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开窍了!

    更新时间:2017-08-19 09:21:56本章字数:2115字

    第四章

    “啪!”新房内传来碎裂的声音, “夫人,夫人您怎么了?夫人……..”。

    婢子平儿端着安神补脑汤走进来,乍见新夫人满手血迹,不由得大惊失色。手中一抖,汤药洒了一地。

    “帮我拿点止血药可以吗?”见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小婢子,庄无月松口气,“你叫什么?”

    “奴婢平儿,夫人稍等,奴婢给您拿药膏。”平儿惊恐地望着新夫人的手,熟稔地从梳妆台下的小屉内取出一个黑色葫芦药瓶。

    血很快就止住了,庄无月暗自后怕,刚刚那惊悚的一幕,让她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本以为外物刺激那血莲胎记,会激发胎记内的灵力,没想到仅仅刺破了一个小伤口便血流如注。

    平儿小心地侍候她将那血迹擦拭干净,真是个乖巧懂事的婢女。

    “平儿,今日之事,万不可对外人提起,少主也不行!”她厉声吩咐道。从头上拔下一串珍珠翡翠簪子塞到平儿手里,“本夫人见你乖巧伶俐,又聪明懂事,这簪子我带着不合适,便送与你吧!”

    “这………”平儿受宠若惊,神色稍有迟疑。

    看来她是不敢逾越卧龙山庄的规矩,“拿着吧,自己放好,出去换些银子给家人也是份心意”

    听到她如此说,平儿感激地抬起头:“奴婢是夫人的婢女,一切听夫人的。”

    庄无月满意地点点头,这卧龙山庄的水很深,不培养几个心腹怎行?

    一连几天,她都没看到凌染的身影,内心处隐藏的小小期冀渐渐淡去, 甚觉无聊。平儿说,少主忙于府内大小事,可能抽不开身吧!

    后花园已经很熟悉了,听闻那假山后面有一池温泉,她倒要见识下。

    这是一池天然的泉水,池内泉水汩汩的向外冒着,氤氲的水汽弥漫了整个山洞,原来实为假山,里面别有洞天。

    “放肆!”

    庄无月惊得顿住脚步,循声望去,一粉衣女子立于池畔之上,微目含情,顾盼生姿。

    “夫人,赶紧回吧!”平儿一直在后面拽着,小声说道。

    “怕什么?平儿,她是谁?”庄无月生来就怀揣着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见这女子妖娆妩媚,而这又属于少主的辖地范围,更激起了她的好奇。

    “连本夫人都不认识,还敢进这假山温泉!” 女子轻轻披上一件轻纱,迈着小步踱来,

    “你可是少主新过门的二房娘子?”那女子不屑地瞟了她一眼,一脸鄙夷。

    什么?二房?庄无月看向平儿,她眼神躲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给大夫人请安!”

    难道凌染早有妻子了吗?自己竟是二房!我去!里里外外就自己一人糊涂着呢!想必凌染是被这女子勾了魂去,连洞房花烛都懒得陪她!爹爹呀,你竟让月儿做别人的妾?

    “按照庄里的规矩,妾室要向正房请安的!”大夫人傲娇地挺起胸脯,胸前一坨将庄无月甩了整整一条街,她还特意强调“妾”字,“一连几天都不来,真是越发没规矩了,今日一块补上吧!”她复又慵懒地坐在池畔上。

    “我可没听说有这样的规矩!平儿,起来!”庄无月不甘示弱,平儿却跪地不起,瑟瑟发抖。

    “奴婢是下人 ,理应跪着的!”

    “你是我的婢女,我说了算,站起来!”她高声强调了一遍。

    “真不知道夫君怎么想的,娶回来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丫头!”大夫人讥讽道,随手甩掉了池边上的一条毛巾,正巧砸在庄无月膝盖处。显然大夫人也是有些修为的。

    扑通,双膝跪倒在地!

    “你…….你太过分了!.”满腔怒火陡然烧起。

    “你这废物,既没什么能耐,就好生安分些吧!总比过被轰出山庄好些!”大夫人夹枪带棒地一顿攻击,随后喊道:“花嬷嬷,她就交给你了,今日就罢了,若以后还如此狂妄,拿你是问!”大夫人轻轻说道,最后一句带着明显的阴狠。

    花嬷嬷是山庄里的老人,连声称是。

    又听到了“废物”这个词!庄无月恨的咬牙切齿,没有比现在更让她耻辱的了,这是对自己的羞辱,更是对庄亲王府的鄙视!可她初来咋到,还失了一身灵力,如何是好?

    平儿连连叩拜,强拉着她沿着原来的路折了回去。

    “夫人,是平儿的不是,没告诉您大夫人的事情,都怪平儿………您…….您罚我吧……….”

    “夫人,您怎么不说话,莫不是被大夫人吓到了?以后看见她就远远躲开,她就那种脾气,您莫往心里去……..”

    “夫人,明日是老太爷的寿辰,您打算送什么礼品………..”

    平儿见庄无月沉默不语,想来是被大夫人镇住了,便拿来毛巾为她擦拭膝盖。

    半晌无语…….

    星洛大陆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很多人都在修炼,她大姐也修得一身好本事,唯独自己…….庄无月懊恼地摇头,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普通人练的是丹田,而她的丹田藏不住一丝灵力!她只能寄希望于这血莲胎记,冥冥之中,她总感觉这胎记生的不同寻常!

    抚上无名指上的龙纹戒指,那道士的身影忽地飘在脑海,他送我戒指,是何居心?

    突然,那戒指像知晓了主人心意一般竟散发出一丝墨绿色的光芒,庄无月大惊,定睛察看,并无任何异样,难不成眼花了吗!

    “你若承认我,便再发出些光芒来!”她心想着,无奈地摇头,这戒指是死物,你哪来的信心啊!

    奇迹往往发生在不可能的事情里,那戒指竟真的又射出了一丝光芒,比之前还要亮!与此同时,这血莲胎记里竟然隐隐散发出一丝虚无缥缈的灵力,她欣喜若狂,原来这是戒指,亦是钥匙!

    血莲里的灵力很快散去,虽然弱小,却让她如获至宝!

    她迫不及待地盘腿而做,引日月之精华、携苍穹之浩瀚灵力进己身,龙纹戒指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血莲胎记竟蠢蠢欲动,像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沸腾着,欢呼着,久旱逢甘霖一般狂饮着。她身子说不出的舒泰,全身每个细胞都洋溢在灵力海洋里。

    这血莲胎记好似不能容纳更多,但她已经很满足了,睁开双眼,迸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