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表子?你全家才是表子!

    更新时间:2017-08-17 23:54:10本章字数:3129字

    “别跑!站住!”

    “快!抓住那个女人!别让她跑了!”

    “追……”

    几道粗犷的大汉由远而近,急速追上来,苏暖将身子缩在角落里,根本不敢出声,尤其当一个大汉走过她的身边,朝角落里看了几眼时,更是吓得脸色煞白,额头冒汗。

    索性这个大汉并不确定她的方位,只是看了几眼,便朝着其他方向追去。

    但苏暖知道,这些大汉追不到自己,总会有回来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藏身的地方。

    她东张西望了一番,发现身边就有一扇半开的门。她心一横,抿着嘴便往里面闯。

    私闯民宅和被那些大汉抓住,她显然选择了前者。

    这房子很大,典型的罗马建筑,设计奢靡,家具摆设无不透露着昂贵的气息,苏暖蹑手蹑脚的寻找房间的卧室,想着偷偷换一件衣服,方便跑路。谁知道房门突然“咔擦”一声,打开了。

    卧槽,有人!

    苏暖吓了一跳,被人当场逮住,这次想跑都难了。

    “你是谁?”

    冷冰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苏暖身子一僵,抖着身子缓缓转过身。

    下一秒她却呆住了。

    只见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特别帅子的男人,他浴袍披身,头发湿润,显然是刚从浴室出来,不过他身上那股冰冷的气焰,还有令人畏惧的上位者的气息,都不由让苏暖暗暗吃惊。

    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先……先生,我不是故意要闯进你家的,我马上出去,抱歉,抱歉……”

    她像受惊的小白兔,一边退一边道歉,眼中还带着几分惊惧,她真不知道这个冷得像冷血动物的男人会什么时候扑上来,狠狠咬她几口。

    宫擎一脸冰冷,如勾的唇角挂起一抹未名的冷笑:“你是东方离的人?”

    今晚东方离才说他碰都不碰女人,还跟他打包票说一定要找一个绝世大美女让他尝尝鲜,破了他的处子之身。

    宫擎眼里,苏暖无疑就是东方离找来的人了。

    只是眼前这个女人,鹅蛋大的小脸,画着淡淡的妆容,长相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还算过得去,尤其那双犹如受惊小鹿般清澈的小眼,盈盈如水,让人生疼,怜惜。

    东方离这个家伙,知道自己不喜欢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所以送了一个清纯类型的小姑娘过来。

    倒是苏暖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东方离是谁?”

    “怎么?还想玩欲擒故纵的戏码?”宫擎冷冷一笑,带着几分鄙夷。

    “什么欲擒故纵?你到底再说什么?”苏暖脸上带着几分茫然,她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再说什么,但他给她的感觉很不好。

    宫擎只是笑,并不戳破她,兀自问了一句:“你是处么?”

    苏暖愣了一下,接着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但又觉得他会误会什么,立马反驳道:“你什么意思?我苏暖没别的本事,但也懂得什么叫洁身治好!”

    “出来卖的还装?真是脏了我的地方,滚!”宫擎冷笑一声。

    他字字句句都透着嘲讽和鄙夷,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情,瞬间激怒了苏暖。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不就是不小心闯了你家,用得着骂人吗?”苏暖越说越委屈,换了一句:“说我是表子,我看你才是表子,你全家都是表子!”

    说完,她转身就想离去。

    却不想被一只将有力的手拉住,在她未来得及反应之前,一股巨力将抗在肩头,狠狠摔在床上,接着一个男人的身体压在了她身上。

    苏暖整个人都懵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双手用力的推开他,脸上被突如其来的男性气息吹得粉红:“你,你要干嘛?滚开!快滚开!我……我要喊人了!”

    嘶拉!

    回应她的是一声撕裂的声音,宫擎直接暴力的将她的晚礼服撕开,露出圆润的肌肤。

    这突如其来的视觉冲击一下子让宫擎陷入了疯狂,双眼赤红,开始在她身上啃咬。

    “很好,女人,你成功的勾起了我的欲望,你成功了,不过代价……嘿嘿。”他用炽热的双唇顶在她腹部,然后慢慢蔓延下去……

    苏暖被他吻得像快燃烧的香烛,情不自禁,主动迎合了起来。

    她感觉自己好像上瘾想要得到更多一样,主动的凑上身子,褪去他的浴袍。

    感受到她的主动,宫擎勾唇一笑,很是满意她的投怀送抱。

    很快,他进入。

    感觉到了紧致,还有那……薄薄的一层膜。

    突然的进入,撕心的痛,疼的苏暖尖叫了一声。

    “好痛,好痛,你轻点行不行?”她没有力气,只能嗲怪的骂宫擎,声音柔柔的。蓦地,心底对她升起了一丝心疼。

    他在进去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真的是处。

    她的滋味太美好了,他并不打算放过她,这一晚上,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这么的用力,竟然缠着她各种姿势来了一遍,最后她晕了过去,他也满足的拥着她入眠。

