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8-02-21 20:47:29本章字数:10367字

    人死后,我们会去哪?

    “放开……放开我的脚……你……”

    一位女孩子刺耳的惊叫声将我从鬼门关唤醒。

    我奄奄一息地睁开双眼,是光芒,一道强光射进我的瞳孔。眼睛被照射得十分刺痛,应该是我好久没有见到过光芒的缘故,但我还是努力地眯着眼。

    眼前的光线诡异地暗淡下来,惊诧的我微弱地感觉到有东西擦过我的鼻尖,就在我的面前明晃晃地摇摆着。

    我的脸都憋青了,竟然是一只穿着黑筒棉袜的小巧脚丫。光线透过她脚趾间略薄的布料处,映出晶莹剔透的水滴,这些……难道……不会是我的口水吧?

    “快,快把鞋子还给我。”

    刺眼的强光下映出高高坐在上面女孩子的身影,她俯下身子抢走我双手紧握的鞋子。

    我费力地仰起头,望见那个女孩子的身旁直挺挺地站着一个大块头,他将手电筒照射在我的脸颊上,说:“你一定是饿坏了吧?”

    筋疲力竭的我趴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说:“这……这是哪?我应该已经死了,这是天堂吗?”

    大家“哈哈哈”的笑出声来,周围好似围观着许多人。

    追忆起脑海中最后有意义的时间,它被永恒地停驻在晌午12点30分。

    我正坐在一辆通往学长家路上的出租车后排。

    由于赶时间,我一边催促司机快点开,一边时不时地盯着手表上的指针。正值烈日当头,昏昏沉沉中,我忽然听到“咣当”的一声巨响。紧接着,我的鼻梁重重地撞击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一阵剧烈地酸痛感袭卷开来,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伴随着嘈杂的车轮胎摩擦地面时尖锐的急刹车声,我强忍着剧痛睁开双眼,刚想要扑到前排驾驶位询问司机发生了什么事情,眼见着整个出租车的引擎盖子与前排座椅完全镶嵌在了一起,司机早已被挤成肉饼,血肉模糊。

    此时,我才发现,就连我的身旁,出租车后排的车门都被撞击的严重变形,玻璃碎得到处都是,根本打不开门。

    我甚至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汽油气味。我担心失火,拼命地从残破的车窗处向外爬。周遭的行人立即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好多警察赶来梳理交通。

    很显然,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而是一场非常严重的连环追尾事件。就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来自四面八方的十多辆高速行驶的汽车来不及刹车,惨烈地碰撞在一起。

    逃出事故车的我傻傻地站在那里,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老鹰。就在十字路口正中间的那辆肇事车辆的引擎盖子上。

    因为那只老鹰实在是太大了,谁也不可能见到过那么大的一只猛禽。它的翅膀伸展开来的扇面足足抵得过一座独栋别墅的占地面积。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只老鹰一定是生活在地球大气层中最高点的生物,真的不可能再有其他生物比它更有力的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

    大家都不愿意离开,不停地拍照,窃窃私议。

    周遭忽然爆发“砰”的一声巨响。

    大家的眼前一片昏暗,艳阳好似正在被天狗吞食,整个晴空如黄昏般黯淡。

    又是一只巨大的飞禽,好像是传说中罕见的仙鹤类生物,从高空极速坠落,直接砸在一位正在做现场勘查的警察身上,那名警察的头部当场喷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人群中瞬间炸开了锅,参杂着凄厉的惊叫声,与“噼里啪啦”的“恶魔”式的呼唤。眼见着大量的飞禽类生物犹如暴风雨一般从高空中极速地坠落,身形从大到小分不清品种,好似一场残忍的杀戮。

    满地都是玻璃碎片以及羽毛,足足煎熬20多分钟,我们的城市才从“暴风雨”中渐渐地恢复平静。打眼望向整个街道,路面上完全被羽毛覆盖,成片成片的路人被砸倒在地上。

    大家都被吓坏了,等待救援许久始终没能盼来一辆救护车。只望见一架运输物资用的军方直升飞机,它并没有想要降落的意思,仅是在高空做短暂的盘旋式飞行,抛投少量的急救药品后便极速飞离现场。

