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仇恨人格的诞生

    更新时间:2017-08-20 23:26:39本章字数:2537字

    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中,一个初中生开了空调,坐在了沙发上看电视,别看他悠闲自在,其实作业也没做多少,明明都快要上学了,竟然还这么懒。

    这个中学生叫陈立锋,他的懒惰不是一天两天了,无论是谁的叫唤他都不会给予理会,不过貌似也没什么人会来叫他,因为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对电视里的内容好像并不满意,眼神涣散的说:“无聊。”照常说他觉得无聊的话应该干点别的事,但他并不会这么做,因为他厌倦着这一切。

    他什么也不做,也什么都做不成,做到的只有等待,他在等待暑假的离开,他期待上学吗?可以这么说,他不想再过这暑假了,很快,这暑假就过了。

    又到了上学的时候,这时他却厌倦着上学,为什么呢?在上学路上,无数个讨论他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经过,全都是讨论他的,无论内容是什么,他都闷闷不乐,因为他清楚,这些人全部都是在说他的坏话。

    这得从过去说起,很久以前,有一个患有精神病的三年级小学生,因为他患有精神病,虽然很轻微,但也不是小病,所以遭受到了大家的排挤,他总是这么说:“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不过痛苦有时不是永远的,到了下学期,他治好了这个病,他治好病后时时刻刻都想着:‘终于能和同学们一起玩了。’但想象并不是事实。

    治好病的第二天,他来到了学校,班上的人都在讨论他,他非常开心,因为他认为有人关心他,并不是过去那样无人搭理,有一个同学走了过来,是班上最调皮的同学建齐民,他假装好心地问陈立锋:“你的病治好啦?”陈立锋理所当然的回答:“治好了。”

    后来,陈立锋和建齐民成为了朋友,他们一起玩耍、一起成长,但陈立锋没有注意到除建齐民外的同学们没有一个来和他聊天。

    不久后,老师给了同学们一个作业,要两个人合作,陈立锋去找建齐民合作,但建齐民却早已和另一个人合作了,陈立锋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人了。

    过去了两天,陈立锋没有找到另一个人,老师对陈立锋是高度重视的,因为他过去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朋友自然很少,老师让班长崎琴忆和他为一组,因为陈立锋的过去让崎琴忆对他很不满。

    陈立锋的学习其实并不差,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陈立锋完成了大部分的任务,崎琴忆没有完成很多,崎琴忆开始嫉妒陈立锋。

    老师开始宣布大家的战果了,做得最好的是陈立锋和崎琴忆的那一组,同学们都在讨论着他们,陈立锋非常开心,陈立锋在无意间听到了角落边的同学讨论:“要不是班长这个精神病人怎么可能会成功呢?”接着,类似的讨论声不断传来。

    陈立锋感到十分的冤枉,这时,老师开始表扬崎琴忆了;“因为陈立锋的过去,没有人肯和他合作,但是崎琴忆同学却没有嫌弃他,还答应和他合作,鼓掌。”

    陈立锋听着听着总觉得有问题,崎琴忆站了起来说道:“虽然他过去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但是我们应该帮助他,不能因为他过去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而嫌弃他。”语气很奇怪,带有一丝鄙视的感觉。

    所有的同学都回答:“好!”有的笑着回答,有的好像一副严肃脸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没人真的想不嫌弃陈立锋,因为他们年纪小老师并没有察觉,很快静了下来,继续开始上课了。

    下课了,老师离开,同学们围到了崎琴忆身边,都是在赞扬她的任务完成的很完美,陈立锋被孤立到了一边,同学们时不时用嘲笑的眼神看着陈立锋。

    就在陈立锋很沮丧的时候在崎琴忆旁边的一个女同学说:“陈立锋只不过是个废物精神病患者而已。”陈立锋转过头来看着她们,刚才那个女同学小声说:“哇,好吓人。”

    崎琴忆对着陈立锋笑了笑就小声对着那个女同学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那个废物精神病患者伤不到你的。”崎琴忆接着奸笑了一下。

    那个女同学十分感激的对着崎琴忆说:“谢谢班长!”陈立锋开始不明白了,他暗想:‘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坐在较远处的建齐民笑了一下,好像在计划着什么阴谋。

    在那之后,同学们开始笑话陈立锋,后来甚至有同学捉弄他,终于有一天陈立锋再也忍受不了了,冲去办公室,向老师举报:“我的书被别的同学毁坏了。”

    老师来到班级,有一个男学生主动站了来自首说:“我就是那个毁坏你书本的家伙。”两人被叫到办公室,陈立锋不明白,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也被叫了过来。

    老师先向那个毁坏陈立锋书本的家伙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那个人只回答:“我想和他玩,没想到会这样。”

    随后他向陈立锋道歉:“对不起。”陈立锋接受了他的道歉,老师让他们握握手重归于好。

    两人离开了办公室后,那个同学故意放慢了脚步,陈立锋并没有留意,陈立锋此时心里想着:‘太好了,我终于又有一个朋友了。’

    那个同学逐渐加快了脚步,冲过去用力推了一下陈立锋,陈立锋被推倒在地,随后那个同学很生气的对着陈立锋说:“你会后悔的!”很快,他们都回到了课室。

    在那之后同学们都在议论陈立锋,他突然回忆起了之前无人搭理的日子,他开始羡慕过去了,陈立锋身上的精神病的因素开始不断增加。

    放学了,陈立锋走着小路回家,他不敢面对同学们了,开始变得懦弱、无能,陈立锋走着走着突然背后传来一个叫声:“陈立锋!”陈立锋停了下来,转头一看,是上次和建齐民合作完成任务的那个同学,他的名字是林硕诚。

    林硕诚慢慢的走了过来,明显不怀好意,边走来边伸手进了裤袋,走到陈立锋面前,掏出了一块刀片,交给了陈立锋并严肃的对他说:“别问为什么,你会用到的,还有,别说出去。”陈立锋明白,这刀不能接,但是他却收下了。

    夜色已晚,陈立锋在睡觉前拿出了这块刀片,认真想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了,但脑里却出现了一个声音:“别问为什么,你会用到的。”陈立峰顿时蒙了,认真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收下了。

    第二天,陈立锋的笔盒不见了,笔也被拆毁了,陈立锋走出门口打算去找老师,突然被绊倒了,抬起头一看,是之前那个弄坏陈立锋书本的家伙。

    那个家伙抓住陈立锋打了一拳并愤怒的对他说:“嗯?不是很拽的吗?去告诉老师啊!”

    陈立锋流出了眼泪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抓住了陈立锋,又往脸上打了一拳。

    陈立锋的手伸进了裤袋,摸到了昨天的那个刀片,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声音:“杀了他!”陈立锋没想多少,拿出刀片刮了对方一下,那个家伙倒退了几步,从脖子处到右手都在流血,这个时候老师出现了,老师按住了伤口不让他流血,又有几个同学过来帮忙了,陈立锋丢下刀片跑了。

    回到现在,陈立锋周围的同学全是讨厌他的家伙,不知道何时会有一个人出来暗算他,此时脑里再次回荡起了过去的那个声音:“杀光他们!”陈立锋称这个声音为仇恨人格。