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逼良为妖

    更新时间:2017-08-19 09:19:17本章字数:2346字

    皎洁的月光透过轻薄的窗纱照进来,轻洒在庄无月精致的的小脸上,她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

    床榻边站立着一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月光将他的身影拉得修长。

    已经半天了,他还是静静站着,昏暗的月光下看不清他表情,只看到大体轮廓。线条匀称,身躯凛凛,就算沉默着也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威严。

    朦胧中,她似乎看到了一男子刚毅的身影,一头乌黑的发丝倾泻而下,竟无半分疏狂的味道,反而觉得清雅以及,无半分散漫,仿佛全天下的男子都似他这样才称得上英俊吧!

    “主公,她醒了!”一人恭恭敬敬地说着道。

    这是什么情况?庄无月一头雾水,自己在哪里?眼前的两个男人又是谁?其中一个她是认识的。难道这男子是卧龙山庄的少主凌染吗?不该啊,他不是奇丑无比吗?

    她蜷缩在床角,双臂抱紧膝盖,此时她已经深刻意识到不修炼的后果!

    “你们……。。要干什么?”她哆哆嗦嗦地问道,看向这个被叫做“主公”的人。

    “你无需知晓!”冷淡的回答。

    什么?鄙视我?怒气爆满!

    “你们是何人?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你们也是身份高贵之人,竟做这等卑劣之事!快将我放走!” 她义正言辞地说道。

    俩人似乎并未将她的话放在心里,那俊美的男子开口道:“有劳清观道人了!”他径自走到庄无月跟前,居高临下地睥睨了一眼,然后带着轻蔑的笑意站立一侧。

    她想起来了,原来在会场那含笑的点头不是针对她,而是他在发号施令!还真自作多情了!

    “破!”随着清观道人一声厉呵,一股暗黑色的光芒直射到她胸膛,庄无月胸口一阵刺痛,被这暗黑色的光芒笼罩着,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虚弱无力,但她的意识是清醒的,下意识的抬起右手捂住胸口,试图将血莲的灵力注入到体内。

    那清观道人早洞悉了她的意图,先一步控制住她的右手,并加大灵力向她手腕处的血莲胎记摧去。

    “啊!”一道石破天惊的吼叫,直冲云霄,震荡苍穹!山庄内外几百里住户从睡梦中惊醒,恐惧地睁大双眼,他们齐刷刷地向声源望去!后山上的禽兽皆无故嘶鸣,惊慌四窜!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随着那声吼叫,她体内一股磅礴之力发泄出来,浑身像重生了一般有使不完的灵力,而这血莲胎记竟然变成了紫色。

    庄无月漂浮在空中,如瀑布般的秀发飘舞着,宛如妖魔重生。她突然睁开双眼,血色的瞳仁妖娆邪魅,哪怕只是轻轻扫视,也带着狂大的威力!

    变故太突然,她的小宇宙似乎面临崩溃的边缘!

    精致的小屋瞬间变成了废墟,凌染被她的戾气逼退,一袭白衣断成了布条。清观道人因为修为深厚,强撑着纹丝不动。他右手腾空一团银白色的雾状灵力,上面布满了各种复杂的符咒,“走!”

    那符咒准确无误地封进了她体内。

    任谁都没料到,封印解除后的庄无月所爆发出的强大威力,甚至高出清观道人做照镜的修为。这种爆发力会让很多人误以为有一位绝世高人在渡劫。

    “主公,她封印解除了!”清观道人缓缓说道,看起来很虚弱。

    “这封印的威力着实强大,咳咳,不过这封印的灵力在她身上保存不了多久……。。”

    “你做的很好!”凌染目光如炬,盯着庄无月仿佛要吃掉她一般。

    “凌少主,别来无恙?咦?啧啧啧……。您这是整的哪出?”西山老妖不请自来,他第一个感觉到那气势磅礴的灵力,凭着敏锐的狗鼻子嗅到了卧龙山庄,看到庄无月便大呼“妖女”。

    “这是卧龙山庄自家的事情,哪轮得到你掺和!”一声震喝,林老前辈踏空飞来,他是这里的常客,跟凌霄老太爷有些交情。

    不多一会,破烂的小屋就聚满了各路英雄豪杰。他们纷纷猜测着,对还飘在空中的庄无月指指点点!凌染眉头微皱,他没想到血莲威力如此强大,就算是设下了强大的结界还是被震碎了!而深夜造访的人都大有来头,不是他这等小辈得罪的起的。看来这血莲的诅咒将会大白于天下!

    “凌少主,这是何方妖孽,老夫帮你铲除了吧……。”

    “此女不凡,若留之,恐有后患啊!”其中一位老者缕着胡子说道。

    “贫道夜观天象,发现北斗南移,天狼耀青光,紫微星暗淡,西北瘴气环绕,掐指一算,大惊!今日大劫降临,想必是这女子将为祸人间!无量天尊,尔等湿生软化之辈还不速速现出原形!”全真道士手握拂尘,首先厉声呵道。

    他一通正气凛然的言辞倒激发了不少人的共鸣,大家附和着欲将庄无月除之而后快。

    庄无月木讷地看向众人,这些所谓的武林正道,不仅不明辨是非,反而要谋害人命!如果再待下去说不定会被他们抽筋扒皮!

    原来的她对于修仙一窍不通,还被众姐妹嘲笑是天生的废人!现在,她是不是该感谢那个让她重生的道人呢?

    “妖女,休要逃走!”

    臭道士,你脑子进水了吗?不跑等着任人宰割吗?庄无月心里暗骂了一句,驱使灵力下向上飞去,身后是一众人打来的道道凌厉的掌力。甚至还要几个人飞升上天尾随她而来。

    庄无月暗叫不好,她无意伤人,但也不能任由你们欺凌!她手掌心升腾出一团红彤彤的火焰,瞬间变化成几百个纷纷砸向地面,下面火光四起,哀声不断。尾随着的几位不慎中弹,他们禁不住烈焰的灼烧,纷纷掉落在地。

    全真道人素来以除妖为己任,这次自不在话下。他躲过数道火焰,直冲云霄,暗自运功集全力于手掌,一道强势的掌力正中她背后!

    庄无月一个踉跄险些失去方向,嘴角也隐隐流出一丝血迹。难道本小姐今日将丧命于此?不!!!我碧玉年华怎能就此枉费?!

    好,你们不仁,休怪我无义!

    她试着运转血莲胎记,大惊,想不到那点滴大的胎记竟蕴藏着浩瀚灵力,如苍茫大海用之不尽!

    “咚!”厚重的一声闷响,在场的所有人纷纷倒地,无一幸免!全真道人口吐鲜血,断断续续地说道:“天下不平……。灾祸将至啊……无量天尊……。。”

    眨眼功夫,她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凌染用灵力护住了周身,没有被波及到,只是场面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了,所幸都是些内功深厚的老前辈,并无人死亡,只是伤的严重。老太爷还在闭关,他只能扛下大任!

    “各位前辈,是我凌染对不住大家,此女是我引来的,我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望各位好生回去疗伤,静心以待!”他恭恭敬敬地弓身作揖,神情不卑不亢,大家见状,也无意于他为难,纷纷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