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更新时间:2017-08-22 23:22:25本章字数:2884字

    温温提着大背包,来到古董店典当了他埋了八百余年的古董,变现之后来到了博物馆。

    “没错,这是与我们公司博物馆合作的一个考古队几周前在一个郡主的墓室里发现的,不管是这朵花的外形还是它自身携带的荧光都是稀世罕见的珍品,这花还具有百年不腐朽的能力,如果您愿意花上大价钱将它收入囊中,我们很乐意为您给它配上一个精美的容器,温先生。”

    博物馆的王经理打探着温温,一脸程式化的笑容。

    “花的信息我知道,我只是想将它买下来。”

    “这件展览品展出还不到一个月,就吸引了很多人参观,明码标价是一亿三千万,不仅价钱是天价,而且董事长也不一定会割爱,要不您再看看别的藏品,那边还有很不错的汉代陶瓷,价格没那么高,您要不要看看?”

    “其他的不要,我就只要这朵花”温温很坚定的说。

    王经理只好点头道:“好吧,晚点我联系一下董事长,尽快给您答复。”

    晚上,让温温过去取货的电话就打开了,有人愿意花大价钱去买一个来历不明的一朵花,何乐而不为?

    温温再次来到博物馆,王经理仍然保持着程式化的笑容,有点好奇的问温温:“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温先生一定要这件展品呢?”

    “因为……这件展品于我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王经理恍然大悟,吩咐员工将包装好的展品递给温温。

    温温终于是把花期也找回来了,虽然她现在只是一朵普通的带有魔力的仙人球花,不能言语,也不能变回人形,但温温已经很满足了。

    透明容器里的花期在夜空下散发着荧光,她还是和当初一样美丽,一样完好无损,在黑夜的衬托下,花期的颜色更加鲜艳了,看着极为好看。

    在回到冷冷家后,冷冷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当看到温温手里拿着的那朵花之后,她就像一只好奇宝宝一样激动的跳到温温身边。

    “哇温温,你是怎么把她租出来的啊?博物馆不是不让租吗?”

    “我买的,没有租。”

    “是吗?那以后温大帅哥就能自力更生了啊,这么贵的东西都买得起。”

    冷冷从温温手里拿过透明容器,看着这个安详的躺在透明容器里的花,眼睛瞪的很大,近距离的观察着这朵神奇的花。

    “这朵花今晚能不能借我一晚?我都可以拿它当台灯用了”

    “可以借你一晚,不过你要保证别打开这个玻璃盒子。”

    冷冷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一脸幸福的捧着花期,一路小跑到自己的房间里,将它放在床头柜上。

    本来仙人球就很难绽放一次,难得看见一次这么美还发着光的仙人球花,怎能不好好的欣赏欣赏呢?欣赏着冷冷就睡着了。

    在梦里

    冷冷来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廖无人烟的沙漠,那里一片荒芜,只有一些仙人球长在那里。

    仙人球后站着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仔细一看,她是花期,她还是和当初一样,可爱活泼又不失淘气。

    冷冷来到她面前,她露出了温暖的微笑。

    “冷冷?”

    “嗯?”

    花期正在呼唤着她。

    “记得代替我守护好他们……”

    花期说完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冷冷想用手去抓,却抓空了。

    “花期你别走,我还有一些事情要问你!”

    冷冷拼命的追赶着花期离去的身影,却怎么都追不上。

    一觉惊醒之后,冷冷第一时间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那朵玻璃盒子里的花,惊魂未定,直接捧着玻璃盒子来到温温的房间,塞回给了温温。

    刚起床还没缓过来的温温有点懵逼,接过了玻璃盒子,就听到了冷冷的一声抱怨。

    “记得收好这朵花,以后别让我轻易见到她,噩梦啊简直噩梦…….”

    冷冷摔门而出,到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一大口灌下去压压惊。

    不过回想起梦里的情景,那个沙漠,怎么会有一点熟悉?还有花期的话,她让她保护好谁呢?她一介凡人能保护好谁呢?难道自己也拥有某种保护别人的能力吗?

    冷冷想着咬了自己的手指一下,立刻否定了这种想法:“不可能不可能,像我这种没有主角光环的人,怎么可能有某种能力呢?肯定是想太多了!肯定是!”