    晌午的天色伸手不见五指,彻底昏暗成了深夜,更像是地狱。

    为什么没有医护人员前来救援?因为人手不够。事实上,在这儿发生的不仅仅是一场小范围的突发事件,而是波及全人类的天灾。

    这已经不在是我第一次拜访学长家了。曾经来过他家无数次还从来没有摸错过门,然而这一次,我差一点就没能找到他家的房子。因为我没有找到他家宫殿式豪华别墅对面的汪洋大海。

    好似整片大海都蒸发掉了一般,没有半点征兆,一夜之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惊恐地眺望着远方的天际线,一片死寂,竟然看不到丝毫蓝色。尤其是当下暴露在空气中的海底世界,从沿岸俯视它的全貌,如同站在高耸入云的山顶遥望着低凹处的山脚下。其中的“风景”就像被一场瘟疫侵袭过的重灾区,堆积着漫山遍野的海洋生物的尸体残骸。

    叫不准是三天后,还是五天后,很有可能是数个月以后,自从飞禽类生物集体自杀的那一刻起,我们宇宙中的太阳就消失了。我想人类的世界再也回不到过去昼夜交替的日子,可以说是步入了极夜之境。几乎没有人再去关心年月日时分秒,时间的概念在脑海之中不知不觉地模糊起来。

    地球变得越来越冷,人们的大脑只剩下一片空虚,荒芜的等待,更像是残忍的折磨。到后来,前仆后继的人们奔向死亡,直到在大街上连一个人影都很难遇见。

    在悲切之中,学长永久地进入梦乡。不是因为饥饿,是他自己吞服了大剂量的安眠药。

    我想,是绝望。临终前,他的眼泪止不住地溢出眼眶,一副感恩戴德的神情凝视着我,说,“谢谢你!你真的是个大好人,愿意死在我的后面。”

    说完,他便安祥地离开人世,最后,将孤独全部都留给了我。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显得无尽的漫长。

    伴随着“轰隆隆”的机械噪音,我狼吞虎咽地吞吃着他们施舍给我的一只马铃薯。

    “你,你就是那个人吗?9岁,发表一篇关于推断史前神话真实性的博文,连夜上了热搜榜。13岁,在青年读物发表论述唯心主义的杂文,获得那本杂志全年最佳文章奖。18岁,以省状元的身份考入帝都大学哲学系。22岁,完成研讨人类起源的毕业论文,轰动整个国际学术界,是个十足的天才!”

    吃过食物的我,刚好恢复体力。

    “不!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那个女孩子根本不相信,“怎么会?我们明明就在那栋海景别墅内发现的你。一定就是你,我们是绝对不会找错地址的。”

    “对不起!你们要找的人真的不是我,让你们失望了,其实,那个人是我的学长。”

    “学长,那他人呢?糟了!我们需要立即返回去,一定要找到他。”

    “不!不必了,他已经离开人世了。”

    “什么?死了?就在刚刚吗?这下子全完了,我们的计划,队长……嘛!”那个女孩子忽然向那个拿手电筒的男人撒起娇来。

    我望向那个被称作队长的男人。他的皮肤黝黑,肌肉十分的健美,身材是我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过的最狂暴的一位,没有之一,基本上可以说是跟棕熊一个重量级别的猛男。

    队长继续询问我:“你刚才是不是称呼那个人学长?难道你们都是帝都大学毕业的校友?”

    “恩,他比我大一届,我们都是学哲学的。”

    “好!很好!欢迎加入我们。”

    “什么?队长。”那个女孩子立即站起身来,“凭什么让他加入我们?我们需要的是天才,大家都是各自领域的精英。”

    队长急了,“美兮,你不要再任性下去啦!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剩下几个人啦!好在我们找到一位帝都大学哲学系的毕业生,也算不枉此行。既然那个天才已经死了,那么这个人就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哲学领域的绝对权威。”

    “快!快!快!姑娘们,抓紧下来啦!”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冒出来一个大嗓门子的人催促我们。

    此时,我才发现自己正处在一架直升飞机上,眼看着外面是一道峡谷的深处。

    “哼!”美兮率先快步走出机舱。

    我们紧跟在她的身后,井然有序地下了飞机。从外面端详着这架直升飞机,真的好大,一共下来十多个人。

    “欢迎大家来到拜天教的地下据点。”队长向大家介绍。

    地面上忽然破开一个大洞,应该是一道石门。

    我们顺着石门下面的阶梯向地下前行。地底下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黑暗,因为道路两旁有火把照明。