    ……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地板上。

    一向浅眠的苏暖缓缓睁开眼睛,意识有些模糊。

    她睁眼看到的第一眼,却是白花花的天花板,她动了动身子,却发现疼痛无比,全身疼的就跟被卡车碾过一样,动一下都疼的要撕心裂肺。

    她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任何的遮拦。

    她的衣服……

    昨晚上的记忆扑面而来,她有些惊慌的看着睡在她旁边的这个男人,瞳孔猛烈的缩了缩。

    他睡颜非常的迷人,只露着一半的侧脸,精致的让人挪不开眼。

    可是她现在直接想一个枕头把他给闷死!给弄死!臭渣男!

    她真的跟他发生了关系?!

    她昨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不知不觉中,就很想要他的安慰。然后,主动的跟他发生关系。

    她掀开被子,看着床上那朵盛开的血红色花瓣,她委屈的咬住唇瓣,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她守了20多年的处子之身,竟然在一夜之间,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她见他还在熟睡中,便轻手轻脚的起身,拿起了一旁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慌忙的穿上。

    糟糕……

    礼服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她要怎么穿出去?

    可是,留在这里,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情急之下她拿起了地上的浴袍,裹在身上便急忙跑出了房间。

    ……

    宫擎醒来的时候,发现睡在旁边的女人却不在了。

    他抬手按了按头,目光冷冽的环视了一周,目光最后落在了地毯上。

    她的衣服,那个女人走了?

    真的敬业,给人上了就离开。

    只不过,她真的是处女,昨天的那种紧致的感觉并不像是造假的。

    不过,处女还出来卖?恐怕又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

    宫擎勾起一抹冷笑,然后起身去了浴室,冲完澡,他穿好西装打好领带要离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东方离给他打的电话。

    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有事?”他的语气冷漠。

    电话接起,东方离贱兮兮的声音便传来,“兄弟,昨晚爽不爽?”

    宫擎蹙眉。

    “你房间里的香薰我给加了点料,那女人的味道不错吧。兄弟,终于被破了啊。”东方离说完,便大声笑起来。

    “啪——”宫擎满身怒气的挂了手机,气的一脚踹在床上。

    原来那个女人是东方离拿来戏弄他的?

    他发了怨气之后,修长的手指点着手机,拨打给了助理陈兵的电话。

    陈兵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是恭恭敬敬的问:“喂?总裁,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宫擎染起怒气,带怒的对着手机低吼:“我命令你今天之内查到昨天那个进酒店我房间的那个女人所有的资料!!精准到她家人都要给我挖出来!把那个死女人给我找出来!”

    他吼完,把手机暴躁一扔,扔到墙角粉身碎骨。

    ……

    苏暖从酒店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赶紧的询问路心蓝情况怎么样了。

    她在路上那里,给自己买了新的一套白色的T恤衫和牛仔裤,简单的装扮,不昂贵是她的首要标准。

    衣服的领子高,才能遮住她脖子前那些密密麻麻的吻痕。

    昨天那个男人要的太凶,她脖颈间都布满着红青的吻痕,让人一看便浮想联翩,她厌恶。

    路心蓝是她的好朋友,两人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认识,到现在还一直感情好。

    昨天路心蓝的家人要她去跟一个家世好,但人品差的花花公子订婚。

    有自己喜欢的人的路心蓝不肯,可是无奈人家威胁,她只能求苏暖假扮她去参加订婚宴,拖延时间,而她就有时间可以跟自己的意中人私奔。

    所以苏暖昨天才这么慌张的躲避那些黑衣人的追逐。

    可是现在路心蓝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她预感不好,觉得可能计划失败了,所以只能去路心蓝的家里看看。

    ……

    到了路家,路心蓝确实在家。

    她跟着佣人进去,坐在沙发处喝着白水等路心蓝下来。

    路心蓝站在楼梯处,一脸怨恨的看着苏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