    她来到卫生间,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要清醒,不要想太多,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温温感觉有点奇怪,就走来问冷冷:“你是不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是,不过我已经习以为常了。”

    说起梦见奇怪的东西,她已经不止一次做这些奇怪的梦了,各位怪异的梦涌现在脑海里。

    被仙品帅哥抱在怀里死去的梦……在沙漠里变成一颗植物顽强的对抗阳光的梦……还有昨晚梦见同一个沙漠里的花期……

    想起来就觉得背脊发凉,看来冷冷也需要去拜访一下安娜的塔罗牌小屋,给自己占卜占卜未来了。她在人世间低调的活了16年,可不想摊上什么麻烦事啊。

    冷冷从床头柜上拔下正在充电的手机,找到通讯录的粱辰的号码,犹豫了一会,拨了出去。对方秒接了。

    “有什么事吗?小冷?”

    手机那头令人厌恶的声音传入冷冷的耳朵,要不是要找安娜,冷冷真想一辈子都把粱辰搁黑名单里,一辈子都不要和他取得联系。

    “那个……你有没有安娜的手机号码啊,给我发短信过来。”

    “好的,我等一下就发给你,还有什么事吗?”

    手机那头的粱辰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期待冷冷余情未了来找他复合?不过很快粱辰了的这个想法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什么事了,我挂了,就这样。”

    粱辰嘴角扬起了自嘲的弧度,想来也是自己当初甩了人家,现在又有什么好期待的呢?他面无表情的编辑好短信就给冷冷发了过去。

    冷冷收到短信后立刻就拨通了安娜的手机,安娜说她现在也住在冷冷所在的这个小区里,等她换班以后就可以来找她。

    冷冷脸上洋溢着轻松,终于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连连做那种奇怪的梦了!她伸了个懒腰,一脸开心的跑到阳台上给仙人球浇水。

    温温不解的望着她,帅气的脸上多了几丝忧郁,他把花期锁在了自己房间的床头柜里,并给花期施了法,避免被叶文昊察觉花期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

    “你在想什么呢?心不在焉的,仙人球不用浇太多水,再浇下去就要被你浇烂了!”

    温温夺过了她手里的浇花花洒,轻轻的用手敲打了一下冷冷可爱的小脑袋。

    “我昨天梦见花期了…….”

    “日有所想,夜有所梦,估计是想太多了吧你”

    温温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再怎么看冷冷也不会是花期的转世,论容貌,冷冷不及花期的一半,性格上倒有几分相似,一样那么可爱。

    “不可能的啦”

    温温嫌弃的看了一眼冷冷,冷冷歪着脖子表示不知道他在不可能什么,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不可能?”

    “没什么”

    这个温妖怪,又一次成功的浇灭了冷冷的好奇心,就像是一桶冷水从她头顶倒下,算了,你不告诉我我找安娜去!

    来到安娜居住的家里,古典式的装修风格可比冷冷家欧式简约风格的装修要气派多了。

    安娜跟冷冷交代说这是叶文昊买下的套房,自己只是一个房客。

    “那叶文昊那个半斤八两的捉妖人呢?”

    “他回他自己的老家潜心修行去了”

    这样啊……那最近都不用担心他会找温温的麻烦了呢……

    冷冷来到沙发上坐下,一脸哀求的对安娜说,“安娜小姐姐,我这次来呢是想测一下我的未来,最近总是梦到很多奇怪的梦啊,会不会是因为我前世跟谁有仇啊?”

    “很有可能,因为你今生所遇到的人,都跟你的前世有一定的关系。”

    安娜拿出了一副塔罗牌,让冷冷坐在自己对面。

    冷冷好奇的用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安娜用熟练的手法操作完整个摆牌流程。

    而在老宅子里的叶文昊,正在翻阅着老一辈捉妖人留下来的捉妖资料,他一本一本的看着,边看边学习新的内容,想在短期内迅速提高自己的捉妖能力。

    “影魅而已,比起当年的树妖羽树可差远了,应该不是什么难对付的妖怪吧?一定能找到他的弱点的。”

    叶文昊是一脸的自信,每天都在老宅子附近潜心修行着,想着有朝一日,能找到完美封印温温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