    后来,我们来到一处宽敞的空地,那里面挤满了人,类似于集会的广场。

    “请大家注意啦!”队长高呼,“教主先生。”

    广场周围石壁上的火把瞬间全部都熄灭了。唯独高台处的台阶上亮着光,上面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三个多月前,人类失去了太阳、月亮、星辰。”白发老教主娓娓道来,“自上古时代以来,人类就利用编写年历的方式来记录天地间的周期变化。而如今,宇宙中的天体已经不在按照原本的规律运行,仿佛时间与空间失去了联系,我们的祖先称这段时期为混沌。”

    人类始于混沌。而拜天教创建于人类之初,衰败于两千年前秦始皇焚书坑儒时代。

    当时,秦王嬴政为推行中央集权制度,大肆屠杀崇拜自然的原始宗教信徒,并将上古时代传承数万年的玄文化典籍彻底烧毁。由此,拜天教教众不得不隐匿于地下,二千年来过着鲜为人知的生活。而现如今,拜天教内的教众人才济济,多数信徒已经发展成各项科技领域前沿的专家。

    “既然这样,那聚集我们大伙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人群中开始有人按耐不住,大声地发问。

    “请大家稍安勿躁,听老朽把话讲完。十分地惭愧,我们教内的精英中有一部分人,不!是大多数人丧失勇气。他们因为恐惧末日的降临而选择离开尘世。所以,我们急需召集当下还活着的人才与勇士前来帮忙。”

    “帮什么忙?世界末日,谁也逃不掉。还要我们来这里做些什么?”

    “挽救人类。”白发老教主的口气十分的坚毅。

    原来,在拜天教发射近地卫星反馈的数据中发现了海水的蛛丝马迹。他们曾经花费两个多月的时间去研讨海水到底为什么会消失。始终辨不出答案,直到卫星反馈的数据告诉他们海水并没有减少,它仅是一场罕见的大退潮。我们的地球两极正在以每分钟数十度的速度降温,或许更快,海水以惊人的速度被退回到地球两极冻结成数十万里高的冰川。从而导致大量的地表被暴露在空气中,他们在原本被海水覆盖的地表上发现了大片大片的平原,其中,上面建筑着成千上万座史前城市的遗址。

    “喔哦”的一声,大家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叹声。

    “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去那儿一探究竟。至少,古籍告诉我们上古时期的地球已经历劫过一次类似今日的混沌末日。他们一定会为我们留下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事实上我们别无选择,这是最后的一线生机,但愿人类能从那里带回生存下去的方法。”

    “我愿意去。”

    “请让我加入!我是考古方面的专家。”

    全场一片沸腾。

    “恩,感谢教主先生精彩的演说,”队长顺势高呼,“大家好,我就是本次探险计划的领队。本人曾经率属于国际维和部队,参加过大大小小数十场战役,曾荣获国际颁发的解救人质任务特等功荣誉勋章。我敢向大家保证,我,以及我的弟兄绝对有信心保障大家的人身安全,即使拼尽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地带领大家如数归来。”

    “我主攻古代语言方向,我可以帮助你们解读古代建筑上的文字。”

    “还有我,我是古生物方面的专家。”

    “对不起,年轻人。”身后突然冒出一位十分有礼貌的中年绅士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请问您是那个帝都大学毕业的哲学系的高材生吗?”

    “哦!是我,不!也许不是我,我今天刚到这里。”

    “对,就是您,美兮博士已经把您的情况都告诉我了,现在,教主先生想与你聊几句。”

    “哦!”

    我莫名地紧张起来,快步地紧跟在中年绅士的身子后面,来到一间密室。

    “哇哦!是个好地方。”我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来。

    这间屋子的空间十分的宽敞,就像一座篮球场,内部,包括四周的墙壁上嵌满了上等雕花紫檀木打造的书架,整整4米多高,要想阅读书架高处的书籍,一定要爬高架才能看得到。

    如此规模的紫檀木书架,可是价值连城的,就连嗜书如命的学长的豪宅内也不曾见到过。我情难自控地伸出手去摸书架。

    “这的确是世上稀罕的好东西,不过上面的书籍更是比它珍贵千倍万倍的无价之宝。”

