的叶文昊还是选择了继续调查温温这个人,顺便在调查的途中找到花期的转世。

    在冷冷的套房里

    温温在书房仔细的翻阅着从图书馆买回来的资料,分离精灵那里很详细的说了,“只有找到与封印人有血缘关系的人或者转世,找到那人之后服下血液,才能将与主人融为一体的精灵分离出来。”

    叶天当时用的是花期的血液封印的温温和小暖,那这样一来,封印人叶天只是次要的,叶天的转世叶文昊根本就不能分离小暖,目前唯一能分离小暖的,就只有一种人了,那就是花期的转世。

    温温要怎么样才能找到这类人呢?如果只能这样的话,又不得不去找安娜了,也许安娜会知道花期的转世现在在哪里。

    正在温温在书房思考的时候,冷冷突然抱着笔记本电脑过来了,她显得有点兴奋,好似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温温。

    “温温,你看这则新闻,说是一个考古队在一个墓室里找到了一朵年代久远的仙人球花,这朵花可神奇了,据说不管经历了多少年,她还是会保持新鲜,不会变成干花,而且这多花还被装在一个透明容器里,还发着荧光,你说是不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温温听完她的这番话,将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放到自己的大长腿上,仔细的观察了那则报道中的照片。

    一朵红色的发着荧光的仙人球花,被装在了一个正方形的透明容器里,放在了F市私有博物馆里作为展品供人欣赏,那朵花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The Desert Flower ”。

    那朵花不就是花期的本体吗?她是怎么被放进墓室的?不知道这八百余年里怎么辗转到了博物馆,果然叶天不靠谱,没能把花期好好保留在自己身边。

    “他就是花期,那就是花期最初的样子。”温温一眼就认出了她。

    “哦我想起来了,叶天当时是把她装进包裹里的,确实是长这模样,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朵花还能保存下来呀。”

    冷冷一脸讶异的样子,强烈要求温温和自己去一次博物馆,温温刚好也想去博物馆花大价钱把那朵花给买回来,索性就答应一同前往了。

    在他们打车去博物馆的路上,叶文昊也尾随在他们身后。

    博物馆里被那朵沙漠之花吸引的人很多,他们乱哄哄的讨论着这朵上百年不朽的花, 简直是考古界的一朵奇葩,。

    有人对着喇叭用英文不听地重复:这朵花的名字叫“The Desert Flower”, 被考古学家意外地在一个墓室里发现,当时这朵花被放在一个保存完好的古尸手里,那是一个宋代五官姣好的郡主,此花表面换发着荧光,看起来就像是刚摘下的那种鲜花。经专家鉴定,这朵花可能拥有一种尚未被人类发现的强大的治愈能力。

    至于此花里面有什么成分,博物馆暂时不提供外租研究,除非你花大价钱把这花给买回去。

    这朵花的标价是:“一亿三千万”,从此花的外形来看,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

    温温似乎在筹划着什么,他突然想起了八百年前自己在羽树宅邸后院埋下的五百两黄金和一些古董,他打算回去一趟把它们取出来,变现之后好用来买下那朵天价的沙漠之花。

    在博物馆外的一辆雪佛兰里,埋伏了很久的叶文昊等的有些不耐烦起来,他点燃了一根香烟,慢慢的抽着,吐着一圈圈烟气,迟迟没看到温温的出现。

    只看见冷冷一人从博物馆里出来,他只好下车,装作偶遇上前搭话。

    “这么巧啊,冷冷,你也来博物馆?”

    “是啊大师,我陪温温来调查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关于花期的事情”

    “那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

    冷冷从兜里拿出了手机,把刚刚拍到的那朵沙漠之花的照片给叶文昊看,叶文昊好似明白了什么,脸上划过一丝喜悦,追问道,“温温呢?”

    “温温回他老地方去了,就是那个封印了他八百年的古树那里。”

    听完冷冷这么一说,叶文昊好似有点着急,跟冷冷说了声回见之后就回到自己的雪佛兰里,往那条偏僻的路线开去。

    在羽树的宅邸旧址,温温施法将土松了,将他八百年前的家当都给挖了出来。 

    太阳不是很大,还好埋得比较隐秘,不然早让一些考古队给挖出来上交给国家了。

    温温有点小开心,等变现之后就不用在冷冷家蹭吃蹭喝了。

    准备离开之时,山脚下的叶文昊也到了。叶文昊斜背着腰包,腰上挎着一把祖传的除妖剑,一身帽t牛仔裤 的打扮,来到了温温眼前。

    “你怎么来了?”温温心里有点慌,想当初自己就是在这里被封印在古树里的,怎么又遇上了这类麻烦的捉妖人了?之前是朋友还比较好说话,只是现在,叶文昊对他的误会比较深,一时也解释不清楚。

    “花期到底是不是你杀害的?”叶文昊一脸严肃的看着温温。

    温温放下了手中的旅行大背包,一脸诚恳但又不想解释地说:“不是,我那么喜欢花期,又怎么会伤害她?说得通吗?”

    “那她为什么偏偏死在了你怀里?”

    “废话少说,想动手就动手吧。”

    温温一脸懒得解释的样子,提起背包,瞬移到了绿树上,叶文昊迅速回头看了一眼,而后才发现温温瞬移到了树上。

    这个捉妖人目前还察觉不了他的妖气,法力不及叶天那样深厚,温温这就放心了,化成一团黑影,离开了这座山。

    叶文昊一个人怔怔地站在原地,他知道自己跟丢了,对于会瞬移的影魅,这类妖怪实在是不太好对付,他打算回家族的古宅潜心研究几天,好找到温温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