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更新时间:2017-08-24 01:19:07本章字数:3203字

    两千年以前,在一个古老的大沙漠里,住着一个还没有开花的仙人球。

    她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每天早晨睁开眼的时候总喜欢和太阳对抗一天……

    她记得从生下来起,这样的对抗就不曾停止,太阳是她每天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巨大的发光发热的球体。

    她每天都看着沙漠与天相连的地方,因为她只能这样看着。

    上百年过去了,她像其他的仙人球一样诅咒太阳消失。

    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样无聊的日子,渐渐的她开始厌倦沙漠里乏味的生活,她不想再待在沙漠里了。

    她每天都抱怨自己怎么生到这么个鬼地方,她也想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的。

    自从亲眼目睹一群探险队经过沙漠之后,她就记住了他们的样子。她也想象着总有一天,自己也能变成一种两足的动物,离开这个无趣的沙漠。

    她坚强的活着,多年以后,她开花了,花是红色的,她终于不用再穿着那件又丑又绿的衣裳。

    上千年过去了,那颗仙人球花终于修成了人形,她给自己取名叫花期,离开了廖无人烟的沙漠。

    花期跟着秃鹰鸟来到了一个草木繁盛的森林里,那是她第一次看见水,水永远是清澈透明的,不像沙漠里的黄沙那么浑浊,水是会流淌的,她明白,水将会跟她一起生活,这是仙人球一辈子的心愿,他爱仙人球,也爱上了他们口中的水。

    森林里还有一个漂亮的大瀑布,花期爱上了这里,她打算在这片森林里定居下来,以大地为床,日月为灯,白云为被。

    累了就躺在绿树上休息,饿了还可以以雨露为食,无聊的时候还可以逗夜莺玩,花期很喜欢这里的生活。

    不过她平静的生活在某一天午睡时被一只影魅打扰了。

    那只影魅叫温温,他身旁还有一只可爱的火精灵伴随着他。

    淘气的火精灵见花期躺在绿树上休息,故意点燃了她的裙角。

    当花期闻到一股布料烧焦的味道以后,才从美梦中醒来,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裙角被点燃了,吓的跌倒了树下,摔的四仰八叉的。

    这一摔还把身上的火给扑灭了,她一时没回过神来。

    “我家小暖又调皮了,他还小不懂事,我代他跟你道个歉,望姑娘别往心里去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面前多出了一个长相妖孽的男人,还有一只淘气的飞来飞去的火精灵。

    这是花期第一次遇到自己的同类,也就是修行了上千年才化为人形的妖怪。

    “这就是你送我我见面礼吗,这位朋友?”花期气鼓鼓的指着自己被烧焦了的裙角。

    “哈哈,小暖他还不懂事嘛,太淘气了,你就别跟他较真了吧”

    温温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火精灵小暖飞到了温温的身后,像是一个做了坏事怕被大人惩罚的孩子。

    “好,我原谅他了,难得遇见像我一样的妖怪,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花期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站了起来,对方刚好比她高出了一个头。

    “以后别再那么淘气了,知道吗?”

    冷冷指着火精灵小暖,小暖也有点愧疚,苦着脸连忙说了声对不起。

    温温教育了一番小暖,就像父亲教育儿子一样,小暖乖乖的点了点头,说以后不会再犯了。

    裙角被烧焦的部分被冷冷施法修复了回去,修复的时候还带着漂亮的花瓣雨,温温很惊讶冷冷拥有这样奇特的法力。

    自打他从沼泽地里遇见火精灵小暖后修成人形以来,第一次遇见有这种高深莫测的法力的妖怪,而且对方还是只长得倾国倾城的女妖怪,这种极为可爱的容貌可以甩妖界中其他的女妖怪几条街了。

    温温对她一见倾心了,他就只有一颗心,一颗心只能装下一个喜欢的她。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姓花名期,是一个从沙漠里移居来到这里的一朵仙人球花,很开心能够认识你。”

    花期脸上挂着甜滋滋的笑容,她笑起来的更好看了。

    “我是温温,还有这只小淘气叫小暖,你知道的,哈哈。”

    小暖激动地飞到花期脸旁,花期白白的双颊上那两团淡淡的红晕看着极为美丽。

    小暖亲了花期的脸颊一口,花期感受到了一股灼热感,脸被烫伤之后又迅速的修复了回去,她气的刚想追上小暖,小暖却飞的老高,花期够不着那种。

    温温开心的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心底里佩服着花期拥有的强大的治愈能力。

    “这是你天生就拥有的能力还是?”

    “嗯,天生的,而且我的血液啊,还能用来给受伤的动物疗伤呢,以后你受伤了我也能给你疗伤。”

    温温有点受宠若惊,“那我很荣幸呢,姑娘以后愿意与我结伴同行,一起去周游世界结识更多妖界的朋友吗?”