    我脸都木了,好无地自容。

    是站在高架上的白发老教主向我搭话,他的手中拿着一本《混沌揭秘》,这是我学长的著作。

    心想,果然不是我,他们需要的人是学长,如果在这里把我换成学长的话,他一定不会稀罕到去碰那个书架。

    “这里所收藏着的是全人类千秋万代积攒下来的智慧结晶。我敢保证,在我们的地球上绝对不会再有第二处比它更加包罗万象的图书室。而众多经典之中,我最痴迷的就是这本《混沌揭秘》”教主先生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书籍举起来向我展示,“老朽,我用尽毕生的精力都在试图解答一个疑惑……受精卵还未形成之前,我们在哪?我为什么是我?死后,我们会去哪?”他向我微微一笑,“一位年纪与你相仿的年轻人给予我启迪,就是这本书的作者。”

    “他是我的学长。”

    “对,这个我知道,听美兮博士说他死了,他是怎么死的?”

    “他是吞服大剂量的安眠药自杀的,死得很安详。”

    “哦!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刚刚,我看到有很多像你一样的年轻专家加入我们,你是否愿意?”

    “对不起!我不想。”

    “为什么?”

    “因为,教主先生。恕我无礼,我觉得那里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他们也不会遭受灭顶之灾。你说是不是?这场天灾,我们谁都无法幸免。那些遗迹主人的下场就是如今人类的最终命运。”

    “哼!大白痴!”是一位甜美的女孩子嗓音传入耳帘。

    眼见着我身旁的一面书架缓缓地移动,暗格里面显露出另外一间密室的通道,是美兮。她站在道口与我正面对着面,“不要太自以为是了,大哲学家。不过,欢迎你来参观我的实验室。”

    听到“大哲学家”四个字,我的心中莫名的舒畅起来,即使我知道她的本意极有可能是在嘲讽我。

    “很好,年轻人之间最好沟通了。”教主老先生面带微笑地从高架台上走下来,和蔼可亲地对我说,“千万不要被美兮博士的清纯美少女形象欺骗,她可是我们拜天教内基因工程方面最权威的专家,是一位天才少女。”

    事实上,在我的内心世界里,还从来没有感觉到美兮博士有一丝清纯少女的范,更像是一位傲娇的千金大小姐。

    随后,我们三个人经过一间全自动的消毒室后,来到实验室的内部。

    简直是大开眼界呀!目睹着面前的这间实验室,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正中间,竟然还有一潭湖水,被一个巨大的大玻璃罩子包裹着。

    而外围的工作人员密密麻麻的不下百人,各个都穿着统一的白色隔离服。他们的工作效率十分的高能。所有人始终在自己的岗位上一丝不苟地忙乎着手头上的工作,几乎没有一个人因为我们的出现而受到丝毫影响。

    不过,但凡美兮博士经过其中的工作人员身边时,每一个人都会恭恭敬敬地向我们行礼。看来美兮博士在拜天教内还真的是一位人心所向的权威型专家,领导着规模如此庞大的科研队伍。

    “咕噜咕噜”的,大玻璃罩子内湖水正中央处忽然冒出大量的气泡,好似沸腾中的开水。

    “砰”的一声巨响,整间实验室内传来一阵爆破声,“滋啦滋啦”的。我们好似正遭受到一股强大的电磁波干扰,宽阔的密室内所有的电灯泡全部都被震碎了。

    “成了,成啦!它终于出世啦!我们要成功了。”继而,一名工作人员放声地高呼。

    伴随着一股浓郁的青烟,正中央的大玻璃罩子内释放出震耳欲聋的雷鸣声,其中的闪电,是这实验室内唯一的光亮。

    简直是把我给惊呆了。

    战战兢兢的我,腿部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亲眼目睹这沸腾的湖水中迸发而出一只庞然大物。随之,平静的湖面上刮起四根巨型水柱,就像是龙卷风。

    那四根水柱疯狂自转,青烟内不停地发出“霍嚓霍嚓”的鸣响声,好似在湖水中央的青烟内射出无数道闪电。天呀!是谁制造出的这铺天盖地的雷光?眼看它们凶猛地击打在疯狂自转的水柱上面。

    光电十分的耀眼,我简直被如此震撼的自然景观给吓到了。这可是在地下封死的密室内呀!怎么会出现在地表自然界中才有的暴风雨?

    难道是仪器漏电了?不对,湖面上可没有任何的通电设备。

    我只感觉到巨大的湖水浪潮从天而降,扑面而来,就像是海啸。还好,它们都被大玻璃罩子格挡下来。

    怎么形容呢!

    眼前的景象就好比天水交融,一边发出“嘎吱嘎吱”的巨响声,一边从高空处不停地注入闪电到湖底。

    忽然,湖面上的青烟内闪过一道黑影。

    是一条巨大的蟒蛇,打眼望去,它的维度要比四五个人的腰围合起来还要粗,速度好快,气势直逼日月星辰,完全不惧雷电与龙卷风啊!从湖底疾速冲出的它,直奔“万丈云霄”。

    我目不暇接地盯着它,由于它的身子十分的长,即使速度快的惊人,我依然能清晰地看到它的身体,上面还长满了鳞片,反射着青色的雷光。不,这不是蛇,我心中一惊。我居然看到了爪子,就像鹰一般的利爪。

    这是龙,一条中国龙。

    “怎么?这怎么可能?”我脱口而出,“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种传说中的生物——中国龙?它是在哪里被发现的?你们是怎么抓住的它?”

    “这可不是什么发现的,而是一项跨越里程碑式的伟大发明。”美兮的嘴角显露出一丝微笑,自信的回应,“我们应用世界顶级的基因工程技术,将蛇的身子、牛的头、鹿的尖角、马的耳朵、虾的眼睛等数十种动物的基因重新嫁接成崭新的DNA序列,这足足花费了我们两年多的时间才把它从蛋卵中成功的孵化出来。就在刚刚,我们精心制造了它。”

    什么?天呀!我竟然见证了龙的诞生。我继续发问,“这完全驳论了达尔文以自然选择为核心的《物种起源》一书,这可是统治人类认知三百多年的生物进化论。”

    “哼!”美兮冷漠地回应,“达尔文算什么?如果当时的人们知道基因工程方面的知识。总之,达尔文进化论仅能够解释部分物种之间的差异,并不能真正地解答物种的起源。什么自然选择?简直就是以偏概全,就像人类发明飞机一样,工程师可以依靠设想凭空创造新物件,同样也能够凭借着想象创造新物种,我们就做到了。”

    “可是,”我接上她的话,“那只龙是怎么飞上天的?大家无法相信龙是真实存在的,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中国龙没有翅膀,它的飞行违背人类认知的物理规律。”

    “大白痴!果然是,”美兮傲娇地回应,“鱼是怎样在水中沉浮的?鱼鳔!这只龙的染色体内被嫁接了鱼类显性的鱼鳔基因。当龙体内的鱼鳔里吸满水时,它便沉在水底。当龙想浮出水面时,它便像鲸鱼一般将鱼鳔内的水排除体外,这就是我们刚刚见识到的海啸。同理,当它排出鱼鳔内的空气,使其进入真空状态时,它便飞龙在天了。这就是中国龙下潜入渊,飞升上天的原理。”

    “但是,刚刚龙喷水时产生了闪电,这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忘记说了!之前提到我们给龙的染色体内嫁接鱼类的鱼鳔基因时没有讲明白,我们嫁接的鱼类可是电鳗的碱基对。”

    “砰”的一声,紧接着,“砰砰”的鸣响数声。

    “这……这只龙该不会就这样冲出来吧?”旁边的许多工作人员开始惊恐地大叫。

    只见,中国龙不停地用头猛撞大玻璃罩子,力道十分大,眼看着巨大的玻璃罩子被撞击地松动摇摆。

    “不会的,怎么会?”美兮淡定地回应,“这套防护罩应用的可是航天飞机上面的钢化玻璃,就连太空中接近相对光速飞行的陨石都撞不破。”

    “啪嚓”,猛然间传来一声清脆的玻璃碎片声。

    大家的脸都木了,我们面面相觑。

    “什么声音?是不是玻璃破了?”教主疾呼。

    “不是……不是。”旁边一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懦弱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各位,是我的水杯不小心从手中滑落了。”

    哎!吓死我了。

    “不好,美兮博士,”又有一个男性科研人员大声地喊出来,“热红外线感应器显示它消失了。”

    “什么?”

    我呐喊,“大家快看,玻璃罩子顶部的阴影是什么?”

    我去,一个大窟窿,是被撞破的玻璃罩子的残骸。

    “天呀!它跑到哪里去了?”