    “好啊,能去外面看看就更好了,我很开心。”

    温温和花期离开了这里,开始往森林深处走去。小暖淘气的飞来飞去,像个话痨一样,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爹爹,那以后花期就是我的娘亲了是吗?”

    “爹爹终于找到一个女伴了呢!”

    “爹爹真幸福”

    “什么时候我也遇上一个女精灵就好了哈哈!”

    花期鄙视的看了小暖一眼,做出要揍他的姿势,“我可不是你的娘亲,别乱说,再乱说我就跳起来打你!”

    小暖害怕的飞到温温那边,“爹爹你快救我!”温温心里暗暗的开心着。

    花期撸起袖子就朝小暖打去,小暖故意飞得很低,还一路冲花期吐舌头,花期气的一路追赶着小暖,很快就到了牌匾为“世外桃源”的一个宅邸。

    “终于抓到你了!嘿嘿”花期脸上浮现出阴险的小笑容,手里抓着小暖,小暖挣扎着要逃跑,“怎么我身上的火焰对你无效啊,娘亲!快放开我!”

    小暖屏幕挣扎的样子真可爱,它身上自带的火焰就跟100摄氏度的热开水一样能使人灼伤,花期是唯一一个敢肆无忌惮的把它抓在手里的。因为花期有很强的自我愈合能力,就算把她手给灼伤了也能迅速恢复回去。

    “温温爹爹,你快救救我!”

    温温在一旁选择了无视,花期死活不让小暖挣脱出来,还用手指戳他淘气的小脸,小暖怂了,哭着求饶道,“好啦,娘亲,啊不,是花期姐姐,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不敢了是吗?不敢了是吗?”

    花期还挠了小暖的痒痒,小暖又哭又笑的样子有点滑稽,“我真的不敢了花期姐姐,我不敢再叫你娘亲啊呜哈哈哈哈……”

    “你还叫!再叫就再挠你!”

    “我不叫了不叫了真的哈哈哈……”

    花期这才放开这个小淘气,小暖刚从花期手里逃出来,就飞到了温温身后,生怕花期再抓住它挠他痒痒。

    “这里是我一个朋友的宅邸,我们可以暂时在这里住下。”

    羽树闻声走了出来,那时候的他还没有那么好看,还没有完全化成人形。

    半人半妖的样子不太好看,人类见到了怕是会吓到。

    不过他那头漂亮的白发却是与生俱来的。

    “欢迎新朋友加入我们的队伍,还是个美丽的妹子啊……羽树有眼福了。”

    羽树一脸很好客亲切的样子,让花期没有距离感,很快便在羽树的宅邸先住下了。

    花期自己一个人住在了温温隔壁的房间里,温温还热情洋溢的跟她说了一句:“有什么事记得喊我跟小暖一声哦,我们就在隔壁。”

    “不用,我也能保护好自己的,要是实在有什么我自己对付不了的,我再喊你”

    花期关上了门,通过这个房间的窗户,刚好可以看到院子里的荷花池,夏季的荷花盛开着,在星光的照耀下,甚是好看。

    花期很满意这里的环境,床也是那种全新的,比她平时睡在绿树上可要舒服多了,窗台上还放了一个熏香,改善了这里的空气,让人睡得也舒服。

    妖界的妖怪居多,羽树作为树妖在妖界中的法力是数一数二的,他潜心修炼了上千年,还是没能完全的修成一个普通男子的长相,身上多处还是有树的特征的,这让一直看重容貌的羽树不得不找到能使自己变成完整的人形的偏方。

    第二天一早,一只白兔妖不小心闯入了羽树布满陷阱的宅邸,受了重伤,在岌岌可危之时,花期将她搀扶了进来,献出了自己的一点血液,让白兔妖恢复了健康。

    白兔妖特别感激花期救了她的性命,将她收藏的疗伤用的千年雪莲送给了花期。千年雪莲作为一种灵药是生在昆仑之巅的,千年难得一遇。

    刚好花期救治白兔妖的时候被羽树看见了,羽树躲在门后,静静的看着花期为白兔妖疗伤。

    “她的血竟有如此疗效?那我服下她的血液,是不是就能变成一个完整的人形了?”

    温温拍了拍羽树的背,“你在这里干嘛?”

    羽树装作刚好经过的样子,一脸平静,“你朋友今天救了一只兔妖呢,看来实力不容小觑啊,以后就能和我们一起携手对抗捉妖一族了。”

    “是啊,她的血液确实能够疗伤,而她本身还具有强大的自愈能力,是个很不错的女妖呢……”

    温温用欣赏的语气看着在与白兔妖道别的花期,花期温柔的笑着,长相甜美的她,只要一笑,温温就对她毫无抵抗力了。

    而站在一旁的羽树好似在筹划着什么坏主意,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花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