    “它会袭击我们的。”

    霎时间,万籁俱寂的密室内炸开了锅,似乎在场的一百多位的科研人员都坐不住了,各个都警觉地四处遥望,寻找冲出来的中国龙,显得十分慌张。

    “快,快把门打开。”美兮立即命令工作人员打开大玻璃罩子的入口。

    “不要。”教主先生提醒美兮。

    “没关系的。”美兮坚定地向教主先生示意。

    为了躲避中国龙的偷袭,大家只好跟在美兮的后面进入大玻璃罩子的内部。

    不知道为什么,好似整滩湖水表面瞬间冻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我们上百人全部都拥挤地处在薄冰表面。

    “你担心什么?”美兮似乎看出来我的顾虑,“脚下的可是应用在航天飞机上的钢化玻璃,加入世界顶尖的生物纳米技术打造而成的智能新材料。”她一边说一边操控面前投影出来的控制面板。“不好,怎么会这样子?”美兮的神色异常惊慌。

    “发生什么事了?”教主先生连忙询问美兮。

    “好奇怪,我正在尝试启动防护罩的修复系统。按理说,这个时候,应用智能材料的防护罩顶端破损处应该早就开始自我修复了。”

    “是系统出了故障吗?”我补充。

    “不,不是,恰恰相反。”美兮疑惑的说,“系统显示我们的防御罩完好无损,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修复。”

    “什么?”大家都懵了。

    “美兮博士,不好啦!”外面那个男性科研人员再一次大声地疾呼出来,“热红外线感应器又有反映了,显示它的位置,就在大玻璃罩子里面!”

    我去!原来传说中的中国神龙时隐时现的神通是真的。

    “砰”的一声。

    “救命呀!是那条龙。”

    霎时间,整个玻璃罩子内再一次炸开了锅,大家拼命地往外面逃。

    天啊!

    那只中国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朝人群里上去就是一记神龙摆尾,连续扫飞了十五六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呀?眼见着玻璃罩子顶部的阴影,同一时间,那个大窟窿,被中国龙撞破的玻璃罩子的残骸消失了。”我一边向美兮那里奔跑一边疾呼。

    “原来如此,”美兮一动不动,瞪圆眼珠子,表情木讷地低语,“防护罩果然没有被损坏,刚刚顶部的破损残骸是假的,是中国龙附着在上面伪装的。我早该想到的,它的染色体内被我嫁接了变色龙皮肤的基因。它不仅能够变化躯体皮肤花纹,随心所欲地融入周围环境隐藏自己。还能够自由地控制体温,躲过热红外线感应器的精准探测。它是故意制造出冲破玻璃假象的,目的是为了诱导我打开防护罩大门。这家伙的智慧远比我想象的聪明的多。”

    “还傻愣在那儿干什么?快跑呀!”

    我去,一个短腿“肥死猪”,像傻X一样的男人从我的身后出现,一肩膀头子便把我撞倒在地上,从我的身旁猛冲过去,紧紧地抓住美兮的手,狂叫。

    还有……

    我刚想要爬起来,另外一个谢顶的像电线杆子一样瘦高的男人,紧跟着“肥死猪”的步伐一脚踏在我的后背上。很显然,我没有看清楚他的脸,因为当时我的脸正被贴在地面上。

    我眼眶中含着泪,绝望地瞄着他们搀扶着美兮逃出玻璃罩子的背景。

    刚想大骂,“嘘,别出声。”是那位刚刚在玻璃罩子外面摔碎水杯的年轻女工作人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趴在了我的身旁,竟然被她看到我被人“狗吃屎”的这一幕,好糗呀!她继续小心翼翼地说,“这只龙刚从蛋中出世,第一本能反应就是寻找猎物,它一定是饿坏了。”

    看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我轻声细语地回应她,“美女,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呀?怎样才能不被它盯上?”

    “闭嘴。”她似乎有些急了,“不是刚刚告诉你不要出声嘛!龙的听觉可灵敏了,稍微有点动静,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的妈呀!

    我眼看着那条龙从高空俯冲下来,上去一爪子就插入年轻女工作人员的后腰,“嘎吱”一声,直接将她整个身体挑飞到高空中,一口便咬断她大半个身子。

    好残忍。

    整个上半身,极速地从高空坠落下来,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砸在我的脑袋上,溅我浑身是血。我一动不敢动,她似乎还没有死,瞪圆眼珠子,面目狰狞地与我对视。

    那只中国龙忽然又降落到地面上,四肢着陆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低下头专心地啃食着年轻女工作人员剩下来的身体。

    他俩与我仅仅相隔不到半米的距离。

    我害怕极了,额头上冷汗淋漓,嘴巴里直吞咽口水。

    “喔啊哦”的一声,中国龙猛然间震耳欲聋地嘶吼出声来。

    我被它忽然这么一嗓子吓得浑身颤抖。

    它似乎并没有吃饱,一位一米六多苗条纤瘦的美女,哪够它塞牙缝的?

    它直接将头转向我,我们四目相对,似乎在刚才我打哆嗦的时候被它给发现了。

    它将硕大的龙头缓慢地接近我,貌似在用它的鼻子嗅我身上的气味,那是一只类似于狮子模样放大版的龙鼻子。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零距离地接触真龙。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平静了许多,好像没有刚刚那么恐惧了。

    它的眼神中积极地传达给我某种莫名地善意。难以置信的是,它居然与我脸对脸地对视好多秒,时间就像被冻结了一般。

    “啪……啪啪……啪……”

    中国龙瞬间从我的眼前消失了。

    是队长,他双手各握着一把开着火的冲锋枪,带领一队全副武装的安保队员冲进实验室。

    “快,快把防护罩的大门关闭。”美兮疾呼。

    中国龙“喔啊哦”的一声嘶吼,顶着武装队员枪林弹雨的袭击飞向防护罩出口。

    眼看着大门就要被关闭了,离地面不到二厘米的距离,我想谁都不可能逃出去。

    “咣当”的一声,大门居然被毁坏了,中国龙用爪子猛烈地抓住了大门离地间的缝隙,直接将大门掀翻。

    “啊!救命!”

    是那个男性科研人员发出的惨叫声,一直向我们汇报热红外线感应器数据的人,就是他管理开关大门操作台。

    “霹雳啪嚓……”

    “快!”队长命令安保人员,“用火箭炮。”

    “轰隆”的一声,整个实验室内伴随着乌烟胀气的气浪,一阵摇摆。

    中国龙消失了。

    “没打中。”队长高呼。

    “怎么回事?刚刚我们明明看到击中了的,怎么没了?”很多安保人员异口同声。

    “让它跑了,”美兮说,“它会障眼法,一定是躲开了。”

    待过十几秒后,实验室内被火箭弹轰炸产生的浓烟渐渐地散去,废墟中冒出一具烧焦的尸骸,是那位操控关门的男性科研人员的尸体,烧的跟木炭一样。

    “怎么会这样子?我们并没有瞄准他呀!”队长疾呼,“难道炮弹转弯了?”

    “不,”美兮回应,“这不是你们干的,是那条龙。它果然聪明,早就被它认出来关闭大门的工作人员了,是它破门而出的瞬间用高压雷电击穿了男科研人员的身体。同时阻止了大门的关闭,估计它现在已经顺着密道逃脱了。”

    我费力地从地面上爬起来。

    教主先生被两个安保人员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近我,说,“可以出发了吗?大哲学家。”

    事实上,我无处可去。由于中国龙出逃的缘故,据点已经不可能再待下去了,否则,大家早晚都会变成神龙腹中的饱餐。

    “快,大家。”一个大嗓门子的武装人员大喊,“快上飞机。中国龙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将我们吃掉,人员集中起来,不要掉队。”

    我与美兮慌忙地从地下据点中跑出来,直接登入一架离出口最近的直升飞机。

    她始终显露出一副傲娇的神情,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一脸嫌弃的样子,全程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

    不知道飞机航行了多久,我实在是觉得有些尴尬,就问她,“为什么?怎么会想着搞出一条那么危险的中国龙?”

    “哼!”她顺势将头转到一边,故意地避开我的视线。

    就在这时,美兮的身后掠过一道黑影,就在美兮座位旁边的机舱玻璃外面。

    “不好,那……那是什么?”

    美兮连忙转头朝舱外看了一眼,那道黑影已经消失了,“拜托,你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八千多米海拔,能有什么?”

    可是,我总能感觉到有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时隐时现地在舱外悬浮着。

    “轰隆隆”的一声。

    整架飞机毫无预兆地剧烈地顿挫一下,就像是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汽车追尾,好似撞击在什么东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